肥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章
康总乖巧地坐在派出所的等待椅上。
是的,康总非常乖巧,他非常确定,他这个身体的母亲,绝对不会是什么柔弱女性。
对方在发现中年男人打了自己的儿子以后,年轻妈妈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说了一句话,她说连我的儿子你都敢打!这句话的姿态是高高在上的,意思是我比你强,你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了,如果她只是一个弱者,她不会条件反射地说出这句话来!
夏笙已经录完口供了,回过头,就发现儿子特别乖巧地抱着她的胳膊,不哭不闹。
夏笙一瞬间,心疼到骨子去了,她这段时间能够感觉到孩子跟自己好像隔了一层纱,可是她又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
她敏感地觉得自己的孩子好像哪儿变了,可是他抗拒她的接近,她急得团团转,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到底怎么了。
现在,孩子又像以前那样,愿意依赖她了,既然愿意依赖她,那很快也会像以前那样让她明白他发生了什么。
“康康别怕,妈妈在。”
康总好想哭,就是因为你在,所以才怕。
里面的女警察觉得不可思议“那个抢孩子的男人是个精神病,整个鼻梁都被打断了。”
难以想象,一个一米六几,梳着蓬蓬头的柔弱的年轻妈妈,居然能够把一个一米七几,体重一百六十几斤的中年男人一拳打倒。
康总抬起头,看向了旁边的文静的年轻妈妈,她撩了撩头发,像个柔弱的花朵一样,语气也是斯斯文文的,跟女警察解释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当时脑子里就想着要把孩子抢回来。”
最后大家归结于母爱的力量。
然而,这个母爱的力量越大,对于康总来说就越危险,他不是对方的儿子!
康总现在是更加迫不及待想要离开这里了,然而,现在夏笙对孩子的看管更加严了,生怕孩子一个不注意就不见了。
夏笙并没有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孩子他爸,孩子他爸这两天工作非常辛苦,对方如果知道了,可能会焦虑恐慌,再说了,这些事情她都能够处理。
于是,夏笙一个人带着孩子去了医院,确定脸上的伤没有事,一路上康总都在找机会跑,然而,一点机会都没有。
康总被带到医院的时候,整个人愣了一下,紧接着意识到了,这就是自己住的医院!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吗?
可是,现实还是残酷的——
挂号,他被抱着,他伸长了脖子,想要知道重症监护室在哪一楼。
排队,他被抱着,他终于看到了重症监护室在12楼。
看医生,医生和夏笙的双重看护,他哪儿也去不了,只能任由医生摆弄。
他挣扎了两下,并没有什么改变。
排队拿药的时候,康总的目光依旧看着电梯口,整个人已经开始焦躁了。
“别怕别怕,我们一会儿就回家了。”夏笙安慰儿子,说道。
这话一说,康总的心态都要崩了,这段时间,他能够支撑着自己冷静,主要就是想着回到自己家。
理论上来说,他只需要去坐个电梯就能找到自己的身体。
找到自己的身体不是关键,关键是他的管家和兄弟肯定是守在他的身边。
他现在虽然不能说话,但还能写字,能够让管家知道他是谁。
管家知道他是谁以后,接下来的事情管家都会替他处理好。
康总眼见夏笙就要去拿药了,拿了药肯定就要离开医院。
他有些着急,如果这一次失败了,下一次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来。
“咦咦——”
夏笙低下头,就看到儿子突然伸出了手,指着一个方向,嘴里发出了咦咦的声音。
夏笙愣住了,她……儿子是不是说话了?
然而就是这一个愣神,怀里的孩子一下子就挣脱了,紧接着挤入了人群中。
12楼的重症监护室,管家看着里面躺着的男人,心里隐隐地生出了快意。
终于等到了今天了,康越是他见过最恶毒的人,从小就是个恶毒的小孩子,没有一个人喜欢他。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他有父母留下来的高额资产,这一份资产被各种条件限制了起来,导致所有人都必须捧着他哄着他。
但现在不需要了,他们不用再像以前那样生活了。
“放心,放心,小康总的情况还是稳住了。”管家对着另一头的人汇报情况“医生说,这一次的车祸虽然严重,但是小心养着就没事。”
康总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顺着声音跟了过去,他太高兴了,终于可以回来了,终于不用再面对那对夫妻了,终于再不用装成智障了。
他终于可以睡自己的大床,住自己的别墅,不用在挤在那个小房子里,不用再跟那些流鼻涕的小孩子一起上课了。
他终于要回自己家了,他的公司,他的家,他的女朋友们!
消防出口的楼梯间里,管家说道“不辛苦不辛苦,现在照顾躺着昏迷不醒的人,比以前好太多了。”
“医生说,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会醒过来。”
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管家立马说道“是我说错了,百分之百醒不过来了。”
管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转移话题“小康总的女朋友们怎么办?她们纷纷要求分手费,说是如果不给,就会上媒体爆料小康总脚踏几只船的事情。”
管家听着那头的话,拍马屁道“好的,好的。”
管家笑了起来“这多亏了康总,有什么情况,我一定会立即向您汇报。”
管家挂了电话,脚步轻快地往回走,迎面就对上了一个小男孩,小男孩腮帮子鼓鼓的,像是含了一颗糖,有经验的人都能够看出来,是被打了一下,肿起来了。
小男孩大概四岁左右,眼神里充满了恨意,死死地盯着他。
管家有些懵地后退了两步,那立马就回过神来,怎么会被一个小孩子吓到?
管家上前走了两步,语气温和地问道“你是谁家的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
夏笙找到儿子的时候,儿子正在跟一个中年男人打架,她的儿子跟个发疯了的小野兽一样,狠狠地咬住了对方。
“你!坏银!”
夏笙听到自己的儿子嘴里吐出了几个字,虽然有些含糊不清,但是可以肯定,她的儿子,开口说话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