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 幼儿园一霸(康总不愿意去幼儿园。...)

我的书架

幼儿园一霸(康总不愿意去幼儿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章
晚上原本的红烧肉烧糊了,于是一家三口便只剩下两个素菜了。
康总看着炒胡萝卜和炒小白菜,完全没有胃口。
反倒是小两口吃得很开心,不仅吃得开心,还带着他出去遛食。
刚下楼,就有几个大妈热情地跟她们打招呼——
“你是新闻上那个一拳就打断了人贩子鼻子的厉害妈妈吧?”
“肯定是她,电视上她就是穿的这件衣服。”
“我就说是我们小区的,长得这么靓,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康总心说,哦豁,居然上新闻了。
越秦一脸懵,转过头,看向自己老婆“什么人贩子?”
康总“……”你的关注点好像不对,不应该是一拳打断了人家的鼻子吗?
夏笙轻描淡写地说道“就是一个神经病,想要抢宝宝,被我用砖头拍断了鼻子,不要紧。”
砖头?康总心说,这个女人果然有问题,居然都不敢说是拳头打的。
越秦急了“怎么被报道出来了?万一是人贩子伪装精神病呢?把你们的样子曝光了,到时候其他人来报复怎么办?”他又没有在老婆孩子身边。
“没事。”夏笙安慰道“他们打码了,其他人应该认不出来。”
“而且,就是一个本地新闻频道,不会有太多人看到。”
柔弱年轻妈妈徒手打晕比自己高比自己壮的人贩子,还算是不错的新闻,夏笙之所以答应接受采访,是因为有一千块钱的报酬。
但这种小新闻,能够看到的人估计少之又少。
夏笙刚说完,越秦的手机都响了——
越秦接了起来。
“妈?”
“宝宝没事。”
“笙笙也没事,我也是刚才知道,我回去给你们发视频。”
才挂断这个电话,另一个电话就又进来了。
“你们看到新闻了?是笙笙,她没事。”
“多谢关心,她手机放家里了,没有带出来。”
原来,本地新闻就是这个点播。
越秦挂断了电话,夏笙补充道“没事,他们能认出来,是因为他们熟悉我,我脸都打了马赛克,他们都认得出,陌生人一般都是认不出来的。”
此时,小区里一个陌生女子牵着自己的女儿,经过一家三口的时候,陌生女子忍不住说道“你就是新闻上那个打断了人贩子鼻子的厉害妈妈吧?”
康总忍不住笑出了声,这打脸也来得太快了。
夏笙也很懵,就一档本地的小新闻栏目,所有人都在看吗?
还真是!
回家以后,夏笙才发现自己手机上十几个未接电话,有婆婆的,嫂子的,同学的,闺蜜的,同事的,都是询问她的安全,还有询问那个人贩子的情况。
夏笙挨个回复了以后,旁边的越秦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你妈给我发了消息,想要你的电话号码,她肯定也是看到新闻了,她想问问你有没有受伤。”
夏笙瞬间被气笑了“你不用回复,她知道我没事,毕竟我每次要被打死了都会向她求助,我都没有向她求助,肯定说明我没事。”
越秦不止一次听到爱人被人欺负的过去,每一次都心疼得不行。
他难以想象,五六岁萌萌的小姑娘,被人欺负,每一次找妈妈,妈妈都是责备她太弱小了,从来不会帮她,他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一段童年。
“我不回复她。”越秦不想给自己的丈母娘找任何理由,说道“以后你有我,有宝宝。”
康总在旁边听着,听着听着表情就失去了控!
这个女人会被人欺负?他怎么就不相信呢!这像个会被欺负的样子吗?
第二天,夏笙起床的时候,越秦还在家里。
“我送你们去学校,中午的时候,我过来接你们。”越秦昨天晚上都没怎么睡好,脑海里总是老婆孩子遇到危险的场景。
“上班会迟到。”夏笙说道。
“没事,我们老板……还行。”
康总本来是提着鞋子出来,正好就听到了这句话,他摸了摸鼻子,决定自己穿鞋子。
他不太明白,越秦怎么就直接说换工作了。
越秦真的把老婆孩子送到了学校,如果不是要挣钱,他恨不得随时守在老婆孩子身边。
“没事啦,这是学校,哪有人能随便进来,你去工作吧。”越秦这才想起来他也得挣钱。
康总则是生无可恋地坐在一群特殊儿童中间,旁边的小孩这一次终于没有再吃玩具了,而是开始吃一个面包。
康总时不时地看了一眼外面的夏笙,夏笙今天有些心不在焉。
康总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女人非常不简单,她身上有种他不想招惹的危险气质。
康总从小到大对危险非常敏感。
夏笙此时低着头,正在回复最新的消息——
[看到你的新闻了,你还好吗?]
[你觉得呢?]
[我不是问你还好吗?我是问那个犯罪分子还好吗?]
[就是鼻梁断了,没什么大事。]
[你要回来吗?我们现在正缺人。]
[不回来了。]
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道——
[你要是后悔了,随时可以联系我们。]
夏笙抬起头,看向了里面教室里的孩子,她的孩子四岁了。
而她还记得自己四岁的时候,好像每天都在哭,每天都在哭。
小时候总觉得自己长不大,活不到成年。
而现在,她的孩子都已经四岁了,她变成了大人。
康总终于被放出来了,出来的时候,就感觉到夏笙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康总其实也不关心对方的情绪,再说了,每个人都有情绪,也是一件很正常。
他像个工具儿子一样,让对方牵着离开了学校。
夏笙这样的情绪低落并没有持续多久。
夏笙临时收到了艺术中心的消息,说是有一个老师有急事请假了,学生又都过来了,问夏笙能不能顶替一下。
这个老师是艺术中心的全职老师,上的是成人钢琴课,成人钢琴课教起来简单得多。
夏笙询问能不能带孩子,对方答应了以后,夏笙也就带着孩子一起过来了。
“夏老师,谢谢你啊。”
“没事,反正都要发工资的,不用谢。”
“肯定。”
康总能够感觉到对方情绪依旧低落,但是整个人却是营业地微笑。
高高在上的康总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社畜。
哪怕是心情不好,有工作来了,立马就得调整情绪去工作。
教室里,康总坐在最后一排,台上的人温柔地笑着,教四个成年学生弹钢琴。
康总作为工具儿子就坐在最后一排,看着对方一遍一遍地教着基础指法,不厌其烦地重复了又重复,纠正了又纠正。
他想起了对方昨天的琴声,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突然觉得有些难受。
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生活,属于真实世界的残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