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 他的主场(五更)(你眼睛怎么了?...)

我的书架

他的主场(五更)(你眼睛怎么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八章
“啪啪啪——”
一曲毕,门口有人鼓掌“不错不错,这钢琴弹得不错啊。”
康总回过头,居然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人。
应该是以前在会议室见过,对方名叫张居,跟他这样的富二代不一样,属于白手起家的富一代。
正因为如此,两个人接触得不多。
康总之所以记得这人,是因为这人和老婆非常恩爱,可是却拥有企业级别的婚姻,跟女方一起十年的奋斗才发家,但是硬是在公司上市以后才结婚。
俗称企业级婚姻,这种神操作,能够避免婚后感情破裂引起的公司财权争夺。
圈子里,这算是成功男人的楷模,但他当时只觉得这事不厚道,毕竟是跟他一起奋斗了十年的人。
等等。
康总愣了一下,看向了这个垫鼻梁,割双眼皮,学东西很慢没什么艺术天赋的女学员,他原本以为对方就是一个傍大款的整容女。
这下子是真的有些惊讶了。
果然,看人不能看表面,康总觉得自己今天又学到了。
男人进来的时候,先是走到了自己老婆身边,亲了亲自己的老婆,语气温和又宠溺,问道“吃饭了没?”
“有外人在呢。”原本大大咧咧的女学员瞬间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亲我自己老婆呢。”张先生握住了老婆的手,说道“你在外面吃饭没?我刚问了张姐,说是你没在家吃饭。”
“还没呢,刚从艺术中心回来。”女学员说着,转向了夏笙“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张居。”
“这是艺术中心的钢琴老师夏笙夏老师,这是夏老师的儿子,夏老师弹琴好听吧?以前我还不懂钢琴有什么魅力,直到听了她弹钢琴,太绝了。”女学员,也就是张夫人赞不绝口“我没什么艺术细胞,都听得头皮发麻啊。”
张居对夏笙礼貌地笑了笑,转向自己老婆,说道“你这还叫没什么艺术细胞啊,都把音乐当饭吃了。”
“我这不是给忘了吗?”张夫人转向夏笙“夏老师在这里吃饭吧,夏老师,你有没有什么忌口,我让厨房做。”
夏笙道“谢谢你的好意,但我要回去准备下午的课。”
“夏老师其实完全可以给我做私人老师,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张夫人又提到这件事了。
“这倒也是,”张先生看向康总,说道“夏老师的孩子跟我们儿子差不多大,到时候也可以带过来。”
康总心说,这男人对自己老婆不行,算计得清清楚楚,但对外人,小恩小惠还是很舍得。
“艺术中心那边的工作比较适合我。”夏笙委婉地拒绝了。
她并不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要她当私人老师,但实际上都学不了太久,艺术中心的工作虽然工资比不上私人老师,但能够保证稳定性和安全性,而且,康康的情况有些特殊。
张夫人见说不通,也就说到另一件事“那调音的报酬……”
“报酬打给艺术中心那边就行。”夏笙道。
张夫人说道“也行,正好我还有事情要跟艺术中心的负责人商量,到时候把钱打在她们那边。”
“谢谢。”夏笙笑了笑。
张夫人说道“你要回去的话,我送你们回去吧,小区里不好打车。”
“家里司机送就行。”张先生拉着老婆,说道“你还没吃饭呢,多操心一下自己的身体,不要老是去管别人的事啊。”
“李叔,送夏老师回去。”张先生这个时候才正眼看夏笙,说道“夏老师,我不是针对你啊,我家这位就是这样,对人很热情,以后可能还要麻烦夏老师教她钢琴。”
“不麻烦。”夏笙说道。
夏笙倒也没有再推辞车子送的事情,这个小区很大,出去打车大概要走二三十分钟,夏笙都不一定能够找到路。
康总被自己的便宜妈妈拉着坐上了车,固定在儿童安全座椅里,他还在想刚才的调音费,又有中间商赚差价,唉。
康总看来,按照夏笙的能力,她完全可以自己开一个成人钢琴小班,收四五个学生,每个学生每节课100块钱,一天两节课,一天就能挣一千块钱,一个月就能挣3万,偶尔在给学员们调音,修钢琴,又是一笔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收入。
虽然算不上大钱,但绝对比她现在的情况要好。
康总想到这些转过头看了看旁边安静的夏笙,恨铁不成钢,恨便宜妈不会挣钱。
回去的路上,夏笙全程都非常安静,康总摸不透对方此刻的情绪,毕竟不是亲儿子,母子感应能力还是不够。
不过,康总觉得,大概率是不快乐的。
一般情况下,穷人见到了富人的生活,很容易产生落差感。
尤其是她家里只有一架两万五的钢琴,而一个600万的钢琴却要被一个不懂钢琴的人使用。
康总想想都觉得憋屈,当然,他憋屈的关键是那个钢琴是他的。
夏笙安静下来的时候,身上还真的有种艺术家的忧郁气质。
司机把两个人送回了他们的小区外,夏笙牵着儿子往回走,就像以前的每一天。
然而,当她打开了门以后,刚才充满了忧郁气质的安静艺术家,突然间就消散了,整个人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啊啊啊啊啊啊!”
“宝宝,这是妈妈弹过最好的钢琴了!”
“我弹得太好听了,宝宝,你有没有感觉到,你妈妈真的是个天才!”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钢琴!我要被感动哭了。”
一瞬间,康总额头都是黑线,夏笙身上那种属于艺术家的气质,荡然无存。
一个成熟稳重的年轻母亲一下子变成了幼稚的小姑娘,现在就差手舞足蹈了。
夏笙是真的开心,如同剑客遇到了传说中的绝世宝剑,以前听说过,现在不仅看到了,而且还上手了。
哪怕只是上手舞了一下,依旧足够让人开心了。
康总看着快乐的年轻妈妈,她是那么地快乐,客厅都容不下她的快乐了,她走到了旁边的书房里,忍不住又弹了一曲。
康总特欣赏这一点,穷成这样,这小两口都挺乐观的。
比如说,他的这个便宜妈,在弹过了六百多万的钢琴以后,回家弹两万多的钢琴,她也没有不适应。
康总看着看着,又有了全新的体验,眼前像是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般。
他以前的事情是非常简单的,朋友也好,管家和佣人们也好,都像是有自己的标签。
朋友们仗义,好笑,管家慈眉善目,任劳任怨,佣人们他没有注意,大概就是一个符号,为他打扫卫生的形象。
所有人都是围绕他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签,单一又简单。
从来没有人像这对小夫妻这样复杂。
是的,她们是复杂的,复杂得简直像是洋葱,剥开一层还有一层。
起初,这个年轻妈妈给他的印象是怕蟑螂怕虫子的柔弱女子,他给出的标签就是柔弱女人。
后来,发现了对方背地里简直是力量型制裁者,就觉得前面的柔弱是她伪装的,觉得她肯定是一个心机沉重,背负了巨大秘密的女人,于是他撕掉了之前的标签,觉得对方肯定是在伪装。
而现在,对方的快乐如此简单纯粹,按照康总以前的理解,她是一个母亲,她的情绪似乎都是因为孩子和老公,这也符合俗世观点,一个妈妈好像最快乐的事情就应该是因为孩子。
而今天,康总才发现,对方实际上有自己的快乐,因为用600多万的钢琴弹了一首曲子而快乐。
可更加奇怪的是,这样为弹到了六百万钢琴的快乐,他看着,应该要觉得反感,因为太庸俗了。
可是,他并没有这样觉得,反而觉得对方真实得可爱。
甚至有种诡异的长辈心态……很想把那架钢琴给这个人。
“宝宝,我去看看爸爸给咱们准备了什么吃的。”
康总抬起头,年轻妈妈跟个小女生似的,蹦蹦跳跳地跳到了厨房里,去找孩子的爸爸准备的食材。
凶凶的大块头男人,实际上背地里攒钱给老婆买钢琴,能够一下子花掉两万多,又会因为红烧肉烧糊了心疼得不行。
每天早上走之前还要把老婆中午吃的菜切好放在冰箱里,作为老婆中午的惊喜。
“爸爸给咱们做了肉丸子,宝宝,咱们中午吃肉丸子汤。”厨房里传来了便宜妈妈的声音。
康总听到了肉丸子,稍微有了点反应。
说出来很是丢脸,但是康总现在居然能够因为吃上肉而觉得高兴,还好除了他,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康总坐在泡沫地毯上,摆动着便宜爸爸买的玩具小车车,厨房里的便宜妈妈又探出头来,说道——
“宝宝,我想你爸爸了,你想不想爸爸呀?”
康总继续摆弄玩具小车车,不想不想。
“你肯定也在想爸爸,对不对?咱们吃了饭,趁着有时间,去等爸爸的公司等爸爸下班吧。”
啥?
康总手里的玩具小车车一下子跑了出去。
这个便宜妈说她要去哪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