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 与命运打斗(二更)

我的书架

与命运打斗(二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六章
康总的目光依旧在场上搜寻, 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背影。
也许是自己猜错了,暴力狂妈妈并不是拳击手。
另一边的拳击场,夏笙站在场上, 戴着已经很久没有用过的护具, 她对面是一个男人。
这里是拳击俱乐部举行的第一届男女混合自由赛制。
夏笙站在这里, 是因为原本的应该参加这场比赛的选手急性肠胃炎。
俱乐部的老板表示, 输和赢都没关系,反正眼球已经赚足了。
夏笙上台前, 俱乐部的老板说道:“你是第一次和男人打, 别紧张。”
当时,站在夏笙背后的师兄低下了头,没好意思说, 自己师妹这辈子打得最多的就是他们这群人。
夏笙站在了自己曾经倒下的地方, 台下无数人的声音, 但又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她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十七岁那年参加的那些比赛。
夏笙记事开始, 就是要负重走路,胳膊上要绑石块。
因为她是女孩, 她爸爸是拳击世家。
别的小姑娘穿着小裙子, 扎着小辫子, 她只能穿男孩子的衣服,只能学着母亲的话, 跟讨厌自己的父亲说, 她也想学拳击。
其实她一点都不想学拳击, 她也一点都不想自己浑身都是汗, 不想浑身都脏脏的。
别的小姑娘去上幼儿园了,她在和一群男孩子学拳击,无论她多标准, 练了多久,父亲都不会看她一眼。
直到,她打倒了第一个男孩子,父亲开始多看她一眼,甚至会叫她乖儿,会教她拳击技巧,会带她出去,跟其他人炫耀,母亲那一天就会对她笑。
小时候的她便为了一个称呼和一个笑,拼命地去打倒其他人,像一株扎进了荒漠里的植物,拼命的想要吸收一点生存下去的资源。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十几年。
直到开始报名比赛的时候,她是女孩子,压根没有什么她那个年纪的女拳击手比赛。
她至今记得,在那里,她父亲看着她,像是幡然醒悟了一般,一句话都没说。
她不是儿子,父亲从此再也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赞美的话,无论她打败多少男生,她父亲依旧只是失望地摇了摇头。
在母亲生下妹妹后,父亲还是离婚了,没有要她们俩的抚养权。
那天晚上,她和妹妹被母亲带走了,母亲只说了一句话,都是你的错,你这辈子要是不能打倒你父亲,你对不起我。
是的,这一切是她的错,明明没有人欢迎她来这个世界,她死皮赖脸地抢了人家儿子的位置,人家盼星星盼月亮才怀孕,想要的是儿子,她凭什么占了人家儿子的位置。
她的出生仿佛就欠了他们一个巨大的债,这辈子都还不了的债。
她只能不停得做到最好,偿还这份债务。
那个时候邻居家女孩每天都要练钢琴,她只能偷偷地在窗口看她练琴,那女孩穿着白色的裙子,坐在那里,原来这个世界上也有人家想要女儿。
那个时候她想,只是她不小心走错了人家。
后来那个女孩发现了她,便偷偷教她弹钢琴。
那个时候,她已经进入青春期了,她的胳膊上依旧绑着铁块。
母亲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了和她差不多的男拳击手的身份信息,盗用了人家的身份以后,开始逼着她吃肉,吃肥肉,几个月就胖了几十斤,跟那一位拳击手有些像,接下来便是一场又一场比赛。
那个时候的台下无数人,笑话这个小胖子肯定输。
而此刻台下的无数人,同样在说,这个女人肯定输,男女之间的体力差距是天生的。
“这女人长得倒是不错,但我们是来看比赛的,要看长相的话,我去看选美就是了。这比赛看得没什么意思。”
一个又一个的声音把台上的女人拉回了现实。
站在对面的对手有些尴尬,对手是另外一个俱乐部最有前途的后辈,现在风头正盛,此刻说道:“抱歉,擂台就是擂台,我不会对你放水的,到时候撑不下去了就投降。”
夏笙只是看着对手,没有说任何话。
双方碰了碰拳,试探性地开始了。
解说员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赛场——
“咦,两位选手都姓夏,还真是有缘。”
“夏哥只试探了两下,估计是怜香惜玉了。”
“可不是,现在场上最怕的肯定就是夏哥了,怕自己不小心就把对方打死了。”
场上哄然大笑,的确是一场趣味性十足,吸引眼球的比赛。
然而,场上的当事人并不轻松,他能够感觉到夏笙出拳越来越重,他已经收起了之前的心思,开始认真应对。
“夏哥还真是怜香惜玉,今天都没有发挥全部的实力。”解说员还在笑话:“这软绵绵的小拳头,这就是女孩子说的小拳拳捶胸口——”
“夏哥开始反击了。”
“还有二十秒——”
下一秒,女人猛地反踢一腿,男人倒在了地上。
全场寂静。
夏笙在安静中闭上了眼睛,从某一点开始迅速爆发出了声音,紧接着燃爆了整个赛场。
康总有些奇怪:“隔壁是在看什么?怎么这么大的声音?”
旁边的人大概是听到小孩说的话,说道:“隔壁也是拳击比赛,但是是男女混合赛,估计就是用来博眼球的,女人在体力上怎么打得过男人?”
“先天的劣势。”.
“不过他们票卖得好,一下子就卖光了。”
康总听得皱眉,隔壁该不会是暴力狂妈妈吧?
暴力狂妈妈打架太牛逼了,导致他老是多想。
康总提心吊胆地看完了这边的比赛,又被大块头爸爸抱着去看了篮球比赛,最后离开体育馆的时候,就在外面遇到了脸上青了一块的暴力狂妈妈。
越秦吓得孩子都从怀里掉了,跑了过去:“你的脸怎么回事?”
“跟命运打了一架。”夏笙整个人沉浸在阳光里,没有半点阴霾,偏了偏头,笑了:“而且,我赢了,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打的小孩了。”
康总跑上来时,就听到这话,心说你什么时候任人打了,就你那个水平,明显是你打人啊!
最惊讶的是大块头爸爸居然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大块头爸爸真情实感地说道:“牛逼!跟命运打都能赢!一会儿咱们回去吃螺蛳粉庆祝一下。”
暴力狂妈妈快乐地跑了出去:“我要去艺术中心,我要去弹那一架巨好听的钢琴!”
康总就看着开心得像小孩子一样的暴力狂妈妈,他凑到爸爸耳边,小声说道:“爸爸,你知道她不是跟命运打架对吧?”
傻白甜爸爸不可能傻白甜到这个地步吧?
大块头爸爸揉了揉儿子的头,说道:“等你以后长大了就会明白,每一个人都有不想说的事情,作为最爱的人,我们能做的不是刨根究底,而是陪着她,给她做一顿好吃的。”
已经是大人,但依旧想追根究底,并且完全不会做饭的康总:“……”
原是他不配拥有爱。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就两更,下午跑去看夕阳了,导致回家晚了。
明天应该有时间,到时候会补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