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 人没事就好(二更)(别感染了。...)

我的书架

人没事就好(二更)(别感染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九章
小刘老师也是惊了,她也没想到自己只是这样一说,康康同学就猜到了。
“你爸爸妈妈今天有点事情不能来接你,他们给我打了电话说让你去我家住一晚上,明天爸爸妈妈就来接你了。”
“老师家里养了一只小狗,你想不想看小狗?很漂亮的。”
康总一听,更加确定了,这已经非常明显了,绝对是出事了!一般小孩子的爸妈出事了,老师就会这样说。
小鹦鹉仿佛也懂这个道理,焦虑地飞来飞去,时不时地发出了叫声。
越秦看着小鹦鹉,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很大。
“小鹦鹉,你下来,我带你去找爸爸妈妈。”康总要先安抚住小鹦鹉。
小刘老师并没有意识到称呼问题,而是说道“爸爸妈妈都会没事的。你现在还小,过去了也只会添麻烦。”
越秦抬起头,说道“老师,他们在哪个医院?”
“老师也不知道。”
“所以他们的确是在医院。带我过去吧……求求你了。”康总记事开始,他就是没有爸爸妈妈的。
“不是,康康――”小刘老师也没有想到孩子居然这么敏锐。
她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不管我去不去他都出事了,我不过去的话,你们是以后能给我一个爸爸吗?无论是什么结果,我终究都是要接受真相的,你还不如带我过去守着。”
他脑海里不断地回忆着上午大块头爸爸送他到幼儿园门口,他还偷偷跟他说,晚上帮妈妈做饭。
他的思维好像有些暂停了。
小刘老师也有些担心孩子,现在如果不带孩子过去,可能他在这里情况更差。
小刘老师只能给夏笙打电话,然而,那边的夏笙没有接到电话。
“带我去找他们吧。”小孩再一次重复了一遍。
小刘老师想了想,还是抱着孩子出去打车。
小孩把小鹦鹉抱在怀里,安慰有些焦虑的小鹦鹉“没事的,你别怕,爸爸不会有事。”
大块头爸爸那么大的块头,肯定不会出什么事情。
另一边的医院里,急救室外。
“妹子,你别急啊。”总管说道“你放心,所有的医疗费我们公司都会报销。”
“多亏了越大哥,要不然我们就倒霉了。”
“他当时反应太快了。”总管想到那个时候的场景,就觉得吓人。
公司里的一个保安,也就是越秦的组长,偷拿公司的东西出去卖,总管发现了就把人开除了,没有想到那个人喝了点酒,就敢回来捅人。
要不是刚好越秦反应快,他们肯定就出事了,但越秦也受了伤,肚子上挨了一刀。
“会没事的,肯定会没事的。”
夏笙安静地坐在等待椅上,那些人的话仿佛只是虚晃晃地在她的周围转悠,没有一个字能落到她的身上。
她压根没有见到人,她接到电话赶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进了手术室了,她能看到其他送他过来的人身上还有血。
医院里的白炽灯太亮了,周围的一切都在她的视野中发晕。
康总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向来外表温柔的暴力狂妈妈,此刻坐在那里,浑身像是长满了刺,拒人千里之外。
康总带着小鹦鹉飞跑着到了妈妈身边,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
对方看到他愣了一下,伸出手抱了抱他,说道“爸爸会没事的。”
而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人被推了出来。
越秦并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打了麻药昏迷不醒,而是清醒着,因为他的伤也没那么严重,就是看着吓人,他进手术室之前都已经说了,不要给他老婆打电话,他会没事。
现在看来,还是打电话了。
越秦看到老婆孩子的时候,又是愧疚又是心疼“老婆,我没事。”
夏笙刚才没有哭,而此刻,听到这一句我没事,她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越秦是真的没事,他本来身体素质就好,当时反应也快,回到病房以后,越秦不停地安慰老婆“差不多就是划了个口子,没有伤到内脏,我当时躲得很快。”
医院里不让带宠物进来,小鹦鹉就藏在衣服兜里,压根不敢出来,康总在不停的安慰他,爸爸没事爸爸没事。
结果就听到了大块头爸爸笑着说这句话,他一下子就怒了――
“你一点都把这么危险的事情放在心上!”
“你知不知道一个小孩如果没有爸爸有多惨!”
“一个小孩如果没有爸爸的话,别人都在幼儿园里谈论自己爸爸妈妈怎么样,他一开口就是管家,然后大家就会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无论他走到哪里别人都会说他就是那个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
“宝宝?”
康总擦了擦眼泪“我说的是我认识的一个幼儿园同学,他就没有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不会离开你,别怕。”
越秦有些心疼孩子,也第一次发现原来老是鄙视眼神看自己的儿子心目中,自己还这么重要。
接下来的几天里,越秦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父慈子孝,重点是子孝。
其实问题不大,他运气很好,没有伤到脾胃,都不需要住院。
结果他儿子不知道是从哪儿学到的知识,时时刻刻都盯着他――
“不能沾水,忍着,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快点换药,都到时间了还不换药,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别乱吃东西,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别动别动,你要做什么?我去做,到时候要是伤口裂开了,感染了怎么办?”
“你还懂感染?”越秦觉得儿子完全是不知道从哪学了一个词,就随便用,还怪吓人的。
小孩端着一杯热水,说道“我们幼儿园那个失去爸爸妈妈的同学,他爸爸妈妈本来遇到了车祸,两个人都抢救过来了,结果后来不知道怎么伤口感染了就死了,然后他们的小孩就被人欺负,所有人都能欺负他们家小孩。”
越秦自从做了父亲以后,听到这话就特别有代入感,已经想到一个小孩没有爸爸,被人欺负了也不敢还手,躲到角落里偷偷哭的样子。
“哪一个同学?是你好朋友吗?以后叫他来我们家玩儿吧。”
“他不会来。”康总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你跟他关系不好吗?”
康总抬起头,说道“不是我跟他关系不好。”
“那你会想跟他做朋友吗?”
“有点难。”康总回忆了一下自己幼儿园,说道。
“为什么?”
“哦,因为他交朋友的标准要和他一样,家里要有管家,有厨娘,有司机,有园丁,有家庭老师。”小孩说道。
“反正你多注意,不要感染了就是了。”小孩认真地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