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 关于爱(一更)(妈妈不是赢了吗?...)

我的书架

关于爱(一更)(妈妈不是赢了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六章
“妈妈,妈妈……”小孩可怜巴巴地抱着妈妈的胳膊“她们是谁啊?我害怕。”
一边说还要一边往妈妈的身后躲。
夏笙这一遭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看到从里面房间又飞出来了一个绿色的身影,头上还插着一朵粉色的花。
兄弟俩集体女装的意思?
越秦发现这个小孩是个很有趣的小朋友,当他要扮演谁的时候,无论是说话还是其他的,都看不出一丝不自然的地方。
一旦小朋友是他自己,他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话,该怎么和别人相处了。
还是康康的外婆,夏笙的亲妈先开口说话了“夏笙,你就这样打扮你儿子?”
康总看了看自己暴力狂妈妈,她明显不适合跟人吵架,之前跟自己亲妈吵架,可能就已经花费了很多心力了。
其实也不是,夏笙深知吵架一定要学长辈的套路――
“翻过往,翻过往,翻过往!”
但是,儿子在这里,跟性别有关的,她几乎都说不出口了。
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小孩怯怯地看了看陌生女人,拉着妈妈的手“妈妈……我这样不好看吗?”
越秦看了看岳母,觉得对方已经快气炸了。
越秦给小孩使了一个眼色,表示可以适可而止了。
很明显小孩跟他没有心电感应,回了他一个,你放心我能解决的眼神。
“康康,我是外婆,你是男孩子,不能穿裙子。”夏笙的妈妈名字叫李照笛,她蹲了下来,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和。
李照笛一点都没有怀疑不是夏笙做的,在她看来,夏笙叛逆期还没过去,思想极端,行为偏激。
把自己的儿子当女儿养,真的干得出来这种事情。
“花花裙子好看。”小孩摸了摸身上的小花瓣“我就要穿花花裙子。”
旁边的老太太认真地看了看,还补了一句“这小姑娘,长得不错,审美挺差的。”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说道“让你爸妈把这个茶馆经营好,买两件好看的裙子,提高一下审美。”
康总“……”这个老太太真的老年痴呆了吗?
她怎么做到用这么慈祥的一张脸说出这么毒舌的话?
康总几乎是在瞬间就决定了以后不招惹这个老太太。
夏笙把儿子抱了起来,对自己亲妈说道“你看,在你心目中,儿子永远都是高于女儿的,我就像个残次品,你心心念念盼着生的是儿子,最后来的是我,我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觉得是我的错。”
“你说你把我当儿子培养,如果我真的是个儿子,你会每天把我捧在手心里,你会爱我,你会不停地告诉我,妈妈盼你盼了有多久,生你有多辛苦,看到是你的时候有多高兴。那才是一个儿子有的待遇,我会像社会上的绝大多数男性一样长大,自信到自大的程度,而不是觉得自己不应该来这个世界,那才是被当做儿子培养。”
“我对于你来说是占据了你儿子位置的不速之客,如果可以选择,你不喜欢我来你这里,我也希望能够降生在一个爱女儿的母亲肚子里,至少我来到这个世界,迎接我的不是失望与嫌弃,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她还会给我织小外套。”夏笙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不敢说的,不想说的,这一次全部都说出来了。
她脑海里全部都是媛媛妈妈对媛媛的爱,那种真真切切的,来自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爱。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母亲能够爱自己的女儿,那为什么她的母亲不能给她?
她很聪明,很努力,很拼命,不输给任何一个男孩子。
女人的脸在夏笙的质问中,一点一点地变得惨白惨白的,康总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女人是那种很要强的女人。
她一句话都没有再说,而是回过头扶起老太太就要往外走。
老太太有些莫名其妙,说道“怎么就要走了?我们不是来打麻将的吗?”
门被关上以后,客厅里原本尖锐的年轻妈妈一瞬间泄了力,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长成多大,哪怕她已经是一个4岁孩子的母亲了。
只要一看到自己的母亲,她就像是回到了当年的小女孩状态,脆弱,愤怒,不甘,身上生出无数刺。
“我是不是太极端了?”年轻妈妈红着眼睛,像个委屈的小姑娘,再发完脾气以后,又开始后悔。
“没有。”越秦抱住了老婆“不极端,你只是把她做的事情说了一遍而已。”
康总默默地脱下了花瓣裙子,里面还穿着睡裤呢,只是睡裤的裤脚被他卷到了膝盖以上,还挺有创意。
越秦安抚了老婆,旁边的小孩和鹦鹉兄弟俩,几乎是一样的迷惑,歪着头看妈妈。
完全不明白我们不是大获全胜的吗?为什么还要难过?
其实兄弟俩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大宝是刚到他们家,只看到了他们与外婆家的矛盾。
小宝虽然是亲儿子,但实际上跟外婆几乎没有接触过,比起奶奶来说,外婆就是个陌生人,还欺负妈妈,所以也不会有太复杂的情感,只觉得把坏人欺负跑了很高兴。
越秦把老婆哄好了以后,老婆又开始担心孩子看到了这一幕不太好,越秦说道“放心,这事交给我。”
他一手提着头上还戴着花瓣儿的小孩,一手轻轻地抓着小鹦鹉。
大块头爸爸把两兄弟带到了书房里。
迷惑的两兄弟中,康总作为发言人终于问出来了一个问题――
“爸爸,我们刚才不是赢了吗?怎么妈妈还哭了?”康总原本都准备好了要庆祝了。
这就是小朋友思维。
越秦耐心地解释道“因为感情很复杂。”
越秦摸了摸两个儿子的头“有些时候,感情能够伤人,是因为我们把她当做重要的人了,妈妈也不想伤害重要的人。”
康总思想就偏激多了“她都不爱我们,我们为什么要把她当成重要的人?”康总看来,对方那么不好,那就永远不要再见面了。
越秦有些惊讶,说道“这个问题,爸爸得费点时间给你解释。”一时半会真的没有办法,跟一个小孩子解释清楚父母子女之间的复杂感情。
“没事,反正以后她来,你提前跟我说,我们在家里买两条裙子,我换着裙子气她。”康总大手一挥。
小鹦鹉猛地点了点头“我戴花花!”
他们兄弟俩都是外婆不喜欢的小姑娘!
小鹦鹉的思维就更简单,外婆不喜欢妈妈,因为妈妈是小女孩,那他们也是小女孩,也不要外婆喜欢。
康总今天穿了裙子才发现所有的事情就跟大块头爸爸说的是一样的,有些事情是想起来比较恐怖,但实际做起来还挺好玩的。
“现在是觉得穿裙子也不恐怖了,对吧?”
“也还好。就是太花了。”
“男孩子女孩子都是一样的,一样的聪明,一样地被人喜欢重视。”越秦对两个儿子说道。
康总认真地听着,他现在越来越喜欢听大块头爸爸讲道理了。
哪怕以前的生活中,或多或少地,都会有人说女孩子什么不如男生,比如说女生理科不如男生,逻辑不如男生,女生没有男生理智,感情用事。
但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他就相信自己的大块头爸爸,觉得自己的大块头爸爸说的才是对的。
原来,这就是孩子对爸爸的信任和依赖吗?
理所当然的接受着爸爸所说的一切,不会质疑,不会拒绝。
原来,当小孩子就是这样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