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个霸总朋友 > 您吃(一更)(冷酷的妈妈。...)

我的书架

您吃(一更)(冷酷的妈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八十四章
你那空洞的黑暗生活?
你要聊这个?
康总猛地一个惊醒,瞬间就不敢睡觉了。
暴力狂妈妈表情严肃,康总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试图要抽出自己的胳膊,但是他怎么都抽不出来。
奇怪的是对方抓住了他的胳膊,他抽不出来,但也没有把他抓痛。
这就是属于高手的能力吗?康总咽了咽口水,脑海里不断地回想起当初这个女人一拳头的事迹。
对方又一次开口说道“不准备和我聊聊吗?”
“我没有什么过去呀,妈妈你是不是听错了。”康总还决定在最后抢救一下,傻笑了两声,甜甜地说道“妈妈,你肯定是听到我和爸爸练戏剧说的话了。我们幼儿园里面会去练一些戏剧。”
夏笙看着他,继续说道“堆满玩具的屋?二十几个仆人?空洞的黑暗过去?”
昏暗的清晨,有些冷,小孩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咽了咽口水“我……我过去还好,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阳光而健康地生长着,不存在黑暗的过去。”
小孩说话的时候余光都在看小鹦鹉他们,小鹦鹉这个哥哥绝大多数时候还是能够救命的。
然而这个时候原本属于小鹦鹉和另外两个兄弟的窝窝已经不见了。
“别找了,小鹦鹉和另外两只鸟的鸟窝都被我放到书房里去了。”
夏笙的表情冰冷,语气更是带着警察审讯犯人似的冷静。
康总看来,那个表情仿佛在说,自己交代或者我审讯出来。
之前这个技能用在外人身上的时候,他觉得有些爽,现在对方把他也当成外人了。
光是想到这里,康总心里莫名的生出了一种委屈,但这种委屈都没敢存在一会儿,就变成了一种更深层次的害怕,他有些害怕。
“我……”小孩子咬了咬牙,立马站了起来,有些谄媚地讨好道“妈妈,他们不在这里,正好我正有事情想跟你说,这个事情乍一听挺吓人的,但是我可以解释,而且不是我的错。”
“我想主动坦白,其实我不是您的儿子,我知道这个事情听起来有些荒谬,正是因为有些荒谬,所以我不敢跟你说,怕吓着你。”
夏笙跟个傻子一样看着眼前的小孩,提醒道“你不是主动坦白,不要跟我玩那些有的没的,我不吃你这一套。”
康总顶着小孩子的身体却再也不能撒娇了,因为他不是对方的孩子,只能安静地坐着,等待审判。
越秦一大早起来,就发现家里气氛不太对,小孩正在客厅里扫地。
以前小朋友也有扫地的时候,但那个时候扫地的时候都是高兴的,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诉说着自己对这个家里有用,做了很大的奉献。
而现在,小朋友拿着一个扫把,一边扫地,一边把凌乱的玩具都捡了起来,始终低着头,像个小奴隶。
“宝宝,今天早上爸爸给你做皮薄馅儿多的包子。”
自己家做的包子会比外面的包子好吃很多。
康总刚抬起头,眼睛一亮,继而又低下头,小声说道“不用吃包子,给我两个馒头就行。”
而这个时候,卧室里的夏笙出来了,康总立马认认真真地扫地,说道“两个馒头太多了,我吃不完,你给一个就可以。”
越秦有些奇怪“真的只吃一个馒头?”
怎么突然就变了?小孩以前特能吃,早饭大多数时候是吃面条或者馄饨。
“够了够了。”小孩特乖巧,说道“你快去做早饭吧,我还要拖地呢。”
越秦也就没太在意了,真的去蒸包子馒头,吃一个馒头,喝一瓶牛奶,应该还是可以。
“行,那你乖乖拖地。爸爸去做早饭了。”
康总送走了大块头爸爸,松了一口气,心说,大块头爸爸完全不知道,他还是得感谢自己。
半个小时前――
“越秦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情的?”
“也没有多久。”康总几乎是瞬间就决定了要把爸爸救出来。
“我骗他说我是别人家的小孩子,他信了。”康总斟酌着语言,“他本来也想告诉你,但是我不让他跟你说,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尴尬了,我就想着我们把身体换回来。”
夏笙没在纠结这个问题,而是问了下一个问题“怎么把身体换回来?”
“我们也不知道,之前我会到这个身体来,应该是因为你儿子许愿了,我们去买了同样的蛋糕回来,让他吹蜡烛许愿,但没成功。”康总说着说着越觉得自己实际上还是很好的,就忍不住站了起来,结果刚站了起来就又被妈妈一只手按了下去。
于是康总又只能仰望夏笙,有些委屈巴巴的。
然而他使出自己的惯用手法,以前大块头爸爸立马就不会再逼他了,而他现在偷偷地看暴力狂妈妈,对方依旧不为所动,表情冷酷,眼神跟把刀似的。
甚至还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康总一下子就被伤到了,他居然还被嫌弃了!
夏笙跟越秦不同,她从小到大跟男性的相处,来源于同队的男孩子们。
那些都是要一个一个的打倒的敌人,他们哪怕被她打倒了,依旧能够得到她父亲的表扬。
不懂事的年纪,光是恨就够了,后面看清楚了很多事情,但有些东西是深入骨子里的。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如果不是她儿子,她接触的最多的时候就是在平时比赛的时候,
夏笙的潜意识里本来就不会被激起多少怜悯心,更何况她还知道这个身体里面的灵魂是谁。
康总只能小声求饶“我现在用的是康康的身体,我会想办法回到我自己的身体里面去,到时候你再找我麻烦好不好?”
夏笙只是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会看着你。”
康总正为逃过一劫而庆幸,但实际上,他一点都不觉得轻松。
越秦有些奇怪,老婆正在喂小鹦鹉,儿子正在埋头啃馒头,他吃馒头吃的还挺认真。
越秦自己拿了一个香菇包子,问道“宝宝你真的不吃包子吗?”
以前不是特别喜欢吃包子吗?
康总摇了摇头,低着头,跟个寄养篱下的小孤儿似的,小声说道“我吃馒头就够了,馒头也很好吃。”
他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怎么能还像以前那样吃好吃的呢?
康总小心翼翼地把爸爸递过来的香菇包子的碗推到了妈妈面前――
“您辛苦了,您吃香菇包子吧。”
小孩一边说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香味儿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您?
越秦有些懵,儿子今天怎么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