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者荣耀大神养成系统 > 第二十七章:边路惨烈的对决及刀尖上的起舞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边路惨烈的对决及刀尖上的起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的确,神也惧我南明心里非常清楚,这并不是意外,是因为那李白太细节的缘故。
首先,那李白虽是在打着蔚蓝石像,但手里始终捏着技能和【惩击】,为的就是防他反野。
其次,他将蔚蓝石像拉到了草丛最靠近外面的那一侧,那个距离把握的刚刚好,再多一点就会被拉脱,再少一点则是会被他挑起来。
这样的位置就导致了他一技能【无畏冲锋】跳进去莫说是将李白和蔚蓝石像一起挑起来,就单单是将蔚蓝石像击飞都做不到。
就算是没有蔚蓝石像的视野,神也惧我南明也能根据无数次反野累积的经验判断出何时进场。
虽然他经验没错,但架不住潘灏东应对方式高明,让其只能够无功而返。
潘灏东的手速是极快的,不待韩信用出一技能【无畏冲锋】的二段,直接用一技能【将进酒】晕住了韩信,同步放出【惩击】击杀了蔚蓝石象。
若非他足够眼疾手快,只怕反野不成还会送出一血,幸好跳墙跑了。
就算这样那李白还不依不饶的又是一技能【将进酒】刺出一道紫色狐影出墙戳晕了一下他。
若非对面中单干将莫邪不甚会玩,只怕他有可能交代在这里,幸好干将莫邪技能扔不准。
苦艾酒的司马懿抢二之后跑过来接应了他一下,这才打消了对面李白对他的追杀念头。
难得碰到这么会玩的李白,神也惧我南明觉得自己的热血被点燃了,就看看谁的打野更胜一筹了。
“死鸭子嘴硬!”别碰我的阿离摇了摇头,也就不管他了,知道这家伙自尊心很强。
也该是时候拿一血了,别碰我的阿离瞳孔绽放一抹冷冽之光,操纵着公孙离对马可波罗欺身而上。
“frist blood!(第一滴血!)”
“An ally has been slained。”(敌方英雄击杀我方英雄)
“An enemy has been slained。”(我方英雄击杀敌方英雄)
三道系统英文声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让人闻之心惊。
首先,第一道系统英文声是源自于别碰我的阿离,其使用公孙离单杀掉了马可波罗,拿下一血。
公孙离的二技能【霜叶舞】本身就很克制马可波罗的一技能【华丽左轮】,所以常常看到KPL的赛场上皆是公孙离大战马可波罗。
而张印自家的马可波罗本身就不怎么会玩,让别碰我的阿离都不需要用出二技能【霜叶舞】来挡他的一技能【华丽左轮】。
因为仅凭走位就可以将其躲避,而最令别碰我的阿离感到惊诧的便是——
这个马可波罗居然开了【净化】解除他的普攻标记加二技能【漫游之枪】位移过来和他站撸。
这是什么打法?送人头也不用这么明显吧?要知道他手里可是有着【狂暴】,开启之后论站撸的话自然是完爆马可波罗。
所以,这个一血拿的很轻松,没什么技术含量,马可波罗这种打法几乎和送人头无异。
“啧啧啧,我有点心疼对面了,要不是知道星耀局没有演员一说,我还真以为马可波罗这样是在刻意演他们。”
别碰我的阿离砸吧一下嘴,感慨起来。
“收起你那泛滥的圣母心吧,你不就喜欢碰到这样的憨憨?不过这个干将莫邪也挺呆的,被我直接逼出了【闪现】。”
苦艾酒怼了他一句,而后就着对手干将莫邪发出了自己的看法。
对面的中路与发育路都打开了局面,至于对抗路的情况虽然要好一些,但亦是好不到哪去。
张印的老夫子和神佑者的铠居然同归于尽了,这是他们两个人谁都想不到的,战况无比惨烈。
当他们二人升到二级兵线清完之后,神佑者的铠一改之前的小心谨慎,直接上来硬刚张印的老夫子。
张印也没有退步,就算铠有被动额外50%的伤害在身,他也有二技能【举一反三】的免伤。
究竟是鹿死谁手那还尚未可知,而且,张印也不想输了气势,那就看谁更细节咯。
不过,张印认为这个铠是他遇到过的最会玩的一个了,会卡着他二技能【举一反三】消失的空档期对其发动攻击。
一般的对抗路选手是不会能这么沉住气的,你打我一下那我非得立刻打回来才行。
而且,这个铠还是个欧皇级别的存在,几乎是刀刀暴击,让张印的老夫子受到很高的伤害。
当然,神佑者的铠细节,那张印也不是吃素的,他的一技能【圣人训诫】卡平A间隔也让神佑者非常难受。
但是,老夫子前期二技能【举一反三】的免伤终归抵不过铠被动50%的伤害,张印老夫子的血条要比神佑者的铠抢先见了底。
虽然血量仅仅是比其少了一丝,但边路位置这一丝的差距就足以分出生死然后被不断拉大优势。
“虽然你很细,但我更细,再见!”这是神佑者的心声,他操纵着铠用出了二技能【极刃风暴】想以此作为收尾。
“不到最后一刻,结果永远是未知的,我不会放弃!”张印内心狂吼道。
就在铠的【极刃风暴】第二次挥砍将张印击飞的时候,张印的老夫子直接变成了空血。
而最后那一记的冲砍就像是悬在头上的铡刀终于落了下来,他是避无可避,躲无可躲的尴尬境地。
“逆天改命吧!”张印瞳孔一缩,那一记冲砍在他眼中的画面似是变成了慢放,让他做出最正确的应对方法。
也许是训练营不断苦练而形成的肌肉记忆,也许是一瞬间的福至心灵,也许是突如其来的幸运。
总之,张印再度用出了【净化】解伤,同时也开出了二技能【举一反三】,那神佑者终究是没想到张印这都不死,所以下意识的又去A了一下。
但是,就这一下便让他意识到了不妙,当下直接按出【闪现】,伴随点点金芒浮现,他的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凭空位移了一段距离。
神佑者企图利用【闪现】来躲掉那一颗夺命的透明小法球。
不过,那终归是没有用,他的反应很快不假,但那法球是必定命中的效果——
所以他虽然A死了张印的老夫子,但也被老夫子二技能【举一反三】的法球给弹死。
神佑者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就不交这个【闪现】了,现在可好,他和老夫子同归于尽,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张印则是松了一口气,幸好这铠反应够快,若是慢一点只怕也不会【闪现】出来。
有的时候反应太快了也不好,就譬如像铠这样,明明能省下一个召唤师技能,偏偏由于反应神经太发达的缘故用了出来。
“这铠非常细节,考虑到那两个队友太菜的情况下,我目前只能和铠僵持着。
前期是别指望我这条路能打出优势了,把铠限制在我这边,不让他去支援就是对你们最大的帮助了!”
张印皱着眉头,颇有些无奈的说道,隐隐感觉到对面是一块硬骨头,要认认真真的去打才行。
“没事的阿印,我们三排啥时候靠过另外两个人,有我们三个就足够了。
就算他是主播或者是代练,在我们三人联手之下,那也得乖乖的让我们晋级!”潘灏东却是一语成谶。
“来而不往非礼也,韩信肯定想不到我敢这么玩,小果冻你应该懂我意思,记得做好接应。”
潘灏东金丝镜片折射出一抹危险的光芒,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怎么能容忍韩信在他野区肆虐一通而安然离开呢?
“老潘你就喜欢在刀尖上跳舞,真拿你没办法,放心吧万事有我!”张果冻摇了摇头笑道。
“知我者,小果冻也!”潘灏东说完,就直接操纵着身着狐裘大衣,手持弯弯曲曲的蛇形剑的千年之狐——李白来到了龙坑处。
但见冷冽的光芒自他双眸陡然亮起,是没有任何迟疑的释放出一技能【将进酒】,紫色绚烂魅影乍然浮现。
紫狐妖异诡艳,停驻在了龙坑那一侧,而潘灏东的李白已然穿墙而过。
蛰伏在猩红石象的带着女儿先跑吃了一惊,这时候她意识到了对面李白是想抢buff了。
当下想也不想的扔出二技能【胡笳乐】以期许能够控住李白,让他的如意算盘落空。
“果然是个会玩的软辅,还好我早有准备。”潘灏东赞叹一声,只见他李白的身影瞬息间消失,徒留下一轮圆润漆黑的光盘。
那如墨染一般的奇诡光盘上刻有两道繁复纹路,绽放着紫幽色的光芒,却是李白二技能【神来之笔】。
此技能具备无法选中特性以及触碰边缘会受到伤害和减速、破防的效果。
瞬息间就将蔡文姬的二技能【胡笳乐】用李白二技能【神来之笔】的无法选中特性规避掉了。
而后,便是出现了令韩信目眦欲裂的一幕,便是其直接用二段一技能【将进酒】将他晕住顺带着把猩红石象击杀抢了他的红buff。
“呵呵,打得不错!”潘灏东更是按下了挑衅,当真是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被留,而后三段一技能【将进酒】回到原点。
“是狐不是祸,最近正流行我这样高冷的主角。”李白潇洒恣肆的声音徐徐传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