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者荣耀大神养成系统 > 第三十章:即便是残血的老夫子也不能去招惹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即便是残血的老夫子也不能去招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事成双吗?唉,我真的不想多造杀戮,可偏偏总是逼我,那就只好被迫反杀咯。”张印叹了口气,以一种万般无奈的语气说道。
他一边摇头晃脑一边操纵着老夫子挪动着脚步,堪堪脱离了那身披黑蓝色幽冷光芒,背负着漠然死寂的一双眸子,手握熊熊燃烧着的诡异黑炎,化为死神的司马懿大招【死神降临】范围。
这家伙对于自己的判断相当自信,甚至都没有开启二技能【举一反三】用来提速,俨然是吃准了司马懿大招【死神降临】的施法时间仅凭自身移速就足够了。
不得不说张印一直都是一位大心脏选手,虽然他自己可能都意识不到这一点,便是一些KPL的职业选手在不经历千万次的训练,都很难像张印这般心大,从这一方面而言,张印是有成为王者荣耀职业选手的潜质。
就算张印如今只有三分之一的血线,面对满状态的敌方中单司马懿也是没有丝毫畏惧,从他的移动方向便是可以看出一二来,这厮没有向着自家后面的防御塔方向去移动,而是往前去了。
就像是加载夫赖模板那一局般反其道而行之,虽然乍看之下觉得有些过于大胆,但进行一番细致分析之后,却是觉得大有可行之处。
来到河道之灵那儿,径直朝它A了几下,小小的叠了一下训诫值,方便一会儿战斗的时候能够更快的进入红怒状态。
“我就不信你一个残血的老头还能把我这满状态的司马懿给杀了!”这是苦艾酒的心声。
“小心点,这老头很细节的,注意别被他秀了。”神佑者打字告诫道。
“呵,以为我会跟你一样菜吗?小小残血老头怎么可能在我面前翻出什么风浪来!”苦艾酒压根就不把神佑者的话放在心上,自负骄傲向来是他一贯的作风。
但很快苦酒就后悔了,当时就不该去追杀这残血老头,让他一世英名尽毁于此!
眼看那老夫子压根就不把他这司马懿放在心上,在那儿大摇大摆的A起了河道之灵,这让苦艾酒出离的愤怒了,这老夫子看到他不应该吓得屁滚尿流缩进防御塔里瑟瑟发抖吗?然后被他直接越塔强杀才对!
这才是他作为男主角的剧本正确打开方式,咋这老夫子不按套路来呢?这是对他赤果果的无视!以苦艾酒的性子如何能忍?当下直接一技能【幽影之咬】按出,但见司马懿身躯定格在原地,有一纯黑色的诡异灵体自其身躯穿梭而出,其以飞行的姿态向着老夫子奔来,一尊黑色游龙缭绕在那灵体身上,蓝黑色的双瞳绽放一抹灼目邪光,而张印静候他的到来,不躲不避。
“放弃抵抗了吗?还算是个聪明人,挣扎的话只会让你更加绝望!”苦艾酒冷冷一笑。
在他奔袭到老夫子身边的一刹那,张印嘴角噙起一抹不屑的笑意,于瞬间按下了二技能【举一反三】,只见老夫子周身浮现一层朴实凝然的透明光罩,而这刚好是司马懿的灵体消失,取而代之则是他的本尊,手中握着一把看起来锋锐无匹的纯黑色镰刀,刀锋煽动着烁烁寒光。
两下没有任何留手的全力挥砍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老夫子的身上,但这似是打在了精钢铁石之上,那老夫子的身躯压根就不像是血肉所造,倒像是钢筋铁骨,那两下挥砍所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少的可怜。
“老夫子的免伤这么恐怖吗?”苦艾酒有些震惊,不过,他依然不觉得老夫子能逃出他的手掌心,他虽然性格自负,但技术上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会卡对手技能的CD时间,其特意卡在老夫子身上光罩消失的一刹那,二技能【荒芜之域】开出,但见一圈黑光自他悬浮于半空的身体绽放出来,圆润的漆黑领域徐徐铺展开来,幽冷至极的黑暗双瞳再度浮现,还有召唤师技能【终结】的同步释放,一抹猩红色的烈焰炫光瞬间环绕一圈。
“在我二技能【荒芜之域】的沉默和【终结】的斩杀效果之下,你是别想再开出来免伤技能了,给我死吧!”苦艾酒大叫道。
张印自然知道司马懿的二技能【荒芜之域】拥有沉默效果,和他召唤师技能【终结】的斩杀特性,如若他没有反制手段的话,多半是要交代在他手里了,可他偏偏就是有!
“和铠皇打完一架怎么还有【净化】?这不科学!”苦艾酒瞪大了眼珠子,是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不错,在司马懿二技能【荒芜之域】释放出来之时,张印同步用出【净化】秒解了他的沉默和斩杀效果,继二级与铠皇对拼那波再现了一次【净化】解伤,而后果断进行反打!
“从你用出来一技能【幽影之咬】来追我和我用【净化】解伤的那一刻起,你死亡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真以为老夫子残血了就是一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吗?事实证明并不是这样!”张印语气平淡不起丝毫波澜的道。
“Double kill!”(二连击破!)
当苦艾酒的司马懿二技能【荒芜之域】与其召唤师技能【终结】被张印的【净化】解掉之后,他彻底没有了逆袭的可能性,张印先用一技能【圣人训诫】卡了一个司马懿的平A间隔,而后用在红怒状态下几乎不间断刷出的二技能【举一反三】来免伤,在一阵狂猛凶暴的平A之下将其击杀,豪取双杀。
虽然看起来和司马懿交战的时间过去了很久,但其实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已,所以能够连上双杀。
“阿印你这老夫子果然是恐怖如斯,不愧是我们黄金铁三角中的一员。”潘灏东也是不把对面的韩信当人看,一边入侵着他的野区,一边还关注着张印这边的战况。
“只是这司马懿有点菜而已,被我成功操作出来了,换个有脑子的过来我可能要死!你反完韩信的野直接过来开先知主宰吧,然后我们三个抱团先把对面的中路打穿,搞一个围魏救赵吧,咱家的中单和射手菜的刷新了我的认知。”
张印倒是难得的谦虚了一回,而后说出了自己面对这两个呆瓜队友所拟定的战术思路。
“阿印你可以啊,和我想到一块去了,看来你不止操作提升上来了,就连意识都提高了,说不得用不了几天你就能和我们的大号组排了,这一局我们也就只能这么打了,集我们三个人的优势化作一根无坚不摧的矛,肯定会把对面打的绝望。”张果冻亦是高度盛赞了一波张印。
这边,张印他们三个人的游戏体验是非常快乐的,但红色方那边就不同了,韩信和司马懿一同心态炸裂,尽管三排队友别碰我的阿离不吝嘲讽,但他们就连还嘴的想法都没有,纷纷自闭陷入到了怀疑人生的状态。
而他们的边路神佑者亦是隐隐有些不满,打野韩信崩了也就罢了,偏偏这司马懿还要搞他一波心态,都打字提醒他了要小心一些,结果给他来上这么一出,他能没有小脾气吗?
就算你杀不掉那残血的老夫子,那也不能被反杀啊,好歹保住自己的性命啊,若非公孙离于发育路无限击杀马可波罗,神佑者都要怀疑他们的账号不是本人在操作的了。
事已至此,也只能寄希望于公孙离了,神佑者虽然自认为他的技术不差,但明白还是要逊色于对面老夫子的,很少见过这么细节、这么会玩的老夫子了。
张印把对面的一塔拆掉,看着防御塔在他老夫子的拐杖之下轰然倒塌,徒留下一座光秃秃的地基,张印不禁叹了一口气,居然在四分钟防御塔护盾消失的时候他才把对面的一塔推掉,实在是有些愧对之前加载过的夫赖模板,一般来说他基本上会在两分多钟的时间就把对面的一塔给推了,如今却是足足慢了将近一倍的时间,应该要进行深刻的自我反省。
如果对面知道张印的脑子里出现这种想法,只怕会忍不住一人吐出一个唾沫去淹死张印,这家伙是把他们想象成了简单模式的人机了吗?两分多钟就想推他们的塔,咋不飞上天与太阳肩并肩呢?
在推完一塔之后,张印也不贪,直接就地回城补状态去了,至于先知主宰,早在张印推完一塔后的三四秒的时间就打完了,以潘灏东如今的经济和打野刀叠加的层数,加上有着辅助孙膑的帮助,开龙速度自是极快的。
还有一点要特别说一下,便是他们趁着司马懿死掉的时间去把中路一塔给拔了,因为韩信企图守塔,潘灏东顺手就把他给杀了,现在杀了韩信获得的赏金还没有清掉一波兵的收益要来的高,算是彻底被打废了。
张印他们的默契简直不要太好,说联动就联动起来,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就像是如臂使指一般,自然极了,向着对手的中路挺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