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者荣耀大神养成系统 > 第四十七章:细节拉满拿下的一血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细节拉满拿下的一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Frist Blood!(第一滴血!)”
“狐死必守丘……”千年之狐发出悲壮的遗言。
“单身又活的太久是最大的痛,我来替你解脱!”潇洒恣肆的白衣剑仙发出胜者的嘲弄。
李光定望着陷入灰白色的屏幕久久无言,这家伙的李白也太强了吧,让他生出和国服李白solo的感觉。
将时间往前推到张印打中路河道之灵的时候。
因为河道之灵是刷在中左的缘故,所以张印就连三熊都没打,拿完红buff就直接靠了过来。
但即便如此,还是没能在李光定赶来前将红河道之灵打掉。
不过,这显然不是问题,既然时间上抢不过,那就从人头着手。
李光定直接便是一技能【将进酒】刺了过来,紫色狐影诡秘妖异,对张印的李白附加了一层眩晕效果并A了一记他,红buff的灼伤如跗骨之疽般无法甩掉。
旋即便是要二段一技能【将进酒】突刺至河道之灵身上,他主要为的便是这一个。
一旦抢到河道之灵,那么他瞬间就能将经济反超回来,这是他必须要把握住的机会。
张印也不会好惹的,反手二技能【神来之笔】画圈,白衣剑仙身入虚无,取而代之的是一尊傲然唯美的白色神凤倏然显现,一轮白玉锻造的圆润光盘浮现。
而李光定则是由于张印的二技能【神来之笔】有一大半会在草丛里面,因丢失视野的缘故,刚好一技能【将进酒】位移离开时触碰到了那草丛内白玉光圈的边缘。
破防和减速效果尽数浮现在身,但李光定此刻已经骑虎难下。
他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去打中路河道之灵,觉得自己大概率会死在张印手里,所以选择将损失降到最低。
张印当即欺身而上,就连一技能【将进酒】都没用,因为二者距离很近,光是自身普通移速就够了。
当张印走到了与李光定脸上并A了他一下,李光定依然不曾理会,就是头铁了要拿命去换河道之灵。
张印又怎会让他如愿?佯装往前去和他一同争抢河道之灵,李光定心中暗暗算着距离。
他的计算能力并不差,知道这时候放出二技能【神来之笔】的话,能够刚好将张印连同河道之灵都圈揽到。
于是,他非常果决的将二技能【神来之笔】点下,墨渊般深沉幽暗的轮盘蓦然铺在大地上,但仅仅只有一道如雷紫光亮起,却是仅仅是河道之灵触碰到了边缘。
反观张印,居然生生的停在了他那轮盘之前,二者距离很近,只差一丝丝便能够触碰到,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没碰到就是没碰到。
当河道之灵濒临残血之际,一道紫色光束突兀浮现,将它当场击毙,却是张印的召唤师技能【惩击】。
李光定为之傻眼,这家伙居然一直捏着【惩击】不用,未免也太阴了一些?
为他人做嫁衣的感受极其憋屈,而这还没完呢,毕竟他李光定这么大的活人还在。
张印手里捏着的一技能【将进酒】终于放出,但见纯净雪亮的白凤虚影乍然出现,直接跨过了李光定二技能【神来之笔】所生的漆黑轮盘。
李光定没辙了,他身上有不小心碰到张印李白二技能【神来之笔】的破甲效果,让得张印A他是极痛的。
他倒是希望张印走位有所失误不小心碰触到他二技能【神来之笔】上面,这样他倒还有渺茫的生机。
但根本没用,张印深知李白二技能【神来之笔】的特性,就在圈内跟他打。
而白衣李白亦是在神凤助力之下执剑将他刺晕,衔接一记平A再是二段一技能【将进酒】连续刺晕平A两下在红buff的加持下将其生生A死。
连人带河道之灵一起拿下,这一血基本上已经奠定了比赛的胜负,看到张印以精湛的操作将其击杀,在场观众无不震撼。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旁人只是觉得张印很秀,但具体秀在哪里他又说不出来,潘灏东作为李白高玩,却是非常清楚张印能够拿下一血的原因。
“被李光定的李白先手打到丝毫不慌,对于地形的利用非常完美,二技能【神来之笔】刚好卡到李光定的视野。
又卡了一手位置还玩了一出心理战,让李光定误以为是要和他抢河道之灵,于是进行了错误的位置计算。
通过计算后,觉得自己二技能【神来之笔】能够划到,结果却是刚好在那之前停住,没让李光定的二技能【神来之笔】刮到。
将活动范围牢牢控制在李光定二技能【神来之笔】狭窄的空间里,留着一技能【将进酒】作最后的收尾,只能说不愧是我的好兄弟阿印,将李光定所有想法都看穿。”
潘灏东不加吝啬自己对张印的欣赏,同时不免用同情的眼光看了一下李光定,被张印用这么脏的打法拿一血,心态估计要崩了。
张印真就把李光定吃的死死的,让他觉得张印可以拥有读心术一般,自己的下一步动作他都非常清楚并能做出完美的应对。
很显然,李光定这场solo赛的两波节奏点都掉了,想翻盘已经很难了,但他若是能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翻盘,亦是说明他有国服李白的实力了。
这场solo赛的规则是他提出的,自是知道节奏点在哪几波。
节奏点其实很少,但却也非常关键,第一个节奏点就在抢二那一波,谁先抢二谁就能占据优势。
第二个节奏点便是四级有大招那波,也是要看谁先到四的,然后就是装备上和操作上的细节了。
尽管第一个节奏点丢掉,但不代表第二个节奏点一样会掉,还是可以去抢的。
譬如通过反野,如果他当时不去打自家红buff,而是孤注一掷的去入侵张印的野区,一旦成功必然能够逆转局势,可他偏偏选择了求稳。
如此一来,在送出一血和河道之灵也拱手相让的情况下,他两波节奏点就都掉了,只要张印不昏头,他是没机会的。
熟知solo赛规则的他很清楚,如果拿下对手一个人头之后,现在最该做的就是苟起来,出全肉装将比赛拖到七分钟,在人头>推塔数>经济的情况下可以稳操胜券。
但张印却并不想那么做,而且,他所加载的这位大神模板亦不允许他这样做,要将侵略如火的凶悍打法贯彻到底。
张印将中路兵线推进李光定的防御塔之后,直接去了李光定的蓝区,这是当着他的面反蓝啊。
李光定在送出一血之后,心态有了些许的浮动,在复活之后直奔蓝区,却是惊觉张印是在打他的小野,没有动这个蓝。
很显然,他是知道自己有【惩击】的,因为担心被抢的缘故,就只打小野。
在见到李光定的瞬间,张印直接借助平A野怪刷出的大招【青莲剑歌】用一技能【将进酒】位移到他身前刷大。
五条洁白如玉的神凤穿梭而出,道道布帛撕碎的声音浮现,听起来很是刺耳,他虽是用二技能【神来之笔】规避了些许伤害,但还是被余下的伤害打到掉了一些血量。
“嗯?这个伤害不太对啊?”李光定有些疑惑,倒不是觉得张印李白伤害太高了,而是很低,按理来说以他如今的经济应该打自己很疼才对。
李光定点开装备栏,却是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头也不抬的怒声道:“你什么意思?”
本来大家的目光都在大屏电脑上面,突闻李光定怒气冲冲的声音,不禁纷纷将目光移向了他们二人。
“我觉得光等级和操作压制你就够了,至于装备嘛还是免了吧,让你有一些游戏体验吧。”
张印倒是抬了下头,继而平淡的瞥了一眼李光定,然后就重新将视线放到了手机上,漫不经心的道。
却是张印和李光定一直保持一样的出装,多余的经济任它存着,这对李光定来说无疑是一种羞辱。
李光定面色铁青了起来,这实在是欺人太甚,但他偏偏无力反驳,当下也只能低下头去打算拼尽全力去反杀回来为自己证明。
但是,却是有人惊呼出声,让李光定更是心生不妙。
“快看,他在用一只手打游戏。”有人不可置信的叫了起来。
“别瞎…”那个“说”字还未吐出便是被一声“啊”的惊叫声代替,随之则是——
“我的老天爷啊,他不会从开局就一直用一只手打吧?你们有谁注意到了,告诉我一声,要真是那样也太吊了吧!”
李光定终于坐不住了,直接探着脖子望向张印,只见其正一手托腮一手在平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快速点动着,神态轻松至极。
“喂,不就是单手玩李白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赶紧继续啊,我还差两个人头就赢了!”张印见李光定停了下来,有些不满的道。
“不可能,一定不可能,对,这肯定是先用双手拿了我一血之后才换的单手,为的就是击垮我的信心,我绝不上当!”
李光定强行自圆其说,他是完全不信张印用一只手就击杀了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