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者荣耀大神养成系统 > 第四十八章:让你一只手照样虐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让你一只手照样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围观的群众不禁懊恼起来,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前面的多媒体教学一体机上面,压根就没关注到张印在这之前到底是用单手还是双手打的游戏。
如今他们也就只能将视线死死的放在张印的手上,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还是想要出现让他们心头震动的那一幕。
在听闻张印是在单手操作之后,潘灏东和张果冻也凑了过来,他们可不知道张印有这一门技术啊。
张印对这些或炽热或直白或隐晦的目光全然不在意,还是那副慵懒散漫的模样,像是没睡醒一般,一手托腮一手打游戏。
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李光定在张印手里吃瘪,那张天自然是高兴不起来,他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必须认可张印的操作是非常细节的。
而那王新脸上让人很不舒服的笑容亦是收敛了一些,黑亮的眸子难得浮现认真之色。
在反掉他家两只小蜥蜴之后,来到线上把兵清一下,便是要去将自家的蓝buff拿了,李白是非常吃蓝的一个英雄。
相对的李光定则是要保守许多,随着一血送出的缘故,他一改之前的激进,而是猥琐着找机会。
双方一时之间竟陷入到了僵持当中,但这种僵局于李光定而言是极为不利的,他深知再不搏一搏自己是必败无疑。
于3分25秒的时间,李光定趁着张印拿完蓝清中线的时间,选择去偷暴君,他只能先把经济一点点的补回来才有反败为胜的希望。
哪怕没有视野,张印对此也能够猜出,利用兵线解锁出李白大招【青莲剑歌】。
其快步向着龙坑走一段距离,随后果断将一技能【将进酒】释放,洁白凤影瞬息而现,二段突进到龙坑之中与李光定打了一个照面。
李光定心中一惊,这家伙的游戏意识还真让人挑不出来一点毛病,当下与张印同步画圈放大交惩。
如果通过上帝视角来看的话,便是会发现双方李白,一紫一白,一妖一仙各自画圈,一者白如雪,一者黑如墨。
由于角度的缘故,他们同步画圈就像是抱在了一起,看起来腐味十足,倒是让在场不少的女孩露出了星星眼。
而后,狐凤横生,各自交叉穿梭,绚烂夺目,整个龙坑都被紫和白这两色浸染,好一个狐惑苍山,凤魅天下,直让人挪不开目光。
两道冰霜光束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出现,让得那已然因残血而变得萎靡不振不复之前狰狞凶狠的暴君悍然倒地,陷入到了泥泞中,尽管拿爪子扒拉着土地仍然难逃被埋的下场。
而做完这些,张印直接就是回了影子,似是不惜的与李光定继续刚。
暴君是谁的?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一番仔细辨认,却是知道了答案,张印的等级居然又升了一级,超了李光定足足两级,而且,距离下一级也没差多少经验了。
游戏进行到3分32秒,中路河道之灵重新刷出。
张印脚下踩着红蓝光圈,而李光定的脚下只有孤零零的蓝buff。
这一次的河道之灵依然是刷在了中左,张印和李光定都不能第一时间去把它打掉。
李光定要去中路清线,从龙坑处往中路赶。
但是,当他刚入草丛准备越过去的时候,却是直接被张印给A了两下,竟是在蹲他。
李光定虽惊不乱,因为他现在已经没啥好怕的了,大不了就是再送一个,他是破罐子破摔了,心态倒是调整回来了。
抱着这种背水一战的心态,他竟是做到了后发制人,由于张印是边走边A的缘故,所以他二技能【神来之笔】的释放,居然刚好用边缘刮到了张印。
那墨渊般深沉的轮盘带着索命之意,如蛇般扭曲灵动的闪电劈在了如谪仙人一般的白衣李白身上,让他不复潇洒风流,多了几分狼狈。
反手两段一技能【将进酒】,紫狐于草丛中蓦然浮现,显得格格不入,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两段一技能【侠客行】都命中在了白衣李白身上,让他血量骤减。
“机会!”李光定眼前一亮,蹲他蹲出事来了吧?让你不认真对待比赛,居然和他一直保持同样的装备,那也就怪不得他了。
大招【青莲剑歌】以闪电般的速度点下——
五道妖异邪诡的紫狐以矫健灵动的姿态相继穿梭而出,那声音旁人听起来很是刺耳,但放在李光定耳中却是不啻于天籁之音,是他反败为胜的战歌。
眼看着李白的血量即将清零,那李白的身影却是直接消失,被五尊绚烂的雪色神凤虚影代替,与那五条紫色妖狐虚影交相缠绕,却是用大招【青莲剑歌】无法选中的特性极限规避一段伤害。
“垂死挣扎罢了!”
李光定依然不觉得张印有反杀的可能,虽然他的血量只有三分之一,但张印的血量却是要更少,只要A到一两下便能将其带走。
张印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神情,好像陷入死亡绝境中的不是他一样,一只手操纵着英雄,于瞬间点下二技能【神来之笔】。
如雪凝结而成的玉盘挂了出来,规避了一下李光定的平A,一技能【将进酒】点开,一尊雪凤发出清鸣与李光定那定格在草丛内的紫狐相对峙。
但很可惜,第一段突刺没能命中,戳了个空,这无异于是雪上加霜,让得张印的处境更加危险,不少人已经在心中对张印下了死刑。
还是太年轻了,姜果然是老的辣!看来李指导要反败为胜了,是看不到下一场solo了。
这是大多数人心中的想法,而潘灏东和张果冻在看到这一幕,亦是有了一些动摇。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张印呼吸始终保持在一个平稳的频率,好像任何事情发生都不能让他受到丝毫影响,一如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般。
一技能【将进酒】二段突刺点出,这次却是精准的命中到了那有些不可一世的狐仙李白,为他附加一层晕眩效果,并不忘平A一下。
就这一瞬间,双方李白的血量都仅剩下一丁点儿血皮,张印三段一技能【将进酒】由剑仙本身将凤影的位置取代,直接和李光定贴在了一起。
而后,他便是点下【恢复】回了一口血,轻描淡写的A出了一下,而就是这一下,便是彻底葬送了李光定所有的希望,让他没了再战的信念。
对张印而言,这真的是不能再轻描淡写不能再普通简单的一发平A了,但对于在场的所有人来说,这就是一剑诛仙,是一剑光照古今,是一剑斩破天地,是一剑霜寒十九洲……
最后那回影子点【恢复】卡平A间隔借红buff灼伤效果的极限反杀,真的是有如羚羊挂角一般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种操作他们每一个人都说的出来,但每一个人都做不到。
这需要对位置的完美掌握,对伤害精确到极致的计算,对敌方心理活动的预判,对自身技术的绝对自信,这几点缺一不可。
“这…还是…人…吗?”有人连吞口水,结结巴巴的问道。
“不是,你说特么的要是用双手打出了这种操作,虽然也很惊艳但劳资特么的也觉得能理解。
但你特么的一只手做到这种程度就特么的离谱了啊!这特么的怎么可能啊?
一只手特么的打爆了两只手玩游戏的人,沃日噢,除了特么的牛批劳资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有人因张印这操作接连激动的爆粗口,显然是被震撼到了。
“我之前觉得李指导的李白天下第一,现在知道是我错了,明明是这位无名大神的李白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单手玩游戏还能玩的这么厉害,我都觉得自己不配再用双手玩了。”
“嘶~阿印啥时候掌握的这手绝活啊?咋从来没见他用过?”潘灏东倒吸一口凉气,问向身旁的张果冻。
“别问我,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阿印露这一手是真的牛,我觉得老潘你宿舍第一李白的地位可能要易主了。”张果冻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然后开起了玩笑。
“易主就易主呗,光从他单手打出来这种天秀操作的时候,我就心服口服了,我可不像某人那么没品,用双手去和人家单手玩的打,最关键的是还没打过。”
潘灏东并不在乎这个虚名,他们都是兄弟,都期盼对方能够变好,哪怕是被超越了,那也只会给予最真挚的祝福,嫉妒眼红什么的压根不会有。
“666,涨知识~”
“我终于知道我李白为什么不强了,因为我没用单手玩啊,等我回去就单手拿李白打把排位,肯定整局都是焦点!”
……
围观群众无一不对张印的李白赞不绝口,而李光定则只能够沦为无人问津的背景板,他越惨便越能彰显出张印的厉害之处。
“还打吗?”
张印并未因周遭人们对他的夸耀而有太明显的情绪波动,只是轻声的问了一句。
这更让围观群众为之折服,看看,这就是真正的大神风范,胜不骄败不馁!
“都这样了还有打的必要吗?我认输,我承认你很强,如果知道你拿我一血是单手操作的时候,我当时就会直接认输了,现在倒好输人又输阵。”
李光定自嘲了起来,倒是够光棍也够有自知之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