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者荣耀大神养成系统 > 第五十七章:章珂的野心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七章:章珂的野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难道就因为我们是女孩子,所以要被额外关照吗?这种观点我是不敢苟同的,我成立社团的初衷便是为了提高女孩子的游戏水平,而不是让你们撒娇发嗲的求别人带上分,自尊自爱很重要。”
章珂似乎很是气愤那种行为,语气冰冷的如同寒冬来临一般。
“就拿瑶这英雄来说,为什么会被大部分王者玩家嫌弃,更被贬低为混子英雄?还不是因为个别女玩家不会看阵容选英雄,不会刷盾上来裸三级辅助装还出法装,英雄没错错的是操纵英雄的人。”
章珂这个例子举的很好,瑶之所以在某段时间成为人人喊打的英雄,与这种上分婊是脱不了干系的。
“正因为我们是女孩子,所以才更要证明我们不依附男生靠自己依然能行,我希望你们也和我一样,有一颗不服输的心。”
章珂一席话说的让不少女生直冒星星眼,章珂现在的样子就是她们想要活成的样子。
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一开始只是以为这位美女社长是位有远见能够将社团发扬光大的女强人,现在来看她想要的应该不止这些。
张印猜测章珂还有一些心里话没有说出口,但他隐隐能猜出几分,从章珂那雪腻唯美的面庞当中,张印能够清楚的“看”到名为“野心”的两个字刻在上面。
如果说一开始接触的章珂是内敛含蓄的美,那么现在的章珂就是霸道张扬的美,两种美感虽然风格截然不同,但都极富有感染力让人为之深深迷醉。
确实如张印所想一般,章珂的确没有把埋藏在心底且时刻回响的声音说出——
谁说KPL的赛场上只有男生才能参与,我一定会以女生的身份成为KPL赛场上的职业选手,无论付出多少汗水我都在所不惜。
这是章珂的目标,倘若被了解KPL的人知道,只怕会不加任何掩饰的进行嘲讽,一如电竞是毒药般根深蒂固在老一代人思想一样。
一款游戏,如果人气火爆的话,那么背后的公司肯定就会专门为其推出职业比赛来扩大影响力。
而王者荣耀自然具备这个资格,先不论KPL,单就一个高校联赛就足以压垮章珂,而高校联赛仅仅只能够得着次级联赛的边角,而有些人甚至都不承认高校联赛隶属于王者荣耀次级联赛。
次级联赛又有很多种,每一种里面的选手任选一位出来都是游戏高玩,路人王级别的大佬。
而KPL是一个缩写,其全称为:King Pro League,意为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这是王者荣耀规格最高的职业赛事,拥有完整的赛事体系,是次级联赛选手挤破头都想进去的神圣之地。
章珂一位柔弱女子想从一群年轻力壮,实力强劲的男选手当中抢到入选KPL的名额,基本上是没可能的。
KPL的赛制让一些男选手都苦不堪言,更遑论章珂这位女孩了,能在BO7之中撑下三局都算是厉害了。
不过,即便章珂知道别人不看好,但她依然会朝着那个目标努力的,因为她的性格便是如此要强,你越说她不行她偏就做到给你看!
章珂环视一周,见没人反驳微点螓首,看来即便她许久没来,之前积压的威严依然还在啊。
其实在章珂看来自己那时也没做什么,就是把调戏自己的小混混肋骨用自幼跟拿过全国武术冠军奖杯的爷爷习得的武术踢断了三根,并让他从此丧失了做男人的权利而已。
章珂对于自己之前做的事于男生而言有多大的冲击力她是丝毫不知的,谁让她不是男生呢?而且,她就是要用女儿身胜过男生,古往今来有多少女中豪杰是男生所甘拜下风的?她也要成为其中一员。
张印带头鼓掌,不愧是社长大人,说出来的话就是容易使人信服,自家社长大人这个场怎么可能不捧?纷纷跟着鼓掌使其如雷鸣一般响亮。
章珂也不怯场,俏脸上洋溢着自信动人的笑容,让那掌声愈发的热烈起来。
过了好久那掌声才平息下来,而章珂亦是悄然从讲台上走了下来,她就像是温暖的阳光一般,无论走到哪儿都会自然而然的成为众人谈论的焦点。
而张印亦是趁着章珂上台说话的期间,细细思索起来“带着女儿先跑”这个ID起来,他的记忆力其实还是不错的,在章珂说到软辅瑶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这个ID主人所使用的英雄。
当章珂来到张印身旁时,张印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社长大人,您和我打的时候是不是玩的蔡文姬啊?”
章珂一怔,想不到这未来师傅记忆力还挺好的,居然能想起来她用的是蔡文姬,不过这也正常,记忆力不好的话就很难记住对方技能的CD时间,这样就很难变成游戏高手了。
之所以觉得张印记忆力不错,而不是认为张印翻看了历史战绩,那是因为张印说的是疑问句而不是肯定句,如果他看了历史战绩并联系到她之前说的信息,那就应该是肯定句了。
“张印同学你居然想起来了,这倒是让我有些吃惊了,看来你的记忆力挺不错的,也难怪游戏可以打的这么厉害了。”章珂直言不讳的说道。
“其实也没你说的那么厉害了,但是社长大人您的蔡文姬玩得确实不错,让我赢的非常艰难。”张印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着恭维道。
“真的吗?张印同学可不要骗我哦,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我生起气来可是很恐怖的。”章珂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张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真…真的。”张印那清秀的面庞“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像是猴子屁股一样,让章珂忍不住的噗嗤一笑,这让张印的脸更红了,就跟火烧似的。
张印不禁暗骂自己丢人,说脸红就脸红也忒没有面子了吧。
“张印同学别害羞嘛,既然你说我蔡文姬玩得很不错,那你觉得到底是哪里玩得不错呢?能不能具体的说明一下。”章珂继续向张印发出了灵魂质问。
张印:???
咋回事啊,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一般来说这种事儿不该是他干的吗?咋突然换了个角色。
“跟你开个玩笑啦,能记起来我是蔡文姬我就很开心了,就不继续强人所难了。”章珂见张印一副傻眼的样子,莞尔一笑道。
“其实社长大人您那场蔡文姬究竟哪里玩得好,我还是可以说明一下的,首先,您的辅助做得非常合格,一级没有跟射手知道帮韩信入侵野区,”张印边想边说:“而且,无论是占视野还是扛伤做得无可挑剔。”
“最关键的是你蔡文姬的出装,要不是时间的缘故,真要被你那样出装成功的话,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用我老夫子二技能的法球效果来触发蔡文姬的被动技能,一般人是不会这么细节的,为了保住C位果断牺牲掉废了的韩信,说明判断力很惊人。”
张印本来只是想说出一两个细节的,但他思路在一开始有些卡顿之后便是理好了,于是越说越顺畅几乎把能说出的优点都说出来了。
章珂瞪大了美眸,她一开始就是只打算逗张印玩的,至于自己蔡文姬有啥优点,她是全然没想到张印居然能全都头头是道的说出来。
这次倒是换做章珂不好意思了,却是霞飞双颊,像是天边将夕阳浸染成红色的两朵红云一般,好看极了。
张印强忍住想要将这绝世美人含羞图拍下来的念头,那样显得太突兀和不礼貌了。
张印还是挺在意自己在章珂心中的印象,不过会不会再萌生出一些情愫来,那还真不好说了,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王静静的事张印可一直引以为戒。
只有在足够了解对方,确认对方是真的表里如一之后,张印才会考虑这些,不会再像之前一样无脑了。
“想不到张印同学这么会说话,我还以为你这样容易害羞的性格可能不好找女朋友呢,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能说会道的张印同学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嘛。”章珂抿嘴调笑道。
虽然从种种迹象表明张印是一个脸皮厚的人,但那仅限于男生之间,而异性嘛用他的话来说,他就是世间最纯净无暇的存在。
“这可不是为了讨好社长大人您才说的话,我可不是那种阿谀奉承的人,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心实意的,说社长大人您打得好就是打得好。”张印清秀的面庞上罕见的露出了严肃之色,认真道。
“是嘛,那看来小女子要受宠若惊了,能得张印同学的垂青还挺荣幸的,毕竟你可是一穿三的过江龙。”
“不过,张印同学就不要一口一个社长大人和您了,不觉得有些奇怪吗?搞得我跟古代的大官一样,让我有点尴尬,以后大家平辈论交。”
章珂红润唇瓣的笑容像是恬静的弯月让张印感到心安,声音喑哑中带着磁性,听起来使其感到心头微痒。
“确实有些奇怪,那就听您…”眼见章珂美眸一瞪,张印连忙改口:“就听社长你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