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者荣耀大神养成系统 > 第一百二十四章:来自破晓战队的愤怒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四章:来自破晓战队的愤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巨大的痛楚席卷而至,王新俊逸的面庞瞬间为之狰狞扭曲起来,眼前瞬间弥漫一片水雾,但被他生生的压下去,眼泪代表着软弱,而他并不想作为一个软弱的人。
王新的嘴角甚至扯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尽管袭击他的那人未露真容,但他内心很笃定幕后真凶是谁。
“原来,你也会怕我这个手下败将啊。”王新以低不可闻的声音缓缓道,他用尽全身力气爬到了手机掉落的地方,一道长长的血痕刻印在地。
单手解锁,王新现在两眼发黑有要昏厥的迹象,豆大的汗珠自他额头扑簌簌的掉落,全身亦是被汗水覆盖,像是刚从水里打捞出来一样。
……
“医生,我朋友他的右手怎么样了?”张印他们焦灼的问向王新的主治医生。
“情况有些不太乐观,你朋友的右手被铁锤狠砸了好多下,是粉碎性骨折,必须要做手术,即便手术成功也会有一些后遗症,不能提重物不能频繁使用之类的,如果坚持复健的话应该能改善很多,但不能根除。”
一袭白大褂,头发有一大半变成银丝的中年医生说出了让张印他们不能接受的事实。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张印狠抓了一把头发,满脸不甘的问道。
“我们这家医院水准在鲁省也算很高了,但我们也只能做到这样,或者你们去魔都、帝都那里的医院去看一下。”中年医生给出了他的建议。
“你们去看看他吧,注意动静不要太大,他现在需要静养,有什么问题就跟护士说,尽早把手术的时间定下来,不宜拖太久。”中年医生说完便是迈步走了,似他这种医生大多都是很忙的,需要连轴转个不停。
张印他们蹑手蹑脚的涌进了病房中,潘灏东是直接给王新定了一个单人的病房,他们刚一进来王新便是注意到了,早在医生把他手掌情况稳定之后他便醒了。
王新在打给张印之后,便是昏了过去,好在张印的速度不慢,领着全宿舍的人以最快的速度把王新送往了他们这里最好的医院。
张印眸光黯然,他万万没想到王新居然会被人拿锤子袭击,实在是丧心病狂,那吕晓光俨然是一条疯狗,为了保住自己战队的位置不顾一切了。
“阿新,你放心这笔债我现在就去你讨回来,他派人打断你一只手,那我就把他的四肢给敲断,居然有人真的敢动我兄弟,我潘灏东的名头是不好使了吗?”
潘灏东怒火中烧,说罢便是要去神堂战队那里废掉吕晓光,惹他的兄弟就等于在惹他,那就得有承受他怒火的准备。
王新面色苍白,嘴唇乌青看上去虚弱极了,张嘴说了两个字:“别去”,但那声音太低了,以至于愤怒之下的潘灏东完全没有听到。
潘灏东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张印给拦住了,他虽然也是很愤怒很心疼王新,但却保留着理智,道:“我们都知道这事是吕晓光做的,但我们没有证据,如果你现在去找他的麻烦却是会被反将一军,冷静点。”
“那我就先找证据,这事我来办,我不信吕晓光那小子能做得那么天衣无缝,我先把凶器送去警察局,至于阿新的手,我会让负责老爷子身体的军医过来给他动手术,应该能恢复的和之前一样。”
潘灏东被张印这么一拉,却是恢复了几分理智,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只要吕晓光抵死不认,那他还真不好对他怎么样,现在可不是小时候了,成年人解决问题不是靠拳头的,当然有时候拳头也是让人服软的唯一途径。
“你去吧,这里有我们看着呢,为了一个校队名额就下这种毒手,这吕晓光还真是一头疯狗,但越是这样我越不能让他如愿,现实里的事情只能靠老潘你了,但游戏上我会让那吕晓光绝望的。”张印眼神如刀。
潘灏东点点头,重重拍了拍张印的肩膀,便是走掉了。
“阿新你怎么会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呢?”张印有些不解的问道,在他看来王新也算是一个谨慎之人,但却是深夜外出来到荒无人烟之处被人袭击了。
“是有人假借阿天的名义骗我过去的,当时没有多想就去了,然后我就成这样了。”王新视线落在自己那缠满纱布软塌塌的手掌惨然一笑。
“二哥对不起,都怪我没事就恶作剧你,所以你才会成这样,你打完骂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恶作剧你了。”张天闻言却是自责的低下头。
“这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现在回想起来疑点颇多我却一个没注意到,那个时间点快递员怎么可能还会送货,而且还把我约到那样的地方。”王新摇摇头,在他看来这事怪不得别人,如果当时小心些就好了。
“可……”张天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是被王新一瞪眼给吓得憋回去了。
“说不怪你就不怪你,男子汉大丈夫咋这么婆婆妈妈的呢?真是的,一点都没有你二哥我的洒脱。”王新还有心思开玩笑,看来丝毫没有留下心理阴影啊。
未知的东西往往使人恐惧,而王新除了没有证据之外却是一切都了解,自然没什么好怕的,他也敢保证吕晓光肯定是被逼急了,不然也不会做的这么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破晓已经完胜神堂了。
原本因为故梦被神堂全面碾压的一些郁结之情已然烟消云散了,原来所谓的神堂也是欺软怕硬的垃圾啊,任你吕晓光如何不可一世还不是不敢在比赛上和完整的破晓战队交手,因为担心会输,担心所有光环不在。
“明天就是和神堂战队的比赛日子里,现在少了我这个中单选手该怎么办呢?阿印你先别管我了,赶紧去找人吧。
虽然在我看来已经赢了神堂,但我还是想看到神堂在比赛上被破晓击败,无论是作为观众还是队员。”王新还是心系与神堂之间的比赛。
“阿新你好好休息吧,这些事不用你来操心,我跟你保证明天的神堂会被我们打得像死狗一样,小果冻、金主、张天和光定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先去给阿新炖一碗排骨汤,天大地大也没有你身体健康大。”张印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王新心间流淌暖流,这便是有伙伴的感觉吗?这顿揍没白挨。
张印来到一棵大树旁,却是再也没了之前的强颜欢笑,抬手重重一拳打在上面,树没事张印的手却是被砸破了皮,疼痛让得张印微微皱眉,而一想到王新所要承受的则是其中的千百倍却是愈发愤怒。
“吕!晓!光!”张印牙齿咬得咯咯响,一字一顿的吐出了这三个字,每说出一个字周遭的环境便是冰冷一分。
“系统大人,你说我们四打五的话能否胜过神堂战队?”张印于心中问出来这么一个问题,看那架势是真有这个打算。
“经本系统大人精准分析,憨憨宿主破晓四打五胜过神堂战队的概率是六成,但本系统大人不推荐憨憨宿主这样做。”系统现字。
六成的胜率,这是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胜率,要知道吕晓光的神堂战队并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莫说是四打五了,便是五对五有这个胜率都已经很厉害了,虽然吕晓光人品不咋滴,但毕竟实力摆在那里。
“才六成吗?胜率这么低!”张印却是紧锁眉头,表示他有些不满,明显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倘若憨憨宿主破晓战队训练一年的时间,那胜率则会更高,而现在的六成胜率还是基于吕晓光不训练的基础上,不然……”系统现字没有把话说完,但张印却是知道它想说什么。
“这样嘛,虽然我很想以四打五的姿态打爆神堂,但既然有些不稳定,那还是五对五吧,吕晓光以为让王新上不了场就能阻止明天,不,现在是深夜两点了,也就是今天的对局了吗?天真而又可悲啊!”
张印嘴角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对付疯子的情况,那就比他更疯更狂好了,让他疯不起来。
张印的手里攥着一张王牌,也可以说吕晓光的命脉一直被张印把着,他本来不想用的,但既然吕晓光做到这种程度,那就要让他后悔终生。
“阿新的仇必须要报!而且,还要报的漂亮干净,不是一直对我徒弟有觊觎之心吗?那我就满足他,但是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张印冷笑着说道。
“系统大人。”张印内心唤了一声。
“憨憨宿主你说。”系统回应。
“我不是吝啬鬼。”张印说了这样一句话。
“知道。”系统简洁明了的现字。
好在外人不知道他们的对谈,不然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其实,这便是心意相通的好处了,当然,他们之间的心意相通是单向的,系统知道张印心里在想什么,而张印则不知道它在想啥。
张印没少就此对他的系统大人提出抗议,而系统则始终不搭理他,直到有一处系统大人被张印惹烦了,却是直接让张印知晓它在想什么,然后,张印的脑子就差点被庞杂繁琐的无数信息给挤炸了。
好在系统大人及时收手了,不然张印就要成为白痴了,自那之后张印再绝口不提这件事,开玩笑他可不想当个白痴。
自家这系统什么都好,就是一言不合喜欢diss他这点让张印很难受,偏偏diss的都在点上。
……
“事情办妥当了吗?”吕晓光正和某个神秘人打电话这般问询道。
“放心,我出手能有办不妥当的事情吗?只不过那小子还挺硬气,被我拿锤子把手掌砸得希巴碎都没掉眼泪,也就最开始叫了一声,后面居然忍着一声不吭,让我没能欣赏到猪叫声,有点可惜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满不在乎的说道,同时还称赞了一下王新,只不过这种程度的称赞只怕王新是不敢恭维的,他那样的语气俨然没把这件事放心上,一听就是老手了。
“你就是太心软了,给的钱足够做掉那小子了,我出手绝对天衣无缝的。”那边的声音继续道。
“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就这样有需要我会再联系你。”吕晓光说完便是挂断电话把手机卡扣了出来扔进马桶按下了冲水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