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者荣耀大神养成系统 > 第一百四十六章:尴尬而又香艳的遭遇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六章:尴尬而又香艳的遭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我就等着咯。”雯姐丝毫没被章珂那言之凿凿的话语打消怀疑,她也是那种要眼见为实才行的人。
“别到时候把舌头吞下去就行,哼哼。”章珂皱着琼鼻挑衅道。
“那也得他有那个本事才行,这小子才多大啊,也不像自小学厨啊,他能有我做饭好吃?你不要无脑吹你这小师傅好吗?到时候打脸了某人又该不乐意了。”雯姐笑吟吟道。
“你没吃过是不会知道的,你做饭的好吃程度之前在我这里能排第一,现在嘛是退位让贤给我师傅了,哼哼。”章珂娇声道。
“你是猪吗?每次说话都要在最后哼哼两声,都这么大了也不知道注意点形象。”雯姐吐槽道。
“哼哼哼哼哼哼。”章珂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是一头仙女猪的身份,让雯姐为之摇头叹息,心想这孩子没救了。
“对了,你咋不让他朋友把他带回宿舍啊?我们这里再怎么说也不太适合男生进来,我倒是无所谓,你要是被人撞见了毁了清誉咋办?”雯姐不免疑问道。
“清者自清,流言蜚语这些东西我早就习惯了,他们也就只能这样来找一些心里安慰了,也是够可悲的。”章珂红润的唇瓣微扬,不屑一顾的道。
“看来小珂珂心理素质越来越好了呢,让我甚为欣慰呢。”雯姐笑道。
“我师傅他朋友也都倒了,唯一清醒的就我一个人,而且,真要是把他送回宿舍,以他们糙汉子的性格那醒酒汤肯定没得喝,那可不行,我师傅不能遭罪,雯姐你做醒酒汤最在行了,所以就行行好呗。”
章珂那双美眸朝着雯姐眨了眨,让人心都萌化了,这样的女孩子卖萌实在是有着杀人于无形中的作用。
纵使雯姐见过章珂很多次这招数了,依然还是没能产生抗体,只得苦笑着答应,这还真把她这个经纪人当成保姆了。
“嘿嘿,我就知道雯姐最好了。”章珂上前抱住雯姐的一条胳膊摇了摇。
“你都多大了还学人家小孩子撒娇不害臊啊。”雯姐嘴唇不可抑制的上扬,却心是口非道。
“不害臊,我在雯姐你这里是永远长不大的小丫头。”章珂也是习得自己师傅张印不要脸神功的一分真传,让雯姐伸出葱玉食指戳了戳她的小脑袋瓜。
“我们今天一起睡吧,师傅不知道啥时候能醒。”章珂笑嘻嘻的道,虽是请求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架势。
这次轮到雯姐翻白眼了,这时候倒是矜持上了,都领回家了睡一张床上有啥大不了,反正谅那小子也是有色心没色胆,如果被扑倒了的话,她刚好培养一个小童星,现在的章珂太难管教了。
这个经纪人可真是够不着调的,怎么能这样想呢?当然,站在张印的角度上那可是天大的好处。
雯姐也就那么一想,真要她那样让章珂去做的话,那肯定不会同意的,她虽然看起来不着调但却是十分靠谱的存在。
“行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回去睡觉吧。”雯姐打了个哈欠,她这几天都挺累的,今天也没咋休息,忙事情一直忙到现在,所以才刚到晚上就止不住困意。
章珂点点头,和雯姐一起洗漱了一番便是选择去睡觉了,虽然章珂不像雯姐那么困,但想睡的话还是能睡着,毕竟她们这行的人,大多都是生物钟紊乱的。
说来也是她们心大,也不怕张印在她们之前醒了图谋不轨,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当然,章珂是基于对张印人品的绝对信任,而雯姐则是相信章珂,也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一夜无话。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纱窗照射进来,金辉洒落在张印的脸上,却是映衬得他愈发清俊。
朝阳初升万物亦生,暖洋洋的阳光让人有说不出来的慵懒,清风微拂吹动柳树沙沙作响,崭新的一天开始了。
章珂一只玉手托着香腮,俯身在张印上空,趿着拖鞋的雪足无意识而又俏皮的晃动着,那足跟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芒,若是恋足控的话定会移不开目光。
她细细端详着张印的面庞,嗯,自己师傅长得可真好看呐,比那些所谓的小鲜肉强一百倍好吗?
回望和她师傅相识的过程,却是不免感叹缘分的奇妙,亦是要感谢王者荣耀这款游戏。
张印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和往常让他屡屡惊醒浑身湿透光怪陆离的噩梦不同,是难得的美梦,所以他难得沉浸于其中不愿醒来,下次再做这种美梦可就不知何时了。
章珂娇小玲珑的鼻子狠狠翕动了一下,张印身上的酒气已经退去了大半,取而代之的则是清清冽冽的男子气息,那不是沐浴露肥皂之类的东西腌入味了,而是本身就有的。
本着男女平等的原则,女孩子能有体香,男孩子自然也有。
不知不觉间,章珂竟盯了张印良久,许是那对美眸的视线太过于炽热,张印却是醒了,星眸睁开之后却是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一张美艳面孔,以及那双炽热的能把人烫化的美眸。
一秒,两秒,三秒。
张印认为自己在做梦,自己咋可能和徒弟待在一起呢?于是继续闭眼再睁眼,依然还是那张熟悉的美艳面孔,熟悉的美眸。
靠,还来啊!张印有些恼了,就算在他梦里也不能这样玩他吧,继续闭眼睁眼。
不过,他渐渐意识到不对劲了,虽然脑子还有些浑噩,但大体上是清醒的,发觉了这张美艳面孔不同之处。
那张美艳面孔是瞬间脸红了,红到耳根子去,红的能够滴出血来,张印确认自己没在做梦了,眼前的可人儿正是自己的徒弟,做梦的话是到不了这么清晰的程度。
“徒弟?”张印试探性的叫了一声,那声线带着些许无辜清冷和丝丝疑惑,却是让得章珂娇躯一颤,然后她就华丽丽的倒在了张印的身上,让张印吃痛的发出闷哼一声,两者头颅亦是不可避免的碰撞到了。
“嘶~”张印倒抽了一口凉皮,啊呸,说错了是一口凉气,那什么,他徒弟是不是练过铁头功,还有,明明看着身娇体弱的,咋重量那么足呢?让他有窒息的冲动。
章珂没脸见人了,偷看师傅被抓现行了还出了这档子事,她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还好他们没有嘴对嘴的碰到一起,不然这俩的初吻可就要这样没了,那才是真的欲哭无泪,果然电视剧都是骗人的,摔在身上必定嘴对嘴定律放张印身上无效,张印是又庆幸又遗憾,章珂是只有害羞了。
虽然隔着一床被子,可那是一张薄被,盛夏时节只有脑子坏了的才会盖上冬天的被子,又是免不了一番肌肤之亲。
章珂很尴尬,张印也很尴尬。
好在他们的尴尬被雯姐打破了,不然觉得他们一个能用脚趾把床挖出洞,一个能用脚趾把地板抠出洞来。
当你们是穿山甲吗?还打洞,不把脚趾给你弄出血来都是好的,所以说小说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嘛,一些夸张修饰是必不可少的,虽然这是本扑街小说。
言归正传,雯姐见他俩这样,却是没有上前制止,反而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煽风点火道:“小伙子别怂啊,我看好你,我家小珂珂喜欢强势的,你直接亲上去就行了,我保证小珂珂再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看着挺漂亮的一个大姐姐怎么说话这么让人无力吐槽呢?
张印和章珂触电似的分开,个个脸上都红了起来。
“小伙子你可想好啊,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我家小珂珂初吻可还在的哟。”雯姐不死心的继续道。
张印:……
“雯姐,你再说这些不正经的话,我就把你赶出去了啊,”章珂黑着一张俏脸道。
“师傅,你等我,我去给你端醒酒汤。”章珂说完便是逃也似的往厨房跑去了,看得雯姐直摇头,这妮子现在居然知道害羞了,真是难得啊。
“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不就开上几句玩笑嘛都要把我撵出去。”雯姐故作难受的叹息道。
张印嘴角抽搐了一下,您如何做到轻描淡写的认为只是寻常开玩笑呢?那这玩笑开的未免也太大了。
“姐姐,我徒弟就是说说而已,你别难过,她可没那样狠的心肠。”虽然这雯姐喜欢说一些虎狼之词,但张印还是宽慰了一番,这厮还没反应过来雯姐那是故意的。
“你叫我什么?”雯姐英眉一挑,颇有些好笑而又高兴的问道,用某本沙雕言情小说来模仿,就是她的眼神带着三分玩味,两分高兴,四分漫不经心,一分审视,大抵是这样的。
不过,这样的眼神,便是让影帝来演估计也演不出来,沙雕言情小说嘛不能细究,快乐就完事了,至于本书,那也是这个道理。
“姐姐?”张印有些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哎,乖弟弟。”雯姐顿时喜笑颜开,原本因高处上位而有些严肃凌厉的美丽面容瞬间就变得和蔼可亲了,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