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王者荣耀大神养成系统 > 第一百五十五章:喜提师徒双雄称号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五章:喜提师徒双雄称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后一波,是对手西施找的机会好,尽管王新的高渐离缩在队友身后,但那西施实在是太过于凶残了,【闪现】一技能【纱缚之印】把他给拉了出来,然后直接被集火秒掉。
那伤害过于猛烈,就连给王新开出【金身】的机会都没有,倒不是他受单手打游戏的影响,而是被西施【闪现】拉的瞬间懵掉了一下,而就是这一下导致他没能按下【金身】,不然倒是还可以瞬间三换坚持一下。
群体伤害爆炸的高渐离被切了,而且那西施还没死,【闪现】拉完高渐离就点【金身】了,然后直接卖掉换成了复活甲。
接下来五打四的局面,即便章珂的猪八戒很顶,张果冻的鬼谷子使出了浑身解数,依然回天乏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水晶被点爆。
最后一波,那是比谁钱更多的,各种技能的火焰纷飞而出,绚烂的让人眼花缭乱,战局混乱到换一个人普通玩家过来直接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而张果冻他们则是能够分清,都在换着保命装,卖一件装钱不够就再卖一件,两件不够就三件。
复活甲接金身接名刀接炽热,四件保命装都换了个遍,为的就是顶过这一轮,但是,他们换保命装,对手同样也能换,并且比他们更有钱,也不用卖掉过多的装备。
虽然天谴校队最终也是以惨胜的姿态点爆了水晶,但胜了便是胜了,只不过他们面对这种疯狂的临死反扑亦是有些震撼,想不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鱼腩队居然险些让他们翻了车,还好最终赢了。
“老大,这对面辅助好强啊,中单和上单也很牛批,要不是射手和打野前中期拉垮,或许我们还真可能输,这S大今年要崛起啊。”郭丁感叹道。
“废话,我眼睛又不瞎,能看不出来他们厉害吗?虽然射手和打野有点差劲,但他们也是个好苗子,好好教导一番也能成气候,要不你干脆和对面中单做个交换,这样我也就不用再被你烦了!”江平松调侃道。
“不要啊老大,我还不想离开您,我那可不是烦您,明明是在关心您好吧?您可不能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啊?”郭丁一把抱住江平松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
“我看你就是那头蠢驴,一边去跟你开玩笑的听不出来吗?”江平松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的道。
郭丁这才放了手,他算是他们天谴校队的调味剂,真要让江平松把他换了还真不舍得。
“老大,我们赢了是不是得喷一喷对面啊,我都已经迫不及待了,又能拿钱还能骂他们想想就觉得爽歪歪,嘿嘿。”郭丁贱笑道。
“喷什么喷?我们是那种键盘侠吗?”江平松没好气的问道。
“是。”他的队员非常不给面子的回应道。
这让江平松直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狠狠咳嗽了两声,道:“是个屁是,我们那是帮对手找比赛输了的问题好吗?偏偏那群家伙不领情还拉黑劳资,真是气煞我也,他奶奶个熊滴。”
“这次就不喷了,人家是拿出全部水平来了,大大方方的,不像别的校队那样藏着掖着的,有啥必要藏的啊,反正又打不过我们,那些打过我们的也藏东西,他们脑子有毛病吧,藏不藏我们都打不过。
唉,劳资就特么的想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游戏而已,咋这么难呢?一个个的都为了高校联赛变成伪君子了,我呸,拿了高校联赛冠军也不见得能拿全国大赛冠军,还不是给人家当背景板?”江平松愤愤不平道。
他虽然也是高校联赛的一份子,但他很清楚的知道,他们高校联赛这一阵营拿全国大赛冠军是没戏的,也就是走了一个过场而已。
那是人家两个阵营的事,他们安心吃瓜就行,顺带着学习一下人家的打法。
张天和李光定把头深深低了下去,知道这把会输的主要原因是出在他们身上,如果他们能稍微给一点力的话,或许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了,是觉得很对不起破晓校队的,暗下决心一定会努力变强的。
金主和潘灏东上前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徒弟受委屈了就该轮到师傅出马了,他们怎样对待自己徒弟的,那他们就怎样对待回去,没错,他们就是这样的护短,而且,这是破晓校队的风格。
张印上前,对着章珂笑语道:“徒弟,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吧,也是时候让对面知道一下我们师徒双雄的厉害了!”
“师徒双雄?阿印你这起名水平可真是烂大街级别的啊,好土的名字啊哈哈哈哈哈,听得我尴尬癌都犯了。”潘灏东很是煞风景的嘲讽道,笑得直不起来腰了。
“老潘你闭嘴,那是你不懂欣赏好吗?我倒是觉得我师傅起的这名很好,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师徒双雄组合了!”章珂美眸狠狠瞪了一眼潘灏东,让他强行憋回笑意,虽然他武力值和章珂相等,但他不打女人。
张印则是得意的望向潘灏东,瞅瞅,还是自家徒弟有眼光,老潘这货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潘灏东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该死的粉丝滤镜啊,不能反驳那他就只能把怨气撒在了对手身上,对面的打野是要倒霉了。
江平松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让他有些奇怪,他的体质不像是吹了一会空调就感冒的人啊?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就是有人在念叨他,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姐姐在想他了,唉,没办法人长得太帅就是会有这么烦恼。
“这天谴校队转性了吗?居然不喷我们,这倒是难得一见啊,是不是怕一万块钱打水漂啊?”王新有些奇怪的说道。
“要知道天谴校队只要赢上一小局那肯定会往死里去嘲讽对手的,我们破晓倒是免遭毒手了,是不是打算留在后面一股脑嘲讽出来啊?不过,不用怕,我们派出老潘和阿印去对线就行了,老潘和阿印联手,天下无敌!”
王新自顾自的说道,却是没注意到张印和潘灏东的脸越来越黑了,阿新这家伙仗着自己是病号越来越过分了啊!
王新见张印杵他身后许久,觉得有些奇怪,道:“阿印你干嘛啊?”
“你说呢?”张印一头黑线的道。
“噢噢,您请您请。”王新意识到了,这是要和他来一波轮换,赶忙起身让位置,光顾着想天谴校队的事了,忘了该他去台下看戏了。
张印摇了摇头,阿新受伤的是手,怎么感觉脑子也坏了呢?
“诶,老大他们换人了啊。”郭丁指着屏幕惊奇的叫道。
江平松有些生无可恋的道:“劳资特么的不瞎,不用你提醒,换人也没用,该输他们还得输,这一万块钱劳资是拿定了,兄弟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别给我掉链子知道不?”
“知道。”整齐划一的回答让江平松很满意,这群家伙只有在对待钱这方面才会跟他一样,一群见钱眼开的货色,没办法,谁让他更见钱眼开呢?
“阿天你在下面好好看好好学,这局我也用马可波罗,要是他还拿公孙离的话,我教你怎么对线,马可对线阿离天然劣势是不假,但是你可以用自己的手法来弥补英雄机制的克制。”金主正色道。
台下的张天点了点头,本来以为自己能学到师傅的真传了,结果就连皮毛都算不上,还得认真去学才行啊。
“光定你也是,你打野节奏简直太差了,没节奏的打野不是好打野,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字——迷,你没经济去抓人干嘛?又抓不死还可能被对面反蹲,打野做好吃线刷野抓人就行了,侧重于前两点。”
潘灏东亦是发话了,其实,就算没经济只要操作意识到位,那也是能抓死人的,不过,这要基于玩的是蓝领野,而李光定选的娜可露露可是一套秒人的暴力英雄,注定不能打蓝领,刷经济这点就尤为重要了!
张印则是已经戴上了耳机,他知道潘灏东和金主都会拿各自徒弟所选的英雄,但他则不会去拿一手高渐离,因为,他心中有了更好的选择,并且是会给对手一个惊喜的。
五人已经做好了准备,而台下的王新他们亦是聚精会神的把目光放到了投影仪上。
BP环节,张印他们没有按照王新之前ban的英雄,是很想要见识一下对手全部实力到底有多强,这倒是让天谴校队有些摸不着了,换了几个人就这么自信还是破罐子破摔了?
但是,他们则是谨慎了一些,把鬼谷子和猪八戒给ban了,上一局是领教了这俩英雄使用者的风采,那就禁了吧。
既然第二局要放水,那也应该让对面看不出来才行,实不相瞒其实打比赛只是他们的消遣,他们的本职工作是演员。
“看来你俩这英雄让对面感到棘手了,所以给你们ban了,只不过,我们五个人可是英雄海,就是全局BP它也ban不完!”张印微微一笑露出一齿白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