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枪定山河 > 第八章 束心蛊

我的书架

第八章 束心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人傀扑了个空,转头继续向着陆尘锋二人袭来。

  “王大哥!你冷静一点,她已经不是你的妻子了,醒醒吧!”陆尘锋拉着王破一边向后倒退一边提醒道。

  王破双眼迷离,看着自己的妻子早已经不成人样,心像似在滴血一般。

  “对不起了,王大哥。”一旁陆尘锋对着满脸泪水的王破说道。说罢手中长枪刺出,噗!的一声长枪刺穿了人傀的脑袋,人傀挥舞着的双手慢慢的放下,缓缓的倒在地上。

  “不要啊,不要!青青,我的青青。”王破看着人傀倒地连滚带爬的来到跟前,抱起人傀大声的哀嚎着。

  “哈哈哈,真是感人啊,浪费了我的一个杰作。真是该死呢”一边的黑袍人看着人傀被陆尘锋击杀,疯狂的笑着。笑声戛然而止,只看那黑袍人双手一动,房间内多道暗门打开,无数的人傀从中疯狂飞奔而出!

  来不及多想,陆尘锋迅速抬起长枪,对着袭来的人傀一一刺去。噗噗,人傀应声倒地。一旁的王破抱着青青的尸体,一言不发,数只人傀冲来,陆尘锋清理掉跟前人傀,瞬间一个转身,长枪横扫击退了向着王破冲来的人傀!

  “王破!你清醒一点吧!你这样下去,我们都要死在这里!嫂子地下有知,也不会安息的!”陆尘锋一边应对着无数的人傀,一边对着王破大吼道。

  呼!长枪横扫击杀掉两只人傀,迅速来到王破身边,啪的一声,一巴掌扇在了王破的脸上。然后指着被人傀挡在身后的黑袍人说道:“你只有好好的活下去,杀了他为嫂子报仇,嫂子才能安息!”说完起身冲着无数的人傀继续杀着。

  黑袍人,嘿嘿的笑着,看着两人说道:“想杀我?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

  “啊,我要你死!”就在陆尘锋把扑来的人傀一个个放倒在地。突然一旁的王破放下爱人的尸体,捡起地面上的断刀,冲着黑袍人冲去,断刀所过之处一个个人傀的头颅被砍掉,一步之遥!就在王破一刀马上要砍在黑袍人身上时。

  从黑袍人身后,一道巨大的人影窜出,哐当!一拳击中王破,此人高大的身躯,宽大的体型,竟有两米之高!他一双鲜红的眼睛带有一丝红光,赤裸着上身,浑身上下满是脓疮。又是人傀!但是这个人傀却不一样,一拳挥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冲着王破袭来!力量之大竟然媲美先天境界!

  王破被一拳击飞,一旁的陆尘锋见状迅速起身上前,手中长枪挥出,正是九天盘龙枪中的第一式神龙摆尾!长枪击中巨型人傀胸膛,一股黑色的血液从巨型人傀胸膛喷出。

  吼!巨型人傀被击伤,愤怒吼叫一声,双手抓住身边的一把椅子朝着陆尘锋扔来,紧接着快速上前冲着陆尘锋一拳击出,陆尘锋后退两步躲避这巨大的拳头!一时之间竟然难以招架。

  唰!就在陆尘锋被巨型人傀压制,远处一把断刀飞快的奔着巨人头部飞来,正是一旁的王破,就在这时只看远处黑袍人双手挥动,仿佛在控制这巨型人傀一般,那人傀瞬间转身一掌拍出打飞断刀。

  陆尘锋见状顿时冲着王破喊道:“王大哥,这巨人一切行动都是他在控制!”王破听后,立马在地上一个翻滚捡起掉落的断刀,脚下用力一蹬冲着黑袍人杀来!“给我死!”

  黑袍人向着侧方一个闪身躲开了王破的进攻,噗,的一声王破手中断刀砍在了床榻上的人傀身上,人傀被刀击中,一边挣扎一边嚎叫。

  “不!小柔!该死,你们都该死!”黑袍人看到他称之为小柔的人傀被王破砍中,一脸的愤怒,双手控制着人傀上前攻击王破,紧接着从黑袍人手中射出一道黑影飞向王破,王破正在对抗巨型人傀,一时不觉,黑影入体,王破一口鲜血喷出。

  一旁陆尘锋见状大惊,闪身上前,真气汇聚于长枪之中,瞬间向着人傀捅去,一招雷动九天!伴随着雷鸣之音,长枪捅穿了人傀的脑袋,陆尘锋紧接着一脚踹在人傀身上,人傀蹭蹭倒退两步,彻底跌倒在地没了动静。

  陆尘锋急忙上前查看王破的伤势,只看王破后背有一道血红的小洞,不敢多想,陆尘锋一掌拍出,体内真气灌输到王破的伤口之上,一股黑色血液被陆尘锋逼出,可是王破此时浑身颤抖,嘴里发出难受的喊声,苍白的脸上一滴滴汗珠滚下。

  陆尘锋一脸愤怒转头看着黑袍人:“解药拿出来!”说完上前抓向黑袍人。

  “哈哈哈,你们都得死!你们竟敢伤了我的小柔,去死吧。”黑袍人疯狂大笑突然一掌拍出,陆尘锋早有准备,左手抬起挡住黑袍人一掌,右手迅速一拳击中黑袍人胸膛,黑袍人一口鲜血喷出,陆尘锋乘胜追击,正要一把抓住黑袍人,谁知道一旁的王破双眼通红,冲着陆尘锋一拳打来。

  陆尘锋大惊:“王大哥,你干什么?”一边说着一边抵挡着王破的进攻。“难道是那黑袍人射出的黑光有问题?不能拖下去了。”想到此,陆尘锋一把抓住王破的肩膀,右手迅速照着他的颈后砍下去,王破被击中瞬间昏倒过去。

  就在陆尘锋放下王破后,回过身发现那黑袍人和床榻上的女人傀已经消失不见了!那黑袍人趁着王破神志不清与陆尘锋交手,抱起床榻上的女人傀逃离出了密室。

  “混蛋!”陆尘锋狠狠的咒骂了一声,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王破救人要紧,扛起地上的王破迅速向着外面走去,临走之际陆尘锋打翻了走廊内的烛火,火焰蹿升瞬间染红了地下密室,所有的人傀尸体燃烧至尽。

  黑夜中巨石山内一片寂静,突然一块大石头轰隆隆的向两侧分开,陆尘锋扛着昏迷的王破从中走出,“咳咳”一声轻咳,王破苏醒了过来,他虚弱的看了眼陆尘锋道:“陆兄弟,这是哪里,?那个混蛋死了吗?”

  陆尘锋看了眼王破,轻轻的扶着他坐下有些过意不去的说道:“对不起,王大哥,那黑袍人跑了。我没能杀了他。”

  “没关系陆兄弟,你已经尽力了,都怪我一时大意被他暗算,那人不知道在我身体里下了什么东西,当时不知为何我突然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想着杀人,身体不受控制的向着你冲去,我很想停下来可是没有办法。幸亏你及时打晕了我。”王破一脸愧疚的冲着陆尘锋说道。

  “只可惜,没能杀了他,替嫂子报仇。”

  “我王破发誓,以后不管天涯海角一定会找到此人,杀了他为青青报仇雪恨!”王破双眼射出一道精光恨恨的发誓道。

  “呃..啊”突然王破浑身颤抖起来,嘴里发着痛苦的叫声:“陆兄弟,那种感觉又来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体内游动,我快控制不住了。”

  陆尘锋见状,双手快速运转,推动着王破背对着自己,一股霸道的真气冲着王破灌输进去,一会的功夫,王破稍微好转平静了下来。

  “陆兄弟,如果什么时候我控制不住自己了,请你动手杀了我,”王破吐了一口血水,对着陆尘锋郑重的说道。

  “放心吧,你可死不了,你还要亲手杀了那黑袍人替嫂子报仇呢。”陆尘锋不理会王破的话坚定的说着。

  “我们去陈家!陈家家主武功高强,混迹江湖多年,相信他知道很多江湖上的邪毒,而且我与陈家小姐也相识此次来到岭南还没有去拜访。”

  竖日,清扬城北一座豪华的大宅院,一座大门敞开,门上巨大的牌匾写着陈府!大门两侧两个威武的武者正在注视着过往的人群。

  陆尘锋帮着王破用真气镇压住体内毒素,两人就赶来了这陈府,“在下陆尘锋,来贵府找陈家大小姐陈灵灵,请二位通报一声。”

  “稍等”其中一位大汉看了眼面前的陆尘锋二人,转身走进了府内。不一会,一个漂亮的女子从府内快步来到大门前,看到门口的陆尘锋高兴的喊着:“陆大哥,真的是你!你来岭南看我了!”此女正是当日分别的陈灵灵。

  陆尘锋微微一笑一边介绍着王破一边说道:“陈姑娘,这位是神刀门的王破,王大哥身上中了一种奇怪的毒,此次登门是想请家父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之法。”

  陈灵灵看了眼脸色苍白的王破,不再多说,急忙带着两人来到内堂,“爹!爹!”

  只见一位中年男子端坐在大堂内喝着茶,此人四十多岁的年纪,一身锦袍,面色红润,此人就是岭南陈家家主陈兴业!男人看着自己的女儿带着两个年轻小伙子,莽莽撞撞,顿时放下手中茶杯轻哼道:“一个女孩子,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

  陈灵灵吐了吐舌头接着指着陆尘锋和王破说道:“爹!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当初在凌阳渡救了我的陆尘锋陆大哥,这位是陆大哥的朋友,神刀门的王破王大哥,王大哥身上中了一种奇毒,他们是来找爹你帮忙的,人命关天呀,我能不着急吗。”

  “哦?原来这位就是陆小兄弟,当日多亏陆小兄弟救下我这惹事的女儿,”陈兴业双手抱拳冲着陆尘锋感谢道。说完看向王破。

  陆尘锋向着陈兴业说起了来龙去脉,与那黑袍人炼制的诡异人傀。

  “混账!没想到这邪术竟然还存在于世间,而且竟然就发生在我这岭南地界,此事是老夫疏忽了!来人!”

  “在!”门口迅速走进一位仆人。

  “传我的令,让人封锁整个清扬城,给我查找一身黑袍的可疑人,一有消息立刻像我禀告。”陈兴业大手一挥霸气的吩咐着手下。

  转过头来到王破跟前,手掌按在王破身上,一股真气在王破体内迅速游走,只看王破身体上仿佛有什么东西躲避着真气,从上到下快速移动。“这是?苗疆蛊虫!”陈兴业探查着王破体内微微有些惊讶。

  收回真气,陈兴业看着几人缓缓说道:“这是苗疆的束心蛊!你这是被人下了蛊,要说这束心蛊只要依附到人体内,那人便会受到下蛊之人的操控,此蛊不可强制排出,如果强制排出此蛊会破坏掉蛊虫本身,那样蛊虫就会爆体毁灭,蛊虫之血接触到你的身体,就算蛊虫排出来,那人也算是废了。想解除此蛊怕是只有找到苗疆懂蛊之人才可,但据我了解这苗疆之人不与外界接触,不知道隐居何地,想要找到他们却是不易,又或者是去找药王谷的老药王看看可有解决之法,不过这老药王脾气古怪,轻易不会为别人医治。当初我花重金想请他出山,却连面都没见到。不过...我有一种办法可以让蛊虫暂时沉睡,但是此法疼痛难忍异常煎熬。而且成功后也不能维持太久,最多三月。之后就只能看你们自己了。”

  陆尘锋听着陈兴业说着王破竟然是被人下了蛊,心中想起那那黑袍人更是杀心四起。

  王破大步向前,双手合十冲着陈兴业说道:“请前辈帮我压制体内蛊虫,之后我再去寻找解决之法。”

  房间内,一脸苍白的王破盘膝而坐,身后的陈兴业,双手齐出,两股浑厚的真气在王破体内快速翻腾,飞快的追踪的体内蛊虫,两道真气前后夹击,那蛊虫无处可逃,真气汇聚包裹住蛊虫使其陷入沉睡。

  “好了,我已让蛊虫陷入沉睡,但是记住,你们只有最多三个月的时间,如果蛊虫苏醒,它会异常的暴躁,到那时他就会吸食光你体内精气。”陈兴业吐了口气,收回双手看着众人说道。

  王破轻轻的起身:“多谢前辈,三个月足够了,不知那药王谷在何处?”

  “药王谷就在凤鸣山的一处山谷内,距离岭南也不是很远,不过药王谷内的人都比较奇怪,尤其那老药王更是脾气古怪,看不上的人什么条件他也不会医治,你们就去碰碰运气吧。”

  这时一旁的陆尘锋回想起那日的天煞门黑袍人,向着陈兴业说道:“前辈,那日我们在凌阳渡发现的黑袍人,吴伯说是用的天煞门武功,后来吴伯推断这好像是十年前的天煞门余孽。之后吴伯与陈姑娘返回岭南,我机缘巧合又发现了那黑袍人是在利用青蛇帮在紫华山挖掘一处暗道,好像是在寻找些什么,”陆尘锋隐瞒了宫殿之事,提醒着陈兴业。

  “哼,那日吴伯回来已经告知了我,鬼影迷踪步法,那是天煞门的传世功法,不会错的,一定是天煞门余孽,听你这么说,看来这天煞门余孽真的在密谋一些大事了,此前我已经让吴伯出发通知各大派了,看来要做些准备了,不管这天煞门密谋着什么,都不能让他们成功!不然这江湖真是又一场腥风血雨了。此后你们在江湖上也要留心,这天煞门阴险狡诈,你们切不可大意。”

  陆尘锋拱手向着陈兴业说道:“我与王大哥明日便出发去药王谷,一路上我们会小心的,多谢前辈提醒。”

  “爹!我也要和陆大哥们一起去药王谷”

  “放肆!最近江湖暗流涌动,一点也不太平,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凑什么热闹!”陈兴业听到陈灵灵的话一脸愤怒。

  “可是..”

  “不必再说了,此事绝无可能!”

  一旁的陆尘锋看着跟前的陈灵灵劝说着:“陈姑娘此事你还是听前辈的话吧,我与王大哥没有前辈的高强武力,你跟着我们,万一遇到危险,我们也没有办法保证你的安全,陈姑娘保重。”说完陆尘锋向着陈兴业道别。

  出了门,王破看着陆尘锋微微一笑:“看来这陈家大小姐对你有点意思嘛。”

  陆尘锋尴尬的给王破轻轻来了一拳,“你还是关心好你自己吧,三个月找不到办法,你可是活不下去了。”

  “放心,我命大着呢”

  两人相视一笑,不在多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