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枪定山河 > 第十章 又遇天煞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又遇天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旁的陆尘锋二人听到老药王声泪俱下的说着,心中有些吃惊,没想到那黑袍人竟然和药王谷有关联,二人一时不知说些什么。

  这时陆尘锋想起这束心蛊本来是苗疆之术,为何老药王一听束心蛊便知道是那聂宏阁?想着便提出了心中疑问。

  老药王看着陆尘锋解释道:“因为那邪术之中炼制傀儡的方法便是需要这束心蛊打入人身体之中,之后炼制的傀儡,主人才能随心控制。那混账就因为这个便去了苗疆,夺得了培育束心蛊之法,而且经过那件事后,苗疆之人便隐世不再出山,所以是苗疆之人下蛊的可能很小,所以方才你们说束心蛊我便想到那个混账!”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不知道前辈有没有办法解除王大哥身上的束心蛊?”陆尘锋听完药王的解释后便开口问道。

  “老夫确实可以解除这束心蛊,不过你们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老人看了看王破说道。

  一旁的王破听到药王同意了帮自己,瞬间大喜:“前辈请说,别说一个条件,只要前辈解除我体内束心蛊,三个条件我也答应。”

  “不必,我替你去除束心蛊之后,你们只需要帮我抓到聂宏阁,把他带到我的面前。”老人大手一挥冲着王破说道。

  “前辈放心,我的妻子便因这聂宏阁而死,就算前辈不说,我也要去找他。”王破听到老人的要求一脸坚定的说道。

  说罢,老人带着众人进到茅草屋,褪去王破上身的衣服,只见老药王打开一个红色锦盒,里面数根长短不一的银针排列在当中,老人手掌一捏,迅速拿起两根银针,冲着王破后背扎去,银针轻松入体,发起一阵颤抖,就在这时只看到王破身体之上突然有一处凸起,正是那束心蛊!

  束心蛊仿佛感受到了一丝危机,在王破身体里来回快速游动。见状,不再犹老人再次拿起两根银针扎入王破体内。

  一会的功夫王破后背扎满了银针,每一根银针都发出一阵轻微的颤抖,在王破背后形成一个包围阵型,把束心蛊团团围住。

  一旁的陆尘锋几人看着这惊奇的一幕心中感叹着药王这娴熟的手法。

  束心蛊无路可走,安静下来,老人看着被团团包围的束心蛊,从一旁拿起一把锋利的小刀,在王破背后划了一道口子,然后拿起一个罐子捂在了伤口之上。

  那束心蛊被无数银针包围,突然发现一道刀口出现,好像找到了逃离的通道,迅速冲着伤口游去冲出了王破体内进入到了罐子当中。

  老药王看着束心蛊破体而出拿起盖子封住罐子口,迅速为王破包扎伤口取掉银针。

  王破吐了一口浑浊的血水,有些虚弱,陆尘锋见状赶忙上前扶着王破问道:“王大哥,你怎么样,感觉好一些了吗?”

  “嘿嘿,好的不能再好了。”虽然有些虚弱王破也对着陆尘锋打趣的说道。

  说完王破便床上衣服下了床,众人来到桌前看着那装着束心蛊的罐子,这束心蛊半截拇指大小,身上五颜六色,正在罐子内来回游荡。陆尘锋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就这么一个小虫子,竟然就可以操控别人心神?”

  “切莫小看了这虫子,这束心蛊可不是那么简单,几十年前苗疆中出现过一位传奇女子,她年纪轻轻便精通各种蛊术,之后遭到心爱之人背叛,她一怒之下便培育出了这束心蛊让心爱之人一生听命与自己陪伴自己。”

  药王看着罐子中的束心蛊为众人解答道:“这束心蛊需要寻找十二种身带剧毒的爬虫,把它们放到一个封闭的缸中,培育一年时间,一年之中那些爬虫在缸中互相吞噬,毒多的吃毒少的,强大的吃弱小的,最后只剩下一个,这个爬虫吃了其他十一只以后,自己也就改变了形态和颜色,最后在运用苗疆独特的蛊术才能培育出这束心蛊。”

  众人听着药王的话语,没想到这束心蛊是这么由来的心中都有些震惊。

  老药王缓缓收起罐子:“这束心蛊不可轻易摧毁,如果触碰到此虫的血液那么便是神仙难救了。”

  “呵呵,不愧是药王啊,真是见多识广,技术高超,可是确是连自己的女儿都救不了!”就在众人说着话,门外突然想起一道人声。

  众人向门外看去,正是那日逃跑的黑袍人,也就是那药王谷叛徒,聂宏阁!

  “啊!我要你死!”一旁的王破看到聂宏阁出现,瞬间双眼通红!一把抓起身边的断刀冲着聂宏阁杀去,可是王破刚刚摘除束心蛊,身上伤势还没有恢复,聂宏阁一个退步突然拍出一掌,正中王破伤口之处。王破一口鲜血喷出,倒坐在地,晕了过去。

  陆尘锋迅速走出手中龙吟枪冲着聂宏阁挥舞过去,一枪拍在了他背后,聂宏阁被长枪击退,双手迅速飞舞,数道蛊虫朝着陆尘锋飞出,陆尘锋看着袭来的蛊虫疾步倒退,龙吟枪刺出,奈何蛊虫身体太小,却难以刺中!

  嗖,嗖,就在陆尘锋被蛊虫逼退,只看身后的老药王双手迅速挥动,一道道银光从手中飞出,原来是老药王射出的银针,噗,噗声响,银针把一个个蛊虫击穿在地。

  陆尘锋见状冲到聂宏阁身前一掌拍出,汇聚着霸道真气的一掌把聂宏阁拍的飞了出去,陆尘锋上前追击,手中龙吟枪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就要取着聂宏阁的性命!

  “少侠且慢!”一旁的老药王看着即将击中聂宏阁的长枪瞬间大吼一声制止住陆尘锋。

  陆尘锋见状看了看王破,犹豫了一下便收回了龙吟枪,一把抓起聂宏阁来到众人面前。

  “聂宏阁!你竟然还敢回来,说!你把小柔带到哪里去了?”老药王看着面前的聂宏阁一脸愤怒的问道。

  “呵..呵哈哈哈,顾长生!你还有脸提小柔?你身为父亲,知道有办法可以让小柔永远的活下去,你却没有去做,你有什么资格提小柔!”聂宏阁疯狂的大笑对着老药王一脸扭曲的说道。

  一旁的陆尘锋看了眼老药王心中想着:“原来,药王姓顾名长生”

  “放屁!你那根本不是让小柔活下去,而是折磨她,让她死后也不得安宁!你那邪功害了多少人你还不知道吗?我不想和你废话,快告诉我小柔的遗体在哪里!”老药王愤怒的指着聂宏阁吼道。

  “哼哼,我不会告诉你的,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小柔在哪里,而且你以为我回来是来和你赔罪的吗?”聂宏阁一脸邪笑冲着药王诡异的说道。

  “不好!”老药王眉头一皱,好像想到了什么,快步冲着山后走去,一会的功夫老药王回来朝着聂宏阁的脸上愤怒的扇了一个嘴巴大声质问:“混账!你把长生诀偷走了?”

  “长生诀?那是什么?”陆尘锋听到老药王的话冲着一旁的苏墨涵问道。

  苏墨涵听到长生诀不见了,一脸的苍白,对着陆尘锋解释:“长生诀乃我药王谷绝学,书上记载无数传奇医术,最重要的,那书中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老药王伸手在聂宏阁身上一阵摸索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双手用力抓着聂宏阁的衣领大声的喊着:“说!长生诀被你藏到哪里了!”

  “呵....呵长生诀,长生诀!你这个老东西只知道长生诀,小柔在你心中都不如这长生诀重要!”聂宏阁任由老人抓着,呵呵一笑说着。

  一旁的王破,苏醒了过来,看着在众人面前的聂宏阁心中复仇的怒火涌上心头,强忍着痛苦抓着断刀一步步走了过来,“我要杀了你!”手中断刀冲着聂宏阁砍去。

  众人一时反应不及,就在断刀马上触到聂宏阁的头部,一旁的王炳,突然一个闪身,一把抓住聂宏阁向着一旁闪去,王炳手掌握拳击出,哐当!王破手中断刀应声而飞。

  众人看着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不解,这半天没有动静的王炳为何突然出手?而且据老药王与苏墨涵所知,这王炳从小被药王抚养长大,根本不会武功,为何能够轻松躲避王破的攻击,还能一拳击飞王破的刀?

  老药王看向远处的王炳,大声问道:“王炳!你要做什么?”

  “哈哈哈,我的好老师,这一年的时间里真是麻烦你照顾了。”一道女声从王炳身上传来,就看那王炳哈哈大笑着伸出右手向着自己脸上撕扯着,撕拉一声,一张人皮面具被他撕下,一张绝美的女人脸显露出来!

  “你,你是谁?王炳在哪里?”老药王看着远处的女人目瞪口呆的问道。

  一旁的苏墨涵也是一脸震惊,此人竟然不是自己的师兄王炳!

  “哈哈哈哈,老东西,你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吗,那我就隆重的为你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乃是天煞门的玉面罗刹杨玉郎!这一年来在你身边你都发觉不到,真是替你感到悲哀!”聂宏阁看着一脸震惊的众人冲着药王嘲笑道。

  “天煞门!又是天煞门,”陆尘锋听到聂宏阁说着心中震惊,又是天煞门,最近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与天煞门有关联,看来这天煞真的是要重出江湖了吗!

  老药王看着聂宏阁与身边的女人,心中已然知道自己的徒弟王炳怕是已经遭遇到不测了,双眼有些失神,瘫坐在地上。

  身边的苏墨涵见状赶忙来到跟前查看老师的状况。

  一旁的王破捡起断刀看了眼陆尘锋,两人对视一眼,快速冲着远处两人杀去,王破一把断刀冲着聂宏阁砍去,那神秘女子向着聂宏阁一推,躲开了王破一刀,一刀落空王破继续追击,聂宏阁伸出手掌一掌接着一掌拍出与王破对抗着。

  王破强忍伤势与聂宏阁缠斗在一起

  一旁神秘女子想上前帮忙,迅速赶来的陆尘锋根本不给她机会,手中龙吟枪用力挥出,神秘女子一挥衣袖缠住袭来的长枪,另一只手冲着陆尘锋胸膛拍去,陆尘锋翻身后撤,长枪扎入身后土地中,借力一个转身一个回马枪刺向女人。

  那神秘女子不慌不忙,手掌上一股真气涌动,瞬间拍出,龙吟枪被震得发起了一丝颤抖!

  陆尘锋跳起来,再一次向着神秘女子冲去,神秘女子看着袭来的陆尘锋,脚下用力一蹬,瞬间跃到一旁,这正是那天煞门的鬼影迷踪步!

  另一边,王破身上伤口因为打斗撕裂开来,血红的伤口刺痛着王破,王破一刀接着一刀动作越来越慢,有些脱力。

  聂宏阁借机一边躲避王破的进攻,一边朝着王破伤口击去,这聂宏阁除了一身邪术其他的武功却不怎么样,但是此次趁着王破身上有伤却也是可以和王破打的有来有回。

  远处的苏墨涵看着对抗的四人,有些焦急的对着老药王说:“老师,您没事吧。”

  药王回复了一下神色,看着打斗的四人,站起身来,突然手中甩出数道银针冲着神秘女子与聂宏阁而去。

  神秘女子见到远处袭来的银针,轻哼一声挥手打掉,接着转头冲着聂宏阁喊道:“东西已经到手了,我们撤!”说完便甩开陆尘锋冲着聂宏阁飞去,一把抓起聂宏阁,瞬间一掌拍向王破,王破手中断刀迅速抵挡,被震退数步。

  那神秘女子趁机抓着聂宏阁快速向着远方几步踏出,正是鬼影迷踪步法,一眨眼的功夫便失去了踪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