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枪定山河 > 第十三章 身份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身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便是陆尘锋?不错..”楚天阔来到陆尘锋跟前,看着眼前的少年赞赏道。

  “前辈,晚辈正是陆尘锋,多谢前辈出手相助。”陆尘锋看着眼前的中年人,这就是那逼的天煞门主跳崖的楚天阔,为数不多的止境强者!恭敬的说道。

  楚天阔大手一挥,轻轻一笑说道:“我那徒弟王破可是没少夸你,你很不错,以后这江湖中定有你的一番事迹!”

  “嗯?没想到王大哥竟然是神刀门主楚天阔的弟子!”陆尘锋一想到王破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实在没办法联想到他竟然是神刀门主的亲传弟子...

  “前辈谬赞了。”想罢陆尘锋一恭敬的回应道。

  楚天阔一摆手:“你不必谦虚,像你这个年纪就要有这个年纪还有的狂傲。”

  自己竟然被神刀门主楚天阔夸赞,心中一阵惊喜。

  突然陆尘锋想到黑袍人夺走了钥匙向着楚天阔说道:“前辈那黑袍人已经得到了钥匙,这天煞门....”

  未等陆尘锋说完,一旁的楚天阔霸气的大声说着:“无碍,当年这天煞门没有成功,此次他们更不会得逞!”

  楚天阔回过头缓了缓继续说道:“嗯...虽然不惧天煞门,但是也确实要时刻小心,待我回神刀门后便召集一下江湖各派商讨一下如何应对天煞门。”

  “如此最好了,有江湖各派与前辈出面,晚辈便放心了。”陆尘锋点了点头冲着楚天阔说道。

  一旁的苏墨涵与周姓女子上前来到楚天阔面前,那周姓女子恭敬的向着楚天阔一拜。

  “晚辈,天剑派周无月拜见楚前辈。”

  “哦?天剑派的女娃,周无月?名字有些耳熟。奥...你应该就是最近江湖上传闻的挺厉害的天剑小青衣吧,听说清虚那个老家伙可是对你重视的很啊!嗯..后生可畏,很不错。”

  楚天阔说完看了看苏墨涵问着:“你就是老药王的那个弟子吧。”

  苏墨涵轻轻见礼,回应道:“苏墨涵见过楚前辈。”

  楚天阔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女,有些怀念年轻时的自己。

  就在众人说着,远处突然来了一群人,人群一身红色劲装,人手一把长刀,人群前一个人影快步向着众人跑来,挥舞着手大声的喊道:“陆兄弟!”

  此人正是王破!王破和老药王与陆尘锋兵分两路,便迅速返回了岭南将消息告诉了陈兴业,并且传书给神刀门的楚天阔,陈兴业也将消息传遍整个江湖,各路江湖人士共同对抗天煞门。

  神刀门得知后第一时间派出弟子赶往岭南与王破汇合。

  之后王破便带着神刀门一众弟子向着泰山赶来。

  王破大手向着陆尘锋锤了一拳,哈哈大笑着说道:“你小子没事吧,我可是一路担心死你了。”

  “呃..王大哥,我发现你越来越不一样了,甚至有些后悔认识你了...”陆尘锋看着吊儿郎当的王破有些尴尬的说着。

  “哼!”一旁的楚天阔冷哼一声对着王破轻轻一巴掌拍去。

  王破一时来不及躲闪,一下被拍倒在地。

  王破灰头土脸的从地上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冲着楚天阔有些尴尬的说道:“师傅你这是干嘛呀。您怎么亲自来了啊,我一时着急都没看到师傅你。”

  “哼,看看你成天像个什么样子,以后出去不要说是我楚天阔的弟子。”

  “现在我也没说过是你的弟子啊,我从来不借你的名头唬人...”

  “你!混小子,不教训你不行了!”说完楚天阔便上前要教训王破!

  “别啊!陆兄弟!帮帮我啊。”被楚天阔追着的王破向着陆尘锋求救道。

  一旁的众人看着眼前的情景有些好笑。

  陆尘锋心想,我怎么帮你,帮你上去一起挨揍吗..

  玩笑而过,众人回归正经。

  苏墨涵来到王破跟前问道:“王大哥,不知道我老师去哪了?”

  “奥,苏姑娘放心,药王前辈留在了岭南在陈家呢,一开始他死活要跟着我一起来,后来我和他再三保证,一定不会让你有事,他才放下心留在了岭南。”

  “对了,那天煞门的人呢,钥匙呢找到了吗?”王破突然想起长生诀记载的钥匙位置。

  “天煞门的人拿到了钥匙,逃走了。”陆尘锋对着王破说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办?

  “王大哥先别慌,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这钥匙一共四把,它们也就刚有一把而已,我们提前把剩下的三把先拿到,那他们就没办法了。”陆尘锋拍了拍王破的肩膀安慰道。

  一旁的楚天阔慢慢的在原地走了走对这种人说道:“不对...这天煞门现在应该有三把钥匙。”

  “什么?怎么可能..”众人听到楚天阔的话有些吃惊。

  楚天阔看了眼众人,解释道:“十年前这天煞门便找到了两把钥匙,虽然当初各派联合让他们覆灭,但是那钥匙却还是被他们藏了起来,大战之后便没人知道那两把钥匙的去处。”

  楚天阔缓了缓声,继续说道:“它们此次重出江湖,想来那两把钥匙也是又已经拿到,此次在泰山又得到一把,现在他们手中已经有三把钥匙。”

  “这下可糟了,没想到它们手中已经有三把钥匙了,那这最后一把钥匙在何处?”陆尘锋听道楚天阔的话面色一变着问道。

  “不出我所料的话,这最后一把钥匙应该就在当初打造钥匙的铁匠手中,不过江湖之大找一个人却是难如登天。”

  “不过不必担心,我们找不到,这天煞门也不一定能找到,此次我回去后便通知各大派一起前往神刀门,商讨如何对付天煞门。”楚天阔看这种人安慰道。

  “此次你们先去岭南,通知陈兴业,然后便启程回神刀门,我们在神刀门回合。”然后冲着周无月说道:女娃娃,你也立即动身回天剑门,将情况告诉清虚那老家伙。

  周无月恭敬回应道:“是,晚辈立刻就动身回天剑。”

  “还有你王破!跟着这小子好好学学,人家年纪比你小,我看他一身功夫却是不比你差。这些年不知道你都学了什么。”楚天阔指了指陆尘锋,看着王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师傅您慢走..”王破大大咧咧的对着楚天阔敷衍到。

  “哼,我们神刀门再见。”说完楚天阔对着王破轻哼一声,之后脚下一蹬,瞬间向着远处飞去,眨眼间不见踪影。

  看着楚天阔离开,陆尘锋看向王破,一脸鄙夷的问道:“你有点不厚道啊,竟然是楚前辈的亲传弟子这都不告诉我...”

  王破两手一摊:“你也没问我呀!”

  陆尘锋无语,这王破自从走出妻子去世的阴影后,性情越发的变了很多,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不用在痛苦下去。

  就在两人打趣,一边的周无月来到跟前冲着陆尘锋说道:“小女再次多谢谢过陆少侠相救。”

  “周姑娘客气了,此次不知道周姑娘打算怎么办?”

  “我们这便赶回天剑派,将消息传回之后与师门一同前往神刀门商讨讨伐天煞门之计。”

  “那好,之后我们神刀门再见。”

  两人互相道别,周无月便带着一种天剑弟子离开。

  “喂,你小子这女人缘很好啊,认识你这么久,所有女人都对你不错呢。我告诉你啊,你可得注意点,苏姑娘可是在呢,你小子这样可不行。”王破一脸坏笑的对着陆尘锋调侃道。

  “王大哥,看来解除了束心蛊后你心情有些兴奋,我觉得还是束心蛊种在你体内的时候要好一些。”一旁的苏墨涵见状吓唬着王破。

  “唉唉!苏姑娘我就是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以后我帮你看住这小子,如果胆敢在外面沾花惹草,我就替你废了他,你可千万别拿那束心蛊吓唬我呀。”王破一听束心蛊大惊失色,一脸谈好的对着苏墨涵保证着。

  一旁的陆尘锋与苏墨涵听着王破满口胡言,两人看了看对方,苏墨涵脸上通红,陆尘锋有些尴尬,冲着王破锤了一拳,大声的转移话题:“行啦行啦,我们赶紧动身去岭南吧,千万别耽误了正事。”

  王破一听,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一脸正经的对着陆尘锋说:“这天煞门真是难缠啊,怎么哪里都有他们的人,仿佛他们能预卜先知一样。”

  “这天煞门确实神秘,而且每个人都待着面具,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我们很被动啊,算了不想了。我们这就出发吧,赶快去岭南。”

  众人离开后,泰山下某处树林内,一道黑色人影捂着胸口跌跌撞撞的跑着。此人正是逃离的黑袍人。

  黑袍人扔出去的神秘球体武器,虽然抵挡住了楚天阔大部分刀气,但还是被剩余刀气击中,黑袍人捂着胸口大口喘着气。

  “不亏是楚天阔,看来只有门主能对付他,不过此次总算得到了钥匙。”黑袍人念叨着手伸进怀中,一把金色钥匙出现在手中。

  就在黑袍人打量手中钥匙时,一道白影从天而降来到黑袍人面前,正是当日丢失令牌的天煞门白袍女子。

  “你怎么了?”

  黑袍人见状一挥手:“无碍,本来这次很容易就可以拿到钥匙,没想到半路楚天阔杀来了。”

  “什么?楚天阔...不过,你竟然可以从他手中逃脱,很厉害嘛。”白袍人一听楚天阔心中一惊,接着对黑袍人夸赞道。

  黑袍人咳了一声,对着白袍女子说道:“关键时刻我用了那个,不然这时候你就不会在此地见到我。”

  “原来如此,不过拿到了钥匙就算用了那个也值得了。嗯...那个小子也在吗?”白袍女子听黑袍人说用了那个,心中释然,接着便冲着黑袍人问道。

  “嗯..那小子也在,比之当初强了很多。他的天赋确实比别人强出无数倍。”黑袍人想起之前的陆尘锋,一边把脸上的面具揭下来,一边对着白袍女子说道。

  白袍女子听后轻轻一笑,也缓缓摘下脸上的面具。如果此时陆尘锋在此定然会大吃一惊!

  这白袍女子与黑袍人,竟然就是陆尘锋生活了五年的小村落里面的武师与郎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