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瑾阎王 > 第五章三年

我的书架

第五章三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光冉冉,这一晃已经三年而过。

  正值春夏之交,风光何丽,些许微风徐徐,微风带动着树叶,沙沙声不觉于耳,百花交相绽放好一派风光。

  贾敏院内,几个小丫鬟围着花圃嬉戏。

  贾敏在正堂翻看着账本,安排着发放这个月的例银,绿萝领着几个大丫鬟在侍候着,也许是时间久了,贾敏有些烦闷,听着外面银铃般的的笑声,也带着绿萝等,来到院外享受一下美景。

  贾敏刚出来不一会儿,就见林如海气冲冲拉着三岁的小胖墩林瑾玉跨过院门走来。

  小胖墩不时看下林如海,一只小爪子吧啦一下自己的小耳朵,也是一副极不耐烦的样子。

  “慈母多败儿!”林如海对着贾敏说了句,便带着小厮走了。

  留下贾敏一头雾水,“瑾儿,你不是跟着你爹爹去赴宴了吗,这又是怎么了?”贾敏低头对抱着自己大腿喊着娘亲的小人儿问道。

  林瑾玉一听也不顾不得撒娇卖萌了,松开贾敏撒丫子跑了。

  赵嬷嬷一看连忙跟了上去,这父子怎么了?

  贾敏带着丫鬟去了林如海的书房打算问个明白。

  书房内

  林如海坐在椅子上,不时哀叹一声,想他林家世代书香,怎么就摊上这么个混不吝,到人家赴宴,好么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打哭了四个,也配舔着脸说自己是武勋家族,四五个五六岁的孩子居然干不过一个三岁的毛娃娃,林如海气愤的同时内心里也有些傲娇。

  “老爷,今日是怎么了,你不是带着谨儿去牛侯爷家赴宴了吗?”来到书房的贾敏问道。

  “还怎么了,你那宝贝儿子去人家哪是去赴宴的,纯粹是上人家找事去的,我本来带着瑾儿去牛侯爷家参加牛家老祖宗的六十寿宴的,哪知牛家老太太一见瑾儿就欢喜上了,就领进了内堂,进去有一个时辰吗,好么人家总共就五个小孙子,给人家打哭了四个,你说这叫什么事啊!对了好像还捎上了二舅兄家的宝玉。”林如海一通说道。

  贾敏一听心中都怒了,他家谨儿才三岁啊,四五个孩子打她家小祖宗一个,这不是欺负人吗!

  “那合着,我家瑾儿就该受气不成,四五个孩子打瑾儿一个,他家还有脸了,呸!还说什么武勋世家,当我林家好欺负不成!”贾敏把茶碗狠狠放在桌上道。

  “夫人,重点是你儿子把人家打哭了好不!”林如海在一旁说道。

  “打哭了就打哭了,那是他们自己没能耐,他们有能耐把我儿子打哭了。”嚯!这位还骄傲上了!

  “林如海!你给我出来!”林如海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林老太太在外面中气十足的喊道!

  得,那小孽障又告状去了!

  “母亲,您怎么来了,瑾儿干什么,还不从你祖母身上下来。”林如海和贾敏连忙起身去迎接林老太太。

  林瑾玉先是偷偷看了林如海一眼,抱着林老太太的两只小手紧了紧,小脑袋又扎进林老太太的怀里,一副我怕怕的样子。

  林老太太那怒火是蹭蹭的往上涨,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心头肉。

  自己没有小儿子,只有这个大孙子那是心尖尖啊!受欺负也就算了,你这个做父亲的不知维护反而怪罪,真真是岂有此理!

  林老太太也不进去了,大庭广众之下,劈头盖脸给了林如海一顿后,带着一帮丫鬟婆子扬长而去。

  报复绝对是报复!

  报复自己前两天压迫这个小孽障跟着自己读了两天的书。

  贾敏也觉得自己该教育教育那宝贝儿子了。

  于是晚饭后,贾敏拿着一本书,不时在林瑾玉的头上来一下,林瑾玉不时烦躁摸着自己的头发,“娘亲,干嘛要读劳什子书。”

  林瑾玉实在受不了,抬着小脑袋问道。

  “少跟娘亲打马虎眼,我们林家乃是书簪世家,你爹爹更是高中探花,才被圣上赏识,位居高位,你更应该秉承乃父之风,刻苦读书,毕竟娘还等着看你文化殿唱名呢,把林家发扬光大呢。”贾敏笑眯眯道。

  “什么嘛,我不想读书,我想学武,我想像外公那样,横刀立马,驰骋疆场,立万世之功,娘亲你想想,瑾儿大手一挥,千军齐出,万马共腾,是不是疼别带感!”想到兴奋处林瑾玉更是从那小椅子上蹦了下来,随手拿起祖母送给自己的木剑,耍了几下不知从哪学来的军中剑阵之术,倒也有模有样。

  贾敏身为武勋贵女,自然识得,可是瑾儿从哪学来的,当贾敏问起的时候,林瑾玉说是上外祖母家时,一个叫焦大的老爷爷喝醉的时候交给自己的同时还教给自己一套枪阵之术呢。

  贾敏对焦大自然知之甚祥,更为林瑾玉的天赋感到震惊,年初的自己领着林瑾玉回贾府看望母亲,林瑾玉和贾宝玉出去玩,回来的时候兴冲冲的说自己学武了,后来才得知原来是焦爷爷喝醉了,发酒疯耍了一套军中的剑术和枪术,原以为林瑾玉是童言无忌,当时好好夸了他呢,没到他真的学会了,虽然林瑾玉耍起来有形无神,但看了一遍就能到如此程度,可见其习武天资之高。

  可是贾敏同时心里也暗暗发愁,林如海可是对林瑾玉寄予厚望,希望他能考科举。

  可偏偏事与愿违,林瑾玉不喜甚至讨厌读书,反而军旅之事甚为向往。

  贾敏倒无所谓,读书有他父亲,不想读书想从军,自己可以动用娘家的力量,让林瑾玉称心如意,只是贾敏不知如何跟林如海说,毕竟自太祖立国已来,就重文轻武,林如海也是如此,如果知道林瑾玉好武,不知又是怎样一番闹腾,贾敏只觉有些头疼,在林如海看来林瑾玉不好好读书就是不务正业,好在林瑾玉现在还小,心性未定,贾敏这才有些释然,反而有些期待这对父子之间如何斗法,一方占着大义,一方丈着祖母搞风搞雨,互有胜负,倒给这无聊的内宅生活添了许多欢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