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瑾阎王 > 第七章赔礼二

我的书架

第七章赔礼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呦,我说今日早上老是听见喜鹊叫呢,原来是姑奶奶来了。”邢氏一见贾敏便笑道。

  “大嫂子惯是会取笑妹妹。”贾敏笑回道。

  “可不敢这么说,这荣国府里取笑哪个,借他三百个胆子也没人敢取笑姑奶奶呀,莫叫人学舌,传到你家大哥耳里,好让你家大哥寻嫂子的不是啊。”邢氏撇了一眼王氏。

  “大嫂子净瞎说,哪个不耐烦的敢在大太太眼里揉沙子不是。”贾敏顺势道。

  “咳,老太太还等着呢,妹妹不如先去拜见老太太吧。”王氏轻咳一声道。

  “二嫂子说的极是呢,等拜见完老太太,我再同二位嫂嫂说话。”贾敏这才带着赵嬷嬷几个在邢氏的陪同下向着荣禧堂而去,留下王氏对贾敏送来的东西入库不提。

  荣禧堂,贾母带着一帮丫鬟婆子在荣禧堂门口处等着呢,贾敏一见紧走几步,搀扶着老太太“母亲,怎能在这里等着呢,要是受了风寒,岂不是折煞女儿吗。”

  “瞧瞧,到底成了当家太太,看看这话说的,我来迎她,倒成了我的不是。”贾母笑着对众人道。

  贾母在贾敏的搀扶下,进了荣禧堂内。

  “孙儿,林瑾玉参见外祖母,愿外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众人坐好后,林瑾玉便随着贾敏行礼道。

  “这是哪里来的福娃娃,到外祖母身边来,好好让外祖母好好瞅瞅我的乖孙。”贾母让贾敏坐下后,摆着手对林瑾玉说道。

  林瑾玉走到贾母跟前,两只小手搭到贾母的腿上,抬着小脑袋,甜甜喊了一声外祖母。

  贾母低头看着林瑾玉那小模样,心都化了,喊了句我的乖孙哦,就抱进怀里,好好疼爱了一番后,这才让身边的大丫鬟鸳鸯领着去用些点心。

  “母亲这是礼单,还请母亲过目。”贾敏从绿萝处拿来礼单,双手递给了贾母。

  贾母接过之后,顺势扫了几眼,“这是做什么,难道还跟母亲外道了不成,快拿回去,没得让亲家母笑话我不成。”上面所列之物竟比年礼还厚上了几分。

  “母亲莫怪,这一部分是女儿对母亲的孝心,一部分是婆母备的,算是给宝玉的赔礼。”贾敏笑道。

  “这不是生分了吗,亲亲表兄弟哪有不磕磕碰碰的,我也听说了,宝玉也有不到之处,哪有不帮表弟帮着外人之理,你要是不来,我还正琢磨着哪天带着宝玉给亲家母赔个不是呢。”贾母笑道。

  “母亲切莫如此,实在是瑾儿顽劣所致,这不我家老爷亲手写了拜帖让人送到牛府,等着回帖,我好带着谨儿上门赔罪呢。”

  “姑爷不亏是读书人,礼数最是周全,不过你们也不必太在意了,论起来牛家先祖还是你太祖的部将呢,靠着你太祖的提携才有他们牛家今天,哪天我就让人给牛府下个帖子,请他家老太太喝茶,揭过此事就是了,说起来也是你父亲去的早,若是你父亲尚在,还不是你父亲一句话的事。”提起贾代善,贾母掉了几滴眼泪。

  贾敏想起疼爱的父亲也流下了泪水。

  一时间厅内的气氛有些悲伤,好一会儿贾母接过身边丫鬟递来的手绢擦了擦眼睛。

  “好好的,我提这些干什么,敏儿也莫要伤心了,若是你父亲在天有灵,岂不怪罪我这老婆子没照顾好他的宝贝女儿。”贾母对擦着眼泪的贾敏道。

  “母亲说什么呢!”贾敏也是年近三十的人了,只是提起亡父有些失态,也知道贾代善的离世受到打击最大的就是贾母。

  “好了,你们去吧,也让我们母女说些贴己话。”贾母让邢氏他们退下,便由贾敏搀扶着进了内堂。

  内堂处,母女坐在榻上。

  “敏儿,你也莫怨母亲,看在母亲的面上,就不要和王氏计较了。”贾母有些无奈道。

  贾敏刚要反驳,就被贾母搂住了肩头,又道。

  “你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难道还不知道你,你从小就是个争强好胜,眼里不揉沙子的主,说来也是我们家门不幸啊,你大哥哥从小就养在你祖母身边,顽劣不堪,如今都是当爹的人了,还是那副贪花好色的模样,也不与我这个当娘亲近,你二哥哥虽然长在我身边,却无甚担当,好在你父亲离世前,求得圣上恩典落了个工部的差事,但出不了什么大的差错。”

  “母亲,女儿看两位哥哥挺好的。”贾敏看着贾母不得不宽慰道。

  “敏儿,你也莫要宽慰我,俗语说得好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更何况像咱们贾府这样的钟鸣鼎食之家,你的两位哥哥,没有一个是能担起贾府这副千斤重担的,为娘我也只能通过联姻的方式,来保住贾府这份富贵,你以为娘看得上王氏啊,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人们都说四王八公同进同退,又何尝知道内部之间也是互相压轧,都在争取话语权,表面上看是以我们贾家为首,但也把我们贾家推上了风口浪尖,至于油锅之中,我虽心中不喜王氏,但也不得不让王氏做这个当家太太,因为我们贾家不能缺少她那身为京营节度使的哥哥王子腾的支持,这才对王氏有些纵容,还请敏儿能够体谅为娘。”贾母面色愧道。

  “娘……”贾敏以前因为王氏的事也曾抱怨过贾母,但却不知道里面居然有这么大的牵扯,想她母亲都这么岁数还在为贾府劳心,实在有些心疼。

  “天不遂人愿啊,敏儿你的性子跟你父亲最为相像,你父亲在世时就不止一次对我说过,恨敏儿不是男儿身,若敏儿是男儿身何愁贾府不兴。”贾母有些遗憾道。

  贾敏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母女默默无言。

  时值中午,贾母留了贾敏用膳,有林瑾玉在此,王氏自然不会让贾宝玉现身,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贾敏虽然心中恼怒,但想到贾母的话,但也罢了。

  用完饭后,在内堂众人说了会话,贾敏又伺候了贾母午睡,这才带着林瑾玉和贾母的回礼告辞。

  马车摇摇晃晃的,见林瑾玉有些昏昏欲睡,贾敏就把他搂在怀里,嘴里哼唱着歌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