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瑾阎王 > 第十四章进贾府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进贾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外男无故不得进入内院,林瑾玉在林忠的陪同下进到内院,来到当初贾敏院时,杂草丛生,有些破败之像,林瑾玉心中难免有些不快,面色低沉。

  “大爷,请恕老奴看顾不周之罪!”林忠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已出神入化,见林瑾玉神色至此,忙跪下道。

  林瑾玉叹了口气,“罢了,外男无故不得进入内院,这也怪不得忠叔,起来吧。”

  林忠才敢起身,“明日忠叔便安排人修缮内院,父亲担任江南道巡盐御史已满三年,不知何时进京述职。”林瑾玉淡淡道。

  林忠连忙称是,两人这才出了内院。

  出了内院后,林瑾玉先是卸下银甲,换上林忠家在成衣店买来的便服,用过晚膳后,暂歇在林如海外院书房处。

  次日一早,便带着小厮林魁,来到荣国公府。

  太阳东升,晒得守在府门的家丁有些昏昏欲睡,好在有尽忠职守的上前问话。

  林瑾玉立于门前,神色倨傲,看着大门上方的匾额,并不答话。

  林魁忙上前从怀里掏出拜帖,单手递于荣国府家丁后,便站在牵着白马,立到林瑾玉身后。

  宰相门前七品官,见林瑾玉主仆如此桀骜,心中不悦,表现颇为冷淡。

  荣禧堂内

  且说贾母刚用完早膳,邢氏与王氏并李纨三春宝玉,还有去年到来的薛姨妈与女儿宝钗,同贾母说笑。

  就见有婆子人来报,林府大爷前来拜访,并奉上拜帖。

  贾母本来斜躺在榻上,一听林府大爷四个字,立马坐了起来,连叫鸳鸯拿来她看。

  鸳鸯急忙接过从婆子手中接过拜帖,双手奉于贾母。

  贾母接过拜帖后,打开看了几眼,喜形于色,连忙叫人大开府门,并让邢氏前去相迎。

  邢氏自知林府大爷是林瑾玉,对曾经那个无法无天的小儿,颇为喜爱,满心欢喜的对贾母福身后,便去了。

  三春里面只有迎春幼时见过林瑾玉,却并无太大印象,唯一深刻的是林瑾玉不止一次揍过贾宝玉,探春那时还在襁褓之中,念仅八岁的惜春就更不用说了,只是时常听贾母念叨而已,不免心中好奇。

  论印象贾宝玉是对林瑾玉最为深刻的,闻听他来不免神色恹恹。

  王氏面无异色,只是手中的转动佛珠的频率越来越快。

  李纨年纪轻轻的成了寡妇,自然早已学会一身察言观色的本领,默默不语。

  薛姨妈只当是亲戚之间来往,听着贾母说着林瑾玉幼年的趣事,不时插上几句,哄得贾母大笑。

  心思最重的莫过于,有着玲珑心的薛宝钗,素知贾母最为疼爱宝玉,视为心肝,那是要星星不给月亮,不想上学读书,便不去,姨夫贾政教育宝玉时贾母更是处处维护,喜欢年轻貌美的女孩子,便视男女大防如无物,随意与姐妹丫鬟们嬉戏,故此姐妹们相处之时,处处以宝玉为先,宝钗亦是如此,然宝玉确实长得貌如潘安,是个实实在在的美男子,且确实有些歪才,每每提出荒诞之语,却也有几分道理所在,故宝钗心里也颇喜宝玉,见贾母如此重视那位林家大爷,心中不免为宝玉起了计较之心。

  不提荣禧堂内众人所想,邢氏带着俩丫鬟到正门处,命家丁大开中门,往外看去。

  只见一位面如冠玉的少年身着白袍,腰系锦带,头戴紫金冠,脚上踏着一双黑靴,手上拿着一把折扇,随意耍着,神色散淡,如星辰一般的眼睛不时吐露精光。

  其身后侍立一位仆从,虽身着素朴却不卑不亢,手上牵着一匹浑身雪白的骏马。

  邢氏见此不由对贾敏升起羡慕之心。

  林瑾玉正无聊着,就见荣国府中门大开,里面有一位带着两个丫鬟的贵妇,向外张望,林瑾玉有些印象,连忙快步上前,于门外单膝跪地“外甥瑾玉,见过大舅母,请大舅母安。”

  林魁牵马也跟着紧忙跪在原处。

  邢氏哪受过如此重礼,平日里贾琏等因邢氏不是生母,只是鞠躬为敬,更不用提贾宝玉这个凤凰蛋仗着贾母的宠爱对这位大伯母也是爱答不理,没人能真正了解邢氏这位荣国府大太太无子无女的苦楚。

  念及此处,邢氏眼眶有些湿润,连忙顾不得什么礼仪,快步出门双手搀扶起林瑾玉,待林瑾玉站起后甜甜的喊了一声大舅母,邢氏流下两行清泪。

  林瑾玉有些莫名其妙,大眼睛充满了疑问。

  邢氏知自己失态,用手帕擦了擦泪,“瑾儿,莫怪舅母失态,实在是想念你们母子,情难自制。”

  “瑾儿幼时胡闹,都是大舅母每每维护,大舅母此言,实在是折煞瑾儿了。”林瑾玉紧忙说道。

  “瑾儿说的也是,咱们娘俩就不必客套了,大舅母这就领你去见过你外祖母,你外祖母闻你来,甚是欢喜,这才唤我来接你呢。”邢氏笑道,并吩咐家丁好好招呼林魁。

  跪在地上的荣国府家丁意识到自己惹到大神,心中懊悔不已。

  林瑾玉紧忙搀着邢氏,跨过大门,进门之后,林瑾玉松开邢氏,林瑾玉回头一脚把其中的一个家丁踢出门外,并用扇子挨个点名后,将已经破烂的扇子随手扔出门外,这才笑嘻嘻的去搀邢氏。

  “瑾儿这样大了,还跟幼时般胡闹,几个不识趣的下人而已,也值当谨儿亲自动手,回头大舅母就处置了,免得瑾儿看着心烦。”邢氏笑道。

  “大舅母还不了解外甥,外甥是能动手绝不吵吵,几个下人而已,哪里能劳费大舅母呢。”邢氏笑着轻点了林瑾玉的脑门几下,以示责怪,便带着林瑾玉去见贾母。

  贾母在荣禧堂等的有些急切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说笑声,待婆子掀开门帘后,只见邢氏领着一位少年入内,少年长得依稀有贾敏的模样,贾母连忙走到门前,拉着少年打量起来,而后抱着少年痛哭起来。

  林瑾玉眼睛也有些红红的,搀着贾母坐下后,林瑾玉走到正央,双膝跪地,“不孝孙,林瑾玉拜见外祖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