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瑾阎王 > 第十八章银票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银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各自散去后,薛姨妈和宝钗回到了梨香院,入屋后,正巧见到数日不归的薛蟠。

  “蟠儿,怎今日舍得回家了。”薛姨妈一家正是因为薛蟠在家乡惹下大祸,这才进京避难,哪知薛蟠入京之后,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整日间吃喝玩乐,不务正业,薛姨妈虽然心中不喜,奈何薛蟠是薛家独子,几番管教之后,薛蟠毫无改性,一来而去,薛姨妈也就任他就去了,薛蟠也乐得自在,有时数日不见踪影,今日得见,薛姨妈难免不责问于他。

  薛蟠见薛姨妈入内,紧忙搀扶,并给宝钗连连打眼色。

  宝钗在旁服侍薛姨妈坐下后,这才说道“母亲,哥哥整日在外奔忙,忙于事务,今日哥哥好不容易在家,母亲就不要再则被哥哥了。”

  薛姨妈闻听宝钗求情,心中难免暗自神伤,宝钗自幼聪明伶俐,又精于人情世故,奈何不是男儿身,否则未尝不能撑起薛家这份家业。

  薛姨妈冷哼一声,不愿在宝钗面前给薛蟠难堪。

  “蟠儿今日去了何处。”薛姨妈也就不与薛蟠计较,便询问道。

  薛蟠笑道“好让母亲知晓,蟠儿今日陪着链二哥哥,招呼林家大爷。”

  薛姨妈听此,便随口问道“哦,蟠儿今日既见着了林家大爷,那蟠儿印象如何。”

  “回禀母亲,林家大爷虽有些年少,却甚为豪爽,长得也是神俊非常,纵观蟠儿所识之人,也就宝玉在长相上可堪比肩,处人为事倒与链二哥哥相似,蟠儿自知不及。”

  “你却有些自知之明,林家大爷目前已被老夫人留在贾府暂住,日后你们自当亲近才是。”薛姨妈见薛蟠难得如此谦逊便笑道。

  “孩儿自当谨遵母亲吩咐。”薛蟠本来便对林瑾玉心驰神往,闻得薛姨妈此话,自是赶忙应下。

  薛姨妈笑着点了点头,刚想嘱咐薛蟠一番。

  宝钗在旁幽幽开口道“哥哥与那位林家大爷亲近,只怕会是无功而返。”

  薛姨妈忙问道“女儿,此话何意?”

  宝钗轻挪脚步,来到薛姨妈身后,轻柔薛姨妈肩膀,看着薛蟠,神色悠然道。

  “林家大爷出身书禄世家,其父位居江南道巡盐御史高位,且林家大爷又立有战功,前途自然不可限量,而咱们薛家虽为皇商,号称江南四大家族之一,却是底蕴不足,哥哥贸然与人家亲近,难免被轻视啊。”

  “哎,妹妹此言不免妄自菲薄之意,他林家虽是世族大家,但我薛家亦是江南豪族,况且常言道君子之交淡如水,与身份地位又有何干系,妹妹多心了。”薛蟠随即反驳道。

  “女儿不必多虑,你哥哥所言,倒也有几分道理,再者都是亲戚,自当亲近才是正理,且有你姨妈在,女儿不必忧心。”薛姨妈轻拍宝钗的玉手笑道。

  宝钗见此,也不便多言,只好暗自神伤,强颜欢笑道“母亲和哥哥说的极是。”

  随后便各自休息去了。

  宝钗房中,丫鬟服侍宝钗卸下装扮,换上睡服,又伺候着宝钗躺下,这才吹灭蜡烛,躬身退出,自去守夜。

  月光洒进,屋里倒不甚昏暗,宝钗却无半点睡意,满脑都是那位林家大爷,一时翻来覆去,良久之后这才睡去。

  清晨

  林瑾玉借着酒劲倒是一夜长眠,醒来之后,先是洗漱一番,而后便去给贾母请安,陪着贾母用过早膳,便带着小厮林魁前去牛府拜见,自然受到热情招待。

  且说王熙凤醒酒之后,顿感头痛欲裂,在平儿服侍下简单用了些早膳,便强打精神去挑人,先是找贾府内管事,赖大家的要过花名册,亲自指定了几位平日老实本分婆子,又和赖大家的着实商议了一番,定下那些二等丫鬟,又领着这些丫鬟婆子们,来到牡丹院,进去之后,王熙凤见已收拾干净,这才松了口气。

  而后命平儿将丫鬟婆子们叫进院内,等众人依次站好后,王熙凤围着众人走了几圈。

  这些丫鬟婆子们,早就领教过这位链二奶奶的手段,不敢多言,纷纷低头站好,一时间鸦雀无声。

  王熙凤这才站到台阶上,开口道“我不管你们原先的主子是谁,不管你们有几辈儿的脸面,从今儿往后,都得照我的规矩来,凡是发现有吃酒赌钱,偷奸耍滑,迟到早退的,一律按府里的规矩严惩严办。”众人连称不敢。

  “哼!不敢,别以为我不知道,因为我年轻不经事,有的人仗着几辈子在府里伺候,觉得有些脸面,就对我阴奉阳违,拿我不当回子事,私下里议论我,这些我都知道,只是不愿跟你们计较罢了,我想你们都或多或少的听说过姑奶奶,往后你们伺候的就是姑奶奶的儿子,谁要是敢掉以轻心,坏了规矩,丢了贾府的脸面,看我不揭了你们的皮!”王熙凤厉声道。

  王熙凤这些话听得赖大家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没办法,谁让她们家资格最老呢。

  随后,王熙凤安排完这些丫鬟婆子的日常事务,便带着平儿和赖大家的去找鸳鸯,按照清单从贾母的内库里搬来一些日常摆设之物和挂饰。

  忙了半天,这才安排妥当,王熙凤各处都看了看,确定没有差错之后,便同赖大家的回了贾母。

  伺候贾母用完午膳,这才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回到自己的院子。

  半路上正好碰见从牛府回来的林瑾玉,狠狠白了他几眼,就带着平儿气冲冲走了。

  弄得林瑾玉有些莫名其妙,不知自己何处得罪了这位凤辣子。

  见过贾母后,林瑾玉这才知道了个大概,林瑾玉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下午林瑾玉正式搬进牡丹院,林瑾玉先是让小厮林魁去林府老宅,将盔甲等取来。

  接受众人参拜后,林瑾玉坐在房内品茶,看着忙来忙去的少女们,林瑾玉便也明白了为何贾宝玉喜欢在胭脂堆里打滚了,实在是赏心悦目啊。

  林瑾玉喝完茶后,冲正在挂床幔的晴雯摆了摆手。

  晴雯只好放下手里的活计,“大爷,唤奴婢何事。”来到林瑾玉身边道。

  林瑾玉上下打量了一番,不免心中暗赞,不愧为金陵十二钗副册里的首位,长得着实标志。

  晴雯见林瑾玉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心中羞恼,不觉瞪大了眼睛。

  林瑾玉也见好就收,省得惹毛她给自己难堪。

  林瑾玉轻咳了一声“晴雯,你去链二嫂嫂那里替我送点东西”说着林瑾玉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于晴雯。

  晴雯虽然对林瑾玉派的差事有些不满,但也接过信封,哼了一声便去了。

  林瑾玉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手指不时轻敲着桌子,开始思虑后天进宫接受封赏的事,从牛伯伯处得的口风,好像是个四品武职,不知是在京,还是外放,林瑾玉心中不免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晴雯穿过大半个贾府才来到王熙凤处,正巧在院门处碰见平儿。

  “晴雯姑娘来了,大冷天的不知有何事?”平儿笑问道。

  “平儿姐姐,是我家大爷,命我来送东西于二奶奶。”晴雯双手放在嘴边吹了吹哈气道。

  平儿见晴雯冻得那个样子,便拉着晴雯进到偏房内,给她上了杯热茶,笑道“晴雯姑娘,你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等我回了二奶奶。”

  晴雯忙接过茶碗,捂了捂手,笑道“谢平儿姐姐。”

  平儿笑了笑后,便去了正房,来到正房后,正见王熙凤同贾琏说笑,轻声咳了咳。

  王熙凤拍掉贾琏的爪子,这才问道“平儿何事啊?”

  “回二奶奶,晴雯姑娘来了,说是林家大爷有东西送与二奶奶。”平儿回道。

  王熙凤和贾琏一听,俱是疑问,便叫平儿唤晴雯来。

  晴雯跟着平儿来到正房处,“见过二奶奶,这是我家大爷,给您的东西。”说着晴雯从怀里掏出林瑾玉给她的信封。

  王熙凤接过后,打开一看,里面是六张银票和一张写满字的白纸,王熙凤虽然认不得那些字,可王熙凤认得银票啊,一张五百两,六张就是三千两,王熙凤顿时喜笑颜开,拉着晴雯说了会话,又让平儿给晴雯找来一件厚实的披风,这才让平儿去送晴雯。

  王熙凤掖了两张在袖口里,这才进了内屋,贾琏问晴雯送什么东西,王熙凤这才将银票与信交于贾琏。

  贾琏看了几眼信,都是些官面话,贾琏也没放在心上,给了王熙凤一张后,贾琏便将另外三张五百两的银票放进怀里拍了拍,王熙凤狠狠白了贾琏几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