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瑾阎王 > 第二十一章封赏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封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清晨,晴雯知林瑾玉今日入宫,天不亮就唤鹦哥儿起来了,打来热水,添了碳火后,林瑾玉这才醒来,服侍着林瑾玉换过睡服,晴雯欲将锦袍披上时。

  林瑾玉便拦住了晴雯,今日入宫全部着甲,晴雯只好将昨夜赶制出来的,打算给林瑾玉练功时穿的棉服,拿了出来,给林瑾玉换上。

  林瑾玉穿上之后,觉着甚是舒坦,便夸奖道“晴雯果真心灵手巧,这棉服穿着,甚是舒服啊。”

  晴雯上下打量了一番,又拽了拽褶皱处,便笑道“服侍大爷,本就是奴婢的本分,大爷若是有心不如带着奴婢去见见世面也好。”

  林瑾玉想了想便道“今日不行,入宫朝圣,连都自顾不暇,哪来的时间照看你们,等改日我带你们去逛逛。”

  晴雯只是那么随嘴一说,却没想到林瑾玉许下了出府之事。

  “大爷,真的要带我们出府!”晴雯等人虽在贾府,勉强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却也对府外的世界充满渴望。

  林瑾玉佯装怒道“你家大爷何等身份,自然一诺千金,怎会哄骗于你!”

  晴雯赶忙道“奴婢就先谢过大爷了。”

  此时鹦哥儿打来热水,晴雯同鹦哥儿服侍林瑾玉净面,而后二人又伺候着林瑾玉穿上银甲,戴上头盔,好一位年少将军!

  林瑾玉穿戴整齐后,这才带着晴雯与鹦哥儿出了牡丹院,去贾母处。

  林瑾玉龙行虎步间,甲叶晃动,好一派大将风范,弄得紧随其后的晴雯与鹦哥儿也不由得昂首挺胸。

  过往的丫鬟婆子,哪里见过如此阵势,纷纷驻足观看,待林瑾玉远去后,才去忙着本来的事务。

  林瑾玉到贾母处,自有守门丫鬟禀报,然今日守门丫鬟看着林瑾玉有些愣神,直至林瑾玉身后的晴雯轻推了下她,守门丫鬟这才回神,大声报道“瑾大爷到!”

  林瑾玉入内时,对着那名丫鬟笑了笑,那名丫鬟一时间有些痴了,弄得晴雯和鹦哥儿进去的时候,狠狠白了她几眼。

  林瑾玉入内后,贾母眼睛一亮

  仿佛见到了少年时的贾代善。

  林瑾玉一甩白袍,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声如洪钟道。

  “末将林瑾玉见过老太君!”林瑾玉行的竟是军中礼仪。

  贾母不由眼眶有些湿润,想他贾家以军功起家,因先祖战功卓绩,蒙太祖皇帝封国公爵,这才有了一门双公,成为一时佳话,一直到贾代善皆是军中领袖,位高权重,贾家也是操持着京城中一等豪族的地位。

  可惜天不遂人愿,贾敏刚出嫁时,贾代善便骤然离世,也使贾家从一等豪族沦落为二等家族,此后贾家更是弃武从文,贾赦空有一等将军的虚名,贾政也被当今圣上念其先祖功德,给了个工部员外郎的官职,贾敬倒是争气是进士出身,却被猪油了蒙心,早早出家当了道士,将偌大的一份家业,传给了纨绔子贾珍,如今贾家颇有大厦将倾之像,好在因贾代善的母亲乃是当今圣上的乳母,有些脸面,这才保住那两块匾额,否则贾母都无颜面对贾家的列祖列宗。

  林瑾玉不知刹那间,贾母想了这许多,迟迟不见贾母唤起身,林瑾玉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鸳鸯贾母有些愣神,便福于贾母耳边小声道“老祖宗,瑾大爷还跪着呢。”

  贾母这才回神,对着堂内众人笑道“瑾儿身着盔甲的模样,倒让我想起了他外公。”

  而后,忙唤林瑾玉至身前。

  “瑾玉何德何能能与外公相提并论,外祖母折煞孙儿了。”林瑾玉起身至贾母身前躬身道。

  贾母忙扶起林瑾玉,“瑾儿莫要自谦,你外公在天有灵,也会为瑾儿高兴的。”

  贾母嘱咐了林瑾玉一些事项后,贾母便笑道“行了,外祖母便不耽误你了,瑾儿去寻二舅舅吧,免得误了时辰。”

  林瑾玉便辞别众人,去了前院,见贾政已在府门处等候,紧忙上前抱拳躬身道“瑾儿见过二舅舅,劳二舅舅在此等候,瑾儿不胜惶恐。”

  贾政自知林瑾玉去辞别贾母,又不好去催促,只能心中暗自焦急,好容易林瑾玉前来,连忙道“瑾儿不必多礼,时辰不早了,快入宫吧!”

  林瑾玉起身随贾政出了府门,待贾政入轿后,这才从林魁手中接过缰绳,而后翻身上马。

  神俊白马甚是通灵,今日得见主人,甚是喜悦,裹着麻布的马蹄刨着地,不时嘶鸣,林瑾玉轻柔的拍了拍它的脖颈,白马这才平静下来。

  林瑾玉见贾政的轿子出了街口,一揽缰绳,白马跃起,嘶鸣阵阵,向牛府而去。

  林瑾玉到牛府时,牛宗带着儿子们刚出府门,众人见礼后,这才打马向皇宫而去。

  巳时,皇宫天和殿外,在京所有官员齐聚如此,太子徒礽,大皇子徒禔,三皇子徒祉,四皇子徒缜,八皇子徒祀,九皇子徒禟,十皇子徒䄉,十三皇子徒祥,十四皇子徒禵等皆按班站立,一面面龙旗迎着风雪飞扬。

  巳时二刻,大周皇帝徒熙携平北大将军牛宗等众将走在大理石铺就的甬道上,显示他至高无上的统治权。

  走至天和殿,牛宗等众将停下脚步,泰昌帝徒熙在大内总管戴权的搀扶下,走上殿台,而后转身神色威严的,面对文武群臣。

  在场所有人跪下地上,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泰昌帝摆了摆手,戴权上前一步中气十足喊道“圣上有旨,众卿平身!”

  待戴权躬身退到泰昌帝身后,文武群臣等便站起身来。

  太子徒礽代表泰昌帝,祭天,祭地,祭祖后,泰昌帝威严的坐于殿前龙椅上。

  太子徒礽走至殿台前面对文武群臣后,大内总管戴权双手捧着圣旨,奉于头上躬身来至太子徒礽身旁。

  太子徒礽双手接过后,打开圣旨大声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自继位以来,兢兢业业,唯恐行差步错,以免上愧对天地祖宗,下愧对子孙黎民!然有弹丸之族,狼子野心之人,对天朝不敬,善动刀兵,引得天人共愤!朕,奉天讨之!命平北大将军牛宗率天兵二十五万,讨伐叛逆!天理昭昭,因天朝军民齐心协力之故,历时两年有余,终令敌闻风丧胆,大胜而归,朕幸之,钦此!”

  太子读完后,群臣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太子徒礽连忙转身,双膝跪地,向泰昌帝行三拜九叩大礼,而后笑道“父皇得天护佑,今大军得胜归来,儿臣值此盛典之际,愿父皇龙体康健,仙福永享!”

  泰昌帝徒熙大笑几声,从龙椅上起身,搀扶起太子徒礽,用手拉着他,走至殿前,对文武群臣道。

  “今日,朕甚为高兴,不光因牛卿得胜归来,亦为大周朝有此后继之君,朕年纪大了,龙体亦不复往昔,数年前,朕将国事交于太子与众皇子,太子亦不负朕望,朕希望你们往后能用心辅佐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