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瑾阎王 > 第二十四章阴谋初现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阴谋初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瑾玉不知宝钗所想,照样与众人说笑,随后贾母留了众人用膳后,这才各自散去。

  宝钗带着贴身丫鬟莺儿站在贾母门外,看着林瑾玉远去的身影,心中思索良久后,便带着莺儿回了梨香院。

  林瑾玉等回到牡丹院后不久,闻听有人回报,贾琏与王熙凤来访,林瑾玉让鹦哥儿赶紧泡茶,带着晴雯出二门,便见贾琏夫妇在院门处等候。

  林瑾玉紧忙上前,冲贾琏抱拳笑道“不知琏二哥哥来访,瑾玉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贾琏闻声笑道“瑾弟弟,为兄深夜不请自来,打扰了瑾弟弟休息,已是罪过,怎劳瑾弟弟亲迎呢。”

  林瑾玉微躬身道“琏二哥哥此话,可真真是折煞瑾玉了,瑾玉因忙于俗事,不及拜访哥哥,反倒劳烦哥哥前来,瑾玉有失礼之处,还望哥哥海涵。”

  不待贾琏说话,王熙凤便娇笑道“都是亲亲的表兄弟,你二人怎的如此见外,有甚话屋里说便是,这里天寒地冻的,你们受得住,我可受不住。”

  林瑾玉闻此,便大声笑道“琏二嫂嫂,所言极是,是瑾玉的疏忽,哥哥嫂嫂请。”说完之后,林瑾玉便请贾琏与王熙凤入内。

  房门处,晴雯见林瑾玉带着贾琏与王熙凤,便对三人福身施礼后,撩起门帘。

  三人入内后,分宾主落座,莺儿便给三人上茶,而后躬身退出。

  林瑾玉便招呼贾琏夫妇用茶,贾琏端起茶碗,抿了一口,连呼好茶,贾琏掌管荣国公府的对外事宜,每日游走于权贵豪商之间,自然见识不凡。

  王熙凤见贾琏如此,也尝了一口,只觉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林瑾玉忙笑道“琏二哥哥,既喜此茶,瑾玉一会儿便命晴雯包上一些,送与琏二哥哥就是。”

  贾琏闻听内心颇喜,但还是推辞道“此茶吃后,唇齿留香亦回味无穷,必是贵重非凡,怎能劳瑾弟弟破费呢。”

  林瑾玉笑了几声便道“些许俗物而已,琏二哥哥不必在意,收下便是。”

  贾琏听此,笑道“既是如此,为兄便却之不恭了。”

  林瑾玉又与贾琏议论了一些朝堂逸事与坊间趣闻,林瑾玉闻贾琏虽为纨绔子弟,但对一些事情颇有独到的见解,不觉间为林瑾玉解了许多心中的疑惑,而贾琏见林瑾玉虽为武将,却见多识广,更知许多奇闻异事,对自己颇有一番推崇之意,心中甚喜,一时间两人便相谈甚欢。

  王熙凤见天时已晚,贾琏仍在与林瑾玉饶舌,丝毫不提正经之事,不免心中焦急,有些坐立不安。

  林瑾玉心中早知,贾琏与王熙凤此来,必有事相求,便差开话题,直言道“琏二哥哥与嫂嫂深夜前来,必有事交于谨玉,都是血肉至亲,哥哥吩咐便是,瑾玉力所能及之处,必不推辞。”

  贾琏听后笑道“既然瑾弟弟如此仗义,为兄便不多言,此次前来,有一事相托,还望瑾弟弟施以援手。”

  林瑾玉笑了笑道“琏二哥哥此言折煞瑾玉了,哥哥有为难之处,直言便是,还是那句话,只要瑾玉能力所及,必当效劳!”

  贾琏听闻后,苦笑一声后,明言道“此事说来,也是你嫂嫂一时糊涂惹下的祸事,不瞒瑾弟弟,贾府看似繁盛,却早已入不敷出,仅能勉强维持,而此事又不便为老祖宗所知,以免老祖宗忧心杂事,你嫂嫂又管着府里大小事宜,自然为之烦恼,虽已贴上不少嫁妆,还是杯水车薪,便忧虑十分,没想到却被有心之人有机可趁,怂恿你嫂嫂做起了借贷之事,本想着既能救助苦难之人,又能收些微薄之利,好贴补官中,可是你嫂嫂所托非人,竟闹出了人命,又逢那户人家的一房远亲颇有权势,硬告上了顺天府,今日顺天府尹派人传话,说要你嫂嫂上堂问话,为兄实在毫无头绪,这才前来请瑾弟弟指点迷津。”

  林瑾玉一听,不免心中疑惑,在前世时,林瑾玉虽未曾沉迷红楼,却也知晓,王熙凤放高利贷之事,始终被瞒的死死的,一直到贾府楼倒,王熙凤病死狱中,也从未被提及,到底是何人有这么大的胆量,敢将王熙凤告上顺天府,而顺天府尹,为何不替王熙凤遮掩,要知道王熙凤不但是荣国府的儿媳,更是京营节度使王子腾的亲侄女,一个小小的顺天府尹,若无人暗中撑腰,怎敢得罪京城两大豪族,除非顺天府尹背后之人的权势大于荣宁二府和王家,而有此权势之人,放眼京城也只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针对王熙凤,就是针对荣国府,针对荣国府,换言之便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未尝不是针对林瑾玉这个即将上任的五城兵马司指挥使。

  林瑾玉念此,心中冷笑,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没想到还没上任,就有人替他点起第一把火,看来明日上任定有风波啊。

  林瑾玉沉吟后,对贾琏道“链二哥哥,此事瑾玉接下了,还劳琏二哥哥应瑾玉三件事。”

  贾琏与王熙凤闻听大喜过望,王熙凤急切道“若是瑾兄弟替嫂嫂接过此事,莫说三件,就是三百件也使得。”

  贾琏接道“瑾弟弟吩咐便是,为兄自当照办。”

  林瑾玉想了想,沉声道“其一琏二嫂嫂称病不出,将府里大小事宜交于二舅母,其二琏二哥哥明日便去大理寺状告顺天府府尹,说他以下犯上,是非不分,擅动职权,诬告武勋遗族,其三该消失的人……”

  贾琏听完心中大骇,没想到林瑾玉如此狠辣,果真不负瑾阎王的盛名,也明白现在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一旦王熙凤有碍,影响的可能是整个荣国公府。

  贾琏忙道“瑾弟弟的意思,为兄明白了,回去之后为兄便安排妥当。”

  林瑾玉见贾琏如此上道,便笑道“琏二哥哥如此,瑾玉便放心了。”

  待贾琏与王熙凤走后,林瑾玉手指敲桌,心中思考着,王子腾明明能摆平此事,为何让贾琏王熙凤来求自己呢,他在此事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