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瑾阎王 > 第二十六章上任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上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瑾玉已知道答案,也许下护佑薛家之言,便带着晴雯回了牡丹院。

  大周泰昌二十七年腊月初八,林瑾玉身着官服,立于五城兵马司衙门前,矗立良久后,这才迈步入内。

  守门兵丁忙跪地,迎接这位新任五城兵马司指挥使。

  待林瑾玉身影在角门处消失,守门兵丁这才起身,继续守卫着这块是非之地。

  林瑾玉来到五城兵马司议事厅时,五城兵马司所属十位千总俱在其内,见林瑾玉后,皆单膝跪地齐声喊道“卑职等拜见指挥使大人!”

  林瑾玉走到厅内主位坐下后,沉声言道“五城兵马司主簿何在!”

  一时间议事厅内,鸦雀无声,无人应答。

  林瑾玉不由眉头紧皱,再次喝声道“五城兵马司主簿何在!”

  议事厅内,还是一片寂静,林瑾玉不由心头火起,一巴掌拍在书桌上,厉喝道“五城兵马司主簿何在!”

  书桌应声而裂,跪于地上的一位千总,忙回道“启禀指挥使大人,主簿今日告病了。”

  林瑾玉闻听不由气极而笑,今日是新任五城兵马司指挥使第一天点卯,主簿便告病,好大一个下马威!

  林瑾玉面含冷笑,对那千总问道“你是何人!”

  那千总抬头抱拳言道“回禀指挥使大人,卑职名叫曹莽,现任京南门千总!”

  “你站起身来!”林瑾玉对曹莽厉声道。

  曹莽听令起身,曹莽三十岁上下,体格壮硕,满面正气,身高看上去竟比林瑾玉高出一头之多,林瑾玉不由心中暗称一声好汉!

  林瑾玉走到他身前,背着手围着他转了几圈,曹莽始终目视前方,林瑾玉点了点头,轻声道“曹莽。”

  曹莽立时单膝跪地应道“卑职在!”

  林瑾玉走到他身前,摸了摸鼻子,笑着问道“曹莽,你可知主簿住处所在。”

  “回禀指挥使大人,卑职知道。”曹莽如实回答道。

  林瑾玉冷笑一声,走到已裂书桌处,高声言道“五城兵马司,京南门千总曹莽何在!”

  曹莽高声应道“卑职在!”

  林瑾玉沉声言道“五城兵马司主簿,目无尊上,现着五城兵马司京南门千总曹莽带领其麾下,将五城兵马司主簿擒来面见本座,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曹莽双手抱拳道“卑职曹莽,谨遵指挥使大人令!”

  曹莽起身便去召集麾下人马,不出片刻,曹莽便带着麾下五百兵丁出五城兵马司大门,直扑主簿住处。

  曹莽走后,林瑾玉便威坐于五城兵马司议事厅处,身前跪着余下九位千总。

  曹莽带着麾下五百兵丁,耗时近半个时辰,才来到主簿住处,曹莽大手一挥,五百兵丁将主簿住处围了个水泄不通,周围的居民纷纷驻足观看,不大功夫便围了个人山人海。

  曹莽令人上前敲门,却始终无人应答,曹莽脾气也上来了,上前一脚便将大门踹开,曹莽迈步而入,麾下兵丁也鱼贯而进。

  一时间鸡飞狗跳,主簿管家忙上前对曹莽语气不善道“曹千总,为何带兵擅闯郑府!”

  曹莽正愁找不到带路的,抽刀架在郑府管家脖颈处,让他领路去找郑主簿。

  郑府管家哪里见过如此阵势,吓得腿都软了,忙带着曹莽去寻郑主簿。

  穿过花园后,郑府管家带着曹莽等,来到一处阁楼。

  阁楼内,郑主簿正与谭文吃酒说笑,闻听外面一阵嘈杂,便向谭文告罪后,欲去查看,刚起身便见曹莽踹门而入。

  谭文见此,面色一沉,言道“曹莽,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擅闯朝廷命官府邸!”

  曹莽见谭文在此,便是一愣,而后咬了咬牙,出言道“望谭大人知晓,卑职奉五城兵马司指挥使林瑾玉大人之令,前来带郑主簿面见于他!”

  谭文冷笑一声,端起酒盅,一饮而尽,森然道“曹莽,本官要是不让你带郑主簿前往,你当如何!”

  曹莽深知谭文的能量,不是一个小小的五城兵马司的千总能够抗衡的,可事已至此,已无退路,曹莽持刀而立,沉声道“若是谭大人执意阻拦卑职执行公务,卑职只好得罪了!”

  谭文微微一笑,言道“好一个曹莽!好一个林瑾玉!”

  曹莽也跟随谭文多年,知谭文此言已是默许,单手一挥,数名兵丁上前将郑主簿捆绑起来,郑主簿当然不可能束手就缚,努力挣扎,口中大喊谭文救命!

  一位兵丁见此,不知从身上何处掏出一块破布,塞进郑主簿嘴里,这才消停了许多,带着郑主簿出了屋内。

  曹莽也将刀归入鞘内,冲谭文躬身抱拳道“曹莽谢过谭大人!”

  “曹莽,回去之后帮本官给林瑾玉捎一句话,山水有相逢,且行且珍惜!”谭文冷笑道。

  曹莽刚要答话,只听外面传来一阵大笑,竟是林瑾玉亲至。

  曹莽忙躬身行礼,林瑾玉单手扶起曹莽后,扬着胳膊拍了拍曹莽的肩膀,以示肯定之意,便至酒桌前坐了下来,拿过酒壶,替谭文倒满,这才出言笑道“本座也有一言想告知谭大人,不知谭大人愿听否。”

  谭文冷笑一声,“谭某洗耳恭听,还望林指挥使指教!”

  林瑾玉玩弄着酒壶,便笑道“谭大人乃是前辈,指教谈不上,只是奉劝谭大人,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才是!”

  谭文没想到林瑾玉如此嚣张,气得面色铁青,拂袖而去。

  “谭大人慢走,本座就不远送了!”林瑾玉大喊道。

  谭文听此,不由得强压怒气,径直而去。

  “曹莽失责,还请指挥使大人治罪!”谭文走后,曹莽单膝跪地道。

  林瑾玉心中不免疑惑,他与曹莽互不相识,曹莽怎会对他如此忠心,林瑾玉可不相信他身上有什么王霸之气,令曹莽闻风归心。

  “不知曹千总,因何故如此忠心本座。”林瑾玉出言试探道,便是曹莽敢说什么一见如故之类的,林瑾玉不介意拿曹莽血祭五城兵马司。

  “回禀指挥使大人,卑职不好隐瞒,不知指挥使大人是否记得,十年前那对母子。”

  林瑾玉挠了挠后脑勺,回想起来十年前那时他才三岁,整日为黛玉出生忙乎哪里记得什么母子。

  三更奉上,求票票QAQ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