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瑾阎王 > 第二十八章政公所憾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政公所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瑾玉捡起令牌后,便带着曹莽等,直奔顺天府府衙。

  待到顺天府衙后,林瑾玉等直闯而进。

  立即有人将此事报于顺天府尹张士贵,张士贵于顺天府大堂处与林瑾玉等相会。

  “不知林指挥使有何事,竟然带人强闯顺天府,林指挥使眼里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圣上!”张士贵气急败坏道。

  “本座是奉大理寺卿固亲王之令,前来请府台大人大理寺一叙,府台大人有何异议,可向大理寺卿固王爷分说,还望府台大人不要为难本座。”林瑾玉道。

  顺天府尹张士贵闻听此言,心中大惊,大理寺卿徒横乃是当今泰昌帝徒熙的亲兄弟,负责掌管宗人府和大理寺,为人刚正秉直,主要处理皇族和勋贵的事务,难道是事情败露了,顺天府尹张士贵一时心思百转。

  “还望林指挥使稍后片刻,本官安排一下,便随林指挥使前往”顺天府尹张士贵言道。

  “府台大人自便,本座稍后就是”林瑾玉道。

  顺天府尹张士贵便去了后衙,不长时间,便出来随着林瑾玉等人前往大理寺。

  林瑾玉趁其不注意时,唤过曹莽,耳语一番,曹莽冲林瑾玉一抱拳,便独自而去。

  林瑾玉带着顺天府尹张士贵来至大理寺大堂,“五城兵马司指挥使林瑾玉将顺天府尹张士贵带到!”林瑾玉双手抱拳躬身对大理寺卿徒横回令道。

  徒横挥了挥手,林瑾玉便退入一旁。

  “下官顺天府尹张士贵,参见王爷!”张士贵躬身施礼道。

  “顺天府,本王今日唤你前来,有一事问询,还请你如实回答”徒横沉声道。

  “不知大人有何事,询问下官,下官如若知晓,定不敢隐瞒!”张士贵回言道。

  徒横接道“荣国府贾琏状告顺天府,仗势欺人,污蔑其妻贾王氏,致使贾王氏患病不起,此事顺天府你可知晓。”

  “启禀大人,有人状告贾琏之妻卖弄权势,私自行借贷之事,下官只是照例行事,还望王爷明见!”张士贵拱手道。

  徒横沉默片刻,便着人唤贾琏,贾琏入堂后“王爷,所谓出嫁从夫,顺天府有人巫告拙荆,顺天府不唤琏,反而传拙荆上堂问话,岂不有违人伦常理,若拙荆进了顺天府大堂,岂不自毁己身,更使我荣国府声誉扫地,顺天府哪里是照例执法,分明是欲将我荣国府陷入死地,其心叵测,还望王爷做主,还我荣国府,还拙荆一个公道!”

  徒横权衡之后,开口言道“顺天府尹此事,却有失当之处,三日后,本王亲临顺天府审理此案!”

  贾琏闻听心中大惊,没想到与林瑾玉料想一模一样。

  顺天府尹张士贵心中暗自松了口气,林瑾玉心中冷笑,三日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啊!

  如此,众人才各自散去,林瑾玉出了大理寺后,曹莽已然归来,冲林瑾玉点头示意。

  林瑾玉便带着众人回到了五城兵马司,处理了一些事务后,便到了下衙时间,林瑾玉打马回到荣国公府,一进大门,便闻贾政有请。

  林瑾玉便至梦坡斋,守门的小厮见林瑾玉前来,忙上前请安道“小的拜见瑾大爷,老爷已等候多时。”

  说着小厮便打起门帘,林瑾玉便迈步而入。

  林瑾玉一进梦坡斋,便见贾政坐于书桌后,眉头紧皱,一副甚为烦恼的样子。

  林瑾玉双手抱拳躬身行礼言道“外甥瑾玉,拜见二舅舅!”

  贾政忙站起身来,扶起瑾玉言道“瑾儿不必如此多礼。”

  各自落座后,贾政忙命人上茶。

  林瑾玉抿了后茶水,后忙问贾政道“不知二舅舅唤瑾玉何事?”

  贾政深深叹了口气,言道“还不是家门不幸,有人不知为何将你琏二嫂嫂告上了顺天府,我正为此事烦心。”

  林瑾玉心中暗惊,没想到消息传播的竟如此之快,不由问道“不知二舅舅从何得知此事。”

  “唉,说来也巧今日晚间下衙时正好碰上一位昔日同僚,从他口中得知此事,瑾儿莫非也知此事。”贾政纳闷道。

  林瑾玉便把该让贾政知道的说与他听。

  贾政听完之后神色大变,沉默半晌后言道“如此说来,是有人针对我荣国府所挑起的事端。”

  林瑾玉点了点头,便道“瑾儿想也是如此,琏二嫂嫂平日忙于内府之事,琏二哥哥又忙于外事,难免给人以可趁之机,况顺天府不通过您,就擅传琏二嫂嫂上堂问话,瑾玉想目的便是挑起荣国府内乱,好在固亲王接下此事,留给我们周转的余地。”

  贾政点点头,言道“你外公在世时,刚正不阿,处事公正,难免得罪不少人,如今你外公去世已近二十年,荣国府已近日落西山,难免有人落井下石,欺我荣国府无人,说来也是我等不孝子孙无能,上不能报效圣上,已固国恩,下不能护佑一家老小,实在是愧对列祖列宗啊!”贾政说着便流下泪水。

  林瑾玉赶忙安慰贾政,贾政看着林瑾玉,心中遗憾道恨不能此子为吾所生,若是如此何愁荣国府后继无人啊!

  要上班了,暂且如此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