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瑾阎王 > 第三十五章潜邸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潜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瑾玉将惜春抱起,找张椅子坐下后便笑言道“今日晚间怎来的如此齐全。”

  坐于一旁的探春娇嗔道“瑾哥哥眼里,只有惜春这个妹妹,哪里还容的下我们姐妹。”

  宝钗接言道“探妹妹所言极是,瑾兄弟当日一篇射雕英雄传,至今令人回味,明明许诺,却又不知履行,实在是寒了众姐妹的心啊。”

  迎春虽没说话,但用戏谑的眼神瞧着林瑾玉,颇有一些无声胜有声的味道。

  宝玉闻宝钗言后,站起身来言道“探妹妹与宝姐姐所言,正合我意,如瑾哥哥所讲的那样,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境界,远非朝堂之上那些追名逐利的蠢祿所能喻之,实在是令人发聩深醒。”

  闻宝玉言后,众人心里皆咯噔一下,林瑾玉这个五城兵马司指挥使正是宝玉所言的蠢祿之一,宝钗眼角余光撇向林瑾玉,然林瑾玉却面无异色,依然笑意盎然与怀中的惜春说笑,宝钗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宝玉说完之后才念及此处,又无人附和,一时间有些尴尬,还是敏探春出言解围“二哥哥在那作甚,还不快坐下,我们还等着瑾哥哥讲故事呢!”

  宝玉闻听后,连忙告罪一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林瑾玉这才开口讲述起来,其实宝玉所言,林瑾玉已然听到,却不惜得与之计较罢了,宝玉出生时由王氏弄了个衔玉而生,此生注定只能内宅厮混,这也正是贾母高明之处,玉者国之重器也,若是宝玉表现什么异样之处,对于贾家来说则是灭顶之灾,故而贾母刻意纵容宝玉,免得皇家猜忌。

  林瑾玉讲了近一个时辰,实在是口干舌燥,便不再讲了,众人自是不依,奈何夜已渐深,这才意犹未尽各自散去。

  次日清晨,牡丹院一片忙碌,林瑾玉留下晴雯与鹦哥儿收拾,便独自去了贾母处。

  “瑾儿给外祖母请安!”林瑾玉入内后对贾母躬身行礼道。

  贾母唤林瑾玉起身后,便叫到身边,问言道“瑾儿可收拾妥当?”

  林瑾玉笑道“些许杂务而已,有劳外祖母劳心了。”

  贾母拉着林瑾玉的手,嘱咐道“圣上赐予瑾儿的宅子乃是潜邸,瑾儿还要注意些才是。”

  “外祖母放心,瑾儿知道深浅,圣上以前的住所瑾儿已命人封存,瑾儿住在一个偏院也就是了。”圣上赏的宅子居然是其做皇子时的王府,可见林瑾玉的圣眷之浓厚,林瑾玉想着贾母无事,不如跟着一块去潜邸瞧瞧。

  林瑾玉便笑道“反正外祖母无事,不如跟着瑾儿去瞧瞧。”

  贾母犹豫一下,倒也答应下来,毕竟老在院子里待着,也觉烦闷,再者贾母若不去看看,实在放心不下,怕林瑾玉年轻历浅不知规矩。

  林瑾玉闻言后,便大声道“鸳鸯姐姐赶紧伺候着老太君起驾!”鸳鸯闻听后娇嗔了林瑾玉一眼,便自去准备了。

  贾母出行自然需要好生准备一番,近一个时辰方才准备妥当,荣国府门前早已备下六七辆马车,鸳鸯伺候着贾母独坐一辆,邢氏与王氏并薛姨妈坐一辆,宝钗与三春挤在一辆,宝玉见林瑾玉骑马亦不干落其后便小厮茗烟去马棚牵马来,晴雯与鹦哥儿还有莺儿坐一辆,剩下的挤满了诸位主子的贴身丫鬟,还有一辆装满杂物的马车。

  林瑾玉搀扶着贾母上了马车后,吩咐马夫一定要慢些,又来回巡氏了一番,见均已妥当,这才翻身上马,一揽缰绳大喊道“走嘞!”

  蹄声阵阵,车轮滚滚,长辈们倒是处之泰然,小辈们便截然相反,暗自兴奋看着繁华的街道,有些鸡毛小贼打起浑水摸鱼的主意,但一见车队前方的林瑾玉,便又隐入人群之中,他们了没那个胆量,敢捋瑾阎王胡须,林瑾玉早上便派人通知了现任京南司镇使马孟奇,马孟奇亲领本部人马在街上布防,凡是那些有意故意接近车队的人,待车队过后,通通被抓了起来,带到肃静处审问。

  一路上林瑾玉骑在马上,看似漫不经心实则身心紧绷如线,好在直到潜邸都太平无事。

  林忠一直守在潜邸门前,待车队在门前停下后,林瑾玉扶贾母下车后,紧忙上前跪地声道“老奴林忠请大爷安,请老夫人万福金安!”

  贾母虽然年事已高,却记性颇好,一眼便认出了林忠,忙林忠起身回话,待林忠起身后,贾母方才笑言道“忠管事一向可好。”

  林忠回言道“承蒙老夫人挂念,老奴身体还算硬朗,还能伺候主子几年。”

  “敏儿不在京中,府里的大小事宜,忠管事可要多多操心才是。”贾母言笑道。

  林忠闻言后,躬身回道“老夫人此言真真是折煞老奴了,主母虽不在京中,然有大爷在,奴才们便如浮萍之草有了根基一般,伺候好大爷乃是奴才们的本分。”

  贾母听后,便笑言道“瞧瞧,到底是林家的老人就是会说话。”

  林忠连称不敢后,方才引着众人入内,潜邸占地颇大论面积而言一点不输于贾府,亭台楼阁奇林怪石俱有,尤其在花园一处,有一大片梅林,圣洁娇艳的梅花,倒给这寒冬之季添了一份奇异的光彩,众人一时间有些琉璃忘返,三春与宝钗俱忍着渴望,跟在长辈身后,还是贾母放话,让她们各自玩耍去了。

  惜春在梅林之间跑来跑去,迎春看顾惜春,倒也停不下脚步,探春与宝钗停留在一株梅树前,看着鲜红的梅花,闻着梅花特有的香气,两人不时交头接耳,看样子又要弄甚诗篇,此良辰美景宝玉怎能落于其后,走到探春与宝钗身边,询问二人有何佳良之作,林瑾玉向贾母告罪一声,便找林忠安排晴雯与鹦哥儿,用过午膳后,贾母等长辈便离去了,留下小辈们在此处吟诗高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