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瑾阎王 > 第三十七章献礼一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献礼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瑾玉收拾妥当之后,便带着小厮林魁,来至东华门外。

  东华门外早已聚集了许多等候的官员,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林瑾玉眼神颇尖,一眼便瞧到人群之中的贾政。

  贾政正在接受昔日同僚的恭维,满脸的笑意,颇有一些春风得意之感。

  林瑾玉快步走到贾政身边,躬身行礼道“瑾儿拜见二舅舅。”

  贾政忙扶起林瑾玉,问道“瑾儿府里可妥当了?”

  林瑾玉笑言回道“府里均已安排妥当,多谢二舅舅挂心。”

  与贾政在一起的众人忙对林瑾玉躬身施礼。

  林瑾玉忙闪至一旁,连连摆手道“众位叔伯都是二舅舅的同僚好友,此举真是折煞瑾玉了。”林瑾玉此举不但给足了贾政面子,也获得了众人的好感。

  众人皆道贾政好福气,贾政捋了捋胡须连道不敢。

  此时林瑾玉瞥见了牛宗等军方将领已至此处,向贾政告罪一声后,便至牛宗身前,行了军礼,便请安道“瑾儿见过牛伯伯!”

  牛宗赶忙扶起林瑾玉,拍了拍林瑾玉的肩膀后,这才笑言道“瑾儿怎的不去府里了,老太太与你牛婶婶对你可是颇为挂念啊。”

  林瑾玉回道“因事务繁忙,未曾及时拜访老祖宗与婶婶,实在是瑾儿的罪过,年后瑾儿一定上门负荆请罪。”

  “你小子少来那虚头巴脑的,老夫看不惯,你小子若真有心有空时多去府里瞧瞧也就是了。”牛宗肆无忌惮笑骂道。

  林瑾玉闻言后,当即保证散朝之后便去牛府,牛宗方才作罢。

  林瑾玉又与诸位将领彼此见礼后,朝堂上的诸位大佬们才陆陆续续到来后,满朝文武群臣齐至不长时间后。

  伴随着嘎吱声,东华门缓缓开启,众臣方才入内。

  群臣至议政殿按班站好后,太子与众位皇子来至议政殿,不久泰昌帝徒熙在戴权的搀扶下入议政殿,至龙椅处坐下后。

  “臣等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跪地朝拜大周王朝的最高统治者。

  “诸卿平身吧!”泰昌帝徒熙摆手道。

  群臣谢恩后,这才纷纷起身,而后泰昌帝徒熙笑言道“今日是除夕,也是普天同庆之日,今年上天垂怜,王朝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朕在此谢过诸卿了。”

  泰昌帝徒熙言毕后,礼部尚书张文房出班拱手道“陛下此言实在折煞臣等,此太平盛世乃是陛下励精图治所致,臣等只是遵循陛下的意志行事,臣等实在不敢贪天之功!”

  礼部尚书言毕后,八皇子徒祀出班接道“儿臣以为礼部尚书所言极是,父皇统御九州,威泽四海,可堪称千古一帝!”

  赞美之言人人爱听,泰昌帝徒熙亦不能免俗,对礼部尚书和八皇子徒祀所言颇为受用。

  刑部尚书鲁深听后眉头紧皱,对礼部尚书与八皇子所言甚不认同,合着天下有了陛下便可,那要他们这班文臣武将有何用,刚欲出班反驳,便闻听有人出班言道。

  “微臣不甚赞同张大人与廉亲王所言固然不错,然我朝仍有群狼窥探,太平一词何来谈之,虽无内忧但外患仍在啊!”林瑾玉出班言道。

  “哼!一个小小的五城兵马司指挥使也敢在朝堂之上大放厥词,实在不知所谓!”九皇子徒禟冷声道。

  泰昌帝徒熙仍然笑意绵绵,看着林瑾玉。

  林瑾玉反驳道“王爷所言不差,林瑾玉确是人卑职低,但林瑾玉对陛下,对大周王朝的忠心天地可鉴!林瑾玉弃文从武,只为一句话!”

  还未等九皇子徒禟接话,怡亲王徒祥便问道“林指挥使为何话语?”

  林瑾玉单膝跪地,双目直视泰昌帝徒熙沉声道“犯我大周者虽远必诛!”

  林瑾玉言毕后,满朝哗然,自太祖开国后,重文轻武的风向已延续至今,令武将的地位已日渐式微,牛宗等武将闻听此言激动不已,已经多少年没有听到如此激昂之语。

  林瑾玉之言,顿时引起了满朝文臣的反击,皆是斥责林瑾玉之语,单膝跪地的林瑾玉却不为所动。

  九皇子徒禟出班拱手对泰昌帝徒熙言道“启禀父皇,林瑾玉此言证明其乃是穷武之夫,儿臣恳请父皇免去林瑾玉五城兵马司指挥使之职!”

  兵部尚书牛宗出班言道“瑾玉不过顽劣之年,难免少年热血,还请陛下垂怜!”

  泰昌帝徒熙听后,笑言道“少年热血,瑾玉虽是武将出身,从军前也是扬州城的头名,想必才情颇高,瑾玉若赋诗一首,朕便免了尔扰乱朝堂之罪。”

  林瑾玉沉吟片刻后便道“微臣有一词献于陛下,算是微臣的第一份新年贺礼。”

  泰昌帝徒熙听后忙让林瑾玉起身速速吟来。

  林瑾玉谢恩后,站起身来诵道。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林瑾玉诵完之后,朝堂之上顿时鸦雀无声。

  良久之后,泰昌帝徒熙大声道“好!不愧为姑苏林家子孙,果真是惊才绝艳!”

  林瑾玉躬身道“陛下之言,微臣实在愧不敢当,只是瑾玉在军中一时有感而已,且此词天下除陛下外,无人配之!”

  泰昌帝徒熙闻听后,更觉受用不已,其时常自比秦皇汉武,此词倒仿佛是为其量身打造一般,泰昌帝徒熙当真是欣喜非常。

  “瑾玉有心了,朕受了!”泰昌帝徒熙大笑道。

  众臣忙又跪地山呼万岁,泰昌帝徒熙让众臣起身后,便揭过此事,太子与众位皇子并文武群臣开始向泰昌帝奉献新年贺礼。

  太子的新年贺礼是举世罕见的走盘珍珠,九颗晶莹剔透的小珍珠围绕着一颗大珍珠绕着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