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欺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夜时分,夜很深,大地一片寂静。

病房内,阮清清刚将灯关上,抱着怀中的娇娇在病床上睡觉,而没过多久,门悄然被打开了。

她微微一颤,却没有太大的动静,闭上眼睛假寐着,偶尔露出鼾声,仿若已经睡的很沉一般。

微光透过门缝,露出一方亮光,照射在陆庭轩欣长的身影上,面容半边阴影,半边明亮,仿若神祗。

微微颤动的羽睫下,一双狭长幽深的眼,透露着太多的情绪。

想起今日她恢复记忆的那双冷漠尖锐的眼睛,如同一个伪装的刺猬,浑然带刺。

他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她恢复了记忆,他该怎么办?

开心或者忧愁?

开心她想起了他,记得她爱过自己,忧愁她想起了曾经不堪的过往,还有他曾经对待她残忍的事实。

或好或坏,他都不希望她与自己的关系,闹到最后不可收拾的地步。

陆庭轩在想,他今日该以何种身份来面对她呢?小叔?爱人?

无论是哪种,都是万般痛苦在等待着他。

他轻声呢喃,“阮清清,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怎样你才愿意原谅我呢?”

他略微轻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掩门离去,门悄然阖上。

感知到了陆庭轩的离开,阮清清紧绷的神经顿然松懈下了,响起他那一句,心里揪着疼,原谅,她受过这么多的苦,为什么从前就没有人原谅她?

“妈妈…”

怀里的娇娇声音软糯道。

“嗯?”

“陆叔叔,好像不开心。”

“不用管他。”

她搂着娇娇的手更加紧了。

“妈妈,这今天你对陆叔叔,很不好!”娇娇声音有些抱怨般着道。

连娇娇都看出来了,的确,她是在反抗陆庭轩,对于失忆前他曾经对自己做出的错事,还有失忆后隐瞒身份接近自己。

这些年她遭遇的事情,皆因他而起,她不想让他轻松。

阮清清回答道,“我知道。”

“为什么要这样,陆叔叔对我们很好呀。”娇娇疑惑了。

阮清清眼眸微微暗了暗几分,道,“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你该睡了。”

说着,抱着娇娇哼起了一阵摇篮曲。

外头,这长长的走廊,他倚在窗户口,点燃一根烟,窗外H市的夜景繁华拥挤,车水马龙,与他的孤寂,形成强烈的对比。

吸了一口,又将浓烟吐了出来,烟子就随着窗沿的风飘向远方。

忽然,衣角被人拉了拉。

娇娇声音怯怯,“陆叔叔,你和妈妈吵架了吗?”

陆庭轩眉头一蹙,将指尖的烟掐灭,弯腰一把将她抱进怀里问,“怎么还不睡?”

“我觉得妈妈很不对劲,她好像在生你的气。”

“没有呢,是陆叔叔做错了事情,娇娇快去睡吧,一切都会好的。”

“好吧。”

翌日,天亮白一片,翻起一阵鱼肚白。

陆庭轩睁开眼,眼睑下一层淡青色人有些疲倦沧桑。

一夜未眠……

洗漱完了,亲自再厨房做好早餐后,陆庭轩提了进去。

此时阮清清已经起床洗漱完毕了,帮着娇娇扎着小麻花辨,利落的收尾后,陆庭轩才开口道,“过来吃早餐吧。”

阮清清也没多说,拉着娇娇过去把早餐吃了,吃完,阮清清看了一下钟,已经是八点,她道,“我要送娇娇上学。”

他蹙眉,“你就待在这里,我去送。”

阮清清知道说再多,陆庭轩也不可能放自己出去,她拍了拍娇娇的头道,“乖乖的!”

娇娇乖巧点头。

陆庭轩拉起娇娇的手往外头走了出去,阮清清便目送两人走,直至两人消失在她的视线内。

开车很快便到了幼儿园,自从那次亲子活动之后,娇娇成了幼儿园的小红人,不少家长都认识她。

“呀!是娇娇来了呀?”

娇娇点了点头,微笑还之道,“是呀,早上好,阿姨。”

这副模样乖巧到不行,论谁看了不喜欢?

被叫做‘阿姨’的女人连忙乐呵呵的笑了,道,“这孩子真乖啊,先生教子有方啊!”

陆庭轩抿唇有些淡漠,但也是点点头,以作回应了。

“我先走了,你好好上学。”

娇娇“嗯”了一声,朝着陆庭轩摆手,见陆庭轩走了,娇娇也正打算进幼儿园,却被一道身影给拦住了去路。

娇娇看着眼前带着墨镜的女人,她觉得有些眼熟,忽然想起,这便是那天欺负自家妈妈的怪阿姨!

小嘴一鼓,怒气冲冲的道,“坏阿姨!你让开!”

蓝雨哪知道自己开个车便碰到了阮清清的女儿,真是无巧不成书,她对付不了一个陆庭轩,现在一个小孩子都对付不了?

蓝雨冷笑一声,“小朋友,就算是个野孩子,也要学会说人话,知道吗?”

娇娇气的呲牙咧嘴,像个发怒的小兽一般,“你才是野孩子,我有妈妈!”

娇娇这一声怒吼瞬间引起了不少过往的人注意,路人纷纷的往这里看过来,还有一些是娇娇的同学。

蓝雨对于娇娇这种小孩子丝毫不畏惧,冷笑一声,“呵…小朋友你不知道了吧,你陆叔叔只不过看你们可怜才送你的,你以为他真的会喜欢你妈妈?你的亲生爸爸可是个劳改犯,你不过是个劳改犯的女儿!”

娇娇怔了怔,眼睛瞋着看向她。

其他小朋友听见了,立马便骂起来了,“原来你是个骗子!还骗我们,你就是个劳改犯的女儿!”

娇娇没了底气,因为她知道陆叔叔不是自己的爸爸,也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到底是做什么的,对于蓝雨的话,她一句话都说不出。

这铺天盖地的唾骂说的她委屈至极,她闭嘴也不解释,头也不回的往幼儿园走去。

还未上课,蓝雨在门口的说的事情便被传了个七八,一些小孩子对着娇娇指指点点,有些大胆的,直接嘲笑她是个骗子、是个劳改犯的女儿。

“哟!劳改犯的女儿呀!”

“癞蛤蟆装天鹅,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你这个骗子,滚出我们班!劳改犯的女儿!”

……

一些小孩甚至开始向娇娇扔文具还有书包,将娇娇一把推翻在地,娇娇摔了一个满怀,还来不及惊呼,就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

娇娇再也崩不住了,眼睛的泪水直接流出,极力否认,“我不是……”

“呸!”

“滚出我们班!”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严厉的怒喝之声响起,女教师出现在门口,目光严肃凶横着道。

一些小朋友连忙收了手,立即回到了座位上。

老师看着被欺负的娇娇倒在地上,瘦瘦小小的,哭的没个人形,心里一抽,立即抱着娇娇道,“不哭,不哭,老师来了。”

可是娇娇沉溺于自己,完全听不到别人在说些什么,只会撕心裂肺的哭,眼睛红了,脸也被哭红了。

老师不停的安慰,可是娇娇却怎么也停不下来,嗓子哭到嘶哑,最后连声都发不出来了。

无奈之下,老师只好拨通了阮清清的电话。

那头,阮清清接通了电话,老师将情况都说了一遍,阮清清整个人颤了颤,心狠狠地揪在一起。

她能听见电话里头娇娇在哭,阮清清心顿时像热锅上的蚂蚁,着急的不行,想要冲出去,却被保镖拦下。

“怎么了?”陆庭轩的声音响起。

阮清清眼睛发红的看着他,声音嘶哑了几分,“放我出去,我要去找娇娇!”

他心头一紧,“娇娇怎么了?”

“她又被别的小朋友欺负了。”

他顿时一凝,“你在这里待着,我去找娇娇!”

“不行,我去!”

“你现在还没恢复身体,医生要你好生休养,你不能去!”

“陆庭轩,现在被欺负的是我的女儿!你却要我心安理得的待在病房里休息?”她冷笑的看着他,有些讽刺的意味夹杂在其中。

他眼眸的神情几许复杂,轻叹一声道,“你放心吧,我绝对带娇娇好好的回来。”

“如果不呢?我偏要去呢?”

陆庭轩道,“听话。”

一句话,没有任何反转的余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