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争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个人回到家中,将东西都清理好后,阮清清见娇娇眼皮儿打着盹儿,似乎是困了。

“娇娇,你先去睡觉。”

“嗯…”娇娇有些困顿的应着,拖着身子便进了房间。

等娇娇走后,陆庭轩忽然开口道,“明天跟我一起回C市。”

凭什么?

阮清清觉得莫名好笑,他以为他自己是谁?

“我为什么要去?”她冷然一哂,亮黑的眼透露着淡淡的疏远。

“你几年前失忆了,对大脑可能会有影响,必须得到省级医院检查,我担心.......”

阮清清觉得好笑极了,是他曾经一手逼的她自杀失忆,他以为她是给点糖就笑的傻子?

“陆先生,你好像搞错了吧,我以后是死是活都与你无关,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阮清清。”他眼眸沉了沉,当初的阮清清在他面前乖的不行,现在却全身是刺。

她声调平缓宁静,“你可以滚了?请你以后别来打搅我的生活!”

那双眼睛透露着疏离与陌生,陆庭轩神色微变,“你也必须去检查!阮清清,你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

“呵!”她冷笑一声,“陆先生是忘了吧?当初是你将我逼死,现在装模作样地关心我,这不是太多此一举了吗?”

“你还觉得我是当初那个任你玩弄的阮清清?”

陆庭轩整张脸泛着寒青,手指紧紧的攥在一起,骨节有些发白,“阮清清,不是你想的这样的。”

她眼眸泛出一股恨意,“当初的你因为秦若雪而不相信我,现在的你又想让我回到你身边,继续做个宠物,你觉得可能吗?”

陆庭轩颤了颤,“可是就算你再怎么恨我,娇娇也是我和你的孩子!”

她觉得可笑极了,嘴唇冷笑着,“哪又怎样?过去的四年,我们的生活你不曾参与,你算什么!”

而早就被吵架声惊醒的娇娇,听到这一句话后,被震得连忙捂住了嘴,瞳仁顿时一扩。

她是陆叔叔的孩子?

陆庭轩心沉了几分,一双深幽的眼眸望着她,“那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就算你去死也不可能!”

陆庭轩攥紧了手指,呼吸一凝。

他知道,她恨透了他。

他薄唇动了动,“你要怎样才肯去C市?”

她弯唇一笑,“在你死之后!”

“换一个条件。”他蹙眉。

阮清清唔了一声,故作沉思后,又立即展开笑颜道,“不好意思,除了这个条件,别的都不行!”

陆庭轩眼眸沉下。

“陆先生慢走——”说着,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显然她并不想,让陆庭轩在她家再多呼吸一分钟的空气。

她下了逐客令,陆庭轩知道现在阮清清是绝对不会答应他的,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二话不说,便听话的出去了。

将门关上后,阮清清心冷下几分,嘴里噙着一丝讥讽的笑。

……

第二天,下午。

阮清清刚出门准备去接娇娇回家,却看见陆庭轩站在门口,身着黑墨西服,日光落在他的眉宇之间,照亮他半边侧颜,他就静静凝视着她。

她眉头一挑,显然对于他的出现,并不欢迎。

但是他也住在这里,她也没权利叫他滚,所以干脆假装不认识,她埋着头便想从他身边绕过,却被他一把拦住。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去C市?”

他的嗓音浮现耳边,她抬头看他,眼睛里尽是冷意,嘴唇一张,“你有病?”

陆庭轩眉凝起一股川字,“带你去治病!”

“说了,除非你死!陆庭轩,你听不懂人话吗?”

两方对视,气氛有些冷,相互僵持不下。

“麻烦让一让!”阮清清将他的手拿开道。

他却没有丝毫要让她走的意思,阮清清怒气道,“我现在去接娇娇,要是她被别人拐走了,你付得起责?”

陆庭轩眼眸微动,将手收了回来,她冷笑一声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到达幼儿园时,娇娇背着小书包在花坛边上坐着,她扬了扬手,娇娇便一眼看见了阮清清,立即笑着跑了过来。

阮清清自然而然的拉起了娇娇的手,笑道,“我们回家。”

“嗯!”

两个人往着回家的路走去,便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后面响起,忽然一个女人快速跑过,慌慌张张的模样,一不小心将娇娇撞到在地。

女人回过头正要说抱歉的时候,却看见了阮清清的脸,女人眼眸怔了怔,嘴张大了一倍,“你没死?”

看见眼前的女人,阮清清的脸色顿时发寒,这张脸她做梦的都不会忘记。

秦若雪!

阮清清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死贱人,敢勾引我老公,我今天非得打死你不可!”一道厉害的女声出现,但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秦若雪忽然脸色一变,立即找了一个地方藏身。

见那骂人的女人四处张望,没看到人,走了之后,秦若雪才长长的松了口气,走回到阮清清的面前。

正欲说话,却看见阮清清身后走来的陆庭轩,眼眸又是一阵猛烈波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