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流产还是手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半个月后。

镜子里的女人,消瘦枯黄的脸,眼睑下一层湛黑,整个人无比沧桑。

这段时间,她日夜不休的照顾着陆庭轩,但是他却迟迟没有醒来,医生说他虽然没生命危险了,但是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这短短的半个月他从未有苏醒的症状,她在无望的绝境中垂死挣扎,抱着无望,希望他有一天会醒过来,看自己一眼。

她用水给他清理的身子,擦着他的指尖,那手指微微动了动。

阮清清整个人惊了,躺在床上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慢慢的移动着视线,看着她,虚弱般的声音道,“阮……”

阮清清整个人凝固,不能动弹,仿佛已经无法分辨这是梦,还是现实。

只能呆滞的看着他,他忽然淡淡扯出一丝笑。

瞬间,阮清清眼泪浮上眼眶,紧紧的抱住了他,道,“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我以为你再也不醒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我以为……”

说着,脑子一片混沌,有太多想说的,却已经难以组织语言了,只能胡乱的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想法。

许久后,他艰难地哑着声音开口。

“我回来了,阮清清……”

……

一个月后,陆庭轩的身体已经回到七七八八,阮清清也被要求遵守诺言原谅他,被他带进了精心准备的房间。

娇娇被送往幼儿园上学,此时家中只剩下陆庭轩与阮清清,气氛有些微妙。

陆庭轩站了起来,低头看向她道,“我去洗澡。”

她点点头。

刚转身,陆庭轩忽然顿住了步子,侧过脸朝她一笑,“要不要一起?”

阮清清整个人唰的红了脸,恼怒地骂了一句,“流氓。”

还未反应过来,陆庭轩忽然将她压在沙发上,他摸着她的头发道,“难得今天孩子不在家,不应该做些有趣的事情吗?”

“不行!”

“哼…由不得你!”说着,开始吻向了她,温柔而又热烈的,如同开在夏日的向阳花一般。

阮清清推开他,“不行,我要去洗碗。”

“我陪你!”

陆庭轩与阮清清两个人挤在一个小洗碗池旁一起的洗碗,阮清清看着身边的他,微微扬起了嘴角。

“啪嗒”一声,阮清清手里的盘子跌落,整个脸唰的惨白。

“阮清清,你怎么了?”

“我…我头疼!”说着,她捂着剧烈的头疼,陆庭轩心紧了几分,他一把将阮清清抱了起来,冲了出去。

“病人的情况很特殊,脑部瘀血,应该是曾经受到过剧烈的撞击,需要进行手术,但是最难的是,病人怀了孕。”

他微怔,整个人脑子发嗡,脑部瘀血……

是当初她为了救他,被混混打得时候留下的后遗症。

都是他的错!

“要么打掉孩子做手术,要么留下,但情况很有可能会恶化。不过一旦打掉孩子,病人以后都不可能再怀了,上次生产受过寒。”

陆庭轩颤着,一时无声,不知该如何回答。

陆庭轩恍惚的走进了阮清清的病房,阮清清还不知情,头疼也已经缓解了,看着他走了进来,冲着他温柔的笑了起来。

“医生怎么说?”

陆庭轩沉重地说,“你怀孕了。”

阮清清一笑,“那这是好事呀,你怎么都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陆庭轩眼眸里有着复杂与纠葛,最终选择如实交代道,“阮清清,医生说你脑内淤血,需要做手术,但是做手术的话,要把孩子打掉。孩子打掉了,你也就不能怀孕了。”

阮清清容凝固,整个心咯噔一下。

她立即摇头道,“不行!我不做手术!”

“阮清清,听我的,你必须做手术。”陆庭轩的眼中满是认真。

她有些难受,眼睛浮现雾气,道,“我不想打掉孩子,他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没来的急看一眼,我不舍得……”

听话,阮清清,这是为你好。”

“娇娇的前几年你来不及参与,我希望这个孩子你能参与他出生与成长,你知道吗?”

阮清清的眼睛里有着固执,还有那影影绰绰流露出的希翼与期待。

“阮清清,在我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

他的眼眸有着温情的光,望着她时,如若珍宝一般。

“可是……”

“阮清清,若是再失去你,这次我会跟你一起去的。”

陆庭轩的话,令阮清清心头大震,良久后,她终于点头。

瞬间娇,陆庭轩暗自松了口气。

他带着阮清清到了医生办公室,做进一步的术前排查,谁知,不仅是需要流产,还有一个更大的噩耗在等着她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