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系统坑我来种田 > 第4章 二哈的心思

我的书架

第4章 二哈的心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宫菲诧异的看见小家伙,心疼的问,“怎么啦?”

  “娘太辛苦了,佳佳只会拖累娘亲。”小家伙认认真真的表情,令南宫菲眼眸一酸,真是个乖孩子。

  母子二人继续朝着身上走去,人工飞行师者能不能,总是吃野菜,自己也受不了啊。忽然二哈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小美人,小美人。”

  “你就不能消停一些,有话直说,有屁快放。”

  “小美人,那边有一个宝贝你要不要?”

  “什么宝贝身上能有什么宝贝?”

  “呃,当然是一条大蛇啊。”

  “什么开什么玩笑?”

  “小美人,你快带着佳佳跑路,我来对付它。”

  南宫菲皱了皱眉,生怕那东西叫佳佳伤害了,直接捞起孩子,飞着朝着东边闪身而去。

  一道白光从南宫菲的衣袖之中飞了出去,眨眼落在灌木丛之中,跑出一段距离,感觉哪里不对劲,连忙站定脚步。

  不对,好像上了二哈的当,该死的,这家伙到底要干嘛?

  南宫菲抱着佳佳回转身,只见一个白团子停留在半空中,摇头探脑的,用鄙夷的小眼神睨了一眼地上的蛇,“啧啧,你说你怎么这么不长眼,技不如人也就罢了,还到处出来丢人现眼,难道是嫌自己寿命太长?”

  南宫菲扑哧一笑,与二哈心神交流起来,“这就是你的鬼把戏?想要独自邀功?还是觉得本仙女好欺负?”

  二哈脑袋有些短路,看着对面的女子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经不住哆嗦了一下,随后笑脸相迎。

  “哎呀,怎么会呢,小美人这不是看你与佳佳营养不良吗?回头将这东西卖了,估计能卖个好价钱补补身子。”

  南宫菲无语望天,谁来告诉我二哈到底是什么逗逼品种?眯了一眼地上可怜兮兮的蛇,默默为他点了两串蜡烛。

  随后抬头用疑惑的眼神看向空中那个白团子,二哈嗤溜一声消失在眼前,“那个小美人儿,我先将这东西装起来,别把你家宝贝儿吓坏了。”

  “哼,算你有点眼力劲儿,本仙女就不和你计较了。”南宫菲翻了个白眼儿,越琢磨这事儿月有些邪门儿。

  若没猜错的话,这事肯定与二哈有关,只是他到底有什么心思,并不是想害自己?

  让他也没有这个胆量,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二哈扑上来有姑奶奶的拳头。

  而他在空间有些瑟瑟发抖,额滴娘呀,这女人看着就不像个好人,爱财爱色又喜欢欺负人,自己怎么这么不长眼,偏偏撞在人家的枪口上?

  本以为是个傻白甜,可以随便捏扁,不料,自己傻乎乎的凑上前,非要与人家签契约,这下好了,简直赔了夫人又折兵。

  哎,二哈,人生命苦啊。

  整个过程,南宫菲死死的将佳佳搂在怀中,小家伙不吵不闹,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但还是没敢出声,怕娘生气,对自己置之不理。

  母子二人摘了一篮子野菜,南宫菲扯着小家伙的手,迈着欢快的步子走下山来。

  回到家一阵翻箱捣柜,经不住一阵头疼,特喵的一门一文钱也没有,总不能11路去镇上卖东西吧?

  这里山高路远,一般都是坐牛车而去原田镇,难道不需要银子啊!

  他大爷的,到底怎么办?

  能够被摸得摸佳佳的脑袋,告诉小家伙别乱跑,自己找李大娘有点事,马上回来。

  李大嫂为人热情,时常接济他们母子,南宫菲决定去试一试。

  天色已晚,路上几乎没什么人,能够飞顺利的来到李大嫂家门口,愁愁着不知要不要进去。

  恰好李大嫂从外面走来,“南宫菲?出了什么事?是不是佳佳又生病了?”

  “你家嫂子,那个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我挖了一点草药,想去镇上卖,可是没有钱坐车……”南宫菲回忆着原主的一言一行,学着她的口气不好意思的说道,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

  虽然名字一样,但性格迥异,人家是个腼腆不善言谈的姑娘,本仙女就不同了,脸皮比城墙还厚,杀伐果断……嘿嘿……

  “哎呀呀,你这丫头还以为是什么事呢,不就是几年前的事你等着嫂子这就去给你的。”

  李大嫂乐呵呵的走进自家院子之中,眨眼消失在眼前。不多会儿手里抓着一把钱塞进南宫菲的手里。

  “别和嫂子客气,这有啥剩下的钱给佳佳买几个包子吃吧,那孩子正在长身体。”

  “谢谢你家嫂子,要不是有嫂子照顾,我们娘俩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呢,以后若是我们母子发达了,必然不会忘记嫂子的好处。”人工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傻丫头,别说这些傻话,嫂子实在是与你们投缘呢,去的时候注意安全,天黑了快回去吧,不然佳佳会害怕的。”

  李家嫂子又是一番叮咛,事以南宫菲,不要急着还钱。

  南宫菲眨眨眼想到那条大蛇挎个脖子总不好看,于是和李大嫂接了一个竹篓,匆匆离开。

  翌日一早,风和日丽,南宫菲带着小家伙一起收拾起来。

  怕吓到孩子,让二哈将大蛇扔进飞楼里,上面放了一些药草和野菜,盖了一块布,牵着儿子的手走出门。

  刚来到村口,牛车之上有三四个妇人正在闲聊,看到南宫菲母子,一个个嫌弃起来,挺下了叽里呱啦的话语。

  南宫菲将铜板交给赶车的铜板交给刘老伯,抱着儿子坐在牛车上。

  几名长舌妇忍不下去了,一个个鸡一嘴鸭一嘴,顿时热闹起来。

  “因为你说咱们这一大早的是有多倒霉,怎么跟这种不三不四的人坐在一辆车上?”

  “谁说不是呢?刘老婆,你怎么什么人的钱都赚呢?若是有人知道这种不知廉耻的人坐过你的车以后谁敢坐啊?”

  刘老伯不咸不淡回眸看了妇人一眼,“别乱嚼舌根,不想做就下去。”

  妇人一阵恼火,刚想说什么,就被旁边的人一把扯住,死死瞪着南宫菲母子二人,都是这个狐狸精惹的祸。

  不多时又来了三个人,刘老伯不言不语,赶着牛车慢悠悠的出发了。之前针对南宫菲的大名妇人隔三叉五,时不时蹦出几句脏话,翻着白眼儿,指桑骂槐。

  南宫菲搂着儿子闭目养神,就当是狗在乱吠好了。这种人只顾得计较,否则生气的就是自己。佳佳好几次欲言又止,都被南宫菲默默拦下。

  一路颠簸,总算到了云田镇,南宫菲询问了刘老伯回来的是,牵着佳佳的手默默离开。

  路上二人买了两个包子,乐呵呵的吃起来,随后打听一番,朝着万宝堂而去。

  据说万宝堂诚信有加,这不刚到门口里面的药童就笑呵呵的出来打招呼,并未因为母子的穿戴差而瞧不起人。

  “这位夫人,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是看病还是买药?”

  南宫菲满意的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人畜无害的笑意,“小哥,今天既不看病也不买药,有些贵重的东西要卖,不知道贵铺收不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