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代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哈扭动了一下身躯,南宫菲心中一阵紧张,虽然看过一些穿越情节的小说,可毕竟自己不是女主,面对着这么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异类,实在不知该如何处理?

  且是自己工作太忙,虽然喜欢小动物,可无暇顾及,对二哈这种品种实在不熟悉。

  发自内心的急切被二哈听在耳中,小爷容易吗?将一个大活人塞进来,若是不给这个蠢女人一点教训,以后指不定什么东西都往里塞?

  嘿嘿!

  “二哈,你到底怎么样了?哪里受了伤?要我去做什么?”南宫菲一脸懵圈的蹲在二哈身边,叫他一把捞上来,嗯仔细检查起来,拽拽胳膊,抻抻腿,扒拉了几下。

  二哈心中暴怒,一脸不悦“不是早就说过,别随便带人来空间,代价很大,你是无所谓,可小爷就惨了。笨蛋,再让那个男人带上一个时辰,我的小命都要交代了。”

  看着二哈一脸苍白,南宫菲有些后悔,毕竟和那个妖孽男人素不相识,只是看在银子的份上才出手相助,可二哈不一样。

  母子二人家徒四壁,在最困难的时候伸出双手,赚了第1桶金,改善了生活,若是因为救别人,二哈永远醒不过来,一辈子都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真是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有什么办法,谁让小爷这么心善呢,瞧你那身子板和弱鸡差不多,若是让你付出代价,指不定早就挂了。”

  二哈一脸嫌弃心中冷哼,若是让这群女人付出代价,肯定比自己小得多,不过为了以防后患,不让别人发现这个秘密,还是给他一些警告,吃点苦比较好。

  话又说回来,蠢女人现在能力太低,若是真的接受惩罚也是九死一生的。

  “不过按理来说,我已经是这个空间的主人,怎么连带人进来的能力都没有的?”

  “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一点点地都没有,若是不怕雷劈,想让佳佳没了娘亲,下次尽管你自己来!”

  南宫菲哑口无言,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好端端的谁喜欢被雷劈?还有灵力是什么东西?

  听二哈简单讲述了一下空间法则,都会觉得自己实在太鲁莽了,情急之下将陌生男人塞进来,不仅差点让空间毁了二哈,还面临着灰飞烟灭的灾难。

  以后要努力提升那什么劳神子灵力,原主是知道这里的人练武的,也曾经在一个大家族等一会儿,那个家族势力庞大是一个什么王府。

  具体是什么记不清楚了,可是灵力什么的,不是在神话当中和小说当中才出现的吗?

  二哈告诉南宫菲,这个空间需要灵力支撑,随便带人进来就破坏了平衡,要么二哈输出灵力,要么南宫菲输出灵力。

  若是没有灵力支撑,就会变成此空间,再也打不开。

  南宫菲欲哭无泪,一个头两个大,“我只会武功,不会灵力啊。”

  “笨蛋,你会练武功,自然就会修炼出灵力。你恢复一下再告诉你具体怎么修炼。”

  南宫菲连连点头,原来因为自己没有灵力,拖累了二哈,应该以后对他好一些,当成家人对待。

  二哈看着一脸蒙圈的南宫菲,气喘吁吁地指了指灵泉后面的石头,“那里有一瓶圣灵水。”

  南宫菲眨眨眼,满心欢喜,果然看到一个精致的小瓶子,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似乎有一股特殊的气息,欢天喜地的拿出来,在二哈面前晃了晃。

  “你是说这东西就是圣灵水,莫非和书中说的一样能洗精伐髓修炼灵力?”

  二哈点点头,毫无隐瞒,圣灵水的作用可大了,生灵泉就好像勾兑了酒精的酒水,而圣灵水就是浓缩的精华,你有莫大的帮助。

  无论伤势多么严重,只要喝上两滴就能保住性命。

  南宫菲听得双眼冒星星,这玩意儿卖出去能赚好多好多的银子啊,简直是意外之喜。

  不过还是先提升灵力为主,前还有得赚。某个武痴打破砂锅问到底,犹如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学生,简直匪夷所思,这世界真奇怪。

  二哈恢复了许多,这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不仅能打败那些高手,重要的是地位很高。

  不过令南宫菲担忧的是,人家练舞都是从小开始自己折到胳膊老腿的,万一练成个怪物,岂不令人耻笑,哪里还有立足江湖的本事?

  心里琢磨着自己不行,以后儿子也行啊,只不过这事儿实在玄乎,还是自己先实验一番再说。

  二哈泼了一盆冷水,“蠢女人,你现在的身体太差了,先锻炼锻炼,适应一些,才能修炼灵力。”

  “这些圣灵水我拿出去卖,可就赚大发了。”得意忘形的南宫菲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

  “蠢女人,你怎么这么蠢滚滚,滚,赶紧滚出去,知不知道这一小瓶圣灵水小姨收集了六百年,你简直是蠢死的。”

  南宫菲心中一阵嘻嘻,这白团子活了几百年了,还以为只有三岁。

  二哈用屁股对着南宫菲一脸嫌弃,小爷若不是等你,岂会在这里被囚禁六百年?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说归说,闹归闹,南宫菲只是想了一下,并不会真的拿那些圣灵水去换钱。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南宫菲还是懂得。

  得知圣灵水的凝结速度和灵力的增长有关,能够会更下定决心好好修炼。

  南宫菲说好从明天开始给二哈,每天都做好吃的,便退出了空间,看着儿子睡得香甜的模样,心里暖暖的。

  二哈切段了与南宫菲的心神联系,哪里有一点受伤的模样,欢快的在圣灵泉中游来有去,嘴里还吃着在厨房里拿来的东西。

  蠢女人。

  南宫菲也没计较,要自己好几次蠢女人简直欠扁以后一定好好教训教训他。

  不过看在为自己受伤的份上,暂且饶过这次吧。

  翌日一早,南宫菲做了丰盛的早餐,优待伤员,先给二哈盛了一份儿,让佳佳吃饭,端着另一份饭菜送给白云。

  白云飞面无表情,嫌弃的看了一眼,勉强咽了下去。

  南宫菲一阵火大,“若是觉得难吃直接饿着,别挑肥拣瘦的,以为老娘闲得很?”

  白云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