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系统坑我来种田 > 第63章 黑心的油腻大叔

我的书架

第63章 黑心的油腻大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宫菲母子二人顿住脚步,前面围了好多人,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娘亲,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好像有个小哥哥挨打了。”

  佳佳禁不住同情心泛滥,虽然没看清楚发生什么事,不过从刚才的叫骂声中,还是能清楚的,知道有个小哥哥,正在被人折磨。

  南宫菲哭笑不得,儿子也太热情了吧,往往有热闹的地方就有麻烦。

  不过也罢,既然儿子想去就陪他一起去看看吧,将儿子护在身边,南宫菲听到周围人气愤的议论声。

  “这个挨千刀的心真狠啊,居然将儿子打成这个样子。”

  “谁说不是啊,俗话说,有后娘就有后爹,老子不做主,还指望后妈对孩子有多好?”

  “这女人也太狠了吧,三天两头打孩子出气,这缺德带冒烟儿的,小心生孩子没**儿,真是一天不如一天。”

  佳佳看着南宫菲,“娘,后娘是不是对孩子都不好呢?”

  “也不全是,我们先去里面看看情况吧。”

  佳佳点头,南宫妃母子挤到了里面将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小家伙脸上带着一抹愤怒。

  只见一个满脸油腻的大叔,胖成了一个球,手里拎着一根棍子,满脸胡渣,凶神恶煞般看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小兔崽子,说不说?到底把东西藏在哪里了,若是不拿出来,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旁边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两岁的孩子,不耐烦的瞪了油腻大叔一眼。

  众人深深叹息,旁边的王大娘看不过去了,向前走了一步,看了看油腻大叔。

  “老刘家的,这孩子这么小,有话好好说吧,打出毛病来可怎么办啊?”

  原本王大娘一片好心,话还没说完,花蝴蝶似的女人狠狠瞪过来,嘴皮子麻溜得很。

  “王大娘,你这话什么意思?没看到我家小儿子还生病着吗?这孩子二话不说将家里的东西偷走了,你们是来看热闹的吧,站着说话不腰疼。”

  王大娘顿时愣住,哑口无言,张了张嘴,竟然无言以对。

  旁边一个汉子愤愤地开了口,“什么屁话?真TM不要脸,还不是人家娘留下了好东西,你们看着眼馋?”

  南宫菲默默站在一旁,将事情听了个七七八八,原来是这孩子的娘亲去世了,爹爹给他找了个后娘,人家又生了个亲儿子,自然不受待见处处刁难。

  那个油腻大叔就是个混蛋,偏听偏信,隔三差五的就要惩罚一下自己的儿子,天可怜见,若是没有人管,迟早会被虐死啊。

  不知道是母爱泛滥,还是同情心的驱使,南宫菲情不自禁朝着孩子看过去,本以为孩子会满脸悲伤,没想到看到的是愤怒和狠戾。

  小男孩或许感受到了南宫菲的视线,抬起头来眼神冰冷。

  南宫菲微微一愣,若不是前世的身份,恐怕都会被这孩子的眼神吓到,不带任何温度,想要毁天灭地。

  身上伤痕累累,惨不忍睹,一句求饶的话都没有,倔强不屈。

  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骨瘦如柴,脸色泛白。

  佳佳的小心脏受到一万点暴击,捏了捏南宫菲的手。

  “娘亲,这个小哥哥好可怜啊,还是娘亲对我好。我们能不能帮帮这个小哥哥?”

  南宫菲哭笑不得,孩子爱心泛滥成灾了吧?

  佳佳心里一阵阵抽痛,这么看来娘亲是天底下最好的,给自己买衣服做好吃的,这个小哥哥可就不一样了。

  南宫妃无奈摇摇头,这孩子真是可怜,父亲稀里糊涂,后妈是个鬼难缠,自己还是不掺和为妙。

  “佳佳我们怎么帮他?今天帮了明天怎么办?总不至于带回家吧?”

  佳佳有些不解看着南宫菲,“可是娘亲不是很厉害吗?什么事都能解决?”

  “可是想要救他脱离苦海的是佳佳,为什么让娘亲买单,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佳佳顿时惊了个呆,娘亲不是对自己有求必应吗?怎么不帮帮这个可怜的小哥哥?

  转念一想还是自己太幼稚了,小脸皱成了一团。

  “可是娘亲,我们现在怎么办?”

  “那你赶紧想办法啊,只要想得通就答应你。”

  南宫菲自认为不是圣母玛利亚,可若是儿子真的想到了可行的办法还是会答应他的。

  拨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让他尽管想办法就好。

  谁也没想到,油腻大叔手里的棍子就要朝着小男孩的脑袋上落下去。

  南宫菲微微皱眉,抬起脚,踢了一颗石子,油腻大叔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棍子差点脱手而出。

  这什么破体质啊,折腾这么多天,还是起色不大,南宫菲暗暗摇头,有时间还要加紧修炼才行。

  油腻大叔一脸懵逼看向南宫菲母子,刚要张嘴,只见女人旁边的小男孩,满脸兴奋。

  “相亲,我想到办法了,现在就去救小哥哥。”

  南宫妃垂眸看向儿子,还没来得及问小家伙昂首挺胸的朝着可怜的小男孩走过去,嘴里喊着“住手。”

  “小屁孩儿,少在这里捣乱,赶紧离开,信不信在这里捣烂,老子将你的脑袋打爆?”

  油腻大叔看到佳佳走过来愣了一下,满脸的横丝肉颤了颤,脸黑成煤炭。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个小哥哥不是你自己的儿子吗?看看你都把他打成什么样子了,真是狠心,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父亲?”

  佳佳想不通,灵魂三连问。

  油腻大叔一声冷吭,一个小屁孩儿也敢这样和自己说话,顿时满脸不耐烦。

  “臭女人赶紧带你儿子走远点儿,否则老子对你们不客气。”

  油腻大叔朝着南宫菲看过去,刚才这孩子就站在女人身边,穿着打扮看起来像是富贵人家,否则早就将他一脚踹开。

  佳佳看了油腻大叔一眼,走到小男孩身旁,压低声音和他说了一句话。

  南宫菲忍不住扶了,儿子真是胆大妄为。

  小男孩满眼震惊,随后狠狠点头。

  佳佳豪气冲天,走到油腻大叔身旁。

  “这个小哥哥我要了。”

  “这小兔崽子可是我家儿子,什么叫你要了?老子没有听错吧,凭什么啊?”

  油腻大叔好像听到了很可笑的笑话,狠狠看着佳佳。

  “那什么,我给你五两银子,把小哥哥买回家。”

  佳佳脑中灵光一闪,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一些大户人家经常花钱在外面,买丫鬟小厮。

  自己这一招应该也是行的通的,刚才佳佳就是告诉小男孩,如果他同意就说买回家中,不过不会为难他。

  倔强的小男孩才会点头同意。

  油腻大叔听了佳佳的话,顿时恼羞成怒,自己成了什么人了,居然卖儿子,岂不被人笑话死,本来想要拒绝,没想到旁边的花蝴蝶,一眼看了过来。

  “强哥,你要想清楚我们的东西都被他偷走了,小儿子还在生病呢。”

  油腻大叔情不自禁看向花蝴蝶怀中的小儿子,满眼的犹豫顿时消失。

  “五两银子,你以为买头猪吗?最少也得十两银子。”

  既然有钱送上门来,为什么不要?反正话已经说出去了,覆水难收。

  小男孩听到油腻大叔的话满脸讽刺。

  南宫菲嘴角扯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银子最多六两,若是同意就给,不同意也就算了,反正我们家又不缺这样的下人,什么都干不了。”

  这样的混蛋爹,南宫菲一分钱都不想给,不过既然儿子说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六两银子已经是我们的底线了,既然不要那就算了,娘亲我们走吧。”

  佳佳表现的兴致勃勃,看了油腻大叔一眼,这段时间跟着南宫飞到处跑,有了一点见识,小家伙心思通透得很。

  不信这油腻大叔不答应,最开始自己可是要给五两,现在已经加了一点,没有猜错的话肯定会同意。

  “强哥,难道你就不心疼我们的小儿子吗?现在正在生病需要银子啊,反正,他拿的那点东西也不值钱。”

  花蝴蝶在心里笑开了花,早就想把这个小畜生给解决了,没想到居然有人来买它,真实命好啊。

  能将他赶出家门岂不是一劳永逸,简直都快笑疯了。

  “行了,六两就六两银子吧,赶紧将银子拿出来,小畜生,别怪你亲爹对你心狠,谁让你是个不争气的呢。”

  众人实在看不过去,明明是这个油腻大叔心太狠,一个杀猪的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将儿子如同拖油瓶一样丢出去脸呢,想要放在案板上吗?

  佳佳小脸上露出了笑容,南宫菲瞟了油腻大叔一眼,儿子虽然好心,但以后有些事情不说清楚,掰扯不清可就麻烦了。

  “一手交钱一手领人,你写个卖身契,我们这就将孩子带走。”

  油腻大叔二话不说,找来了纸笔,将儿子的卖身契写好了,放在南宫菲的手里,拿着银子,带着花蝴蝶和小儿子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佳佳将躺在地上的孩子扶了起来,“小哥哥你没有事吧?”

  “佳佳我们走吧。”

  南非想了想,打算带孩子一起离开,可孩子刚一站起身就晕了过去。

  “娘亲你快看啊,小哥哥晕了。”

  南宫菲点点头,这孩子病的太重了,刚才若不是强撑着一口气,恐恐怕早就晕倒了。

  看着儿子满脸焦急的模样,南宫菲上前将小男孩抱在怀中,叮嘱儿子紧紧跟在身后,不要走丢,直接去了万宝堂。



  反正离得也不太远,万宝堂离这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母子二人带着小男孩叫步匆匆,南宫菲瞟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白云飞还能是谁?

  顿了一下脚步,没有时间去追问,抱着怀中的孩子走进了万宝堂。

  白云飞瞥见南宫菲抱着孩子急匆匆走进了医馆,心生疑惑,将事情交代的差不多了,挥了挥手。

  “爷你不回去了吗?”

  一名黑衣男子鼓起勇气问了一句,京城离这里可是有两天两夜的路程,爷一句话不说来了,这里还没有离开的打算。

  “刚才不是交代的很清楚吗?按照我吩咐的去做,我还有事,过两天就回去。”

  白云飞担心南宫菲这边会出事,态度冷漠,黑衣人不再敢追问,看着白云飞匆匆离开,也没在意,眨眼消失在眼前。

  白云飞很快追上了南宫菲,“这孩子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

  “病的很严重。”

  南宫菲懒得解释,进了医馆的门,直接找上次的大夫给这孩子看病。

  老大夫二话不说,来不及询问什么,直接看了起来,须臾忍不住皱眉。

  “夫人,这孩子伤得很严重呢,不过没有伤到要害,是谁这么狠心?”

  “这个说来有些话长,这孩子没有什么其他事吧?”南宫菲连忙追问。

  老大夫轻叹一声点点头,“这孩子好可怜,多半是饿晕的营养不良,我给他开点药,不过等他醒了先吃点东西再吃药,不然吃了药也会吐出。”

  南宫菲对孩子越发怜悯,看到油腻大叔的模样也不像吃不起饭啊,居然对这孩子下了狠手还饿饭。

  白云飞走上前来见南宫菲没有什么心思,忍不住问得起来,“一会儿工夫不见,你这怎么回事?这孩子哪里来的?”

  南宫菲回眸看到白云飞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瞟了一眼,你那是什么眼神,这孩子又不是老娘生的。

  将大致的情况和白云飞说了一下,老大夫的药方也开好了,赶紧去抓药。

  天可怜见,孩子现在这样总不能扔在这里吧,等他醒了再做打算。

  中午时分,男孩悠悠整醒,一脸戒备的看着大家,眼神有些不善,在身上翻来翻去。

  南宫菲将孩子身上掉下来的一根簪子,轻轻放在他手心,看起来这东西对他极为重要,不知是他家娘亲留给他的?

  “你别害怕,这东西刚才掉了,帮你捡起来了,大夫说你先吃点东西再吃药,就能慢慢恢复。”

  南宫菲给了孩子一个温柔的眼神,然走了出去。

  男孩的目光落在粥碗上,不知过了多久下定决心,先喝了粥又一口将药喝下去,眼神没有一丝波动。

  恰好佳佳和白云飞也回来了,带来好多吃的。南宫菲吃了一点东西,重新走进病房询问男孩的情况。

  虽然之前花了钱将他买下,可并没有让他做下人的打算,还是征求一下孩子的意愿,如果有亲人,不妨给他一点盘缠路费。

  “孩子你没事了吧?既然你醒了,不妨说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男孩扑通一声,挣扎着从床上下来跪在地上:“我已经想清楚了,今后你们去哪里,我去哪里,做什么都可以。”

  “……”

  南宫菲忍不住扶额,真是一个倔强的孩子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