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系统坑我来种田 > 第92章 又闹幺蛾子

我的书架

第92章 又闹幺蛾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宫菲皱眉,这几人一看就没安好心,大早上的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南宫明敲了敲拐杖,拦住南宫菲的去路,狠狠瞪了自家老婆子一眼,摆开了架势。

  “行了行了,大早上的在这里站着说话,岂不让外人看了热闹,有什么话咱们去里边说吧。”

  南宫菲狠狠翻了一个白眼儿,虽然很不想请他们进去,不过在这里吵起来让别人看了热闹,还真的有点难看。

  南宫菲说要去云天镇找明老看病坐诊,大早上佳佳和一寒就扯着小贝他们去玩耍了,不用看这些人的丑恶嘴脸。

  南宫明不客气,坐下之后看了大家一眼,“南宫菲我决定了,让你回家住。”

  这老头是太不要脸了吧?以前想把自己赶出来就赶出来,想把自己卖掉就卖掉,这会儿看着盖了这么好的房子,眼红了就千方百计的算计,真是刷新了无耻的最低界限啊。

  “有什么无理的要求,尽管说出来听听。”南宫菲毫不客气,抓起盘子中的葵花子,冷冷地盯着南宫明。

  这老不要脸的,看他还有什么脸面?

  南宫明自然不好意思,老婆子柳氏丝毫没有意识到,脸皮比城墙还厚三分。

  “南宫菲,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就是可怜你,让你搬回老宅子去住,你一个女人带着两个拖油瓶,住在这么大的院子里也不安全,这里就不用你操心了。”

  几人一路走来说不动心那是瞎的,他们要奋斗多长时间才能盖这么大的宅子啊,恐怕到老都不可能,看到了怎么能不眼红?怎么舍得放手呢?

  只要让南宫菲母子几人搬出去,剩下的一切就都好说了,这计划简直是天衣无缝啊。

  “人至贱则无敌,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人呢?不干人事不说人话,脸呢?”南宫菲毫不客气,将手中的瓜子儿直接朝着柳氏的脸上拍过去。

  真令人恶心,后悔让他们进来了。

  柳氏气得脸色铁青,噌的站起来,指着南宫菲的鼻子开口大骂。

  “南宫菲,你这个小贱人,这就你是对长辈的态度吗?”

  “长辈?毛线的长辈?跑到姑奶奶这里来装什么大半蒜?”

  真想把杯子里的水,直接泼到这帮极品的脸上,这脸有多大呢?上嘴皮挨着天下,嘴皮挨着地。

  南宫家的人脸色都难看的要死,狠狠的盯着南宫菲,柳氏气急败坏地冲上来,举起手想要打南宫菲。

  做梦都没想到,南宫菲直接伸出手,死死扣住柳氏的手腕。

  “大早上的还没睡醒吗?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南宫菲吗?这里不欢迎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以后再随便闯入我的家门,别说对你们不客气。”

  南宫菲不想过度纠缠,直接一把将刘氏推到了梅兰的怀中,指了指门口,“慢走不送。”

  “你,你这个小贱人,敢这么对我,当初就该一把掐死你。”柳氏气的七窍生烟,恨不得将南宫菲一巴掌拍死。

  “把人给姑奶奶直接扔到大门外。”南宫菲翻了个白眼儿,朝着暗处的清风喊了一句。

  只见一道残阳飘过,南宫家的人,已经有两只被直接拎出去,眨眼扔到了墙头外面。

  剩下的几个人战战兢兢,清风自然不会放过他们,一个一个扑通扑通,全部摔在了地上。

  其实清风早就想把南宫家的人狠狠揍一顿了,之前就听少主说过,今日一见还真是大吃一惊,人要脸树要皮,这几口真是精品中的精品啊。

  月影看着南宫菲张了张嘴,刚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南宫菲趁机推倒柳氏的时候,可是给这一家子人都下了一点药。

  南宫菲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清风,看来自己要尽快修炼才行,摆了摆手让清风出去看看情况。

  喝了两杯茶,南宫菲整理了一下心情,按照计划去了云天镇找明老,在万宝堂看病坐诊开药方,小日子过得津津有味。

  上官龙霆忙完了手里的事情,匆匆来到南宫菲家又扑了个空,清风把之前的事一五一十,事无巨细的全部告诉了上官龙霆。

  “下次再遇到这些极品,暗中处理了就好。”上官龙霆可不想让这些人影响了南宫菲的心情,若是这个女人心情不好,自己大老远的来了,肯定要受到牵连。

  不仅不要脸,冷血无情,而且儿特别能闹,这种极品留着下饭当菜吗?看着就觉得恶心,这种事绝对不能找那个心软的女人,否则后患无穷。

  不过上官龙霆还是慢了半拍,南宫家的人怎么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呢?虽然说时间还早,但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扔出了墙外,老脸没地方放了。

  回到家之后几人就觉得有些奇怪,身上难受的要死,肯定是南宫菲那个小贱人对他们下了黑手。

  尤其是南宫兰寻死觅活的,让柳氏给她做主,几个人合计着这次有正当的理由去找南宫菲算账了,说不定还能讹一大笔银子。

  结果几次都没有走到南宫菲家里,半路上就被清风给拦下。

  南宫菲自然不晓得这些,整天忙忙碌碌的,突然有一天,事情都忙得差不多了,想起来之前说的种药材的人好像还没有来。

  田地是空闲下来,不是又要减少收入吗?于是南宫菲找到了云宏,询问他那个朋友什么时候才能来。

  “南宫夫人你来的正是时候,明天或者后天我那个朋友就来了,趁着现在有时间可以帮着夫人种一些药材,不过似乎现在这个时间不是最佳的季节。”

  云宏只懂药材大概的种植时间,和果树差不多,至于药材的打理,就不是很熟悉了,一知半解,还是等待自己的老伙计前来做打算吧。

  南宫菲自然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空间之中有圣灵泉水,只是不能说出来而已,告诉云宏不必担心。

  第二天,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和云宏一起出现在南宫菲面前,名叫刘云。

  南宫菲对云宏介绍来的朋友,非常满意,从言谈举止当中可以看出,他对各种各样的药材非常了解,造诣颇深。

  和南宫菲一番商量,将能种的药材全部种上,剩下的再做其他打算。

  刘云也是一个爽快之人,看了宫妃病没有和其他雇主一样有那么多的要求,暗暗松了一口气,少主可真是有眼光啊,听说是一回事,实际又是另一回事。

  云宏和刘云因为是好友,所以就住在了一起,南宫菲颇为省心。

  空闲之余又想到来去匆匆的上官龙霆,其实很想去问一问清风,这段时间你家少主到底在忙什么,可是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莫非自己病了?只要他走了就忍不住去想,到底在干什么?忙什么?

  南宫菲自嘲一笑,“真是病得不轻啊。”

  “你这女人到底怎么说话呢?我刚来就说我有病啊。”

  上官龙霆突然出现在南宫菲面前,脸色有些发黑,这段时间忙得要死,难道怪罪自己又不好发作?

  南宫菲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伸出手晃了又晃,“我不是做梦吧?”

  “不是你做梦,是我在做梦成了吧?你是不是不想见到我?”上官龙霆直接被气笑了,这女人还真是有点奇怪呢。

  “怎么会呢?你不来不知道两个儿子有多惦记着你呢。”南宫菲看着上官龙霆口是心非的道,其实最担心她的还是自己,可怎么有脸说出口?

  上官龙霆上前一步,目不转睛的盯着南宫菲,“这么说只是两个小家伙想念我而已,你其实一点都不想我?”

  “说什么呢?对了,你这段时间怎么样?看你有点瘦了。”南宫菲脸色一红,连忙扯开了话题。

  上官龙霆哭笑不得,站定脚步,默默的看着南宫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境况。

  不过为了不让南宫菲担心,只讲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南宫菲点点头,并没有多问,“你若是想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那就留下吧,反正房子很多。”

  “还是你对我好啊,有人疼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上官龙霆一脸疲惫。

  南宫菲让上官龙霆去休息,自己进了厨房做点吃的给他补补身子,看着男人这次来了明显瘦了很多,心里说不出的心疼。

  其实上官龙霆并没有告诉南宫菲,这次回京遇到了一点麻烦,很可能丢官,不过那样也好,就有机会天天待在这里,哪都不用去了。

  有心心念念的女人,还有一心想让自己做爹的孩子,人生多么幸福。

  南宫菲则是思考着,来年春天两个小家伙就要去学堂读书了,要不要给他们在村里找个先生?

  古代孩子在五六岁的时候,都要找启蒙先生的,原本打算自己来做这个差事,结果忙得脚不沾地,这样下去肯定会耽误孩子们的功课。

  晚饭的时候,南宫菲将上官龙霆喜欢吃的菜,默默的放在他面前,看向佳佳和叶一寒,询问他们的意见。

  “娘亲打算给你们两个找一位先生,进行启蒙学习,你们两个觉得怎么样?”南宫菲打算花大价钱去请一个落地的举人。

  “真的吗?真是太好了,我们终于可以去读书了。”

  “我什么都听干娘的。”

  两个小家伙兴奋得不得了,南宫菲点点头,事情就这样决定了,第二天带着两个孩子和礼物,找到了方举人。

  方举人并没有一口回绝,而是说要看看佳佳和一寒的资质再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南宫菲满口答应,就是不知道如何考验自己的两个孩子。

  方举人想了想,两个孩子年龄还小,并没有刻意为难,只是让他们回答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又写了几个字。

  两个孩子基本对答如流,字也写得比较工整,方举人其实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却沉默不语。

  佳佳扯了扯南宫菲的衣袖,南宫菲顿时醒悟过来,听说方举人家里比较穷,于是大方的开了口。

  “先生你看这样行不行?两个孩子跟着你,每个月十两银子。”

  来之前方举人的情况已经打听清楚了,家里有一个年迈的老母亲,好像病得不轻,娶了个媳妇比母老虎还厉害三分,母子二人只有受气的份儿。

  方举人心中微微惊讶,十两银子对自己来说还真的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呢,何况这两个孩子资质不错,于是点头答应,让他们明日开始来他这里一起学习。

  南宫菲连连道谢,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反正能够好好教两个孩子就行了,钱可以再挣。

  三人拜别了方举人回到家中,做了一顿好吃的庆贺,佳佳和一寒笑得合不拢嘴。

  俗话说世事难料,第二天两个小家伙兴高采烈的跟在南宫菲身后,来到方军人举人的私塾,不料被一口回绝。

  南宫菲大吃一惊,按捺下心中的火气,也不好一下得罪了方举人,客气的询问,“请问先生到底怎么情况?”

  “你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居然还有脸问本举人怎么回事?你这样的女人,那些钱来的不干不净,居然还想让本举人给你的两个孩子启蒙,想都别想。”方举人好像换了一个人,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这就是一顿臭骂。

  南宫菲见此路行不通,微微皱眉只好作罢,这件事绝对有问题,不出所料,接下来又问了,其他两名举人都是一样的结果。

  佳佳和一寒气坏了,这叫什么事?母子三人回到了家中,闷闷不乐。

  上官龙霆回来的晚一些,看到三人的表情如出一辙,心中一个激灵,莫非出了什么事?

  “佳佳,一寒,告诉师傅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两天不见,好像不认识师傅了呢?”

  佳佳委屈地抱住了上官龙霆的腿,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将事情告诉了上官龙霆。

  叶一寒虽然没有解释,不过也是满脸委屈,这件事他们明明没有错,为什么让干娘背锅呢?

  “你们放心,这件事师傅会处理好的。”上官龙霆看向南宫菲,用眼神询问,你知道是谁干的吧?

  南宫菲心中冷笑,除了南宫家那些极品还能有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