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系统坑我来种田 > 第118章 哪来这么多丑女?

我的书架

第118章 哪来这么多丑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梅无邪一句话,三个女孩子起刷刷变了脸色,最淡定的莫过于冯娇娇,其次是上官晓月。至于上官晓兰压根就没有注意,这家伙说的又不是自己。

  若不是场合不对,南宫菲肯定会笑喷,看看没梅无邪又看看三个少女,有些不好意思。

  “嫂子这里有客人,恐怕今天也无法招待你们了。”

  “表嫂哪里话,我们又不是外人,只要表嫂不介意就。”冯娇娇朝着上官晓月使了个眼色,带着她走了进来。

  上官晓兰张了张嘴,用眼神告诉南宫菲,自己出于无奈被他们扯来的。

  南宫菲似笑非笑的看着冯娇娇,未出阁的闺中少女,见了陌生男人,竟然直勾勾的看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表嫂,表哥不在吗?怎么让你一个人陪着客人?”冯娇娇气哼哼的看向南宫菲。

  上官晓月立马会意,眸中闪过一抹的冷意,“是啊,大嫂,哥哥不在家吗?”

  “大哥肯定知道的,你们不要误会大嫂。”上官晓兰连忙替南宫菲解释。

  梅无邪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南宫菲一瞬不瞬地盯着冯娇娇,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菲菲,你真是太善良了,什么样的丑女人你都收留,又不是收垃圾的。”梅无邪不怕任何人,既然不给南宫菲留面子,直接开启打脸模式。

  “你,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乱说话?”冯娇娇气得不轻,哪里来的男人一点不给脸。

  南宫菲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梅无邪真给力,这嘴不是一般的毒。有人帮自己,何乐而不为?

  “梅少主是你大哥和我共同的朋友。”南宫菲淡淡地瞟了三名少女一眼,回眸看向梅无邪。

  “无邪,这几位分别是上官府的二小姐、三小姐,另外一位是表小姐,也就是二小姐的表姐。”

  不管怎么说,人已经走进来,不能拿着扫帚赶出去吧?

  上官晓兰脸色通红地走上前,和梅无邪见礼,“见过梅公子。”

  上官晓月和冯娇娇气得要死,不能无动于衷。

  “哎哟,原来还有个表小姐,菲菲,俗话说一表三千里。”

  南宫菲扑哧一笑,梅无邪真给力。

  冯娇娇脸皮再厚也呆不下去了,何况梅无邪身份特殊,即便是表哥拿他都没有办法,憋着一肚子气,起身告辞。

  “表嫂,今天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先回去了。”

  上官晓月脸色更加看起来,眼神落在梅吴邪身上,一刻也不想离开,又不能对表姐不管不顾,心里满满都是埋怨。

  二人怒气冲冲扭头就走,上官晓兰一番犹豫看向南宫菲,“大嫂,我可不可以……留下来?”

  “当然可以!”南宫菲也不说破,这丫头的眼神一直停留在梅无邪身上,虽然不可能,但那个少女不怀春?

  上官晓月满心欢喜,时不时的和梅无邪说两句话,“既然你和大哥大嫂都是朋友,我喊你梅大哥可以吗?”

  “当然可以。”梅无邪看得出南宫菲对这丫头的态度不一般,眼里少了些厌恶,聊了几句。

  南宫菲不厚道地将上官晓兰留在这里和梅无邪聊天,自己去安排饭菜。

  上官晓兰可高兴坏了,拉着梅无邪问东问西,时不时咯咯轻笑,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吃饭的时候上官龙霆回来了,一见梅无邪脸色顿时难看,“你怎么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

  “又不是来看你,有什么好说的,我是来看菲菲的。”

  “菲菲现在可是我的夫人。”

  “本公子当然知道啊,可这并不影响我来看望菲菲,我和她是好朋友。”梅无邪挑衅的看了上官一眼。

  上官心里憋着一肚子气,不管怎么说自己是主人,若是和这个妖孽吵起来,菲菲一定会生气的。

  梅无邪吃过午饭,美美的睡了一觉,才悠悠起身离开,上官龙霆哪都没有去,一直在家里看着。

  南宫菲将梅无邪送到了门口,客气的道:“有时间再来。”

  “菲菲,我明天闲来无事,不如带你去逛逛街。”

  “好啊,正好两个孩子也想出去了,那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

  “明天早饭后我来接你们。”梅无邪欠揍的看着上官,“上官少主,你有事就去忙哈。”

  上官龙霆又气又怒,真想一巴掌将梅无邪拍飞,这段时间相当忙,满心愧疚。

  南宫菲没有注意到上官的表情,满口答应下来,后知后觉这家伙不高兴了。

  一转身,上官死死搂着南宫菲的肩膀,“不许去,过两天我陪你们一起去。”

  “可是……我已经答应了无邪。”

  “那又怎样??明天我和你一起去,让两个孩子跟着他不就好了?”上官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亏你想的出来。”南宫菲看着上官妖孽的笑容,默默为梅无邪点了一圈蜡烛。

  第二天很早就吃了饭,两个孩子眼巴巴的看着上官龙霆扯着南宫菲的手出了门。

  佳佳和一寒追道大门口,“爹爹,你和娘亲早点回来啊。”

  “乖,你们想要什么,尽管找梅叔叔要,他家银子多的没地方。”上官龙霆叮嘱道。

  佳佳和叶一寒点点头,南宫菲扑哧一笑,可怜的梅无邪,知道真相会不会吐血?

  上官龙霆不想让任何人打扰,两个人既没有坐马车,也没有带下人,直接步行上街。

  做梦都没想到,刚到大门口就碰到了精心打扮的冯娇娇。

  “表哥表嫂,你们要出门吗?正好我和晓月今天没什么事,和你们一起出门吧。”冯娇娇满脸含羞的看向上官龙霆。

  南宫菲翻了个白眼,狠狠拧了上官一把,“自己惹得烂桃花,自己想办法解决。”

  上官龙霆心情大好,菲菲终于为他吃醋了,连个眼角都没给冯娇娇,直接拒绝,“你和晓月出去吧,我和你表嫂还有事,不顺路。”

  冯娇娇怎么也没想到,苦心经营的结果就是被拒绝,怎么能甘心?委屈的看向上官晓月。

  “大哥你这是什么话?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妹妹,带我出门很丢人吗?”上官晓月气哼哼地看向上官龙庭。

  “莫非听不懂人话?”上官可不打算惹自家夫人生气,再耽误下去梅无邪就要来了,想跑也跑不掉了。

  “表哥……”

  “大哥!”

  “闭嘴!”

  上官牵着南宫菲的手出了门扬长而去,气的上官晓月直跺脚。

  “表姐,我们自己去就好。”上官晓月脸色苍白,气的要死。

  “别生气,晓月,还不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出的主意,若是有一天我做了你大嫂,肯定好好教训她。”冯娇娇一点也不忌讳,将自己当成上官龙霆的正妻,冯玉珍母子心知肚明。

  “若不是想让你当我大嫂,你以为我愿意和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虚情假意的周旋?”

  “好好好,都是嫂子不对,别生气了,一会儿上街给你买两件好看的首饰还不行吗?”

  冯娇娇不得不出血,哄一哄未来的小姑子,若是没有她带着自己去竹苑,能不能进得去还不好说。

  南宫菲笑着戳了戳上官的脑门,“真看不出来,我们上官公子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什么香啊?恨不得连人熏死。别说他们了,你想去哪里?”

  “不然去看看我们那两个新铺子吧。”南宫菲想了想,那么好的首饰铺子和胭脂铺子还是去看看。

  结果走到了半路,上官龙霆走着走着,看到京城最豪华最大的首饰铺子轩宝阁,立马来了精神,打算好好表现,直接走了进去。

  南宫非琢磨这进去看看也好,就当看看行情。

  转了一圈,南宫菲感叹连连,不愧是京城第一首饰铺,这里的首饰不是一般的好。买东西讲究个眼缘,南宫菲挑了半晌,看上一只碧绿簪,还没说买不买,上官龙霆大手一挥,“小二,包起来。”

  “好嘞,爷!”

  上官龙霆好不容易抓到表现的机会,岂能不好好表现?前脚南宫菲看一眼,后脚上官龙霆就让小二给包起来。

  南宫菲哭笑不得,回眸狠瞪了一眼,“买这么多干嘛?银子没处花了吗?”

  “你家相公难得有表现的机会,不要推辞,花不了几个银子的。”

  南宫菲无奈的看着上官龙霆,“下不为例,今天给你个表现机会。虽然家里有钱,不过不能这么铺张浪费,还有两个孩子,以后……”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插了一嘴,真真扫兴。

  “表哥表嫂,原来你们在这里啊,真是太巧了。”冯娇娇和上官晓月走了进来,一脸惊喜。

  南宫菲翻了个白眼儿,还真是巧了,大早上的就巧遇了两次,恐怕还没出门就注意他们的行踪了。

  大庭广众之下南宫菲也不好表现的太过,上官龙霆没有理会的意思,南宫菲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是啊,还真巧,你们慢慢挑,我们都挑好了,要去其他地方转一转。”南宫菲牵着上官的手,等着小二打包好,就可以离开了。

  还剩下最后一根簪子没包装,被冯娇娇一把抢了去。

  “表嫂,这只簪子好漂亮,能不能送给我?我要把它买下来送给晓月妹妹。”

  上官晓月一听是送给自己的,兴冲冲的看向南宫菲,“大嫂,这只簪子我们要了,你喜欢哪一个,我们替你买下就是了。”

  小二为难的看向上官和南宫菲,这两个人一看就不好惹,可是听口气,人家是一家人,这可如何是好?

  “公子,夫人!”小二苦哈哈的看过来。

  南宫菲嘴角勾笑,“这样啊,说起来表妹身上穿的这件衣服也不错,不如你脱下来送给表嫂?”

  原本南宫菲不想搭理冯娇娇和上官晓月,奈何冯娇娇这疯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理直气壮地挑战自己的底线。

  上官龙霆在一旁看起了好戏,妹妹和表妹又如何,谁也不及南宫菲,上赶着让人打脸,怎么能不给面子?

  冯娇娇一脸娇羞,满眼可的怜看着南宫菲,“表嫂,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哦,表嫂不能说这样的话,那表妹就可以夺人所爱吗?难道表嫂说错了?”南宫菲冷冷的看了冯娇娇一眼,既然不要脸,那就用不要脸的方法好了。

  “表姐,别搭理这个无知的乡下野女人,不就是一个破簪子吗?我还不喜欢呢。”上官晓月冷哼,满眼厌恶的瞪着南宫菲。

  “上官晓月,和你大嫂道歉,立刻马上。”原本上官龙霆不想计较,可是听到同父异母的妹妹说出这样的话,立即翻了脸。

  “相公,还是算了吧,你们上官府大小姐的赔礼道歉,我可担不起,不然以后有人看上你,难道我也要拱手送人?”扯了扯上官的衣襟,“夫人不是送给咱们两个铺子当贺礼吗?现在不如去看看。”

  上官狠狠瞪了上官晓月和冯娇娇一眼,小二连忙将簪子包好,和其他的东西一起递过来。

  “爷,夫人!”

  上官扔下银子,交代小二送到上官府竹苑,带着南宫菲扬长而去。

  南宫菲走到门口,淡淡回眸,瞥见上官晓月铁青的脸色,挑衅一笑。

  上官晓月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真想冲上来一脚踹在南宫菲身上。

  南宫菲说的那两个铺子,上官晓月知道的一清二楚姐,娘亲曾经说是给她做陪嫁用的。

  该死的可恶的乡下野女人,南宫晓月将南宫骂了个半死,却不敢冲上去说难听的话。

  冯娇娇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那两个铺子都是给姑姑陪嫁的,羡慕了好半天,没想到拱手让人了。

  南宫菲和上官龙霆心情美美的走出轩宝阁,和自家夫人去看铺子。

  还真是好地段,位置明显人流较高,这和割冯玉珍的肉没什么区别。

  胭脂铺比较近,南宫菲抬眸和上官悠悠的走进去。

  “夫人,我们这里有京城最好的胭脂,你想买哪一款呢?”说话间,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走上前来。

  “将账本拿来给本夫人看一下。”南宫菲淡淡的道。

  “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看我们铺子里的账本儿?”夫人一声冷哼。

  “难道你家主子没告诉你,这铺子现在是本夫人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