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农家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农家乐/22

苏田叶在门口等着, 他家现在的巷子,旁边两家都没有人住了。

苏田叶知道他们村子的人是搬迁出去的,但是目前村子还是有很多老人, 那是因为每家的地还在村子里,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 田地就是根, 那是他们一辈子的饭碗, 是他们的收入来源,所以大部分的老人都是留在了村子里。

面朝黄土背朝天, 一年伺候庄稼,虽然很累,但是现在国家很好,税收低,种子好, 遇到自然灾害还有保险,所以辛苦一年还是能存下钱的。

家里的孩子有出息,能赚钱的,老人就轻松点,有的跟去市里了,有的在农村也是当度假的呆着。家里孩子也困难的,老人就辛苦, 上年纪了也还需要照顾庄稼。

苏田叶隔壁这两家,一家是儿子女儿有好工作, 家里的老母亲也跟着去了市里,现在已经不在太西省了,老家也应该是多年没有回来了,那房子都非常破烂, 看的出很久没有人打理了。

另一家是老人都已经不在了,家里年轻一辈都出去了,一年顶多回来一次。

苏静里左右看了看,就看着对面的田地。

他们这个说是巷子,但其实只有一面有人家,另一面就是有坡度的田地,全是种的玉米,这会儿已经长的有成年汉子那么高了。

他们整个村子都是在山上,大部分地方打了水泥路,看着地平,但是经常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坡度。

“哎,小老板,你这是准备出去?”王倩倩大伯突然过来。

苏静里看着他们,他们是一家三口拎着渔具,应该是钓鱼回来了。

王倩倩大伯长的也很对的起他的性格,是一个有点胖有点壮脸上时常带笑的中年男人,妈妈烫着卷发,看起来很时髦,小孩看起来十多岁,手里拎着一个红色的塑料小桶,苏田叶看到里面游着一个巴掌大的鱼。

“是的,今天嘉禾晚上有戏,村子里晚上也没什么事,所以大家都去看看。”

“哦,是了,今天钓鱼的时候就好像听见乡亲们说什么戏,原来是嘉禾唱戏了”王倩倩大伯王玉宝恍然大悟。

他从小就是城市人,但是年轻的时候也喜欢玩,也看过戏,现在已经好久没看过庙会了,“我记得庙会的晚上有时候有摔跤,今年嘉禾有没有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正日子应该有吧?两天后才是正日子。”苏田叶解释。

对于这些,他的消息真的就不是很灵通了,他以后也应该多加几个村里的群的。

“还是摔跤好看。”王大伯听了,又自己自言自语。

“那要不我给你问一下?老人们应该知道。”村子里别看都是上年纪的人,但消息的灵通程度,苏田叶完全的叹为观止,他根本比不上。

苏田叶知道,一般老人是喜欢听戏,但是男性,还有一些年轻一点的人就喜欢摔跤。

摔跤有的村子会请职业的,但是大部分是村子里的人自己上去比,最后的冠军有奖金,追求的就是热闹。

在以前手机之类的没有普及的时候,一个村子的庙会,会让周边好多村子都热闹,甚至到现在,很多老一辈也还是说起庙会就会很开心,即使再远,也还是会挑一天去,这也是他们这一代的回忆了。

苏田叶给老书记打了个电话,得知摔跤明天开始会有三天,最后一天还有文工团,嘉禾今年还是花钱了,唱戏要唱9天。

一般村子比较小的时候,庙会的天数就会稍微短一点,有时候是5到七天,但是没想到今年会有九天。

“王大哥,老爷子说摔跤明天晚上才会有。”

“老婆,要不咱们今天不回去了,咱们也赶赶庙会,好久都没见过了,连南殿的庙会都好久都没有来了。”王大伯一看就是一个喜欢热闹的热人。

“好啊,那就下一站呆的时间要短一点了。”王大嫂说着,摸了摸儿子的头。

小孩一直很安静,王大伯和苏田叶说话,但是小孩都没有插嘴,听到去玩也没什么反应,一点都没有这个年纪男孩子那种调皮捣蛋。

“你们今天晚上就去?”王大伯看则自己儿子,然后又问。

“嗯,一会儿他们出来就走。”苏田野回答。

“那我们也在你这里住一晚上,不,住两晚上吧,明天晚上我还想看一下摔跤。”王大伯说。

然后就拉着苏田叶准备办一下房卡。

苏田叶看着,现在院子里还是没有听到房客们出来的声音,于是就和王大伯他们进去办房卡。

刚办好,就听到陆陆续续有人下来的声音。

苏田叶都怀疑他们是不是私下里有一个群,大家都越好,所以出来的时间都差不多。

王大他们看见人都下来了,也不准备进房间,他们原来没准备住宿,就什么都没有带,只把自己儿子的小红桶拿下来,想要先放在苏静里的房间。

但是小孩不愿意,他也不哭,只是小脸委屈巴巴的,藏在他妈妈身后,手一直拎着小红桶东躲西多。

最后没办法,连小红桶一起去看戏。

等人完完全全的下来,时间已经快要八点。

苏田叶开着他的车,载着人。

为了载东西,他先买了一辆二手皮卡应应急,是红色的,节假日的时候还可以开出去当婚礼炮车,非常的一车多用。

王大伯一家自己有车,苏田野开着车,大家还去王大伯车里挤了两个,剩下的就全在苏田叶的车斗里了。

本来还可以骑小三轮的,但是大家自己第一次都不敢上路,还有就是好还不知道时候有没有停车的地方,所以就没开。

嘉禾不是大村,苏田叶开车去那里的话,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他专心致志的开车,便没有看到后面的小三轮,都是苏家寨的,大爷大娘也是去看戏。

“啊嗷嗷嗷,感觉好棒,啊哈哈农村真好玩。”

后面几个男生在斗里站起来,抓着抓手,哈哈哈狂笑,好像小孩子第一次坐汽车一样。

走了一会儿,苏田叶就拐到了一条小路上,这一条路上没有那种二拖三那种大卡车,路不宽,上下路只能各走一辆汽车,道路的两旁还是非常非常大的柳树,偶尔枝条还会从车上划过。

这条路上也没有村庄,道路的旁边都是一望无际的田野,于是也没有安装路灯。

因为树长的实在大,这会儿连月光都是一会儿有一会儿无,有点漆黑,只有远处王大伯的车灯偶尔可以照过来。

于是刚才还趴在车上嗷嗷嗷的几个男生也坐下来了。

“你们,有没有害怕过十五的月亮。”刘一鸣突然紧张兮兮的说起了恐怖故事,“你,一个人在乡间的小路上走着,天空上是大大的月亮,并不柔和的月光照在小路上,前后左右只有你,还有你的影子,但是周围很亮,明明夜晚不应该这么亮,小路也很亮,但是,你却不敢朝四面看。”

“啊啊啊啊啊。”

开着车的苏田叶突然听到后面的车斗里传来了一阵阵尖叫声。

他有点好奇的从后视镜往后看看,但是也并不能看到什么,于是作罢。

开车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后,就隐约能看到了一点灯光。

戏是晚上九点才开场,所以现在还听不到声音。

苏田叶记得自己小时候,一到晚上九点,就能听到独属于戏的那种‘锵锵锵’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人们就开始准备出门。

不过这个时间点出门的是年轻人,是准备晚上去玩的,老年人早早的就去了戏场占场地了。

车子又开了一会儿,就拐出了小道,苏田叶从村庄的东面进去。

刚进村,就能感受到那种热闹,远远的就可以看到一条黄色的火龙盘旋村庄的小路上,那是做买卖的人点的灯。

“啊,这就是庙会吗?”张晓晓从车上跳下来,看了看四周,感觉有一点点失望,因为她们现在在的地方并没有多么的热闹,只能看到远处一点灯光。

“这只是村口,咱们把着停在这里,不然一会儿也开不进去,咱们还要到处逛逛,还是走着比较方便。”

农村的路都不是很宽,更何况现在小路两边还有摆摊儿的,到时候估计人都走不进去。

苏田叶记得自己小的时候,仅去过一次的奇水村的庙会,那时候小路边摆的摊儿能蜿蜒两里地,到了距离寺庙八百米的距离的时候,人们都挤不过去,脚挨着脚,哪里能通过车,自行车都通不过。

“哦哦。”张晓晓听到苏田野的回答后,声音雀跃了很多,“庙会的时候会卖什么啊?卖烧的香吗?这个农村的庙会和城市的庙会有什么不一样啊?”

……

人们全下来后,大家就三三两两的往有灯光的地方走。

“啊,你还带着摄像机,你要拍视频吗?”

“我只是拍照啊,我想看看咱们国家农村的风俗。”

“我是拍视频的,我带着手机!”

苏田叶走在后面,等王玉宝一家。

他们的车一直跟在他们后面,刚刚才到,这会儿他们还在劝小孩放下小红桶。

但是看到大部队都已经走前面去了,只能让自己儿子拎着小桶。

“哎。”王玉宝走到苏田叶身边叹了一口气,“我大儿子是个皮猴,从小打到大该哭哭该笑笑,小儿子呢,是个没有嘴巴的,这性格真的是要了命了,我这个假期就是带他出来看看山看看水看看人,咋也得让他会说话了。”

苏田叶看看拎着小红桶乖乖被他妈妈牵着的小男孩,看起来听话又可爱,在仅仅几次的接触中,苏田叶觉得小孩很乖,只是不爱说话。

“没事儿,一个人一个性格,小孩很乖巧。”苏田叶安慰。

“哎,再乖巧也不能不说话啊,见到亲人也不主动打招呼,老师也说他在班上不说话,这哪行,男孩子这样的性格怎么出去闯。”王玉宝也不是不疼孩子,只是以他的经验来看,现在的生活太难了,太多人在嘴上吃亏了。

他家有钱,但是也没有富裕到可以给孩子铺一条通天大道,让他一辈衣食无忧,这让他就更担心不说话的小儿子了。

———

又走了十来分钟,就到了村子的内部。

一般庙会,所有的摆摊都是围绕着戏场来着。

“好香啊。”白水水鼻子动动。

走近后,可以闻到食物的香气,耳朵还听到好多声音好高的歌曲,都是摆摊的人家放的歌。

“这个街也不长啊,我还可期待来着!”因为音乐,张晓晓声音好高。

“现在是晚上,一般只有吃的,还有玩的,卖东西的只有白天才有。”

因为晚上的话还要接电,以及很多摆摊的人还要回家,所以晚上的热闹和白天的热闹不一样。

几人说着,就听到戏曲响起的声音。

”开戏了。”苏田叶和他们说,“大家可以自己逛也可以一起逛,玩得吃的都在这条街和戏场,咱们快散戏的时候在戏台前集合,大家也随时看群。”

苏田叶吩咐这大家。

晚上摆摊的确实不多,但是晚上的热闹和白天的热闹也完全的不同。

现在还不到十五,天上的月亮不是很大,但是这个村庄的小路却很明亮,虽然一般夜晚摆摊儿的人不多,但是这里也有好几百米长。

耳边是力拔山河的戏曲,还有各种节奏的音乐。每一家小摊都接着好几盏灯,白的黄的,还有很多为了吸引小孩的彩色的灯,路上是走走停停的小情侣,牵着小孩的一家三口,有扎堆儿的中学生,还有带着凳子的老爷爷老奶奶,还有开着小三轮的不停的按滴滴的老年人。

这就是乡村的庙会,大夏天的夜晚,各种可以传到几里外的声音,带着好奇的人们,讨生活的摊主,偶尔砍价的声音,遍地跑的小孩,堵在路上叉着自行车说话的熟人,三三两两男男女女的还在青春期的小孩,黄色的灯光,冒着热气的豆腐脑的锅,充满烟火气息的乡村。

“这个豆腐脑,好想要吃,豆腐脑配油条,还有这种吃法?他们吃的好香啊。”刘一鸣站在苏田叶身边说,他手里还拿着一个手机在录着视频。

华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也是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不同的地方有不一样的气候,因为不一样的气候有不一样的风俗,有不一样的作物,有不一样的吃法。

华国每年因为节日吃什么,吃咸的吃甜的就能争论好久,这会儿刘一鸣就看到人家的豆腐脑有点馋。

一碗豆腐脑一根油条才两块钱,于是几人都坐下来要吃。

戏场上的豆腐脑都是在一个黄色的铜锅里,通过冒着热气,老板舀上满满的一大海碗,然后放上白色的又软又滑的卤,再撒上一些胡椒粉等调料,还有一把小小的虾米。

满满的一大海碗冒着腾腾的热气,将油条撕碎放进去,用勺子舀着油条和豆腐脑一起吃,油条吃在嘴里又筋道又软,嘴里还有豆腐脑那种有点咸有点呛还香,豆腐脑很顺滑,所有的一口气吃在嘴里,只要嚼几下就可以咽下去,非常的美味。

几个男生嘴都大,,一大海碗的豆腐脑没吃几下就完了,非常的意犹未尽。

所有的豆腐脑,就是要庙会上吃才有感觉,苏田叶放下勺子。

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吃豆腐脑,一碗豆腐脑只要五毛钱,油条也只要五毛钱,但是他总要二选一才可以,他手里没几个钱,来庙会总要斟酌的花,现在,他要把自己想吃的全部吃一遍。

几人走走停停,这边大部分都是卖杜豆腐脑油条这些的,然后旁边摆着炸好的食物,还有外面裹着糖的红色糖枣,小时候太想吃了。

苏田叶看看,等一会儿回的时候再买,老人很喜欢吃这些,到时候送给老书记他们。

“你看,那边那个小孩儿想要吃臭豆腐,她妈妈不给买,正在哭。”刘一鸣兴趣最大,一路上东张西望。

农村小孩的零花钱没有自由,等到上小学的时候,村子里唱戏可能父母会给五块钱,让孩子和同学一起玩,但是再小一点的孩子,那就要跟着父母了,有时候想吃什么父母不舍得买,于是就只能站在一边哭了。

“哇,那么十几块臭豆腐都8块钱,这个好贵啊。”刘一鸣过去问了一下价钱,觉得不划算,于是众人继续往前走。

快走到戏场的时候,就又比刚才热闹了,有烤串的的,有卖冰激淋的,还有刨冰,麻辣串好多,这些以前戏场都是没有的,但是最近几年这个烧烤太兴盛了。

苏田叶有时候都好奇,为什么短短几十年,社会发展就这么快呢。

“妈妈,小鸡。”走着走着,王玉宝的儿子王子谦揪揪他妈的手,想要小鸡。

苏田叶一看,果然还是以前就有的小鸡。

小鸡小小的毛茸茸的,叫声都是奶声奶气的,但是都是五颜六色的,每个小孩看到都想要,但是一只小鸡也比较贵,大部分家长是不舍得买的。

“这种小鸡都是活不了的,咱家那么多大公鸡还不够你看?”

王玉宝他们还没说话,就听到旁边一个男人对儿子说,“你看,你都上幼儿园了,知道小鸡都是黄色的,对吧?但是现在小鸡都被染上别的颜色了,它们会中毒的。就像你,你小时候拿彩笔往手上画的时候,爸爸是不是也不让你画,是不是告诉你会中毒,所以,这些小鸡也会这样。”

“爸爸,但是小鸡中毒都要死了,它们现在还在这里,要不你帮我买了,我拿回去埋了吧?省的它们现在快要死掉还要在这里站台子,太幸苦了,我肯定不舍得让你这么辛苦,爸爸你老了我也不让你站台子。”

……

最后,两家人还是都买了小鸡。

小鸡圆滚滚的,站起来五厘米高,看着确实可爱,但是这样的小鸡也确实不好养活。

众人又走,就看见好多卖荧光手环的,好多小女孩都带着这样的东西,带在手上亮晶晶的,两几天也就不亮了,苏田叶还看过被咬开的手环,里面是流动的液体,粘在衣服上洗也洗不掉,咬手环的小孩还被染了一嘴,很难弄,但是小孩还是挺喜欢的,就是这个氛围。

不过他们这一群人都是大人,对这个不感兴趣,直接就绕过去了。

戏场门口有好多卖手链的,都在木架子上,还有卖佛像的,张晓晓她们很感兴趣,就一个一个的看过去,就算不买也还是喜欢看,只要看到这些小挂饰就想仔细的看。

进了戏场,里面大部分都是卖吃的,还有很多小孩玩的。

他们一人吃了一个刨冰,然后转着圈看四周。

苏田叶居然还看到很多他们村子的大爷大娘们,都在后排,在三轮车上坐着,位置倒是高高的,只是不知道可不可以看到。

“哇!那个两层的蹦蹦床。”张晓晓吃着烤串,指着那个很高的蹦蹦床看。

旁边的蹦蹦床好多人,都是小孩,但这个巨高的蹦蹦床人不怎么多,而且里面好像没小孩子。

张晓晓拉上白水水就过去。

戏场里还有好多充气的城堡,好多小孩在上面跑来跑去。

“小谦,你玩不玩那个。”王俊生问他儿子。

那上面人还多,都是小朋友,从幼儿园的到小学生都有。

王子谦看了看手里的小鸡,又看看他爸爸,看起来也是想玩的。

于是众人过去。

五块钱玩半个小时。

王玉宝果断让他儿子玩。

于是王玉宝他们在这里等小朋友,苏田叶和刘一鸣他们再去别的地方转一转。

嘉禾的戏场不是很大,南面就是戏台子,东面就是好多小朋友玩的东西,西面是卖东西的地方,北面是吃的和小朋友玩的。

苏田叶他们穿梭在人群中。

戏场人真的好多,都没有路,可以行走的都是人群中的间隙。

穿梭的过程中苏田叶和同村的长者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去看别的地方。

戏台上表演者咿咿呀呀,戏台子上条幅写着晋北戏剧团,苏田叶其实小时候对他们的后台很感兴趣,但是从来也没有胆子进去看看。

戏台子很亮,戏台子下面便有点黑,最前排的人坐的很低,那都是树棍,一根根横放在那里,乡亲们只要带着个垫子就行,前排很人们坐的紧密,后排就是自己带着凳子,留着点缝隙,大家也比较安静,只有戏台子上的灯光,也比较暗。

最后面就是三轮车上,车和车之间到处是缝隙,还有卖瓜子小吃的车子,车子上面有一盏黄色的灯,亮出一个小光晕,还有卖手环的,蓝色的绿色的紫色的手环在黑暗中有着盈盈的光,旁白你有些半大孩子围着。

刘一鸣一直录着像,他一晚上真的兴致勃勃,看起来真的很喜欢这个地方。

“有这么喜欢吗?”苏田叶问他。

“喜欢啊,你不觉得真的很有氛围吗?这个城市根本见不到啊,就是城市的庙会也和这个大不一样,这里面的小孩,大人,都让人感觉很有故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看到了以前。大家春种秋忙,有时候家长里短,白天种地,村子里有热闹,十里八村都会看,小孩子热闹,大人也热闹,走在路上可能谁都认识,在路上聊几句,这种和城市完全不一样。”刘一鸣一边说一边又找可以录的地方。

在间隙走着走着,就到从北边走到南边又到了东边,这边全是小孩玩的。

好几个蹦蹦床,还有旋转的小木马,有转圈圈的小火车,还有套圈圈。

其实玩耍的还是比较少,如果是奇水村的话,东西会更多。

“小老板,看我。”苏田叶陪着刘一鸣,就听到张晓晓在叫他,原来张晓晓她们在那个蹦蹦床上,那个蹦蹦床在北边,还没有灯,苏田叶就没注意到。

“哈哈哈哈,这个好好玩,我好喜欢,水水,我躺下,你蹦一蹦我。”张晓晓在蹦蹦床上蹦来蹦去,躺下,然后被白水水弹起来。

“好玩吗?”史星程也很感兴趣,过去问。

“真的特别好玩,我还想玩。”张晓晓蹦过来,趴在蹦蹦床的边缘,透过缝隙说话。

史星程看着她们蹦,也想玩,但是店家不让上去了,现在人比较多,史星程还是一个大小子,店家说等没人的时候,史星程还想玩的话,就可以去了。

不过大人玩贵好多,十块钱20分钟,小孩的话三块钱就可以玩半个小时。

苏田叶就在旁白看刘一鸣录像,张晓晓她们蹦。

过了一会儿,王玉宝他们也过来了,手里又多了个塑料袋,里面游着两条金鱼。

“小谦,想不想去玩这个。”王玉宝他们站在小蹦床的旁边,看着里面蹦蹦跳跳的小孩,王玉宝问他儿子。

苏田叶都看到,王玉宝说这话的时候,旁边好多小孩好羡慕。

苏田叶着呢的很明白这种感觉,小孩们手里可能只有五块钱,买个小吃,跳一次蹦床,手里的钱就没有了,拿钱多一点的小伙伴吃东西的时候,便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所以拿出来的五块钱,每一毛钱都要精打细算。

直到最后,史星程也没有晚上蹦床,非常遗憾,因为蹦床上一直有人,所以他一直上不去。

苏田叶出去买了两袋子油条,三斤糖枣,还有几斤别的酥饼之类的,准备回去自己吃点,带给平时照顾自己的老人一点。

别的小朋友玩一次蹦床还想玩,只有王子谦,玩一次都不想玩了。

蹦床上小朋友多,别的小孩就蹦,碰到了也没关系,但是王子谦是他这里只要有人过来他就走,上边面虽然呆了三十分钟,但是蹦的时间一共也没有五分钟。

蹦完下来之后,父子俩都不说话了。

十一点多的时候,群里就有人想回,该玩的也玩了,于是大家就准备回。

对于庙会,大家晚上出来,更多的就是感受热闹,朋友聚一聚聊一聊侃一侃。白天的话,那就是女士的专场,从头走到尾,就需要一上午,买衣服买盆,砍一砍价格,遇到熟人拉拉手聊两句,一上午时间都不够。

十多人会的时候,路上就陆陆续续有人往出走了,路上人也多,小凳子也多。

走着走着,听着唱戏的声音渐渐的远处,他们从明亮的地方走进小路的黑暗,从热闹到安静,莫名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上车的,开出村子,离嘉禾越远,就一点点声音都听不到了。

“明天还来吗?明天白天有地摊,我想来看看。”张晓晓看着车后,和白水水说。

“来吧,我还挺感兴趣的,和城市完全不一样,但是别有一番风味。”白水水也赞同。

“明天晚上有摔跤,我真的很想看看。”刘一鸣也说话。

于是大家决定,明天还来,反正时间也多,就慢慢玩,没有事情压在身上玩最好了,精神享受就不一样。

————

回了苏家寨,村子里只有路灯在亮着。

嘉禾不大,但是苏家寨更小。奇水村这会街上肯定还有还有店开张,肯定还有夜宵,但是苏家寨都是老人,就是九点十点热闹,这会每家每户的灯都关了,村子一片安静。

回家后都十二点多了,大家也都累了,于是没有像往常那样在院子里闲聊,都拖着有点累的腿回房间了。

王玉宝他们也是。

他们虽然知道苏田叶家的房子好住,但是也只是知道,毕竟没有自己住过,所以他们一进屋子,就有点震惊。

这个房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建的,一进屋子就感觉到了凉快,说实话,他们在庙会上走了两个多小时,这天气也挺热的,出了汗,自然而然就觉得自己灰头土脸的,一点都不清爽,但是当一进屋子,他们就感觉到了那种从心里的凉快,甚至感觉自己都干净了。

“你有没有感受到,我怎么感觉这房子很可凉快了,而且一进来就感觉精神都不一样了。”王玉宝老婆刘丽说。

“我也感觉到了。”王玉宝说着,就在房间里四处走动起来。

“我看看,这个房间我觉得摆设,格局都很舒服外面还有大树,树养生,这也有关系。”王俊生背着手,看了一会儿,得出一些结论。

刘丽知道他喜欢看这些,不过她也不管,她家里的摆设经过王俊生调整后,也挺舒服的,反正她也觉得,有些说法其实还挺有科学依据的。

就比如,晚上睡觉不要对着镜子,或许放在别的书里有什么说法,但是就刘丽想着,你睡觉睡着迷迷糊糊,突然猛一惊,看到镜子里人影,你害不害怕,那时候迷迷糊糊的,肯定要惊上一惊。

这个房间也是这样,肯定也是讲究过的,所以让人很舒服,就比如说,现在夏天,好热,这个房间大部分丢失青绿色的摆设,看着就凉快,所以人们进来自然而然就感觉到了凉快。

他们目前对这个房间很喜欢,于是洗漱一番就准备睡觉。

两只小金鱼被放在了小红桶里,桶里原来的那条鱼已经死掉了,然后王子谦想要明天把鱼埋了,于是现在就先随便找了个盆放了起来。

彩色的小鸡被他们放在纸盒子里,然后在纸箱里面撒了几粒小米,小鸡一直叽叽叽的叫着,声音不是很高,但就是这样不是很高然而很连续的叽叽声让玉宝睡不着,最后拎着纸箱子放到了院子里。

张晓晓她们却睡的很早,她们还是想要早早的睡,想要有一个好好的睡眠,让明天的皮肤也好一点。

她们要每天都记录,证明给别人看,在这里住的日子,她们的皮肤真的的好很多。

刘一鸣没有睡。

他们几个在这里住的时间最长,到现在一到十二点就感觉有点瞌睡,他们的生物钟已经调整过来了,很健康,但是今天他不准备睡,他要把视频剪出来,他现在满脑子的灵感,他一定要明天就发出去,让别人都看到这样的视频。

———

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苏田叶呼出最后一口气,他的皮肤这时候看起来简直在发光,整个人神采奕奕烨然若神人。

院子里,后山的树木发出刷刷的响声,叶子更绿花儿更红,森林间的小动物都抱着食物出来面朝苏田叶的方向。

深深吸一口空气,满嘴的清凉,完全能感受到那种沁人心脾的新鲜。

苏田叶洗了个澡,出来后喂了一把食物给蹲在他窗户边的小鸟们。

拿上昨天买的吃的,因为他自身的能力,现在油条之类的还很新鲜。

村子里的老人都起的很早,苏田叶一家一家送过去,人家们正在做饭,他拿过去正好放锅里热一下。

“咋样,嘉禾热闹不热闹?”大牛他奶奶问苏田叶。

还行,人挺多的,我还看到咱们村的大爷大娘们了。”

“他们就喜欢凑热闹,我也准备正日子的时候去看看。哎,咱们南殿庙会的时候你还没回来,那才叫热闹的,还有奇水村,他们村还得些日子,到时候估计还有杂耍,你也去看看,应还不错。”

苏田叶听着大牛奶奶的话,连连应是。

南殿的庙会非常的红火,可以说在他们省都是非常的出名的,因为他们这连绵的山上有太多的庙了。

别的村子庙会的时候可以说是借着庙会在热闹,但是他们南殿,庙会就是庙会,庙就是主角。

他记得他小的时候,人们烧香冒的烟远远的就能看到,现在也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么多的人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苏田叶就回家。

后院已经有很多女孩子起来锻炼了,餐厅的饭也快好了,苏田叶转了一圈看了看餐厅。

“啊啊啊啊,我的皮肤还是那么好!”张晓晓远远的就捧着她的脸飞奔过来,“小老板,快,我要一杯番茄汁,呜呜,我的脸,我的皮肤,今天真的好好啊。”

张晓晓特别激动。

她和白水水都拍照的,仔细做的对比,从小细节处,可以看到她的皮肤真的有进步。

那些小细节都是平时皮肤不好的顽固分子,但是现在,她皮肤的顽固分子有了改变,她真的太高兴了。

扫码买了一杯番茄汁,她抱着杯子和苏田叶聊天:“小老板,你这里环境太好了,我这皮肤真的很有进步,你要不要再出几个蔬菜汁啊,我觉得这个肯定可以吸引女孩子,你出个黄瓜汁,桃子汁,肯定好多人喝。”

“黄瓜汁还可以,但桃子今年还没有,明年再说吧。明年品种会多一点,而且都是试验的新种子,肯定比今年好。”

苏田叶早就考虑好了,他要种一些水果,还有健康减肥的水果,这些将来都是他农家乐的主力。

“小老板,你这番茄不卖吗?或者这番茄是什么种子啊?我可以买点吗?”张晓晓突然凑近说道。

“番茄不卖哦,种子也是我同学帮忙带的,很少。”苏田叶摇摇头。

于是张晓晓遗憾的走了,走了没有两步就又兴冲冲起来。

张晓晓走后。苏田叶蹲在走廊,准备看看猫后给猫咪做饭。

“啊啊啊啊啊,小老板!我火了!”苏田叶刚蹲下,刘一鸣就过来了。

他手来还拿着手机:“昨天拍的视频我连夜剪辑出来,然后发到网上,结果!一晚上我居然有了三十多万的点赞!”

刘一鸣太激动了,这才是一晚上,到现在还不到六个小时,但是!居然已经有了这么多的点赞!他感觉自己要火了。

他把手机给苏田叶,让他看看。

苏田叶打开视频,视频有将近十分钟,从他们在车上开始。

视频的光线让刘一鸣调的很好,在小路上的时候莫名有一点阴森,但是又莫名有一种小说中神秘村庄的感觉。

然后就是一条火龙,他们到了戏场小路上,暖色的灯光,来来去去的人们,冒着热气的汤锅,吆喝的人声,明亮的戏台子,在盈盈烁烁灯光中的观众,有一种光怪陆离但是又充满烟火气息的感觉,像在另一个世界。

刘一鸣拍出了农村夜晚的庙会。但是剪辑又剪辑出了一种神秘。

苏田叶自己看着都觉得很吸引人。

【那个,我说,主播,你们的车是不是超载了啊?】

【啊啊啊啊啊,好好看,博主!这个视频真的是你拍的吗?好有感觉嗷嗷嗷哦!又神秘又热闹,好喜欢!】

【这就是农家乐吗?这种活动还有吗?我也想去玩,我也想听戏!我们这现在都没有庙会了。】

【啊啊啊,我看了小老板的手,那是小老板的手吧?天呐,好好看,在灯光下面小老板的手好好看,对不起博主,你可以多让小老板出镜吗?】

作者有话要说:  入v啦,今天晒得我头好痛,头晕脑胀,明天6000,谢谢可爱们的支持,是你们才让我这本感觉很顺利,谢谢大家,亲亲亲(3)

然后,最近几天还请大家不要养肥呀,因为夹子真的好重要,很喜欢这本书,想要他也好看一点tt

最后,求收藏求评论求宝宝们的灌溉(/w\),大家愉快看文,要开开心心哒( ̄ ̄)

最近疫情又严重了,大家要好好保护自己。

感谢在2021-07-28 20:08:53~2021-07-31 23:59: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夏天要开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思吴邪念起灵 20瓶;喵萝 12瓶;路人甲 10瓶;krabben、梓箴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