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农家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农家乐/38

对于人们的外貌来说, 嘴唇一红,就会显得整个人的气色都会好很多,甚至精神状态都会好很多。

现在为什么会觉得妆前妆后两个人, 除皮肤瑕疵外,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卸妆之后, 素颜的眉毛不如上妆后有色彩, 嘴唇不如上妆后鲜艳。

等卸妆后, 人们的嘴巴通常是淡色的,或者是嘴唇颜色不漂亮, 发青发紫。眉毛也更加浅淡,这样的颜色与上妆后更加有对比,所以更会显得人们素颜后没有精神。

但是一连喝苏田叶家的红枣汤几天后,她的嘴巴明显的红润起来,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很多, 她在这期间什么药都没有吃,只有苏田叶的汤这个变化,那这自然就是苏田叶的汤的功劳。

这个红枣可以让自己的身体变好,可以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气色,这样的东西怎么能不让人稀罕呢,所以她真的很想要买苏田叶的红枣,只有上年纪后, 才更会明白身体的健康有多么重要。

“王奶奶,不是因为我这里红枣本来就少, 还有就是你也知道这些红枣的作用,这个红枣本来就是好枣,所以它肯定是便宜不的。”

“我知道我知道的。”

她们确实喜欢压价格,但是她们也知道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压下来的。就像苏田叶家的红枣, 自己嫌贵不买啊,多的是人想要买。

最后王奶奶以一百三十块一斤的价格买走三斤的红枣。

她不是不想买,但是苏田叶不能卖。

他今年的枣子不多,不能仅卖给一个人。

———

时间过的很快,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虽然现在已经有网络,在家里也能知道世上的信息,但是苏田叶的小农家乐还是不一样的,他这里就像一个真正的隐居小院一样,外面的纷纷扰扰的信息干扰不他们,所有人都一直过着悠闲农家的日子。

大家每天早晨起床吃吃饭散散步,玩玩牌。农家乐环境时十分的悠闲自在,人们每天都无烦心事悠闲自在,没有压力,每天都只是淡看云卷云舒,闲观花开花落。

在这样的日子中,小院在一天早上清晨,已经被盖上一层白茫茫的棉被。

扑簌簌的雪在凌晨四点多的时候下起来,苏田叶看看日历,已经到十一月底。

苏田叶早上哈着气扫院子,几个人一起,院子很快扫出一条条小道。苏田叶还专门留出很多干净空白的雪,住客可以在上面写字按手印拍照堆雪人。

苏田叶家里现在的客人也就只有五十二个,大部分是老人,只有不到十个年轻人,还有两个三口之家,都是带着小朋友。

扫除几出小路后,苏田叶又找着角度拍照片,录视频。

不是他说,下过雪的小院实在太好看,白茫茫一片,树枝上也是厚厚的雪,屋檐下挂着的玉米辣椒也有着一点点的雪,还有小路上的红灯笼,它们上面也都挂着白雪,木质的房子弯弯的走廊,漂亮的亭子,看起来非常的农家小院,很漂亮。

苏田叶正拍着,还指挥秋实站高一点拍,想要拍全景。

正当两人看照片的时候,大门啪啪啪被拍响,还传来喊苏田叶的声音。

苏田叶打开门,是张敏姑父。

张敏姑父面色悲痛,也不进来,就是站在门口,跟苏田叶说:“今天早上六点多的时候家里老爷子没。”

张敏姑父过来,一个是报丧,一个就是说希望苏田叶能过去帮帮忙。

现在村子里的壮年太少,家里老人没之后还有很多活计需要人帮忙跑腿,他们年轻人能帮帮忙,现在能干事的人真的太少。

苏田叶连忙应下来。

张敏他爷爷没……

今年大牛过来帮忙弄鸡圈的时候,还说过张敏爷爷因为晕倒被家人赶紧送到医院去。

但是当时家里没有年轻人,没有人反应过来,还是给张敏姑姑打的电话,张敏姑姑在奇水村,赶快找车才去的市里。

接下来张敏爷爷就一直在市里治疗,也是前两天才回来。

苏田叶还过去看一下,当时老爷子就不是很精神。但是没想到,这才过两天,人就没。还是没能熬过这个冬天。也只能往好一点想,老爷子也八十九,也算是喜丧。

苏田叶吃完饭,就赶忙去张敏家。

张敏一家都在市里,还没有回来,不过也在路上。

家里院子里也已经有忙忙碌碌的人,不过多是老者,他们也比较有经验,比如搭棚子,联系人,买东西记账等。年轻人什么都不懂,就像苏田叶,他真的是不懂这些流程的,他也只能过来帮帮忙,别人交代给他的事情他能做。

苏田叶再往房间里走一走,就能够听到哭声,这应该就是张敏的姑姑。

苏田叶也挺悲伤的,又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他讨厌离别害怕离别。

也没有等多久,张敏一家也都赶回来。张敏他爸爸也是很悲伤,走路都有些踉跄。

第一天就是报丧做孝服买纸扎等。

孝服家里人都准备完,现在就是随棺材的东西还少一些东西,还少一些百花,不过这自己都能做。

苏田叶和几个年轻人中年人,开着车跑一天,买布,报丧,一天没有歇脚。

今天还偏偏下雪,雪还挺大的,他们村子的路雪还是虚虚的,但是出村后柏油马路上的雪已经被压瓷实,幸好苏田叶再出来的时候已经给车弄上防滑链。

去奇水村买纸扎等,苏田叶也不懂,都是跟来的中年男人交流的,什么金山银山,还要烧的白纸,还有房子等。

回去时候带一车,这些其实还不够,还要去别的地方买,跑一上午,中午才回张敏家。

家里已经是哭声一片,白事的蓝棚在苏田叶走后,已经搭起来。现在孝子们已经披麻戴孝,在棺材旁边哭起来。

苏田叶下去又开着车,载着别人去报丧。

回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张敏家那个小巷子看起来人来人往。

天已经黑,只能看到微弱的灯光,苏田叶走进去,远远的就看见挂在张敏家门口的幡。幡是一张张白纸做成的。张敏家挂的是九十一张,实际年龄加天一张地一张。

走进,就听见拉着长音的哭声,院子里支着锅,冒着白烟,等一会儿今天帮忙的人要吃饭。苏田叶就是来告诉主事人,他就不在这里吃,家里还有事情,就先回去。

但是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张敏还是打过来电话。

“我一没看住,你就走,今天帮那么多的忙,怎么能不在家里吃饭呢,那我成什么。”

苏田叶连连推辞。

“那不行,忙一天,过来吧,不然一会儿我亲自过来叫你。”

最后苏田叶推不过,还是去。

天已经很黑,他们村子路灯也只有大路上才有,苏田叶走着有点小心翼翼。他本来想叫赵文他们陪他的,但是又觉得不太好,于是就单自己过来。

但可能是小时候的阴影,他真的有点害怕。

他就是害怕门口挂着的那个幡。他小时候就很害怕那个,不敢太欲看,总觉得那上面有什么。小时候的阴影留到现在,即使他已经很明白那个是什么,但是他还是不想抬头看。

晚上张敏家很热闹,虽然这么说不合适,但确实张敏家很热闹,大家都忙一天,这会儿都在桌子上喝酒,看见苏田叶过来,还喊他坐去那里。

苏田叶知道坐在那里势必要喝酒,一时半会儿肯定走不,最后还是推辞掉。

他过来就是露个脸,看到院子里灯火通明,也没有什么事情,他在桌上吃一点就走。

“田田!”

苏田叶刚出门,就听到赵武叫他的声音,原来,赵武在张敏家不远处等着他。

冬夜黑暗的雪路上,两个人走总比一个人好一点。

第三天,就是亲朋主家过来磕头。

这一天张敏家比较忙,苏田叶又过去帮忙。

苏田叶总感觉冬天的宴席透着一股荒凉,但是其实人们来来往往,院子里人挤人,还有各种呼喊声,小孩满地跑,即使还有断断续续的哭声,看起来也没有多少悲伤。

张敏家的院子相对于他们家来说不大,但是今天本来人也不是很多,都是亲朋,大家陆陆续续的来,磕完头,又与主人家说会儿话,就到吃饭的时间。

院子里支着好几个大锅,锅面上热气腾腾,有的炒菜有的熬汤。

除馍馍,还有糕,都是自家做的,不撒白糖也很甜。

苏田叶吃一个馍就感觉饱,下午还有一些零碎的事情需要做,他也没有喝酒。

张敏家的日子订在12月5号,也就是老人去世后的第九天。

中间苏田叶还去上山和人一起开墓,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过的事情,现在才解依稀一下流程。

十二月四号,张敏家请来吹鼓手的人,唱一天。

苏田叶晚上八点多回来,拿灰在自己门口画一个半圆。

“小老板,你朋友家的白事是明天吗?”家里的旅客看见苏田叶回来,然后问他。

“嗯,就是明天打发。”

“哦,你这是在做什么?”看见苏田叶铲的一铁锹灰,她们有些好奇。

“嗯……今天晚上我要帮忙送鬼,这个好像是传统,送鬼的人要弄这个。”他下小时候就见过,那时候还很害怕,今天就是他自己弄这个,这个据说是拦住鬼进来……

“啊!”她们也不是害怕,现在大家都是无/神论,只是,看知道这些的时候,心上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特别是现在还能听到响亮的吹鼓手的声音,明明是很凄凉的事情,但是现在也没有那种感觉。

吹鼓手的音乐,满院的吆喝声,坐在宴席上俩俩低头聊天的样子,这些些,都让他们想起小时候看的恐怖电影,那种民间的风俗传统。

大家看他画完圈,还是一个个都回房间去,有相好的女孩子,还决定两个人住在一起。

苏田叶弄完,又出去张敏家,他们也就是十来个人,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抗着火把子操把子,去十字路口烧纸,这就是今天晚上的送鬼,意思就是将去世的人送到阎王殿。

吹鼓手的音乐声也直到那么晚,已经晚上十二点。

苏田叶回家的时候,还是让赵文过来。

十二月五号就是正式的白事日子,坐二十多桌,下午吃完饭去坟上。

一直到十二月八号,张敏家的事情才完,一个人就这样和这个世界分别,苏田叶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心里郁闷好几天。

十二月,又下好几场大雪,大家在房间的时候还没怎么感觉,但是等到出门,天气可太冷。

几个女生来的时候嫌东西多,羽绒服太占地方,所以都是轻装上阵。但是来之后才发现山上冷起来是真的冷。

这天,她们看到苏田叶穿着一件小袄黑色的,上宽下紧,有些像南瓜的样子。小袄胸前缝着一只狼一样的动物,看起来还挺好看的。系衣服的时候是扣子,下面苏田叶穿着很合身的裤子,但是因为他身材比例太好,腿又直又长,上面的衣服短,下面的腿就更显的长。

“小老板!你这件衣服是哪里买的啊?”看起来真的是很暖和。

“不是买的啊,是请村子里的老人做的。”

苏田叶小的时候过冬都是穿的棉袄,都是他奶奶帮忙做的。

等到上高中的时候,有一年还收到一件棉袄,是村子里的大娘帮忙做的,今年,苏田叶也请大娘帮忙做一件。他也是有心帮大娘宣传,不然的话他今天就不会穿这样的裤子。

“什么!”她们走近看的时候,这件衣服做的很的很漂亮,根本看不出针脚,还有那一只小狼,绣的真的是形神兼备。

“这件衣服暖和吗?”姑娘们问。

“很暖和,比一般的羽绒服强。”是真的很暖和,在小的时候冬天就是这样穿的,穿在身上鼓鼓的,可能有一点臃肿,但是真的很暖和。

不能说比所有的羽绒服暖和,但是比起一般的,还是很暖和的。

“我们可以请人做一件吗?”这件羽绒服的款式真的很不错。

最近下着大雪,她们没有带厚衣服,每天只能呆在房间里。不想出去和自己不能出去,是两种不一样的感受。

她们就算不去村子里转一下,在院子里还是每天想转一下的。

听到她们想要做衣服,苏田叶领着她们去大娘家里。

大娘正好在炕上坐着和一位大娘聊天。

大娘家里暖融融的,家里生着炉子,炕上更是暖和,一天做三顿饭,炕上睡有时候都能上火。

“大娘,她们也想要一件这样的衣服,您看您能帮着做吗?”苏田叶问。

几个女孩子坐在炕上,瞬间就觉得好暖啊。

苏田叶家的炕也能烧火,不过都是一楼才可以。今年春天,他还想盖几间石头屋,那个房间就都可以烧炕,苏田叶预备着是冬天住人的,盖的房间不会很多,都是留给冬天的房客住的。

“能啊,怎么不能,一天我就能做一件。”大娘爽快的说,“不过你们真的要这样的衣服啊?可都是手做的,款式也不时兴。”大娘疑惑的说。

其实,如果没有样板衣服,她们应该也不会要这样的衣服。一说起手工缝的棉袄,就不自觉的让他们想起想起上个世纪的那种臃肿的衣服。

但是,没办法,小老板穿的太好看,而且她们也仔细看,大娘的手真的很巧,全程看不出任何针脚,小老板穿上显身高显腿长,又复古又可爱。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以前那种没有版型的衣服。

“对,我们要的,那这个一件要多少钱啊?”三个女孩看大娘答应下来,于是开始问价钱。

“嗨,你们都是田田带过来的,还说什么钱不钱的。”大娘摆手。

几个女孩子预计的两三百,但是最后推拉一番,一件衣服一百一十块。

衣服棉花都是大娘出。

棉花家家户户都有很多,大娘家里也存着很多,都是已经弹好的棉花,又软又蓬。

他们村子虽然小,但是现在很多没有的工作他们村子都有。在以前,等到冬天,家家户户都要盖棉被,穿棉袄,都需要棉花,所以村子里弹棉花以前还是很挣钱的。

大娘家的布料很多,以前她家就是卖布料的。

这会儿,她领着几个姑娘到另一个房间选布料。

别的房间就真的很冷。姑娘们动作很快,一个选的灯芯绒的布料,红色的。一个选的普普通通黑色,一个是黄色的。

“哎呦,小姑娘们就穿的艳点好看,你说你们年轻的时候不穿艳色的,那时候什么穿啊。”大娘手脚麻利的将选中的布扛起来。

“就像我小孙女,哎呦,十三四的年龄,每年春季的新衣服,都是选那些黑不溜秋的,她妈说给她买件粉色的吧,死活不要。”

“哈哈哈。”其实她们小时候也是这样的,都死活不要别的颜色的衣服,但是等到二十岁的时候,她们也很喜欢颜色鲜艳的衣服,主要是现在衣服好看的太多,而且购买渠道也多,简直能挑花眼。

如果不是这里大雪封路,如果不是小老板穿的真的太好看,她们可能还是会等几天在网上买衣服。

进房间,大娘给她们量尺寸。

“大娘给你到时候胳肢窝收一下,穿起来一定更好看。”大娘一边给她们量尺寸,一边说。

大娘虽然不是做裁缝的,但是几十年,给一家老小做多少件的衣服,心里还是有一杆秤的。

窗外又开始下起大雪,室内的玻璃上都有小水珠。

在不知不觉间,几个姑娘也挤在炕上。

炕上真的好暖和。

“你们住在田田家里就放心吧,田田真是一个好孩子,关键是重情义,做事周到,这回来才多久,就帮我们多少事情,平时有个什么东西都不忘记给我们送一点。”

“小老板确实很好。”

小老板长的那么好,但是做事情却非常的温柔,简直就是小说里的温柔男二的气质,但是颜值也太高。

“哎呦,又下起雪来,这几天这天阴沉沉的。”大娘一边缝,看眼窗外,用针尖挠一下头发,“这估计几天路上也消不开。”

女孩子们坐在炕上,身上盖着一件毛毯子,听到大娘的声音,也看向窗外。

窗外飘着指甲盖大的雪花,不一会儿就在院子里盖玉米的油布上铺一层。

大娘的院子比起苏田叶家来说比较下,她们在这里就能看到院子一左一右两个用木头搭起来的,距离地面四十厘米左右的长五米宽三米左右的木头架子,木头架子上放满玉米,这都是今年秋天的玉米。

玉米上盖着油布,这会儿雪都落在油布上。去年的对联现在也掉色,不是去年那样鲜红的颜色,房子屋檐下还挂着几串红辣椒白色的蒜瓣还有黄色的玉米。她们进来时走的小路上也有有一层薄薄的雪花。

幸好她们现在订衣服,不然好要冷几天。

一开始和大娘在家里聊天那一位,现在也在帮着裁剪,说着说着,两位老太太就忽略三位姑娘,开始聊开八卦。

“听说哇,保堂家的那个前儿媳妇,又嫁,嫁的还是一个叫生生的。”

“哈哈哈,那她这可巧。”

“你可别说,人家现在过的可好,我儿媳还看见她领着她姑娘,和现在结婚的那一位,还有那个生生的姑娘去公园耍。”

“她们还告诉会儿,看见人家那个生生和她姑娘处的还挺好的,有甚说甚,一点都不客气,可不像那种不熟悉的支支吾吾甚也不说。”

“哎,该咋说,生生和现在的老婆也过的挺好的。”

“你说,生生除不喜欢说话,别的也还可以,也是个好人,他前媳妇也不能说不好,但两个人就是处不过来,这可能就是命相吧。”

“命相就是这,就是可怜他闺女,现在生生后老婆又怀上,他闺女回来也都是跟着奶奶。她妈那头处的再好,一年也见不几次。”

“哎,这个后媳妇对芬云也不咋客气,你看芬云今年,都瘦成个甚。”

几个姑娘支棱着耳朵,知道芬云就是生生的妈。现在生生是在哪住着她们都知道。

“今早上,我咋又听见梁梅她们叫唤?”

……

两位大娘嘴上说八卦说的很痛快,但是手上功夫也一点不弱。这才多长时间,三位姑娘就能看到它们的雏形,甚至感觉中午前就能穿上一件。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评论一下嘛,大家不喜欢留下可爱的爪嘛tt感谢在2021-08-15 20:54:21~2021-08-16 20:57: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余未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飞燕还巢 5瓶;云朵、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