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年代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年代文/4

但苏田叶叫两声怎么能让他爸爸放手。

苏建军平时就不是那种讲究抱孙不抱子的人, 平时就疼他儿子。现在喝醉了,看到自己白白嫩嫩的儿子,自然就想亲亲他,平时不好意思说的话, 这会儿也好意思说了。

“有想吃的东西吗?有想吃的和爸爸说, 我儿子。”

他儿子什么都好, 处处给他长脸,更可心的是人还那么标致漂亮,就像小金童,比城里少爷还气派,学习又好, 村子里谁不羡慕他。

“爸爸的宝贝儿子,爸爸没喝醉。”说着,还要拿胡子扎苏田叶。

苏田叶不喜欢。

虽然他知道这是爸爸喜欢他的表现,但是他真的好不喜欢这些喝醉的人。

小时候他爷爷喝醉了, 人还在巷子里,他们家里的人就能听到他爷爷高吆二喊的声音,回来之后还要吓吓他,他还记得自己小时听到爷爷喝醉的动静, 就要吓得从奶奶屋子里跑到自己家。

他爸爸现在也是,明明平时很好的, 但一喝醉就说什么都不听。

“爸爸, 你回屋里睡觉吧。”苏田叶努力挣扎, 睡一觉就清醒了。

“爸爸不瞌睡,你不用管爸爸。”

但苏田叶怎么能不管,最后又纠缠了一番,苏田叶才将他爸爸送回房间炕上睡觉。

———

将人送回去, 看着他爸爸刚躺床上就呼呼打鼾,这他才开始装东西,收拾自己的小书包。里面装的他抄好的题,他准备去他朋友家里。

他同学家在镇子西边,离供销社不远,不过苏田叶去他同学家也要走小二十分钟。

最近这两天没有任务,街上的人多了很多。

越往西走,人也越来越多,这边就是小水村的采买中心。

路过供销社,走进小巷子,苏田叶脚步放轻,这条巷子有人养狗,还不栓绳子。

“林玉!”苏田叶站在赵林玉家门口。

张林玉家里有一条大狗,他不敢自己进去。或许是因为在很小时候的时候被动物吓着了,他现在也还是很害怕动物。

张林玉家的院子比苏田叶家大一点,但苏田叶喊了两声张林玉也听到了。

张林玉家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别人都忙去了。

他家里人口比较稀疏,他是独苗,他爸爸也只有一个姐姐,家里人少,就经常只剩他一个人。

“来了来了。”

张林玉出来来接苏田叶。

“大黄也被我拴着呢,再说他也不咬你,只是叫唤几声,你就这么害怕。”

张林玉比苏田叶高大半个头,他本来就比苏田叶大将近两岁。虽然只差两岁,但两个看起来感觉完全不一样,一个已经有了小白杨般少年的气息。

张林玉长相看起来和苏田叶完全不一样,苏田叶是精致到没一处不好,太过精致就显得有一种琉璃般的脆弱,小小的需要人捧起来,更何况他年纪也小。

而张林玉不是那种有攻击性的长相,但又有一种挺拔的气质,他家里条件好,现在穿着一件非常难得到的的确良衬衫白衬衫,就更显的是小白杨一般的温润如玉。

“就是害怕,就算知道它不会咬我,我也还是害怕。”苏田叶觉得,这个也不是他能控制的。

就像过年的时候放鞭炮,他明明知道那些鞭炮没问题,但他还是会被鞭炮的声音吓一跳,这个不受他控制的。

更何况,他真的被小时候时不时能窜到他身上的老鼠吓着了,那时候他动都不会动,就害怕老鼠咬他。

张林玉家里的房子看起来比苏田叶家里好很多,他还有单独的一间房子,里面还很奢侈有一个书架,还有一个篮球。

张林玉给苏田叶倒上水,又拿出一个苹果给他吃:“你就是胆子太小。”

苏田叶没有就这个问题和张林玉争辩,只是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自己抄的那些习题递给他。

“这个是我姑父给我带回来的习题,这里面有很多题很难,你也看看。”

这个年代,有不喜欢学习的人趁势就不学习了,但也有很多人还是很珍惜学习的机会。

苏田叶与张林玉就是这样的人。

苏田叶自小聪明,他又从堂姐苏娜那里得知了未来的形式,就对读书更上心了。

而张林玉是喜欢有挑战的东西,现在他就挺喜欢知识这个浩瀚海洋的,可以让他每天畅游。

“你这些做完了?”

“没有呢,只看了前面一些。”

“抄这些也费时间了吧,你直接拿着书过来,我可以找我爷爷问一下有没有印刷的,你这抄书得抄多久,又累。”

张林玉说着,还握住苏田叶的右手,拿起来,仔细看了看,指骨细细的,之间粉嫩就像花苞,虽然中指因为常年写字有一个茧子,但那也好看。

“也不费事,我就在想放松的时候可以抄一下,还可以加深记忆。”苏田叶解释,“不过,咱们镇子还可以印刷东西?可以大批量印刷吗?”

“有的吧,我好像听我爷爷说过。”张林玉帮苏田叶揉手腕,然后一遍思考,“你要想知道,今天晚上我问一下我爷爷。”

“好啊。”说完,他又看看张林玉的书桌,上面都是数学题之类的,没有文科的东西。

“你也认真看一下语文吧,你语文学好一点,总分还能再高一截。”而且高考的的时候也要考语文的,张林玉有点偏科了。

这种话苏田叶最近一年苏田叶念了好几次,张林玉总是选择性的听,不过苏田叶念多了,他也还是会看看语文。

“好,会看的,都是背的东西,我总感觉没耐心。”

“你有耐心的,你解数学题不也可以一天不动吗,我听说多背东西可以锻炼记忆力,你也可以挑战一下嘛。”苏田叶找理由劝张林玉。

“好吧。”

苏田叶看他不是非常上心,也没有办法,他是不会说之后有高考这种消息的,他不觉得这是消息是自己可以知道的。现在也能平时多监督一下张林玉了,更何况,他们也有时间,现在才初二。

苏田叶比一个班的人的年龄小一点。这是因为他当时不是正常上学的,他可以算跳级上来的。

他小时候实在太倒霉,倒霉到家里人不太敢将他放出去,更遑论上学。等到他八岁的时候好一点后,这才开始可以上学。但是家里人又害怕他出什么突发问题没人照顾,就让他跟着大他两岁的姐姐一起上课。

这种大孩带小孩上课在这里其实是挺普遍的,更何况苏田叶考试都过了,这插班插的更理直气壮了,少上年几年学还可以帮家里省一些学费。

张林玉看苏田叶带过来的习题,苏田叶就看张林玉的作文书。

张林玉有一个厉害的姑姑,学习很好,而且毕业后就直接考进了市里的医院。

看张林玉的外貌就知道,她的长辈也不会丑到哪里去。而张林玉的姑姑就是一个美人。大眼红唇圆脸,身材腰细屁股大,进了医院后她还做事还很认真,嘴又甜,看起来处处圆满,于是一年后就被医院里的一位女医生介绍给了她的侄子。

女医生的侄子还是一位小干部,现在张玉林姑姑是万事顺心,手里也宽,经常给张林玉带东西。带的东西也是学习的东西多,所以张林玉这里的书本是真多,苏田叶也喜欢来这里蹭蹭书。

两人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学习了一会儿,就做别的,张林玉拿出跳棋来,又玩了一个多小时,说了会儿话,苏田叶也要回家了。

——

回家后,家里喝醉酒的大人也清醒了。

他姑姑姑父居然还在。苏田叶很惊喜,因为他姑姑姑父有工作,一般下午就要走的。

“正好明天早上有拖拉机去市里,可以捎上我们,所以今天可以在这里住一晚。”

赵玉文摸摸苏田叶的头,回答他的问题,看着小孩因为他今天不走而高兴的脸,他又摸出一颗糖给苏田叶。

“出去玩了,去张林玉家了?”

因为还记得自己喝醉酒时候的事情,苏建军拉过儿子,想看看自己儿子的脸。

“嗯。”他家好玩,自由还轻松。

“你和他玩的好,下次回来晚了,就让爸爸去接你。”苏建军摸摸苏田叶的脑袋,头发软软的。

全家都知道苏田叶最好的朋友就是张林玉。他们觉得这是因为两个孩子都喜欢学习,他们说的到一起。

这会儿大人们还在说话,苏田叶插不上嘴,就回屋子里整理书包。

打开书包,却看到一个红苹果,苹果长得光滑圆润,一看就是好品相。

苏田叶看着苹果,也没有吃,将它放在自己的书桌上。

大人们都觉得他和张林玉是因为大家都是好学生才玩到一起的,其实一点都不是。

张林玉其实是一个很颜控,并且还有些洁癖的朋友。这些词都是他跟着苏娜学的,他觉得可以很好的形容张林玉的问题。

他当时刚到班级里,老师就将他安在了张林玉旁边,就算他们两个的身高不匹配。

在一起坐着,有时候他会不小心碰到张林玉。

‘终于来一个干净的同学了,真的受够了,再不来干净同桌我就快要不喜欢上学了!’

‘他长得真的好好看,居然是男生?!’

‘想和他做朋友,这张脸真的太好看了!’

‘好小。’

‘他很干净,我居然还能闻到皂荚的香气,真干净,喜欢。’

‘如果他有什么不会的题问我就好了。’

碰了几次,张林玉每次想的基本都一样。苏田和也大致知道张林玉是个什么样的人了,然后苏田和觉得他挺有意思的。

不过他人很好,苏田叶在上次问问题得到很详细的讲解之后,两人交际就多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可爱的营养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