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武帝王 > 第一章 陈家有老五

我的书架

第一章 陈家有老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月光亮悠悠,静如水,柔和的洒在光滑的湖面上,轻微的湖风轻轻地扶余,湖边荡起粼粼波光,让湖边水草随风飘扬,说不起地心旷神怡!让人有一种悠悠的惬意和宁怡

恍然间,不要出一亭台边,一对男女相依而坐,正抬头看着那一轮明月,女子白色的衣裙,前凸后翘的身材呈现出一张不是天仙的脸,确显得妖艳、妩媚,这正是男人需要的类型,在男子前晃动这一对诱人的玉兔,柔声的说道:

“胡公子,这月亮好美啊”

胡公子向天上望了望,淘气的说道:“哪有你美”

那不是一样俊俏的脸下呈现出一个少年,不能用俊俏来形容,他看上去就是一张普通的脸,要不是这身华丽的衣衫蹉跎,那就是在普通不过的年轻人,要是脸部再脏点,和街上乞丐没什么两样

他虽然尽量显示正人君子和优雅的表情,可那一双眼睛却出卖了自己猥琐的心灵

姑娘一听,横眼一看娇声娇气的说道:“切,胡公子你就会哄人家高兴”

说着还用本来挽着膀子的手,顺势男子胸前一摊,公子一下就抓住他的手

心花怒放呼吸都有点不均匀了

然后道:“你的手好白哦,就像月亮一样”

说这还用手把玩着女子的手,一脸痴醉的:“今晚能和香儿姑娘一起来到这湖边赏月是我最大的荣耀,能遇到姑娘是我三生有幸”

女子羞涩的看了一眼,道“公子,奴家…奴家看公子风度翩翩,气宇轩扬,奴家…这才来陪伴公子,公子不会看不起奴家吧”

女子说道最后声音有点小了,脸更红了,衬托着月光显出不一样的面孔,让男子心里那一正荡起层层波浪

“怎么会,我疼你还来不及呢”

胡公子立刻又道“第一次见到你时就被高贵脱俗的气质所吸引,大大的…”

瞟着那一对好怂挺拔、时不时出现的衣锦下雪白丘壑

“嘶”吞咽掉出唇边的哈喇子

继续道“落落大方的性格,我好喜欢,我要陪你走遍千山万水,要尝遍天下美食,享受…”

说着就是一把狠狠的捏了一把

女子被猝不及防一捏,配合的“哦”一声

舒服的停在他耳朵里,那是像吃了兴奋剂一样

本来男子要继续的,一只肉骨的手止住了

男子较忙道“对不起,情不自禁,你太美了,我也太的爱你了”情真意确的说着真是听着就是是动容

“公子”女子深情地望着他

“香儿姑娘”男子用力的把女子纳入怀中,手不停游走,在大大的屁股上使劲的捏了捏,感觉弹性甚好,爱不释手,露出奸诈的淫光

月下水边,男意浓女意切,好一对狗男女…,哦哦不,好一对痴情男女

胡公子手伸进女子衣锦之中,准备去抚恤那一对按耐不住要呼之欲出的圆球

今晚是要准备来个野外野菜炒肉时

突然不远处迎来了一阵脚步声,很快就从亭子不远处迎来了三个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十四十五岁的锦袍少年,后面跟着两个稍大一点的身材高大威猛的大汉,一看就是练家子,而且还是内功修为相当有火候的高手,锦袍少年风神如玉,气宇轩昂,亮亮的眼睛,看起特别走神,绝对不是风花雪月,营养不良的表现,彪悍的身形是幻兽山脉独有的体现,特有的气质与生俱来伴随着炯炯有神的眼睛,健康而有活力

呈现出一样还比较幼稚的脸,但那双锐利的眼睛和温和的笑容给人一种错觉,这绝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角色,一看就是处事老道,经历过不少风霜的人

少年回头予伙伴相视一笑,一副古怪的笑容

“哎哟哟”正准备马上开始加大侵袭度的公子,手立马僵硬了

锦衣少年道“这这…不是胡公子,胡显,胡哥么,早知道你也打个招呼,兄弟没坏你事吧?”

被人打搅了好事,胡公子那个心里火大,不情愿的放开香儿姑娘,但是看着锦袍少年不是普通人家的

又认识自己,所以没有立即发火,幽怨地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对了胡哥,你不认识我,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听说你有三房妻子,六七个小妾,还有在外养了不少,怎么这个就是外养的,这些也的确够你忙的,记不起小弟很正常”

胡公子急道“胡说,我还没有娶妻,何来小妾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锦衣少年摇摇头“不对吧?我前几天听说你家出来一个姑娘,被你赶出府邸,身衣服单薄,没有一文钱,后来她羞愧难当天河自尽了,你这深更半夜的在这湖边做不到的行为,你就不怕她回来找你啊”

一旁女子听到这些,恐惧地看着胡显,还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两步

胡显此时也恼怒了“原来是闹事的,今天爷爷好事都让你搅和了,你还胡说,看我不打断了你腿”

只听一声尖锐的口笛声,从胡显前面、背后很快出来七八个大汉

“这里人际稀少,又是夜间,识相的和我磕头认错,要不然我就把你们几个剁了喂鱼”

七八个大汉嘿嘿笑着撸起袖子把他们三个围在中间,除了跳湖没有其他路走

锦袍少年苦着脸道“胡哥,你真的要打么”

胡显得意得说道“不打也可以,只要你磕一百响头,我就饶了你”

然后恶狠狠地道“要不然我今天就剁了喂鱼”

锦衣少年头都每回道“陈忠、陈平让你们实战一回,不许出人命”

陈平陈忠躬身道“知道了少爷”

胡显严肃地说道“上,今天要他们喂鱼”

锦袍少年并没有动手,陈忠陈平一前一后冲过去,闪过飞来的拳头,反手一左一右一拳,就分别打在胡公子仆役的左脸和右脸上,两名仆役立马倒在地上地上左右翻滚,然而陈忠陈平没有停手继续打到另外两名

看着几名奴仆都躺在地上后,他们拍拍手然后回到锦袍少年身后

锦袍少年向前走了两步,伶俐的看着胡显,这时他早已失去了先前的态度,已经惊恐失措

看到锦袍少年,有点已经害怕,都已经颤抖了

连一旁的香儿姑娘也花容失色,不听的喘粗气

锦袍少年一拳向胡显砸去,胡显一屁股摔倒,锦袍少年一拳打在亭子柱子上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印记

香儿姑娘看到要打在胡显头上时,发出惊恐的尖叫,手捂住眼睛已在颤抖

锦袍少年没管他,只是说道“胡哥,何必呢”

早已失去正定的胡显,慌忙从衣袖拿出银票道“这你拿去,兄弟…这不够我回家去给你…给你拿,饶命啊兄弟…饶命啊”

一个翻身起来不停的扣头,像小鸡啄米一样,看起好凄凉,这哪还有大少爷的风范

干,什么风范,保命要紧啊

锦袍少年投起胡显地头,玩味的笑道“这我怎么好意思,这好几百两呢,我要是拿去了还不是抢劫么,我虽然名声大,火气大,可就是不抢劫”

“我本来是来看湖边有没有人冬运地,今天怎么没有看到,好失望怎么样,胡哥要不要来帮个忙,让我见识见识”

说着锦袍少年抬起右手用食指揉了揉鼻子,好像里面有什么一样,有可能是鼻子不通

胡显看着那右手小指上闪现这碧蓝的亮光,一闪一闪地煞是漂亮,尤其是对着明月更加鲜明

这个传说是陈家五少爷出生时就有了,而却还有一个关于他的传说,就是出生时五彩缤纷,神光显现夺目光鲜

人们常说陈家有真龙转世,陈家老五山上是头虎,下海是头龙

当看到这个以后,胡显明白过来了,这是他们幻云城的陈家五少爷

较忙道“五少爷,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这就去,这就去”

说着翻滚栏杆,只听咚的一声,胡显就跳河里去了,开玩笑陈家五少爷

那是这方圆百里的大家族,幻云城有三大家族,陈家、段家、张家这三家就是幻云城的天,谁敢违背他们地意愿

那些无数小家族在他们眼中就是和气生财,但不要触碰他们地底线

眼前这位就是,有一次五少爷在城里玩,被一个小家族少爷毒打了一顿,随后陈家二爷也就是五少爷爹,当天晚上就把那家全家灭了

借他胡显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去招惹这五少爷了,不说别的人就是眼前他身后的陈平、陈忠都不是他敢招惹的,这是他们很小的时候家族选派给他的杂役,硬是被五少爷训练成了杀人如麻的高手,他们一共有十人,传说个个都是有着上山打老虎下海没擒龙的本事

具体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在这幻云城周围百里都没人敢招惹

更不要说是他这么一个小家族的少爷了,就是他身后的杂役只要一个人出马,可能他爹都不一定能打得过

所以他就只能乖乖的去游泳去了

哎只能叹气,心里不免抱怨地“怎么会碰到这么一个煞星”

走到美人身边,然后笑着道“姑娘,怎么和这个坏胚子走到一起了呢,他可是出了名的色胚”

停了一下又道“怎么样,我把他赶跑了,你要怎么感谢我呢?”

说着话这五少爷还挤眉弄眼的道

香儿姑娘知道,这位五少爷是陈家二爷的儿子,也是陈家最小的儿子,名叫陈武,虽然这位五少爷为人传说中是残忍、霸道

其实他从来没有欺男霸女,没有吃喝嫖赌,所有的坏习惯他基本没有出现过

他所做的就是对那些恶霸,那些流氓

说实在的他还有那种惩奸除恶的味道

一般只要不去惹他,他是不会去为难别人的



所以只有那些恶霸,流氓怕他,一般的人都不会怕他,他们陈家家教很严,要是赌钱,逛窑子那家法不死也会掉层皮

想明白了这些,香儿姑娘反而不怕了,她走到五少爷

用手巾一挥,陈武闻着那淡淡的幽香,闭上眼睛,深深地吸气,要把漂流在空气中的那些香气全部吸入肺中,不要一丝飘散在空中,这是一种怎么的享受,他从来没有经历过

他吸着,不过他还是侧过身一手臂靠在亭子栏杆上

心里叹息:难怪这种男人的生活是美好的,就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英雄不死也会飘哦

香儿姑娘也在五少爷身边俯身坐下,但是也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刚好丘山撞在五少爷肩膀上

香儿姑娘发出“嗷”的一声悠长的荡声

可能是撞坏了,可能是先前的刺激还没有让她平息…

这声音陈武听着,那叫一个舒服,还好没有发育完全要不然荡起耸立,飞流直下三千

而后他就可以确定这是故意的

香儿姑娘向他耳边吹了一口香气,那是向打了麻药一样全身无力,还说不出的爽

一个闪身陈武就跑来了,这那是他这个从没有经历过这种待遇的人受得了

香儿姑娘:“哈哈”大笑,这五少爷果然没经历过

然后道“刚才五少爷拯救了奴家,奴家准备以身相许呢,五少爷你干嘛这么狠心”

听到那娇气的声音,看着那崛起的樱桃小嘴,抛来的空中飞吻,我的妈妈哦,这真要命哦

一个机灵,如闪电一样猛走几步

这哈香儿姑娘笑声更大了,一扭一扭的头也不回的沿着陈武的另一边就走了

留下陈忠陈平在陈武后面面面相觑,都从彼此地眼中看到了想笑的目光

但是他不敢,要是把这位爷搞火了,他们就没有好果子吃,还得赔上他们一帮兄弟,要是那几位被受罚了他们俩就没法活了,虽然单对单他们差不多,可是他们还有8位同志呢?要是群殴那就只有挨打的份了,谁敢这样做,他们心里明白

憋着,还要不能让面前这位爷发现

这里没有什么意思,他只能回去了,五少爷这么想着

本来是来赏月的,出了这么一回事,这他叫什么事啊

月亮晒在湖面多美哦,“哎,回去吧”

陈忠陈平是

陈武头也没有回的就走了

陈忠陈平快速跟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