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武帝王 > 第二章 大哥有问题

我的书架

第二章 大哥有问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到家里时,只见大哥在自己的小院来回折腾,坐立不安

陈家占地比较广,亭台楼阁,鸟语花香,层层叠叠

这是个小院是陈武自己的向家族申请来的,因为陈武修仙灵根不是很好,只有自己离家族中心较远地一处偏院

陈家是仙武结合之家,仙这个普通人不太了解,修武就可以分内家外家,内家修身养性,外家强身健体

灵武大陆普通人是没有人权的,他们只能依附在大家族,大门派生存,大门派、大家族没有那么多精力来管理这些普通人,所以还得看小门派、小家族来替他们管理这些普通人

在远古时代,那个时代的灵武大陆,风云迭起混乱不堪,每天都有战斗,每天都有人不幸,每天都没有家族、宗门被灭

那个时代也是英雄辈出,人才济济…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一个不知道怎么产生,更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的人打破了

他们自称神族,他们自修体魄,普通人身体练成精钢之体,刀枪不入,身体强壮,他们身体呈现五颜六色的形状,土黄色、青黑色、青紫色、淡绿色、红色、白色、金黄色…反正这些古怪的样子当时太厉害,最普通的土黄色人都是身体如石头一样坚硬,一般的人哪是他们对手很快他们就占领了大片土地和修炼资源,只有少数宗门还在与之抗衡

奴役大量人为他们服务,供他们驱使,人们生活苦不堪言

当时出现了一位强大的剑修,没有人知道他出自哪里,师承何门,家住何方

可能从天上来,派来拯救他们这些人的,他很少与人交往,他的出现后改变了格局,没有人见过他出剑,要不是拿着一把剑,也许不会有人知道他用什么武器

哦不不不,也许有个人知道他用什么武器,那就他们自称神族的天皇帝,在他们交手了几天几夜,而后天皇不见了,这位剑修却回来了,经过这些变故后原本灵武大陆的百家齐鸣的时代也衰落了,很多大家族失去了大量高手

而保留下来的大家族、大宗门也千疮百孔,灵武大陆更是要修养生息

就和当时的几大家族几宗门规定,整合势力他们共同划分区域,独有的资源通过竞争获得,而后就出现了现在的八大势力,这样就避免不必要的争斗

于是灵武大陆就开始太平了,当灵武大陆基本上平静后,那位剑修就不见了,没人知道他怎么离开的,要不是他做过地事让人们无法忘怀,还以为从来没有这个人出现过一样,后来为了记念这位剑修人们给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剑神

这也是至今流传在灵武杂物论中记在,陈武从小就观看过

他因为灵根不好,没有修炼太多修仙功法,修炼的是外家强身健体的武功秘籍

大陆很多都是这些修炼武功秘籍的普通人

陈家是幻云城的三大家族,陈家已修仙为主,当年他爷爷如今的掌舵人陈家家住陈正坤,只身一人来到这幻云城凭着一把大刀开创了如今的陈家,在这里也是比较有地位的人,如今跺跺脚都能使方圆百里颤抖的人物

陈家已经传三代人了,陈正坤有三个儿子,老大陈志强、老二陈志豪、老三陈志明,老大陈志强在家主内,也就是管理家族,老二陈志豪主外,也就是管理家族生意,老三陈志明协助管理主要教育下一代及家族防务

三代之中就是陈武他们这一代,老大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陈乾和女儿陈霞,老二也就是陈武的爹,就只有陈武真么一个孩子,老三有两个儿子一个叫陈琛,一个叫陈敬

陈家排行是按照先后大小来的,陈乾是老大,陈琛是老二,陈霞是老三也就是三姐,陈敬是他四哥,接下来才是陈武他最小所以他叫小五,他们这一代还比较团结,再怎么也是嫡系血亲

在院子里来回折腾的就是他大哥陈乾,也不知道多久了,反正犹如火烧屁股一样,表情苦闷一脸愁肠

“大哥,你怎么来了,到家里坐,不要这里站着”

陈乾十七岁,长的眉清目秀,风度翩翩,是个家喻拂晓的美男子,不过陈武知道大哥性格优柔,是个极为听话地好孩子,这在大人心中是这样,不过他这性格也是大人们最不放心,这么大的陈家怎么能让他抗起大旗,可是他天赋不错,已经是练体镜七层高手了,连体是修仙起步最关键的一步,对于这幻云城来说最高也不过巩基高手,在上面什么境界陈武不知道,就算知道也没有用,他更本就达不到这个境界,就算陈武爷爷也不过巩基期两层而已,所谓境界也不过是九九归一,也就是每层境界分为九层,当每个修仙者到达九层后修炼圆满就进去下一个更好的境界

他家除了爷爷也就是他大伯陈志强有可能要进去巩基期,大伯陈志强已经到达九层圆满顶峰,只需要一个契机就可以到达巩基,而他爹才不过才刚刚第九层而已,他三叔才第八层顶峰要想巩基难上加难,他爹要是没有奇迹可能这一辈子也别想巩基了,最多也就是第九层顶峰

可想而知他大哥才二十就已经第七层了,多么天才,不出意外板上钉也是巩基高手,家族对他特别重视

“小五,你怎么才回来,到哪里去了,我都快来一个时辰了”

“大哥你找我又什么急事么?这么风急火燎的”

小五啊,哎…

“大哥,大哥…我…”陈乾涨红脸,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着急得太难受

“大哥不会看上哪家姑娘被人抢走了,要兄弟给你助威吧”看着他这样陈武打趣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跟你说过吧”红着脸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

差点陈武都没有听清楚,陈武本来和他一起走进屋内,准备坐下的,他一把拉住陈乾的手

“大哥怎么回事”陈武正色的问道

大哥陈乾有点怯弱的避开陈武的目光,有憋屈的不敢大声说出来,只有偏过头“哎”一声叹息

然后陈武对他屋里的仆役及丫鬟说道“你们都出去,今天的事没有听到,要是我听到风声,就别怪我不客气”

对屋里的人厉声的说道,把刚好进来端茶的丫鬟吓了一跳,茶都打翻了

这些陈武不计较,这些院里所有的人可都是知道一般的事这位爷可以放纵,容忍

要是秘密的事,或者要是出卖了他这位爷可是手黑得很,记得八岁那年一位府里地的一位丫鬟被人勾引探寻陈武秘密,结果失败后,这位五少爷可是没有手软,也没有怜香惜玉,毒打后套出主谋后,割掉舌头挖掉双眼然后全身抹上蜜糖,拖到后山被虫蚁咬死的,那家伙死的老惨了

想一想都心有余悸,好多丫鬟后来都做噩梦,那时才跟他习武地奴仆见到他都颤抖

府里谁不知道这位五少爷的威名,五少爷只要吼一嗓子,不要说这些下人就是府里的狗都要闭嘴,蛇虫鼠蚁都要绕道,可谓是威名赫赫虽然他修仙不怎么样,可是他练武不错一般六七层修仙他可以抵挡,要是他手底下那十个手下拼命了普通八九层高手都得避让,他就有这个本事

虽然修仙不好可是他在家族中地位不凡,就是这个道理,在这里没有干欺负他的人

哪怕是另外两家的小辈在他面前都得夹起尾巴做人,实力不怕他可是没他凶狠

当一纵人走出去后,拉着大哥陈乾坐下

然后小声问道“大哥,怎么回事你现在可以说了”

大哥陈乾道“你不是知道了吗,我还说啥”

“我知道个鸟,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

“哦,其实小五,这里就我们两个,大哥也不怕你笑话”

说道这里从身边拿出酒壶猛猛地灌酒,陈武一把抓住道“大哥喝酒不能解决问题,还有就是借酒消愁愁更愁”

“小五,是这样我认识一个女子是湘怡园的头牌,一次我去个朋友聚会喝醉了,他们把我弄进去的,他原来是个富家千金,家道中落后被卖到那里,后来发现她还是个清白女子,大哥我就迷恋上了,你也知道我们家门规…”

陈家家规很严,遇到这样的事,他确实没有招了

不要说是青楼女子,就是清白人家都要门当户对

“哎,大哥你真的是多情哦,这么个女子怎么就把你弄成这样了”

顿了一下又道“那你为什么又出现这样,是谁上你女子呢?”

大哥苦闷道“小五本来一切都好好地,就今天段家段超那家伙和我过不去,我和他在伯仲之间,我到不怕他,可是他身边有好几个高手随身保护有一个是八层高手,我又不敢调集家中力量,要是让爷爷和爹知道了,我可能要被打死,小五你帮帮哥好不好”

陈武摇头道“大哥你真是感情丰富,太可爱了”

陈乾急忙一把拉住陈武的手“小五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陈武道“好好,大哥我可以帮你,不过先得找到人再说吧”

“小五我知道段超把她弄到了城外的一处宅子里,今晚段超有事回家了,可能不会去,可是这也不能拖”

说着可伶巴巴的望着陈武,就像抓住了救命草

“好了,好了,大哥不要在喝酒了,我给你来想办法,你回家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给你个活生生的人好不”

陈乾激动的点头“小五你要注意,他们那个高手段云在那里”

陈武正色道“我知道了”

其实他心里知道这次有点棘手,不是打不过主要是八层高手打起来动静太大,到时候怕惹来火拼,这事就会办咋了就得不偿失了

待大哥陈乾走后,陈武来回走着,他不是坐立不安,是在思考对策,这大哥真能折腾

“陈涛,出来吧”

从后一屏风显现出来魁梧地大汉,这是他的管家,也是最大的一个,平日训练奴仆及管理他小院的人

从陈武四岁时就跟他一起,今年刚好十九岁是陈武最得力的助手,主要是他武功最好,修仙也达到了练体七层顶峰

本来这个修为都已经可以去外面做他们家护卫队小队长了

那也是可以管理五十人的队伍,他们家总共不过千人护卫,可想而知这样的人物是什么份量

家族谈了数次可是他死活不去,就要呆在五少爷这里,为他保驾护航,家族也没有办法,小五这里也的确需要有人保护

陈涛虽然修为高,人也狠 就是对陈武服气也唯独对他忠心,这样从陈涛出生说起,从小就是去双亲,在外行乞时常被人毒打,在一次挨打后,饥寒交加下差点死了,刚好遇到了陈武去外面游玩,把他救了回来,陈武也没有把他当外人和他这个少爷同吃同住

所以陈涛一直感激陈武,他心里就一个想法,没有陈武就没有他,他在陈武不受丝毫伤害,后来陈武自己有了小院后,说小院也是三进三出的房子,比一般小家族的房子还大,没有练武场、花园还有亭子,这些都需要有人来管理,也要有人去带队训练手下,他就这样落在人后去了,一般外人只知道他有十名厉害的护卫,可是没多少人知道他这位管家

陈涛性格沉稳,虎背熊腰,两眼犹如野兽一样凶猛,一看就是历经生死,杀人如麻,就算不是这个也是水里火里滚过,绝对不是一个年纪不到二十岁能具有,他经历过什么没人知道

“你刚才都听到了吧”陈涛转过头对陈涛说道

“少爷,你说过该听的我没有落下,不该听的我没有听进去一个字”陈涛躬身的说道

“嗯,我说过太多次了,没有人你不用这么拘谨,再说你是我兄弟,你干嘛这样”陈武责问道

“你是少爷,我尊敬你是应该的,没有少爷哪有我今天,人不能忘本”陈涛恭敬的说道

陈武拧不过他,这么多年了,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样,想想也就释然了,随他去吧

叫上他们几个把这事办了,知道怎么办吧?

“少爷放心,我一定办漂亮,那个段超…”做了个杀的动作

“不要惹事,现在还不是时候,要不就痕迹的做点那个段云”陈武认真的说道

“是”

不一会儿就见十一个身衣服黑衣的出了小院

房间里只剩下陈武一人,深夜他无所事,睡眠今夜全无,于是他盘腿而坐开始习武,这些年他修炼武功最近达到了困境,怎么努力都没有半点进步,不管怎么加强锻炼,除了真加了些力量没有丝毫建树,不管是去后山与野兽搏杀也没有用,他也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困境

他拿出了自己一直主修的功法九阳神功,看着这倒背如流的几百文字,这是他一次在山上洞内找到的,九阳神功分为九式,每势都有都有九招,招招变化莫测,只是最后一式缺了只有三招,传说这九阳神功达到化境可以打出气罡

有气罡是巩基的标准,虽然没有灵根这也是一条出路,至少强于一般人,在这方圆百里还是高手

陈武几个月前就修炼道第八式了,已经到了第八式顶点,不管他怎么样就是进去不了第九式

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八式不要说炉火纯青,至少能融会贯通了,到底哪里除了问题,他一直不解家里没有人修炼到达这个境界的,修仙为主的爷爷也没有好的见解,他只能自己琢磨

这也是他想要去走走地主要原因,还是一无所获现在只要修炼就会心浮气躁,这不能再修炼了,要是强行修炼就会走火入魔,修炼之人忌讳心浮气躁

没办法他只有停下来了

他又从枕边一个盒子里拿出修仙功法这是他们家主修的功法混元气,他又修炼一会儿,他现在主修这门功法了,虽然进步太慢,总比去练武心浮气躁要好,一丝寒凉之气从外界吸入体内游走全身静脉之中,而后又回到丹田,本来就没吸收多少,还要滋养体魄其实回到丹田的就有点忽略不计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