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武帝王 > 第三章 寒潭奇遇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寒潭奇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武没有灰心,他一丝不苟的吸纳,他深信蚊虫小也是肉,虽然不一定可以成为绝世高手,起码不会出现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他心里一直信念是,人实力可以懦弱,人一定不可以窝囊,人在于坚持,努力后纵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这也是他坚持的主要动力

拂晓时分,来到后山一处山峰上,经过一夜的修行他们有疲惫,这是一处离他们城内比较近的也比较独特山峰,与他们里面的群山连绵的山峰不一样,这出山峰是单独的一座,他们称之为独峰,也确实是这样,他独立于大山之外,与其他山格格不入,这就是它的由来

望着山下他心里复杂,想不明白最近的一些问题,憋了一眼他鞋上的泥土,不由眉头一皱,考虑一下后转过身向山峰另一侧跑过去,这边有一个深谭,水质清凉,特别寒冷不过就算再大雪也没有结过冰,这让他很诧异

这也是他们小时候最喜欢玩耍的地方,他用手洗掉污泥后正准备转身,只见深谭内发出耀眼的光芒,炫艳夺目,这光深深地震撼了陈武,这光好似勾魂夺魄一般把陈武定格在哪里

那一道不能分辨出颜色的光芒,把陈武困在那里,他想呐喊,来自本能的呼救,他一步就掉入潭中,潭中水特别冷,针刺一样可是现在陈武一点都没感觉到,他就像鱼儿一样飞快朝那光游去,也不知道是那光有吸引力把他拉过去了,还是出于好奇,去的速度很快,来到那光的地方还是很长时间,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见到它,就像见到糖果一样,也有可能像是美女,反正他就是一个劲的游去

这光没有什么质地,当陈武捧着它,没有任何重量,只有那丝寒气流入,让他特别的不知道怎么意会

说冷不刺骨,也没有特别的异常,不冷吧,那丝寒凉之气确实存在

当那股寒凉之气从手臂传入身体经脉,再去脏腑, 游走全身后最后回到丹田,此时身体经脉及丹田比原来扩充一倍,而且都带走淡淡的蓝色

此时丹田那一波蓝色之气呈现蓝天一样,给人一种清新脱俗之感

此刻地陈武没有心去观看这些,而是出现在他脑海里那些画面,这些画面是他所练习的九阳神功怎么练气,怎么贯通招式,那些画面跟他所练习的有很大出入,也就是这些细微处让这功夫更加具有威力,这让他豁然开朗,原来的所有不解都通了

看着这些画面此时陈武无悲无喜,他感受如高山之巅抚予万里星空,感受烈日灼烧,罡风抚摸,如来到大海深处看到海底奇美的景象…

各种各样的画面他已经融入其中,有些虚幻,可有那么真实存在,尤其是九阳神功的融汇贯通

他随着这动作在那里翩翩起舞,随心而动地练起来了

开始动作别扭,而后慢慢地适应了

这也是因为不管你怎么去学这动作,即使有人教,可是习惯性的动作很难一下改变过来

这就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主要是他练这功法已经太熟悉,不能出神入化,这么多年早已烂熟于心

也不知多久多少次练习后他一切是那么的自然了,气也顺了,没有心浮气躁,一切是那么的随和

当他练到第八式第九招后,招式一转就是第九式的霸王举鼎,游龙入海只听周围一声巨响

陈武就出现在了寒潭之外,周围水花四溅,周围的小鸟都被惊得狂飞,兔子都吓坏了

陈武醒来以后看了一下身体,确定已经到达第九式,内力雄厚这相当于练体第九层,这在幻云城周边来说已经是高手了,他们家也就他大伯和爹以及他爷爷的仆人陈国辉,这位老爷子是他爷爷最忠心的人

他们见了都得叫辉爷爷,对他小辈特别好,也很值得他们尊敬的一位老人

他现在虽然不做事,只管理家族秘籍,这充分说明他有多么值得陈武爷爷的信任

家族秘籍可是最主要的所在地,也是一个家族发展的原动力,这要是毁了那就是家族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心血

也是一个家族的根基,他没有了家族离灭亡不远了

又演练一次后,他只觉全身充满了力量,现在他能举起三千斤的东西,试了一下拳上的力道也达到一千斤的力道,这有点夸张,以前他猛练身体使其突破极限,也不过接近六百斤,怎么现在就增加这么多了

难道是突破第九式,也不应该呀,书上说过突破第九式也只有八百斤力度,现在高了太多了,就算是巩基高手也才一千斤

而练体期最高也不会超过九百斤,一般的练体期不会超过八百斤

摇了摇头,看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身上太脏

先去不远处的山洞,那里有他们平日训练所用的东西

食物,衣服都有,他确实太饿了,先前处于兴奋还没有觉得,现在只听肚皮不争气的直造反

来到这里小吃了点干粮,喝了这清水升起火来把衣服烘干

细皮嫩肉的皮肤,显示出那曲美的线条,这是多年练体的回报

又拿出一只腌制好的兔子烤起来了

他倒是过得有滋有味的,这时把他们家里人可急坏了,陈涛这是在家里坐立不安

陈忠匆匆来到他面前,陈涛急忙问道“找到少爷人了吗”

陈忠也是沮丧的摇了摇头,一种失魂落魄的样子,好似要哭的感觉

“这都五天了怎么还没有消息,少爷到哪里去了”陈涛着急的说道

陈忠顺势说了一句“少爷不会被人绑架了吧”

陈涛眉头一皱“应该不会,要是绑架一定会送来勒索信,这么就好了都没有消息传出来”

陈忠畏惧的说道“少爷不会…”

他还没说要就被陈涛厉声吼道“少爷是天上的星宿,吉人天相,永远不会的,再说了少爷也没有和其他地方的人结仇怎么可能,陈忠你给我记住了要是少爷出了什么事,我一定要你们全部陪葬,要是以后再说这话我先剁了你”

陈忠满脸委屈的苦了“我一定要去找到少爷,就是挖地三尺我也把少爷找回来,只要一天找不到少爷我找一天,一年找不到我找一年,要是永远找不到少爷我就找遍灵武也要把少爷找回来,只要没有见到少爷死体…”此时他早已嗷嗷大哭了

少爷从来没有出去超过三天,那都是他们一起出去的,那时没有这个感觉,现在少爷一个人出去这么长的时间,他们真的担心,少爷在他们就有主心骨,少爷不在他们都慌了,少爷就是他们的天,陈家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归宿感,要是少爷不在了,他们可能什么都不是了要是陈武永远不回来他们可能都不会留在陈家,主要他们都是孤儿,是少爷对他们有恩才甘心为陈家做事,陈武要是离开了他们也会散伙

现在连陈家上下都在找陈武,而却还派人去了幻云山去找了,五少爷经常有过去猎杀妖兽的经历

一般也不会超过三天

这次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因为幻云山里面有很多凶猛的野兽,越往里面越强,有些妖兽可以吞云吐雾,特别强大也会有生命危险

陈武懂得这些,从来不会太深入,也不会呆太久,妖兽杀多了可能会引来强大的妖兽

陈涛拍了拍陈忠的肩膀,"小中,不要难过,少爷聪明没有人可以难倒他,可能是什么事被困住了,我们都心急,这样把我们经常去的地方再去找一边,不能放过一丝一毫,主要注意山洞,深坑、你们分成四部分一部在城中,一部去城外,一部分到后山,我上次听少爷说要找什么药,可能回去后山,我去独峰,少爷最喜欢去独峰看风景,也最喜欢在寒潭边练武,我们晚上再家里汇合,然后汇报情况,如果没有找到明天我们再去其他地方"

陈忠道“好”

说着急忙就去了

陈涛也快步走了出去,沿着独峰的路,这是一条极为不好走的路,很多地方外都是悬崖,路也太窄,他一边走一边“少爷…”的叫喊

遇到悬崖外更是走得特别慢,喊一会儿还要停顿,仔细听有没有回答的声音,他心里这时是那么的无助和悲痛

但他不能表现出来,要是他此刻慌乱了其他人就更不知道怎么样子去了

花了好长时间他来到了寒潭边,看着这满地琳琅,他的一颗心安定下来了,少爷起码来过这里,这不是打斗痕迹,这是练功时留下的

看这样子还没过去多久,这是今天才留下的,这是他们多年在山间穿梭积累的经验

这时他加大了底气的吼叫“少爷,你在哪里,我是陈涛”

可惜山洞里这边有点远,听不到他内心恐惧,查看了一下水潭的情况,水潭有人去过,从痕迹可以看出,是进去的,没有出来的痕迹

他慌了,口里唠唠的说道“少爷,你不会有事的,少爷我来救你”

他没有犹豫就跳下去了,这寒潭果然名不虚传,他没下去多久就受不了,这太冷了寒冷的水犹如刀割一般,又试了几次,还是潜不下去,他手足都有点抽筋了

再要是下去他可能会被冻死,要是他死了就没有人去通风报信,来救少爷了,此时又累又饿,他想起那边他们训练的山洞有衣服和干粮,他要去换衣服吃点东西,在去找人来,于是他飞快的走了过去,此时早点到那里吃点东西后才有力气下山

走到山洞这边他闻到了烤肉的香味,一个机灵不由脱口而出“少爷,少爷…”

连跑带爬的来到山洞,这个山洞进口不是很大,只能容一个人通过,可是里面确实有很大一个平台,是他们当时不经意发现的后来陈武把它变成了他们平时训练的基地,这里面各种各样的练体设备,哑铃、举重、沙袋、钢板、刀枪剑戟、护具…这些设备都是他们通过猎杀妖兽一样一样置办起来的家当,也是他们的身家

到洞口时问道烤肉的香味更浓了,他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一定是少爷,只有少爷才可以烤出这么好的烤肉,这是少爷配制的独家配料,没有之一,哪怕是他们城里最好的烤肉店都没有少爷烤得好吃,这是他们城里公认的

“少爷,少爷…”陈涛激动得跳起来了,额头都撞到一旁石壁上都流血了,他不问不顾

一股脑的冲了进去

里面的陈武专心地正准备吃烤肉呢,吃点干粮没有油水,不顶饿看着这金黄色的烤兔,口水都流出来了

刚好要咬上去就听到突如其来的吼叫,吓得他差点没有扔掉烤兔

他那个气“嚎嚎,嚎喪呢?你家少爷还没死呢”

陈涛几快步就来到陈武身边,跪下嚎嚎大哭“少爷我终于找到你了,终于找到你”

陈武被他这么一折腾也是不知所措,他腾的一下就站起来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把正在地上跪着的陈涛都掀翻了

陈涛爬起来道“少爷,没出事就好,我们担心了好几天了”

“好几天”陈武惊讶的望着他

陈涛道“都五天了,少爷你没有打招呼就失踪了,我们把城里城外都找遍了”

陈武心里也纳闷,他记得没过多少时间啊,出来也就太阳还没当空呢

怎么就这么长时间呢

看着一身是水的陈涛“你去寒潭找我了,你下去了,那水寒冷刺骨你去了怎么能受得了”

顿一下又道“去把衣服换掉,快吃点东西,然后慢慢说”

陈武又去拿来一只兔子烤了起来

他还呈侵在那好几天中,明明没有过好久怎么就好几天了,难道那奇异的光团可以改变时间

很快陈涛出来了,看着他们少爷又高兴也难过,总算找到了

“少爷”

陈武点头示意他坐下,陈涛也心领神会的坐在一旁

“陈涛,其他的你不要问了,我都没有搞明白,你先说下事情怎么样了”

他说的事是给他大哥办的事情

说道这个陈涛就正色起来了,主要是现在找到了少爷他就没有先前的惊慌失措了

少爷我已经把事情办妥了,那个段云也做掉了,没有任何把柄留下

我们观察了一下段家的反应,段家没有做出反应,有可能是段超也没敢把这事告诉他爹

“嗯,那位姑娘怎么安排的”

说着陈武撕下一腿兔子肉递给陈涛

拿过肉后陈涛回答道“我已经把他安排在大同村里的一处院子里,那里是我们以前盘下的,里面香菊她娘她们在住,就说是他们家的远方亲戚,陈平、陈山在那里坚守,只要不对马上转移”

“嗯,好办的不错,你们怎么把那个段云解决的”

陈涛回答道“我们去的时候刚好有个送菜的伙计给他送酒菜,我混成伙计伺候他吃酒,不经意之间就把他解决了”

陈武高兴道“好没有痛苦的解决,他太幸福了,这王八蛋真是便宜他了”

心里想着要是几天前他达到现在这境界,他一定回去把段云好好让他痛苦一下

这个王八羔子,不是好货,欺男霸女逼良为娼干了不少,他那时可以和他打平手,要杀死他有点困难,要是他一心想跑也没则,他要是跑了就闹大了,主要是他不擅长暗杀,暗杀的一本功法叫闪电击是陈涛他们主修的,陈武不擅长

陈武陈涛都饿了低头一阵猛啃

陈武抬起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刚才说我到山里几天了”

“五天了”陈涛奇怪的望着他们家少爷,你不知道几天了,这里也有天日啊

陈武点点头“不要想太多,我可能是练武达到了忘我的境界,我突破第九式”

陈涛茫然“哦”

猛然抬起头“什么,少爷你…都到第九式了,那不是第九层高手了,这也太神奇了”

因为他才把闪电击练到第七式而已,这还是他不懈努力的结果,另外那几个才练到第五式顶峰陈忠陈平他们几个才第六式中期要到第七式都还有不少的距离,少爷都第九式了你说他们不惊讶么

少爷虽然修仙只有第四层,这练武也太赫人,这是练武天才吧

练到这个境界那个不是要几十年的造诣,有的甚至一生都没有这么境界,能不让他惊讶,这真的是闻所未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