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出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守在王府门外的赵箴见到宅院上空的黑雾消失不见,转身哼着小曲儿向别处走去。
  这回谁还敢说她修为不精,她这明明很精嘛,简直是太精了!
  正午的阳光,晒的人心情烦躁,却有个女子卖着大步,哼着小曲儿,那叫一个潇洒随意。
  就像,就像是那街头小混混,二赖子一样,一点儿女子的矜持自重都没有。
  一处酒楼门前吵嚷不止,赵箴听见声音快步走了过去。
  “啊!”
  “快跑啊!”
  “死人啦!”
  “客官给钱!您还没付钱呢!”小二忙拉住一人袖子,整张脸都在用力。
  奈何人一下子涌出去的人多,小二抓住了这个,就跑了那个,只能红着脸大喊:“掌柜的,掌柜的快来!”
  “呸!”那人解了衣带,身子晃悠了两下,竟直接不要了衣袍跑了。
  掌柜的闻声从二楼赶来,一来就看到食客争相往外面跑,店里的小二怀里拿着衣袍坐在门口,回头一看见他来了,赶忙爬了起来,哭丧着一张脸:“跑了,他们都跑了,还没付银子!”
  掌柜脑中嗡嗡作响,一脚踢开小二,向外跑去。跑到门口一愣,这街上哪还有食客的影子,只有好事儿的百姓站在门外向酒楼里张望着。
  掌柜咬牙切齿的大步走到小二面前:“别嚎了!这人怎么都跑了!”
  小二生生憋了回去,想到刚刚那些食客说的话,一脸惊恐:“掌柜的!死,死了!”
  “放恁女良的屁!”掌柜的又给了小二一脚:“你才死了!”这一脚可是用了狠力气,直踢的小二一头冷汗站不起来。
  “死,死人了。”小二痛的脸皱巴巴的回道。
  掌柜:“死人了?”
  一楼是厅堂,如今人都已经跑出去,犄角旮旯看的清清楚楚,没有死人。
  那……就是在二楼!
  掌柜脸瞬间变的煞白,他可是刚从二楼下来,怎么不知道死了人……
  用手推了一下小二的脑袋,差点把小二推的躺地上:“你,去看看!”
  “啊?”小二打了一个哆嗦,明知故问道:“看,看什么……”尾音都带了颤音。
  闻言,掌柜一瞪眼睛:“快去!不然你别在我这上工了!”
  一听掌柜打算不雇佣自己,小二忍着腹痛站了起来,这酒楼的活计虽说累了点儿,可好歹吃住不愁,还能有工钱拿,他可不想饿死街头:“小的这就去。”
  “快去!”掌柜抬脚还想踢小二屁股一脚,奈何小二走的快还是怎么着,一脚踢空,差点把自己弄摔了。
  小二牙齿嘎达嘎达直响,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死人呢……
  掌柜站在原地,抬头看着已经上楼的小二,再次催促:“快点!”
  小二连连点头:“诶,诶!”嘴上答应,脚下仍是磨磨蹭蹭。
  “死人了?”
  肩膀突然被拍,吓得掌柜‘嗷’的一声坐在地上。
  楼上的小二正探头向里面看,猛然听见这一声喊,吓得腿软跌了进去。
  掌柜的回头见一个妙龄少女耸着鼻子闻了闻,道了声:“好臭!”
  赵箴心里惊讶,竟然是妖气!这可是一天里看到的第二次妖气了。
  正要说话,只听二楼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叫。引得门口不敢进来的百姓,有默契的同时后退一步。
  掌柜:“怎么了?喊什么喊?!”
  可惜,没人回答他。
  掌柜回过味儿来:“报报报报,报官!”结结巴巴的说着想要起身,却腿软的站不起来。解下腰上的钱袋子扔到门口:“谁能帮我报官,这银钱就是谁的!”
  话落,百姓一拥而上。
  掌柜再一回头,那少女已经不知去处。
  饶是赵箴早已有过心理准备,但一进房间差点没有吐出来。只见榻上躺着一个上身赤衤果的男子,下身的裤子已经被血染红,其腹部肠子从身上耷拉到地上,散发出浓重的腥味儿。
  在床榻的一旁还有个男子坐在凳子上,双目圆睁的看着床榻的方向,同样的一身是血。
  赵箴迈过地上屎尿一地的小二,来到床榻边看着床榻上的男子。目赤,嘴张,显然当时十分恐惧,那妖气也正是从他的身上传来的。
  想着三师兄珍藏的那些书本上面写的:人死一日,魂魄离体。尚不明,不成鬼。
  也就是说,这人死不超过一日,魂魄离体,尚且不明白自己已经死了,所以还不能成鬼。
  人死了尸身也没有现出真身,便就是人,那他身上的妖气,想必是杀他的妖留下的。
  什么妖这么狠,竟然开膛破肚?
  ……
  赵箴一顿,这个人……
  一阵脚步声伴随着马蹄的声音传来。
  “让开!让开!”
  百姓依言后退门口几步远,皆讨论着今日这醉仙楼死人的事儿。
  只留下两个官差守在门口外面,其余人都跟在一人身后走了进去。
  掌柜的一见到来人,顿时哭嚎着爬了过去,头嗑的“砰砰”直响,几下就见了血:“李县尉,小民冤枉啊!”
  今日这事儿,不管跟他有没有关,他都要逃不了干系,以后这酒楼也不一定能再迎客,如今保住小命要紧。
  李县尉抬手一挥:“查。”
  掌柜赶紧指着身后:“二楼,二楼!”
  身后的官差领命直接上了二楼。
  县尉李绥今日穿了一件淡青色的长袍,身上没有半点装饰,很是素淡。一张削尖的瓜子脸上粉擦的毫无血色,不像是寻常男子眉粗英气,他的眉更像是女人的眉毛,细窄微挑。一双眼睛长得圆溜溜的,被他盯着总是让人不寒而栗。
  “怎么还闹出人命了?”
  说起这个,掌柜也是一脸委屈,死哪儿不好,偏偏死他这里,倒了血霉了!整了整容色:“回李县尉,小人也不知啊!小人,”没等他说完。
  “大人!”楼上官差脸色惨白的从二楼看了过来。
  更有几个直接在一边干呕了起来。
  李绥眉头一皱,咒骂了一句:“废物!”随后迈步向楼上走去。
  掌柜硬着头皮跟台后面也上了楼。
  官差看着李绥,一脸为难:“大人……要不您一会儿再来。”说完又赶紧补了一句:“死状实在太过惨烈,怕,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