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师叔她破劫了 > 第42章:王家家宴(下)

我的书架

第42章:王家家宴(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不知道赵姑娘是哪里人士?”
  王远之看着赵箴,越看便越觉得心惊。这样一个年级,就有一手的……好医术,当真世所罕见。
  赵箴随意的答道:“是太白山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
  “太白山……”王远之虽然身子慢慢再好转,可记性和反应倒是大不如从前了,他细细的咂摸着三个字,倏尔恍然大悟:“原来是临近太白山,原来如此。”
  王奕霖自从赵箴进来后,一双眼珠子就没有离开过赵箴,突然听父亲好像很了解太白山似的,于是开口问道:“父亲也知道太白山?”
  他学文不成,学武也不成,长这么大更是没有出过株洲城,在见识方面也比不得自己的兄长。
  好在他们王家还有一个完美的长子,不然也不会对他多有纵容。
  王远之点了下头,看着赵箴的目光更为尊敬:“传闻太白山,灵气鼎盛,是很多修仙炼道的能人异士向往的地方。”
  王奕霖惊讶的看向赵箴:“这么说,那赵姑娘也是……”自己想的,跟别人亲口承认的可大不相同,父亲也不是那言语浮夸之人。
  赵箴瞧着面前一桌子的酒菜,正犯愁一会儿自己一口都不动,会不会不好。
  突然没了说话的声音,赵箴这才抬眼看去,只见在场的人都看着她,眼中有惊讶的,有畏惧的,有复杂的,也有尊敬的。
  王奕霖开口问道:“赵姑娘,你也是修仙炼道之人吗?”
  赵箴一愣,这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看着自己:“我怎么会是修仙炼道之人?我住在太白山的山脚,身手也是偶然一日,遇到……遇到一个老头,他教我的,我也只是所学皮毛而已。”
  王奕霖仍然一脸崇拜的盯着赵箴:“好厉害。”
  “那姑娘可方便说出家师名讳?”刘氏虽然压抑住心里的激动,但是那一双晶亮的眼睛给出卖的彻底。
  “诶?”
  王远之面有不快的看着刘氏:“不要无礼。”
  刘氏讪讪的赔了一笑。
  “历来这修仙炼道之人,都是超脱凡俗一般的人物,怎么会轻易的说出名讳呢。”
  “是。”刘氏歉意的说道:“都怪我,一时脑子里转不开了,思虑不周,还望赵姑娘不要怪罪。”
  说出一个谎,就会有无数个谎来圆上一个谎。
  赵箴原本还在想要怎么回答,才能滴水不漏,没想到却被王远之给圆过去了~
  “好啦好啦,”王氏笑着给王远之面前的茶杯斟满:“今儿个是家宴,意在开怀。”
  “是,夫人说的有理。”王远之含情脉脉的拦着王氏。
  王家是百年世家,而王远之又是天下文人之首,是当朝太傅,是皇子师,就连当今皇上都要礼让三分。
  虽然人到中年,哪怕现在仍有病气,但越发让人折服。
  这样一个人,却只娶了正妻,一个填房都没有,还能对妻子几十年如一日。
  就连她这个亲妹妹,有时候都忍不住嫉妒自己这个亲姐姐好命。
  “夫人,最近几日您都没有歇息好,酒水少饮一些,以免伤身。”刘氏的丫鬟出声提醒道。
  刘氏只当没有听见,看着老神在在正襟危坐的赵箴:“怎么了?可是菜做的不合姑娘口味?”
  赵箴扯了扯嘴角:“没有……”
  能合口味才怪……
  刘氏继续说道:“听府里的丫鬟说,姑娘几日都没有出房门,就在屋子里待着,也不叫人进去伺候,实在让人瞧着担心不已。”
  也不知道这刘氏今天怎么了,就像是属蚊子似的,只管叮她一个人。
  “我才疏学浅,这几日也没什么事做,就在房里好好钻研了一番师傅当年教给我的东西。”
  “哦……”
  只见刘氏抬手指了指桌子上的碟子:“这个赵姑娘尝尝。”
  身后的丫鬟会意,上前端起一碟子精致的糕点,放在赵箴的桌子上。
  刘氏继续说道:“这是我素来最爱吃的,赵姑娘也尝一尝,看合不合口味。”
  赵箴看着碟子里的糕点,想象都不想象不出来,这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听丫鬟说,赵姑娘这些时日水米未进?”
  本来王家的一家人相聊的热络,突然停了下来,若有似无的看了过来。
  赵箴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小小的咬了一口,待咽下去后才回道:“我就是胃口小了一些,再加上想着钻研师傅的教导,就没有想起来吃东西。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觉得饿了。”
  说完又咬了一口。
  刘氏面色复杂的看着吃着糕点的赵箴,本来从丫鬟口中得知,这个赵姑娘自打进府就没有吃过东西后,里的觉得的惊恐,什么人能不用吃东西么?
  “妹妹,怎么了?”
  王氏见刘氏看着赵箴,微微出神,随即开口唤道。
  刘氏回过头,见是王氏,复杂的脸上这才多了些笑容:“妹妹就觉得赵姑娘长得真美,我要是在她这个年纪,生的这般相貌,我可要睡觉都要笑醒了。”
  “咳,咳咳……”
  赵箴听见刘氏的话,被呛了一下。
  拿过一旁的通体翠绿的玉壶,满满的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冲散嘴里寡然无味的糕点,这才好了一些,随即又饮了一杯。
  王暄看着赵箴面不改色的模样,赞了一句:“好酒量!”
  赵箴一愣,拿起手里的玉壶:“这是酒?”
  却见王暄听见她的话后明显的一愣,转瞬侧头吩咐道:“去,把那几坛银霜拿过来。”
  下人领命而去。
  王奕霖笑着道:“哥哥竟然舍得把银霜拿来了,以前可是连味道都不让我闻一下。”
  王暄朗声一笑:“我也没有想到,赵姑娘酒量如此之好,竟然觉得此酒味淡如水,也是怪我,我早就应该把银霜拿出来的。”
  什么时候她说这酒像水了……
  赵箴眼睛一扫,突然发现萧清逸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王暄敛目道:“等清逸回来,我们一同品酒。”
  还好,没走。
  赵箴想着起身,见众人都看了过来:“那个……那个……”
  身后的香茗立马会意,向主位行了一礼:“婢子陪赵姑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