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师叔她破劫了 > 第44章:景泰32年

我的书架

第44章:景泰32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赵姑娘虽然神乎其神,但要是碰到了国师,还不知谁更上一筹。
  本来自家殿下在宫里里举步维艰,要是到时候再被牵连。
  向前都不敢想象后果会如何。
  萧清逸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无妨。”
  *
  次日午时一刻。
  房门被敲响,香茗在门外说道:“姑娘,二公子来了。”
  随即门被从里面打开,赵箴一头长发未绾的出现在眼前,王奕霖瞬间脸色通红的扭过头去。
  香茗‘呀’了一声,挡住赵箴身前:“姑娘……”
  赵箴有些纳闷儿的看了眼香茗:“我就这么吓人啊?”
  香茗这才注意到赵箴手里的木梳:“姑娘,怎么能如此仪容的就见人呢……这种事,姑娘大可以吩咐香茗。”
  赵箴无奈的一笑,漏出几颗白牙:“我这怎么就不能见人了,再说,要不是你这个时候叫我,我才不会出来呢。”
  说完,探出头看着背对着她们的王奕霖:“喂,你来就是给我看你后脑勺的吗?”
  王奕霖一听,更加急促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又快速的转了回去,看我不是不看也不是:“我我我我……”
  “你父亲母亲有事?还是谁有事?你哥哥?”
  赵箴能想到的也就是王家大约又出了事,不然怎么会过来找她。
  这些日子以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王大公子吩咐过,她住的院子里,除了香茗外,几乎不再来人。
  王奕霖仍是背对着赵箴:“赵姑娘,我怕你整日待在府里无聊,就想问问,你要不要出府逛一逛?”
  赵箴眼珠一转,不说还好,一说确实有些无聊了:“好啊,你等我一会儿。”
  香茗听到赵箴如此爽快,心里也是一松,可不是要出去走一走了,再待下去,恐怕人都要憋疯了。
  赵箴坐在铜镜前,自己拿着木梳梳着头发。
  香茗有心想要帮忙,再看到赵箴三下五除二随便梳了一个样式后,便打消了想要帮忙的的念头。
  长发在脑后绾起来,后最后用木簪子固定,剩下的发丝尽数散在身后,再加上一身的白衣,洒脱不羁的性子,真有几分仙气。
  赵箴起身,拍了下香茗的肩膀,瞧香茗看了过来,随即挑了挑眉毛:“要不要一起去逛一逛?”
  还以为赵箴不会带她出去,没想到这次不知怎的竟然要带上她,香茗随即从善如流的应下。
  赵箴迈着轻快的步子,看着像个木桩子一样站在原地的王奕霖,然后绕到前面,歪了歪头:“走吧。”
  面前突然放大的容颜,让好不容易脸不怎么红了的王奕霖,再次从头红到了脖子,赶紧迈步跟了上去。
  以前是事出有因,共乘一辆马车。
  如今无事,只是出府闲逛,男女之防自然是要在意的。于是便弄了两辆马车。
  赵箴同香茗做的马车跟在王奕霖的马车后面,慢慢悠悠的行在街上,耳中还能听到外面街上热闹叫卖的声音。
  马车内装饰华贵,内里从凳子上一直到脚下,都铺着上好的皮毛,中间还置有一张小方桌,从进来,香茗便从盒子里拿出只有三两块儿的一小碟糕点。
  大概是香茗知道这王家的糕点吃食都不合赵箴口味的原因,所以带的极少。
  放置好糕点后又给赵箴到了一杯白水。
  看着赵箴饮了几口白水,香茗开口给赵箴解闷儿道:“听说姑娘不是本地人,想必株洲城也是第一次来吧?”
  “嗯,确实是第一次来。”
  香茗嘴角带着笑意,伸手掀开小车窗的帘子,看向外面:“株洲城里吗繁华热闹,更少有撒泼闹市之人,街上买的吃的用的,可谓是聆郎满目,应有尽有,就算比之富庶的百越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赵箴顺着窗口向外看去,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话:“是吗?”
  香茗笑着点头:“是啊,株洲乃天子脚下的皇城,自然是数一数二的。”
  “现在的皇帝是谁啊?”
  ……
  香茗笑容僵在嘴角,看着目光专注望着车外的赵箴:“什……麽……”
  ‘糖葫芦~’
  ‘又酸又甜的得糖葫芦~’
  “现在的皇帝是谁?”赵箴又重复了一遍。
  香茗打量了赵箴半天,想到这会些仙法的人都是方外之人,住处都是远离人烟的地方,不知道当今皇上是何人,也算……正常。
  于是回道:“如今是景泰32年,皇上……皇上……”
  天呐,她一个下人怎敢知乎皇上的名讳。
  赵箴见香茗为难,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难为你了。”
  香茗闻言松了口气。
  这时马车停下,赵箴随即放下了帘子。
  车夫快速的跳下马车,从马车后面拿下凳子,小跑着放在前面。
  香茗掀开马车车帘,先行下了车,又伸手去搀扶赵箴。
  王奕霖早早的就等在一边,在香茗转过身来,属实吓了一跳:“香茗,你脸怎么这么白啊?可是病了?”
  香茗偷偷瞟了一眼赵箴,赶忙低头摇了摇头:“回二公子,香茗没事,香茗就是就是……”
  “有点饿了。”赵箴接口说道。
  香茗连忙点头:“对,饿的……”
  “哦……”
  王奕霖目光怪异的在两人脸上扫了扫,失望的是他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也懒得再猜。于是回身看着身后的酒楼:“这个是最近新开张的酒楼,听说做出来的糕点花样繁多,很是新奇,所以带赵姑娘你过来尝尝。”
  赵箴脸一垮,还说带自己出来逛逛,没想到还是出来吃东西,就不能不吃东西吗……
  王奕霖一看赵箴的脸色,赶紧小心补充道:“我是听下人说,府里的吃食不合姑娘你的胃口,所以想来这里看看……”
  既然来都来了,就去吧。
  “那就好好尝尝,看有没有二公子说的那么好吃。”
  王奕霖听言爽朗一笑,这才有了几分年少气盛,少年人的样子:“赵姑娘别再叫我二公子了,就叫我名字好了。”
  说话间,她们已经来到了门口。
  赵箴:“那你也别叫我赵姑娘了,也叫我名字好了。”
  “好,赵姑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