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师叔她破劫了 > 第52章:宫宴(中)

我的书架

第52章:宫宴(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见右侧末尾坐着一个一身石榴红百褶裙的少女,满头珠翠,歪头时,头上叮铃轻脆,配着脸上灿烂明媚的笑容,娇艳如花。
  这样一个少女,就是赵箴都不由得偷偷看了两眼。可少女面对的是萧清逸,萧清逸是何许人也,那就是一个木头,只在刚进门的时候看了眼,便转头向左侧末尾的座位走去。
  少女也不生气,显然已经对萧清逸的脾气习以为常。
  赵箴和仓岚站在萧清逸的身后,在他们进来之后,便持续了有些时间的凝滞。
  赵箴低着头,她很想抬起头好好打量一下这殿中的人,可她不能那么做,不能漏出一点马脚。
  “三弟,你可是来晚了,我都要以为你不能来了。”
  萧清逸左边一人身着一件玄青色蟒袍,胸前袖口处皆绣有繁杂的花纹,在侧头看向萧清逸与之说话的时候,微抬着下巴,一双细长的眼睛有着不加掩饰的鄙夷之色。
  赵箴就站在萧清逸的身后,此人的长相,神情,她都尽收眼底,难道,这个就是太子了?
  “来晚了吗?”
  萧清逸垂目抿了一口酒水。
  太子一愣,转瞬笑道:“三弟说笑了,你看看,在座的可是早就已经到了。”
  “前些日子,来人说是申时。”
  众人一听,顿时了然的看向上座那人,又转瞬避开。
  太子自然也不是傻子,他们这些人可是比他萧清逸早到了将近半个时辰。这其中的原因,可想而知,只有那个人能这般做了~
  众人看向萧清逸,脸上皆挂上一抹难以言喻的笑容,其中嘲讽甚浓。
  “好了,家宴嘛,就没有平日里的那些规矩,可自在些。”
  这时,一道慵懒的女人声音响起。
  赵箴支楞起耳朵,听方向,应该是上座的位置。
  进来的时候,光顾着看那明媚的少女了,忘记看萧清逸的娘长什么样子了,可惜……
  也不知道出宫前,自己能不能有机会抬起脑袋……
  “是,母后。”
  太子笑着点头道。
  一时间殿内又恢复和乐融融的景象。
  礼乐响起,舞姬再次在中央翩翩起舞。四下里响起不大不小交谈的声音,偶尔还会传来几声大笑。
  只有萧清逸坐在末尾的位置,无人与之交谈,也不见他跟谁相谈甚欢。
  赵箴看着眼前的背影有些微微出神,怪不得她进宫之前,总觉得这个人给她的感觉怪怪的,总是觉得这样一个丰神俊朗的人物,怎么会矛盾的不引人注目。
  原来如此……
  “三哥。”
  少女娇俏玲珑的站在萧清逸身前,许是刚刚饮了酒水,双颊上有些微红润。
  萧清逸抬眼看去。
  少女笑容灿烂的说道:“三哥你不闷吗?”
  萧清逸转了转手里的酒盏,仰头一饮而尽:“习惯了。”
  少女笑容不改,表情突然有些赧然:“三哥……王大公子他近来可好?”
  赵箴抬头看去。
  萧清逸勾了一下嘴角:“怎么?”
  少女看了下四周,见都忙着跟身边的人交谈,于是看着萧清逸说道:“王大人他……”
  萧清逸点了下头:“已经无碍了。”
  少女扬唇一笑:“那就好,谢谢三哥。”
  说罢,俏生生的行了一礼。
  “再说什么这么开心啊?”
  舞姬礼乐再次停下,退至一旁。
  赵箴循声看去,只见上座坐着一个女子,身穿玉锦鎏金裙,头戴青绒冠,上缀朱纬,冠上已凤、珍珠、猫睛石、金翟为饰。
  一双眉目流转间,让人望而生畏,缓缓道来的语气,更是让人不由得郑重已待,马虎不得。
  虽是家宴可这一身打扮却很是隆重。
  下首旁一名女子只着一件鸦青色的褶裙,上面花样三三两两,素淡至极。
  少女看了一眼萧清逸,抿了抿嘴巴,随即走到正中,行了一礼:“回母后,沁儿就是许久没有见到三哥了,有些想念,便忍不住上前寒暄几句。”
  自称沁儿,又叫萧清逸三哥,赵箴想到来时向前说的话,那就是五公主萧舒沁了。
  萧清逸的长相随了皇后八分长相,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简直是一模一样。
  赵箴心里有些纳闷儿,看着皇后对萧清逸不冷不热的态度,还长的这么相像,怎么关系还会这么不好呢……
  皇后笑看着五公主:“想不到你们两兄妹倒是亲厚。”
  舒沁公主不自在的低头笑了下。
  “行了,”皇后看舒沁公主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面上微微有些不悦:“今日是家宴,怎的像是要你命了似的。”
  舒沁公主闻言赶紧赔礼道:“沁儿知错了……”
  皇后摆了摆手:“下去吧。”
  看着下面坐着的人,转而问道:“怎么不见婉儿?”
  坐在皇后下首的女子闻言,低下头道:“回皇后娘娘,婉儿她前些日子染了风寒,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不见好。太医们也嘱咐过,说是不能见风,还请皇后娘娘不要怪罪。”
  “惠妃妹妹这说的是哪里的话,婉儿生病,自然要好好养着。”
  惠妃!
  赵箴不由得看向惠妃的身后,只见她身后只有一个小宫女,哪里有什么秦嬷嬷?
  不是说,秦嬷嬷是惠妃的人吗?这种日子怎么会不在?
  婉儿……
  四公主舒婉,惠妃所生,生病了,那……
  秦嬷嬷就有可能陪在舒婉公主身边!
  赵箴刚想抬腿就走,突然衣袖一紧,仓岚正皱着眉头看着她。
  “母后。”
  这是太子出声说道:“儿子听下面的人说,那县令刘铄越级上了一道折子,说是杀害徐家小儿子的凶手是妖怪所为,不知道母后有没有听说。”
  “哦?”
  皇后突然被太子打断,没有丝毫的不悦,听见太子的话,也来兴趣:“妖怪所为?”
  说着掩唇一笑:“也是怪难为他的~”
  太子转头看向萧清逸:“三弟与王家大公子相熟,定然知道其中我们不知道的细节之处。不知三弟这事可确实是妖怪所为?”
  萧清逸眸色淡淡,只回道:“父皇不是批了刘铄的折子了吗?”
  太子一噎:“真的是妖怪?那神医娘子呢?可当真能活死人肉白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