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师叔她破劫了 > 第54章:找块儿风水宝地,埋了

我的书架

第54章:找块儿风水宝地,埋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箴在见到萧清逸的时候,才无力的昏了过去。
  仓岚上前正要伸手,却被萧清逸挡在了前面,只见他弯腰将赵箴横抱在怀里。
  仓岚有些担心宫中人多眼杂:“主子,就让属下来吧?”
  “不用。”
  听到萧清逸毋庸置疑的话,仓岚没有再说话。
  二人没有多远,就停了下来,只见阴影处走出来一个小太监,先是对萧清逸行了一礼。
  “回去想个理由。”
  “是。”
  ……
  “这……”惠妃将目光从小太监的身上转到皇后身上。
  皇后一脸阴沉:“永远都是这种孤傲的性子,叫人扫兴!罢了罢了,随他去吧。”
  “还不快下去?”舒沁公主瞪了一下眼睛,小太监赶忙领命离去。
  坐在座位上,看着这殿里一身威仪的皇后,柔顺和气的惠妃、志得意满的太子,乐得自在的二哥……
  大家推杯换盏,相谈甚欢。可看在她的眼里,就总是觉得有些乏累。
  三哥肯定也是跟自己一样的心情,才会借着侍从走丢,自己醉酒离去。
  *
  一直等候在宫门外的向前,在看到自家主子抱着赵箴出来的时候,别提有多骇然。
  要不是身处的地方不对,他都要大喊出声了。
  都说这姑娘是拖累,殿下还偏不听,去信什么捉妖的糊涂话。
  坐上马车后,萧清逸看着眉眼紧闭,身上还有血迹的赵箴陷入沉思。
  马车外,向前边赶车,边对身边抱臂的仓岚‘盘问’:“怎么回事儿?怎么会昏了?”
  仓岚目不斜视,想着殿中自己的身子为什么突然不听使唤,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她是如何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动手呢。
  向前瞥了一眼仓岚,见他寒着一张脸,不满的‘切’了一声:“不说就不说,要不要给我脸色看?”
  马车出了官道,在一条岔路口的时候停下,向前侧头看着马车的车帘:“殿下,要去王家吗?”
  “回府。”
  “哦……”向前脸上的神情突然有些怪异。
  当马车将要到府门外的时候,向前奇怪的‘咦’了一声。
  此时身边的仓岚早就已经坐直了身子,盯着停在府门口的马车。
  如今天色已晚,马车的模样只能看清个轮廓,况且这辆马车上并没有做上徽记,一时间不知道会是谁大晚上的前来。
  只见一个人影站在马车旁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随后便见到车身一动,一个浑身裹着黑袍的人走了过来。
  就在仓岚欲要出手的时候。
  那人抬手掀开兜帽。
  向前:“王二公子?”
  王奕霖苦笑了一下,目光看向马车:“三殿下可在里面?”
  没等作答,他接着又说了一句:“赵姑娘是不是也在?”
  向前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也不知道深夜王二公子因何而来,只好默不作声的站在一边。
  只听,马车里传来萧清逸的声音:“何事?”
  王奕霖一怔,这人竟然连马车都不准备下吗?
  “是这样的,我奉家父的命令要出远门了,这一走归期不定,赵姑娘她是我的恩人,所以此来是为了道别的。”
  萧清逸看了眼赵箴:“是因为徐家吗?”
  月色下王奕霖听见‘徐家’二字时,脸色瞬间一白,苦涩的道了声:“是。”
  “好,我会替你转告的。”
  “可……”王奕霖惊讶的看着马车:“是赵姑娘出了什么事吗?我听我哥说,她今日要去……”
  “这不是该你管的事情。”
  向前将马车直接赶进了府内。
  王奕霖看着被关上的府门,心里多少有些郁郁……
  这人,也太不近人情了些……
  他摇了摇头,坐上马车,向反方向行去,黑暗中大约有数十人紧紧跟了上去。
  萧清逸府里的太医在号完脉之后,看向床榻上的人,捋了捋花白的胡须。
  向前忍不住问道:“如何?”
  太医摇了摇头:“这姑娘的病,老夫行医数十载,竟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病症。老夫,也无能为力。请殿下另请高明吧。”
  太医接着问道:“昏迷之前,可还出了什么事?”
  向前扭头看向萧清逸。
  萧清逸正悠闲的抿了一口茶:“她吃了惠妃娘娘给我的那份糕点。”
  “什么?!”向前想到昏迷不醒的赵箴,她是吃了殿下糕点才会这样,恐怕是冲着殿下来的,却没想到最后被这个姑娘给拦下了!
  若是殿下吃了,会不会也像赵姑娘现在一样……
  太医点了下头:“应该是与此事有关。只是……就算是中毒,这毒老夫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说罢叹了口气:“老夫实在是,惭愧!”
  萧清逸眸色幽深:“不怪你,下去吧。”
  太医提着药箱垂首离去。
  向前心中疑惑:“殿下,是惠妃娘娘下得毒?她为什么这么做?她可是跟王家有着关系,自然也知道殿下跟大公子关系要好,怎么会这么做么?”
  萧清逸面色沉沉:“或许不是她做的。”
  顿了顿:“也说不准,这能待在宫里的人都是疯子。”
  向前一脸凝重,看向床榻上呼吸平缓的赵箴:“那赵姑娘要是醒不来了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大公子?”
  “醒不来,就找块儿风水宝地,埋了。”
  向前:“……”
  赵箴牙齿磨的咯吱作响,忽然睁开眼睛:“萧清逸!”
  向前吓了一哆嗦,看着从床榻上坐起来的赵箴,震惊着她怎么突然醒来,丝毫没有注意到赵箴的无礼。
  萧清逸幽幽的说道:“还以为你今天不打算醒了呢。”
  赵箴窝了一肚子的火:“你以为是我想这样吗?还不是帮你吃了糕点,要不是我,今天死的可就是你了!”
  她说的可是一点儿不假,自己一个修炼多年的人,吃了糕点突然没了真气,换做是一个凡人,定是活不成了。
  萧清逸目光顿时凌冽如刀:“我记下了。”
  “记下了?”赵箴疑惑的看着萧清逸,转瞬又一脸哀戚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的法术用不出来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再别人的面前说起法术。
  见萧清逸看了过来,赵箴正苦着脸:“我现在是一个废人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