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师叔她破劫了 > 第62章:溜须拍马

我的书架

第62章:溜须拍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尽快下山,这些都拿着。”子颉将一本本经书摆好。
  “她生性散漫顽劣,于修行一事愚钝非常,实乃朽木。你在她身边,一定好好督促,多多开解,记住了吗?”
  司缒结果包袱,背在身后:“记住了二师叔。”
  “快走吧。”
  *
  向前颇为头疼的跟赵箴面面相觑,自打昨天过后,也不知道她是中了什么魔障。
  一大早就来到殿下的院子,还抢他手里的铜盆,说什么要为殿下洗漱更衣……
  “赵姑娘,您就听小的一言,回去吧……你看看这府里,在您来之前哪有一个女子在啊,更别提您要近身侍奉了。”
  说话间,赵箴从一旁司缒手里端着的吃食中拿起一个,大口的咬了一口:“不行,我你是男的,粗手粗脚的肯定不行。”
  听赵箴的意思是说他伺候的不尽心,向前顿时来了脾气:“小的已经在殿下身边多年,何来的粗手粗脚一说?”
  “诶呀,”赵箴伸手想要推开向前,却面前又多了一个人。
  仓岚面无表情的看着赵箴。
  赵箴无奈,这人现在她可打不过,想着瞪了一眼司缒,她这个师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说除了保护她的性命外,其他都不会插手……
  司缒接收到赵箴的一个眼刀子,嘿嘿干笑了两声。
  算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
  没有法力对她来说就是度日如年,再这么下去,都不想活了。
  “萧清逸!”
  赵箴突然扯着嗓子在房门外大喊一声。
  向前慌张的就要伸手去捂赵箴的嘴,中途却被大力推开。转头看去,司缒对着他柔和的笑了笑。
  “打一架吗?”
  仓岚看着司缒冷冷开口。
  赵箴和向前同是有些惊讶的看着二人。
  司缒笑着说道:“你不是对手。”
  向前一听‘切’了一声,曾几何时,他会有一天能听到别人说仓岚不是对手。
  赵箴伸手将司缒手里的吃食接过,笑意盈盈的看着两人。
  仓岚面色不变,吐出两个字来:“无妨。”
  “可我不会伤害手无缚鸡之力之人。”
  “噗!”向前差点被口水呛到,什么?手无缚鸡之力之人?谁?仓岚是?
  仓岚嘴角抽搐了一下,当即就把剑拔了出来:“请!”
  说完便向院中走去。
  赵箴推着司缒后背:“愣着做什么?快去啊!”
  “小师叔……要是这事让师父知道了……”
  “你师父一定不会知道的你相信我。”
  司缒瞧着对面杀气腾腾的仓岚,无奈笑道:“我会武功,你不会法术,要是出手,你过不了一招,实在太过不公平。”
  向前太阳穴跳了两跳,司缒这话说的,也太拱火了!想着看向身边一脸灿烂的赵箴,悄悄退后两步。
  “诶?你不是说殿下还在睡着嘛,就不要进去吵他了,我们先看完这个~‘’
  她正想看看司缒这些年,修为又到了何种地步了。
  这时。
  身后的房门被打开,一身白色中衣,墨发散覆在身后的萧清逸站在门内。
  暖和的日光照在白皙的脸庞之上,更显的如玉一般的洁白。平日里微凉的眉眼好似因为才醒来呢缘故,柔和了许多。
  这样一个姿容出众的人物,不由得让赵箴微微晃了神。
  向前低头不语。
  仓岚看了一眼司缒,随后将剑收回鞘中,向萧清逸拱手道:“主子。”
  “无事可做?”
  平缓的声音,被赵箴感觉到一丝寒意。
  司缒没有出声。
  “去领罚。”
  “是。”
  萧清逸看也没看站在外面的赵箴,转身就要进入房内,赵箴赶紧一把抢过向前手里的铜盆,在向前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迈进屋内:“那个……先洗洗脸吧。”
  司缒眼睛一闭,老老实实的在门外待着,他实在是觉得,觉得小师叔这样有些丢人……
  向前想要阻拦,箴放下铜盆频繁的给向前使着眼色。
  萧清逸展开双臂,向前正要拿起衣袍,中途却被赵箴抢先。
  “我来我来……”
  赵箴想也没想拿着衣服就向萧清逸走了过去。
  萧清逸退后两步,眉头紧蹙:“向前。”
  “是!”向前咬牙切齿的就要从赵箴手里抢夺衣衫。奈何赵箴身手灵活,就像一个泥鳅一样捉不住。
  就在赵箴将衣衫穿到萧清逸的时候,脸上突然多了一只大手,用了的将她推开。
  “别闹了!”
  向前瞅准时机将衣袍拿了回来给萧清逸穿上。
  “萧清逸,”没等赵箴说完,向前呵斥道:“放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她还有求于人……赵箴想了想便改了称呼:“殿下。”
  “今日还进宫吗?我跟你……跟殿下一起去吧?”赵箴眉飞色舞的说着话。
  见萧清逸不说话,继续说道:“殿下放心,我让我师侄给我乔装一下,绝对不会被其他人认出来,到时候我去找寒铁,再把它带出来,我就再也不会烦殿下了。”
  越想就越觉得可行,赵箴有些迫不及待的等着萧清逸发话。
  “禀告殿下,宫里来人了。”
  仓岚在门外看向屋内,显然萧清逸已经听到下人的话了。
  向前快步走到门口:“是何人?”
  “是皇后娘娘身边的苏嬷嬷。”
  向前看了眼萧清逸,又转头问道:“可有说什么事?”
  下人摇了摇头。
  赵箴闻言高兴地看着萧清逸,见他看了过来忙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萧清逸看着赵箴,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芒:“任现在在哪?”
  下人:“回殿下,苏嬷嬷正在前厅侯着呢。”
  “你下去吧,我一会儿就过去。”
  “是。”
  赵箴满脸堆笑:“殿下,宫里危机重重,就让我陪你去吧,虽然我现在……有点麻烦,但关键时候我可以给你挡刀子啊。”
  她实在是受够了做一个只会吃的废人日子,为了能重新修炼,对别人低声下去,拍马溜须她都能忍。
  萧清逸穿戴整齐之后向外走去,赵箴急忙跟上,可刚走出门,却被司缒拉住,一脸惋惜的看着她:“小师叔,不可如此委屈自己。”
  “诶呀!”赵箴用力甩开司缒的手:“你也不帮我拿寒铁,我只能出此下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