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鉞 > 第三章 奉天阁内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奉天阁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晴鸟矫健的身影划破了黯淡无光的夜空,随着它们那高亢的鸣叫,迎来了新的黎明。

“又是晴空万里,好天气啊。”张皓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打了个哈欠心里想着。

白晴鸟也是一种魄兽,但是他们天性温顺,从来不主动攻击人类,食物也只是些小虫子,这种鸟实力弱小加上还有预报天气的好处,所以根本没有人主动攻击他们。

今天对于张皓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天,在圣魄大陆上的三族只要有机会和天资者,都可以在十三岁这年走上修炼大道。

据张崇德的说法,修炼一事不可早,不可晚,早了会导致部分天资无法觉醒,晚了会导致天资逐渐消散。

所以只有在十三岁生日这一天,才是最好踏上修炼大道的时期。

而今天正是张皓十三岁的生日,一想到这儿,他的心就忍不住碰碰乱跳起来。

“魔者,魔士,魔师,魔将,魔导,魔侯,魔王,魔主,魔君…”张皓心里默默念叨着。

在圣魄大陆上,人们把修炼的境界分为了九个阶段,每个阶段又分为十个小等级,还为这九个阶段加上了荣誉的称号。

外面的奴婢听到了屋子里的动静,便端着洗漱的用品,进入了屋里,要开始服侍张皓。

“放着就好了,我自己来吧。”张皓眨了眨眼睛,有些窘迫的说道。

看到张皓这副害羞的样子,服侍的奴婢捂嘴轻笑起来,不过还是乖乖地退了出去。

“呼…母后也真是的。”自从张皓满了十二岁以后,大魏的皇后娘娘就派遣了两个年轻貌美的宫女,来服侍当朝的五皇子。

过了几分钟后,整理的利利索索的张皓,披上了一件单薄的袍子,走出了院门。

如今正是炎热的夏日,即便是清晨空气中人来传来一股温暖的气息。

院门口几个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小太监,见了五皇子出来,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

“皇子殿下,我等乃侍奉了陛下的口谕,带着殿下去奉天阁的。”为首的太监小心翼翼的说道。

“前面带路吧。”张皓神情严肃,虽然他知道奉天阁怎么走,但是他却不可能自己走过去,因为这带路奉天阁,乃是大魏王朝的礼仪,历朝历代的皇子都必须有人带路,唯一的区别是带路的有可能会是宫女,也有可能会是太监罢了。

通往奉天阁的路上安静的可怕,这是事先做好的工作,为的当然是体现出皇子觉醒心魄的重要性。

奉天阁并不雄伟,也没有什么过于花俏的装饰,它的外形就像一个四四方方的玉玺,一条金龙狰狞的盘踞在四壁,让人震惊的是奉天阁周围的十里内却没有任何建筑,可见大魏王朝对其的尊敬。

此时奉天阁的门口,站着一个中年人,他面目方正,那单薄的背影似乎显得平淡无奇,走近了才发现,他的眼睛半眯着,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睥睨天下的味道。

五皇子的队伍,开始走进奉天阁十里内的时候,太监们每隔一里,便会留下两个人对立而站,当张皓走到奉天阁门前的时候,身边只剩下了一位太监。

张皓见到了门口的中年人,便跪在了地上,他什么也没说,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按照大魏礼仪,在他走进奉天阁范围的那一刻,他便一句话都不能说了。

张照疆见到了儿子到来,轻轻的向张皓点了点头,眼神中露出了勉励的意味。

张皓看到以后便不再迟疑,走向前去想要推开奉天阁大门,却感觉双手一疼,门上已经出现了两个鲜血淋淋的手印,这是大魏皇族为了保护血脉,防止奉天阁里的宝贝落入外人之手,所留下的保护措施。

张皓到底是孩子心性,忍不住慌忙的查看了双手,却发现双手是洁白一片,没有任何损伤,还不待他疑惑,一片金色的光芒照耀在了他的身上。

张皓感觉头脑一晕,双眼一片漆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在门口了,映入眼前的是一个宽广的大殿,大殿里面富丽堂皇,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兵器或是稀奇古怪的东西,其中有几件兵器,就是随意摆放着一般,时不时闪过异样的光芒。

如果有大魏皇族外的人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只怕是惊着下巴都会掉掉,这里面摆放的未认主的本命魄器,绝大多数都是上品魄器,更有十几件极品魄器。

更可怕的是大殿的尽头,有个高高筑起的台子上面摆放了两把武器,一杆重剑,一面盾牌,它们的身上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这就是传说中的地灵器,在外界已经被捧为神话一般的存在,能将这种神器炼为本命魄器的人,毫不例外皆是一代人杰,也许他们有些人没有成功攀登到世界的最巅峰,但是亦是如同流星一般,璀璨而又闪耀。

张皓此时,已经从空间传送阵的眩晕中清醒过来,他眼神炙热的看着远处的地灵器想起大哥昨天和他说过的话。

和人族的修炼不同,魔族修炼必须要祭炼一把本命魄器,这样才能走向修炼大道。

这个大陆上到处都有魄器的存在,人族称呼魄器为法器,圣族称呼为导器。

魄器有四个品质,下品魄器,中品魄器,上品魄器,极品魄器。

每个品质又分了三个小等级,天,地,人。

下品魄器不难寻找,当然这只是对于家族来说,魔界的平民如果想要弄一把魄器,哪怕是下品亦是需要花费九牛二虎之力。

中品在家族中已经算是比较珍惜的了,如果能拥有中品魄器,好好发展,在家族中就将会是一个长老般的存在。

上品在大多数家族中已经相当于传家宝一般的象征,拥有一把上品魄器,可以说不出意外,此人将会有一定成就。

极品更是只有魔域的巅峰势力才能拥有的瑰宝,如果一把极品魄器出现在一个普通的家族中,那这个家族将会血流成河,极品的诱惑可以让所有魔域的人疯狂。

在这四个品质上还有两个更珍贵的品质,地灵器和天灵器!

前面四个品质的魄器是人们用各种各样珍稀的材料制造出来的。

而地灵器和天灵器是天地制造出来的,每一把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而大多数地灵器都被一些老怪物和大宗门给雪藏了起来。

如果说地灵器在世界上还有点模糊的踪影,那天灵器则是已经存在于传说之中了,至少当世是没有听说过哪个拥有的。

深吸了一口气,张皓知道自己要开始了,他盘腿坐了下来,口中默默念起了昨日张崇德所传授的口诀,意念集中在了心脏处。

枯坐了许久,依旧没有半点动静,张皓心里渐渐地有些不耐起来,就在他想稍微调整下姿势的时候,他的脑海里轰鸣一声,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副副画面,或是污秽不堪,或是血腥暴力,或是人间惨剧,张皓知道自己的口诀已经开始奏效了。

这些画面是因为人性本恶,每个人心中都会有黑暗的一面,只是有很多人不愿意承认罢了,而这些事情在魔族身上只是更加明显,魔族人需要做的就是压制这些恶,这也就是很多时候,魔族人看起来反而比人圣两族更加的善良。

就在张皓苦苦压制的时候,突然身体一凉,所有的杂念都烟消云散,身体上仿佛被泼了一盆冰水,痛快而又舒服。

“这种感觉?难道是昨夜的洗心石髓吗?”张皓现在才意识到了,沉心殿有多么的宝贵,真不愧是国宝。

就在张皓静静思考的时候,他的眼睛看到了五种颜色的光芒,这些光芒是由五种小小的颗粒拼凑而成的,分别是金色,绿色,蓝色,红色,黑色。

它们就这样静静的围绕着张皓,突然黑色的光芒,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分出去了几小粒黑点,一粒一粒地进入了张皓心脏的位置。

“我的心魄属土源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