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鉞 > 第四章 意外至极

我的书架

第四章 意外至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世界上最基本的灵力有五种,金木水火土,大多数人都是在觉醒的时候,身体自动从这些属性中选择最合适的进行开窍。

当然万事无绝对,也会有些异元素对少数人进行开窍,最简单的例子就是风之元素。

“一颗,两颗,三颗,再来多点,再来多一点。”

此刻的张皓已经进行到了开窍这一步,每一个魔修者在面临这一步的时候都是紧张至极,因为进入你心脏的灵力越多,你未来的修炼就会更加的顺风顺水,毫不夸张的说开窍决定了一个魔修者的未来。

当第五颗黑色粒进入张皓的心脏的时候,周围躁动不安的灵力,突然安静了下来。

“五灵力吗?好可惜呀,要是能再多一点就好了。”张皓有点失望地叹了口气。

这倒是他有点贪心了,凡是世间开窍者,有了三颗,便算得上是中等资质了,据记载开窍时拥有最多灵力的是上古时期的一位,他在开窍时整整拥有十灵力,从他以后再未有人达到过这个数字。

就在张皓暗自可惜的时候,他的意识突然模糊了起来,懵懵懂懂之间,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兴奋的吼叫,是从心脏处发出来的。

就在此同时,奉天阁内无数的魄器,仿佛被什么带动了一般,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反倒是台子上最有灵性的两件地灵器,默默的安静了下去。

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张皓的身体里飞了出来,它先是在张皓附近盘旋了一会儿,便开始穿梭在个个魄器之间。

“吼吼吼...”

黑影仿佛一个艺术家,对每一件发出声响的魄器评头论足,在靠近台子的时候。他突然安静了下来,黑影并没有实质的五官,如果有的话,那他的眼睛现在一定直勾勾的盯着那两把地灵器。

突然黑影的身上,仿佛燃烧了起来,那黑色的火苗上充满贪婪的气息。

他惊叫一声,冲向台上厚重的盾牌,但是盾牌上闪过一层厚实的光芒,将黑影狠狠的扫飞出去。

地上的黑影重新飘了起来,对盾牌尖叫着,显然是不甘心放弃,于是他又冲了过去,结果和第一次却是没什么两样。

终于在数次尝试后,黑影终于放弃了继续激活这把地灵器,身上的气势似乎变得有些萎靡,无精打采的继续在大殿里飘荡着。

过了一段时间后,黑影静静的停在了另一个盾牌边上,其神态似乎有点失望,就当他打算钻入这个品阶上品的褐色盾牌时,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再次停下了动作。

黑影慢慢的靠近了奉天阁的出口,周围空无一物,只有一把形似大斧的兵器摆在大门的左边,他犹豫一番,回头看了一眼褐色的盾牌,随后一凝神,不再迟疑,冲进了门口的大斧里。

张皓浑浑噩噩之间,先是感觉到了一股欢喜,随后又是一阵失落,到了最后缓缓的变得平和,只感觉心里多了些什么,随后便晕了过去,什么也不知了。

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入眼的却是一张俏丽的容颜,那双洁白的小手,似乎因为长期的劳动,变得有些粗糙。

此时的她拿着张湿毛巾,轻轻的擦拭着他的脸庞,看她专注而又认真的模样,张皓居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似乎把奉天阁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

“啊!五皇子,你醒啦?”小宫女看到张皓睁开的眼睛,顿时变得手忙脚乱起来。

“额,发生什么,我怎么回来了。”张皓拍了拍脑袋问道。

“是太子殿下把您送回来的。”小宫女深吸了一口气,已然是镇定了下来,跪在了地上规规矩矩的回道。

张皓一问才知道,自己居然已经昏了一下午。

“五皇子,太子殿下说如果您能醒来的话,便让我请您去宜香殿参加家宴。”

“嗯,好,我知道了。”张皓摸摸肚子一天没吃东西现在还真有点饿了。

气氛一阵沉默....

“让我服侍您更衣吧。”小宫女咬了咬嘴唇,轻轻的说道。

“好。”此字一出,张皓自己都感觉惊讶,若是按照以往的惯例,他肯定是会红着脸拒绝的,但是他的脑海中不由回想起了,小宫女刚刚那副认真而又仔细的模样。

“啊?”小宫女不由自主的露出一副错愕的表情,她和另一位姐姐已经来这照顾五皇子一年了,这位皇子大人在她们眼里可以说是再懂事不过了,平日对她们也是温润有礼,没有哪怕一丝的架子,很多隐私事情也都是他亲力亲为,那位姐姐还说五皇子腼腆害羞不愿我们做这些事,却是没想到他今日居然应了下来。

“算了,我还是自己来吧。”张皓清醒了一下,挠了挠头那小脸不由红了起来。

小宫女此时却是红着脸已经把衣服捧了起来,要开始为他更衣。

张皓支支吾吾的,却也没再说出了拒绝的话语。

良久,张皓看了看铜镜里一身正装的自己,却是满意了起来,他今年十三,生的却极为壮硕,比同龄人不知高了多少,张崇德昨日也说他很有成为一个大好男儿潜力。

一回头,看到满脸通红小宫女,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却也是滚烫的一片。

“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小宫女闻言一惊,这是皇家的宴会,下人哪里能去,最多只能站在门口苦等罢了,思虑至此,不由多了一分不情愿。

“殿下需要奴家带路吗?”此言一出她顿时有点后悔,主子的话哪里还能商量的,他应该不会生气吧?

张皓想了想也觉得不太合适就说道“这路我倒是也认得,我自己去就是了,你早点歇着,我今日可能不会回来。”

“是...”感受到了张皓的随和还有那一丝关切之情,小宫女舒了一口气,放下了担心,心里只感觉暖洋洋的。

张浩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回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叫伊莹。”小宫女此时已经是慌了神,连说话的礼仪都顾不上了。

“好听。”

张皓说完这句话已经是夺门而逃。

听到这两个字的评价伊莹的心不由飞快跳了起来,用手轻轻的捂着胸口,陷入了沉思。

这宽广道路上吹起一阵冷风,让张皓的脑袋清醒了很多,心跳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想到那张通红的小脸,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宜香殿离他的寝宫并不算太远,走了几步就到了。

有两个站在门口的太监,看到他的身影便跪了下来说道

“五皇子殿下,陛下和皇后娘娘他们已经在里面了。”

“嗯,起来吧,我知道了。”

一进到殿里,张皓便看到了威严的父亲,温柔的母后和二姐,笑嘻嘻的大哥,还有脸上略显阴郁的三哥。

“皓儿,你来了,快入座吧。”老皇帝看到自己的儿子到了,露出了一丝笑意。

“是,父皇。”张皓发自内心的感到温馨。

一入座,张崇德便迫不及待的说道

“五弟你不错啊,五灵力哪怕在三宗里也能算是天才了,快给我看看你的本命魄器,我猜应该一面盾牌!”

张皓微微苦笑,自己刚想说这事,想不到他们已经知道了,看来是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请了医师检查灵力。

但是尴尬的是自己并不知道怎么把本命魄器取出来,便用求助的眼神看着老皇帝。

张照疆看到儿子这个眼神,也很配合的懂了儿子的窘迫,咳嗽了一声。

“就在你的心里,想,就有。”

张皓闻言站起身来,走到大殿中一片空旷的地方,一沉下心去,便感觉手里握了件东西,沉重无比。

此物高达八尺,光斧刃就占了两尺,另外六尺的斧身上威风堂堂的盘了一条金龙,金龙的头爬在大斧相对平整的最上方,金龙的尾部则是正好遮盖住尖锐的斧尾。

最引人注目的是青铜色的斧刃,斧刃上多有镂空的地方,看起来十分的古朴大方却又带着几分精细,但是镂空最重要的作用却不是装饰,而是类似剑的血槽,十分的狠毒。

“嚯,好威风的大斧子。”张崇德叹道

“看起来很重呀,五弟你居然能拿的动,这是长大了呢。”二姐张婉倾笑道。

“是啊,是啊,孩子都长大了。”皇后娘娘也跟着笑。

看上去阴郁的三皇子也露出一丝笑意。

“不对,这不是斧,这是一把鉞!”老皇帝不由皱着眉头说道。

众人闻言一惊,鉞可是一件不同寻常的兵器,尤其是在皇家,这可是威严的象征,但是因为太过笨重,却是已经退出凡人兵器的舞台了。

场上的气氛一段压抑,这东西出现在一个皇子手里可不是什么好事,持鉞者固然是一个高贵的称号,也是代表了皇室的武力,但说难听了就是一个护卫拿着一把武器保护皇帝而已。

“哈哈哈,这说明我五弟有威严,乃是祥瑞啊,父皇!”
sitemap